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no13小灿他妈就这么改观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南小沫的目标开始对准宫贤灿的房间。

    从认识宫贤灿起,她从没有料想到,有一天,她会为了一个人去改变她自己。

    连她父母都做不到的事情,结果她却愿意为了宫贤灿而去做。

    住到戴亚秋家里以后,南小沫是无时无刻不被自己吃苦耐劳又乐观向上的精神所感动到。

    干活的时候很累,被骂的时候很丧气,被指责的时候也会去想自己到底为了什么来这边吃苦。可这一切的辛苦比起宫贤灿的一句,一记眼神,或是一抹温暖的笑容来,不值一提。

    奢求不到的感情会令人上瘾,南小沫现在的状态便是这般。

    以前喜欢宫泰的时候,可能也是因为宫泰的若即若离,让她不敢失去他,让她想将他看的那般重要。

    而她的小灿比起宫泰,更能给她一种坚持下去的动力。

    南小沫在戴亚秋家里又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她照着中国贤妻的典范去做,有时真被骂的委屈了,会打电话跟文婷心倾诉片刻,然后经文婷心一哄,便又恢复元气。

    这对她而言是一项巨大的挑战,从来都任性妄为的她肯压住脾气,乖巧的当一个好媳妇,需要很长的过程。

    在这过程之中,南小沫也有发脾气的时候。

    她现在学聪明了,即便是发脾气,她也不会背着戴亚秋发,不会跟戴亚秋对着干,对着骂。而是停下手里的活儿,先上楼冷静一下。然后等火气下来一些,再回来用不是很好看的脸色继续干活。

    戴亚秋自然能看出她的脾气,并且,戴亚秋可能还是有心想让她生气,才对她这般恶劣。

    戴亚秋以为南小沫被她多骂个几次,多生几次气,大概就会忍不下去的回家找妈。谁能想到,南小沫每一阵脾气发过以后,甭管发脾气的时间长还是不长,在宫贤灿回来以后,她都能瞬间变脸,笑的眼睛能眯成一条缝。

    她们俩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好起来的呢?

    主要还是靠蛮横的邻居凑成的。

    那天,南小沫放学回来,正巧遇上戴亚秋与邻居吵架。

    两个女人的吵架整体架势便是往死里狠去,撸袖子,抬头挺胸,砸东西,再凶上一些便是直接上手拉头发了。

    戴亚秋到底曾是上流社会的太太,素质打底,再生气,再凶,也只是以骂咧为主,并且,还不会骂脏话。

    邻居则是个由头满面的小市民,平时嘴上话就是挺多的,说戴亚秋说惯了,这会儿戴亚秋一回嘴,反而像是找到了着火点,一下便争执开来。

    她俩的话题牵扯最多的还是戴亚秋的老公——宫海。

    宫海曾经作恶太多,在京都横行霸道着,其实戴亚秋也知道,自她搬到这个地方以后,街头巷尾的居民都在对她议论纷纷。

    她的邻居更是将针对表现的淋漓尽致。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条件,以为自己现在还是那阔太太呢?啊?你有权利指挥我嘛你!”吵架的起因源于一件小事。

    邻居在戴亚秋的家门口放了两袋垃圾,邻居坚持这垃圾是放在路中间,不过也就一会儿。

    戴亚秋指责她次次这样做,垃圾气味影响到她。

    用不着动什么嘴皮子的事儿,让她两人吵了个翻天,扯到了家庭,扯到了无关人等。

    “我指挥你?呵~我只是维护我的权益。你家的垃圾,凭什么次次扔我家门口?就算是等垃圾车,你不能放你家门口等吗?!”戴亚秋嗓门没那妇人大,但气势毫不输人。

    那两袋垃圾还放在她家门口,散发着恶臭。

    南小沫刚来的时候,还观了会儿战,想到有一天看到戴亚秋被人欺负,心里有着几分看好戏的乐趣。

    然而,没看上一会儿的戏,便听到那邻居口不择言道:“这地儿就这么大,我放路中间怎么了啊?你是不是嫌我这儿路小啊?嫌的话就搬走啊!你儿子不回来吗?!我看他穿的人模人样的,天天乘着辆豪车出去,怎么就不舍得花点钱给你换房子啊!”

    吵架内容波及到宫贤灿,南小沫坚决不能忍。

    “凭什么我搬?你自己占道,还要求我们搬?这种话你怎么有脸说的出口?”戴亚秋还在与那妇人进行口角上的争执。

    “哟,我们一家子在这里住了十来年了,我们每次都扔这儿。别人没话说,怎么就你话多啊。”妇人尖声尖气,气势嚣张,还叉上了腰,“你还当你是阔太是不?还以为自己有那么好的身家呢?看不惯咱们这小巷子的作风啊?让你儿子给你换啊,你儿子不很出息吗?你儿子…”

    下续的话没来得及出口,那妇人已经被高举着扫把冲来的南小沫给吓的连忙躲避。

    “啪”的一下,扫把头重重打在地上,南小沫气的咋呼,野蛮反骂:“你他妈的有种再给我多说一句!再说一句我找人废了你!”

    混黑道的丫头,嘴里脏话自然不会少,尽管,南小沫答应过宫贤灿,以后尽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