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5| 70.69│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当纪意跟莫竟手牵着手来到病房的时候,傅时舟脸色都白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十指紧扣的手,人在极度震惊的时候,是很难有什么反应的,他只是呆呆的,不敢相信的看着纪意,希望她能尽快挣脱开,告诉笑着告诉他这一切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可是她没有,傅时舟不敢问什么,他什么都不敢问,怕得到肯定的回答,只能狼狈地撇过头,只是一颗心酸涩得不行,就好像整个人都失重了一样,他不能忍受自己在她还有别的男人面前失态,傅时舟极快的下床,跌跌撞撞往洗手间奔去,纪意这才放开莫竟的手,走到洗手间门口,敲了敲门,咬着下唇问道:“你……还好吗?”

    傅时舟坐在马桶上,他无力地抓着头发,他最近变得太软弱了,曾经祖父还有爸爸教育过他,哪怕傅氏哪天破产了,也不能掉一滴眼泪,因为那样太软弱了,绝不是傅氏继承人该有的情绪,傅时舟闭了闭眼睛,只觉得脸颊一片温热。

    可能是他越来越意识到,小意再也不会回到自己身边了,她哪怕选择一个在他看来一无是处的人,她也不会回头了,这就是她的决心,以前他还可以骗自己,骗自己说还可以努力一把,一年也好,十年也好,就算一辈子也没关系,只要有希望,他都会乐此不疲的,可如果她选择了其他人呢?

    他曾经拥有过她,可是是他没有珍惜,放弃了这样的资格。

    如果能回到过去该有多好?他绝不会再犯这样无法挽回的错误了,看吧,最后他还是败给了现实,败给了时间,他该早点发现的。

    莫竟也走到了纪意的身旁,他有些担忧问道:“他没事吧?要不要把医生喊来?”

    他的担忧倒是认真的,这傅时舟要是真出了什么事,第一个倒霉的人就是他。莫竟现在只希望孙可瑶尽快把剩下的钱给他,他准备去国外了。他还不想平白无故的招惹傅时舟的怒火,要知道,嫉妒心这东西,一开始拥有它的是男人。

    纪意摇了摇头,她手放在门把上,无力的垂了下来,眼睑低垂苦笑了一下,“算了,让他冷静一下吧。”

    其实傅时舟真的很自私啊,不,应该说人就是这样自私的生物,一开始他最大的期盼就是她能活过来,等她活过来之后,他又希望她能回到他身边,因为如果她跟他之外的人共度一生,对他来说,也许就是延续一生的折磨。

    不过她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傅时舟如果自私的话,那她就是矫情,她明明希望傅时舟能够放手让她找到对的人,可当她看到他这个样子时,心口有一个地方又有些酸痛。

    他们到底要怎么样?到底怎么样才能双赢呢?

    不能否认的是,此刻她无比的想要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然后呢?然后呢?他们是不是又要陷入一开始的僵局呢?

    如果不打算跟他在一起,那么,现在是不是就是让他彻底死心的最佳时机呢?

    傅时舟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恢复冷静了,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的,纪意将他的床整理好了,桌子上还摆着饭菜,甚至还有水果,苹果下压着一张纸条。

    【我有点事先出去了,大概晚上回。你可以去食堂买吃的。】

    纪意跟莫竟都不在了,他坐在床上,拿起筷子,却一点胃口都没有,一直以来都是当背景板的莫竟舅舅突然开口了,“傅先生,我觉得你跟纪小姐更为般配。”

    傅时舟一怔,转过头看着他,眼里是麻木,但仍然有不解,他不是莫竟的舅舅吗?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纪小姐自然是好,可她跟小竟并不适合,要问为什么不适合,这就是我作为长辈的考虑了,傅先生,恕我直言,你跟纪小姐明明两情相悦,为什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的?”男人虽然脸色蜡黄,可是精神状态还不错,他很乐观,即便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还是每一天都过得十分精彩。

    傅时舟嘴唇动了动,自嘲笑道:“不是两情相悦了,是我一厢情愿。”

    “怎么会?”男人笑了笑,“她如果不喜欢你,为什么要留下来照顾你呢?傅先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因为她要护着一个人,她就留下来照顾我了。”傅时舟的声音很失落,这也是让他最为挫败的一点,如今他要跟她相处,中间的纽带竟然是其他人了,多么可笑啊。

