关灯
护眼
字体:

no14今晚,一起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南小沫与邻居吵架的消息一早便传到宫贤灿那边去了。

    当时闹到警局的时候,警方第一个联系的人便是宫贤灿。他之所以没有赶去帮忙,还是因为文婷心的拦阻。

    这通电话来的不适实,宫贤灿接电话的时候,文婷心就在身边。

    听闻南小沫过去不久便惹出这种事端,文婷心对自己气恼,也对南小沫失望。拦住宫贤灿让她出马去解决,主要还是想将南小沫带回南家去。以后也不会允许南小沫这麻烦精去骚扰宫贤灿母子俩。

    所以文婷心去处理事情之前,她嘴里还一直劝着宫贤灿,南小沫这么麻烦的人,他还是不要的好。把心收一收,等国外有好的种植技术出来,让他回归到真正男人的时候,他一定能找到个更好的老婆。

    文婷心是局外人,她自然感受不到南小沫与宫贤灿之间有着多少情感与羁绊。可能在文婷心眼里看来,他们俩年龄还小,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大概也就是年少无知的恋爱那般。随着时间过去,渐渐也就该淡忘了。

    倒是没想到,南小沫这次吵架居然是为了替戴亚秋撑腰。

    文婷心气势汹汹的来,最后没把南小沫带走,这也是进一步的导致了宫贤灿与南小沫之间的关系的导火索。

    因为,她强行带走南小沫的时候,替南小沫说了一句话的戴亚秋,心思是明了。

    这天晚上也是戴亚秋内心挣扎的一晚。

    南小沫被文婷心教训过后,晚餐也没心情吃,好不容易留下来,她那心情却一点也不好。整个晚上的时间都关在自己房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饭桌上少了个南小沫是这段时间以来戴亚秋最希望看到的情况。哪知道,这顿少了南小沫,宫贤灿也不问及南小沫,戴亚秋却食不知味,总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一样。

    人这心里总有软弱处。

    想到下午南小沫为了她跟邻居狠狠闹了一顿,被邻居男人扭着打了几下,最后还被文婷心指责了一番…

    人家到底是个小丫头,怕是脸皮再厚,自尊心不强,遇上这么些事儿,心里应该也不会好过。

    事情的起因是由她而起,结果那丫头却是被连累最惨。戴亚秋要不觉得愧疚,也未免过于无情了。

    跟宫贤灿吃完晚餐,这天晚上,他不用加班。说是想与戴亚秋出去走走,出去散散心。

    宫贤灿以为南小沫已经被文婷心带了回去,加之南小沫安安静静地待在自己房间,郁闷的大气儿不出一声。故,他一个晚上都没有意识到南小沫还在家里。

    母子俩确实在家外不远处的花园里散了散步,聊了好些话。

    戴亚秋问宫贤灿,他恨不恨南小沫以前对他做的事情?

    其实她心中知晓宫贤灿回答不恨,但是在听到宫贤灿的理由之后,戴亚秋不免意识到自己的心胸确实狭隘。

    其实对待一个过分之人,并非断绝与分裂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如若他人有悔过之心,又何尝不能给他人补偿的机会?

    宫贤灿告诉戴亚秋,他介不介意南小沫对他做的事情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过去的事情不能成为他前进的阻碍。

    婷心姐救下了他,婷心姐教他说话,就跟教她自己的儿女一样,她悉心照料,耐心十足。从心底里的阴影处走出来以后,宫贤灿觉得他的世界充斥着一米阳光。

    他的心很宽,他不介意许多事情,就像他能容忍南小沫所作所为一样。

    只要将所有感情,所有事物都看淡一些,生活便能得到安稳与适量的小幸福。

    一把年纪的戴亚秋在听到儿子的一番由衷感慨之后,她有所领悟。

    回到家,在宫贤灿洗完澡以后,戴亚秋煮了碗面,还送了瓶药酒给他,让他送去给南小沫。

    戴亚秋自然不能自己去与南小沫示好,她还想在以后的日子里继续呼喝南小沫,维持自己高傲婆婆的身份。所以像这种讨好的事情,她交给了宫贤灿。

    也正因如此,宫贤灿第一次进了南小沫的房间,第一次被成为她的囊中物。

    “叩叩”两声敲门声后,南小沫用雀跃不已的态度将他引进了门。

    郁闷了一个晚上,临睡前能收到这样的惊喜,南小沫心间的阴霾一扫而尽。

    “小灿,你煮的面吗?为什么不加个蛋…这么素啊…”本来还是挺开心的接过餐盘,结果一句夸没落下,她不免嫌弃出口。

    在书桌边坐下,南小沫用筷子夹起面条,小碗里来回翻了一番,小嘴撅的老高:“一点肉沫都没有,只有两片菜叶子…要不要这么打发人啊…”

    她已心知肚明,这碗敷衍到不能再敷衍的面一定是戴亚秋的杰作。

    “那我去给你煎两个蛋。”接过声,宫贤灿好气的应下,马上便忙着起身。

    拉着他继续坐下,南小沫马上话锋一转,拆了自己的台:“随便吃吃,我又不挑。”

    这边说着,她夹了长长一条面出来,另一只手还抓着宫贤灿的手,没有放开的意思。

    其实这种什么料都没有的面对她而言简直差评到不能再差评了,即便是空腹打鼓的肚子都还在抗拒这碗清汤素面。

    但她知道,她不能轻易放过主动来找她的小灿。

    机会,来之不易。

    “冰箱里还有火腿肠,我去热一热,给你加。”

    “不用,我不要。”抓着他的手又紧了一些,南小沫埋头吸面。

    一口塞紧两颊,她转头像宫贤灿点了点头,道:“你看,我能吃,不挑。”

    本来给她加个蛋或是加根火腿肠也很方便,宫贤灿不知道她为什么嫌弃完后又固执着说不要。

    可瞧见她吃的还不错,宫贤灿便不再多话,准备拿药酒给她擦擦伤口,“妈说你今天跟邻居的男人动了手,手臂被捏出了淤青,我给你上点药吧。”

    “嗯。你上。”他没有说要走,南小沫便乐意他的所有行为举动。

    上药什么的更好…还有肌肤之亲…

    宫贤灿是该拿药酒给她上药来着,只是她一边同意点头,一边还抓着他的手不放,莫名的尴尬让他不知道怎么该怎么启口。

    “还不上啊?”又将就着吃了一口面,南小沫见他还顿在原地,她狐疑道。

    “手。”垂下眸子,宫贤灿眼神示意向她抓住他的手掌。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