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初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白色病床上,纤弱的小人儿,皱着眉头似是痛苦万分,如同缺水的鱼儿一般,艰难的喘息着。

    唐娟看着自己娇宠着的女儿这样痛苦,心脏如同被撕扯一般,咬了自己舌头一下,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

    "医生,您说我女儿没什么事,可她为什么还这么痛苦?"

    穿着白大褂的青年医生,抬眼漫不经心的撇了唐娟一眼,直起身,将手里的听诊器收了起来,并没有因为她的质疑不高兴。

    "身体是没有大问题,看这情况,是吓狠了做恶梦呢,醒了之后家长好好疏导。"

    说完转身离开病房,沈森忙跟着送医生出去,林芳靠着墙边站着,满脸的拘谨无措,还带着明显愧疚。

    唐娟恨恨的看着她,考虑到终究还是顶着一家人的名头,到底没有开口说什么。

    沈森也冷冷的看了林芳一眼,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唐娟。

    "大嫂,你喝点水,稍微缓缓,我来照顾娇娇。"说完话,接过她手里的毛巾,轻轻的给病床上的小人儿擦着汗。

    "二嫂,你站在这儿也没用,一会儿大哥二哥就要来,你还是回去告诉大家娇娇消息,帮着香玉照顾家里的老小吧。"

    林芳张了张嘴,到了嘴边还是没能说出什么,她本来就嘴拙,这会儿更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我先回去了"说完便转身就走。

    唐娟头都没抬,只认真的看着床上的女儿。一时间房间静了下来。

    没过一会儿,病房门嘭的一声传来巨响,两个中年男人,满头大汗一脸紧张的闯了进来,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

    "我闺女怎么样了,还有没有事,老三,你快说。"

    边说着话便跑到床边,他后面还跟着一个长相差不多的人,一看就知道三个人是兄弟。

    "是啊,三弟,到底怎么回事,弟妹话也没说清楚。"说完也站在床边看着。

    看到丈夫进来,唐娟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这会儿主心骨来了,绷着的心总算松了下来。

    "二哥,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大了解,只听康宁嚷着雨婷把妹妹推进河塘,当时太急,我们只忙着救娇娇,医生说小丫头醒来就没事了,你也别担心"

    沈林那张看似温和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怒道"又是那个小畜生?她这是找死啊,回去老子饶不了她"

    听到自家弟弟的话,沈木脸色也很不好看,老实忠厚的脸拧巴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此刻也是气愤不已。

    "媳妇,别哭了,咱闺女没事,都有我在呢。"沈木双手搭在唐娟肩上,慢慢安抚着。

    闺女媳妇这个样子最不好受的是他,以他火气,也想冲起来给那罪魁祸首揍一顿,可到底中间还隔着自家兄弟,这事还是让他出面为好。

    沈林心里也是一团火,看着娇娇这个样子,他也是心疼的要死,这个侄女他看的跟他儿子一样重的,没想到他那个继女胆子这么大。

    各自都在思索着,床上的小人儿却慢慢的睁开眼睛。

    看着守护在床边的人,下意识的张嘴叫出"妈妈——"

    唐娟第一时间就发现女儿醒了,一边应答着,一边小心的将她抱在怀里,什么话都没有问,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沈娇娇打量着四周,看着身边完全陌生的人,压下心里的惶恐不安,紧紧咬着唇瓣,努力消化着脑海中的记忆。

    "医生说娇娇醒了就可以回去了,咱们赶紧出院,在这里娇娇也没办法好好休养,赶紧回去的好"沈森看见侄女醒来,放下心来说道。

    唐娟也点点头,轻轻在沈娇娇头上亲了一下,"娇娇不怕啊,妈妈跟爸爸带你回家。"

    沈木也温柔的看着女儿,沈林沈森一起将从家里带来的东西收拾好,兄弟三人把摩托车骑到医院门口,唐娟抱着女儿,坐在沈木车子后面,十几分钟便到了家。

    车子直接骑进沈家的大院子里,一听见车子声音,三个字小子便冲了过去,车一停,都围了上来。

    "爸妈,娇娇现在还不舒服,先让她好好睡一会儿再说。"

    沈木说完话,让沈爷爷沈奶奶看了娇娇一眼,便从唐娟手里接过女儿,也没有理会自家父母,抱着她径直走到娇娇的房间,将她在床上安顿好,在额头上亲了一口。

    "乖宝,你好好休息,爸爸给你报仇。"看似忠厚老实的脸上闪过一抹精光。

    娇娇闭上眼,直到听到传来的关门声,这才小心翼翼的将眼睛睁开,眼里满是恐惧,紧紧咬着被子,无声的哭泣着,仿佛是要将所有的惶恐不安都随眼泪流出。

    她明明是大齐后宫的兰贵人,一睁眼却变成了沈娇娇,深深的呼吸了几下,让自己平静下来,慢慢的回想起来。

    是了,嫡姐的事情败露了,为了脱身,逼着她自杀,造成畏罪自杀的样子,她一个整日只知道在后宅绣花,且被嫡母下了绝孕药,半点助力也没有的庶女,又如何反抗呢。

    如今这般,也算的上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了,抬起手将眼泪擦干净。

    压下内心的激动,无论如何,现在她就是沈娇娇,原来的沈娇娇去了哪儿她不知道,不过,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