    男人摇了摇头,他在摆弄莫竟送他的那盆花,动作轻柔十分细致,“纪小姐对你悉心照顾,我这些天在一旁也看到了,她很清楚你的胃口,傅先生,其实从我们生下来开始,生命就进入了倒计时中,很多事情都是等不得的。”说完后,他就不说话了。

    傅时舟坐在床上在发呆,他不敢兴起一点点奢望的念头,但男人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

    是这样吗?他敢这样想吗?他躺了下来,看着她留下来的字条,又想着她跟莫竟牵手的场景,一时之间脑子乱得不行。

    “可她好像已经跟你外甥在一起了。”

    男人听到这话,不可置否一笑,“是吗?”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纪意跟莫竟去哪里了呢?纪意在傅时舟在洗手间冷静的时候接到了来自于一个老朋友的电话,他说听说她在w市这里,正好他也是来这里出差,所以想要见一面,莫竟也跟着一起去了。

    他们是约在机场附近的一家餐厅,纪意跟莫竟到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到了,来到所在的包厢,纪意先莫竟一步,上前冲男人一笑,“远城,你怎么来了?”

    贺远城注意到她旁边的莫竟,不过也只是看了一眼,视线就移开了,他对纪意笑道:“我到这里签一个合同,正好听顾暖说你在w市就想着在走之前跟你吃顿饭,纪意,这位是?”

    纪意指了指莫竟,对贺远城道:“我朋友,莫竟。”她又转过头对莫竟说:“这是我以前的高中同学贺远城。”

    莫竟一下就看出门道来了,跟贺远城握过手之后又笑嘻嘻说:“贺同学,我是纪意刚上岗的男朋友。”

    他说这话时还是很搞笑的,只是贺远城显然不可置信,他看了纪意一眼,发现纪意没有辩驳,便压下内心的疑问,跟莫竟打了招呼后,三个人就坐了下来。

    点好菜之后,贺远城看向纪意,到了如今心中虽然还是有执念,可已经放下了,曾经的那些不甘心好像都不存在了一样,看着纪意,眼里都是关心,“怎么想到来w市的?来多久了?顾暖也没跟我说太多。”

    纪意笑着回道:“就是过来玩的,反正也没什么事,估计再过一两个星期就会回去了,你呢,是今天的飞机吗?”

    贺远城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莫竟,又很快移开视线,“恩,今天下午的,所以如果你不赶时间的话,等下吃完饭咱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莫竟听了这话心里真是想笑,他一下就看出这个人也喜欢纪意,估计迫不及待想问纪意怎么突然之间冒出个男朋友吧?他抢在纪意开口前说:“纪意,你跟你同学叙旧吧,等下我就直接回去了。”他不会这么不识趣。

    贺远城听了这话,眉头皱了一下,在他的观点里,最起码也要征求一下纪意的意见,比如问她有没有空之类的,他看着纪意问道:“主要是看你有没有时间,如果没时间就算了,反正你回去b城之后咱们再聚也可以的。”

    纪意摇了摇头道:“我有时间的。”

    莫竟也有自己的事,他就准备下午去找孙可瑶,问问她什么时候把剩下的钱打过来,他还没吃完就先走了。

    既然莫竟都走了,他们也用不着换地方了,让服务员把剩菜撤走之后,两人点了茶,纪意先开口打破沉默的,“远城,我听顾暖说你有女朋友了,相处得还好吗?”

    贺远城脸上都是尴尬,他摇了摇头,低声道:“是家里安排的,见过几次面,吃了几顿饭,发现还是不合适,我算了一卦的,我今年脱单还是——难啊!”

    纪意靠着卡座哈哈大笑起来,今天的郁闷情绪一扫而空了,贺远城说这话时再配上他皱眉的苦逼表情,逗得纪意笑不停。

    “笑什么啊。”贺远城叹道:“今年继续要做单身狗了,你居然瞒着我们脱单了,诶。”

    纪意听贺远城这样说,慢慢收敛了笑容,“那个……”她还是想解释的,想了想,又说:“你别告诉顾暖他们,我之后再告诉你吧,你还是可以继续把我当单身狗的。”

    她这番话说得还是挺绕口的,贺远城也没想继续追问下去,只是略感慨道:“我一直觉得你会跟傅时舟在一起的呢。”

    纪意挑了挑眉,想说些什么,但又不好开口。

    贺远城察觉她的表情,继续道:“纪意,我不是成心想要破坏你跟那位莫先生的关系的,但作为朋友,我不得不发表一下我的意见,希望你不要介意,这个莫先生……并不怎么适合你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