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五八章 退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冲秽仗着一身修行,并不惧秦景和沈长钧夹攻,不过,他们都不敢真正放开手脚打斗。这里毕竟是困着无数妖魔的古地,就是冲秽也不能说,里边放出来的就会帮他,万一有被关在这无数年后幡然悔悟的,肯定会站在冲秽对面。

    而且,冲秽手里有诛魔剑,被关在古地的妖魔,有几个是没听过的,一看这位手里拿着诛魔剑就不能放过。冲秽还有不能放开手脚的原因,那就是天上的龙神遗骨,和地宫里其兄度厄神君的遗骨。在冲秽被伐去龙神血脉后,它依然是龙,而物种之中,王者的威压且会令人低头,何况这是龙神始祖的气息。

    “小师叔,这里压制着它,似乎也在保护着它。”秦景记得刚才她在冲秽手上留下了一道剑痕,但不过片刻,那道剑痕就已经消失。按说这是有觉大师的肉身,无论如何,龙族强大的恢复力也转移不到有觉大师身上。

    “嗯。”沈长钧也发现了这事,古地庇护之下,他们与冲秽再打下去,也不能将冲秽如何,反而会因灵力耗尽而被冲秽斩于剑下,“退至碑林。”

    碑林一样有禁制压制,但不会有龙神遗骨,这样一来,对他们反倒有利。

    然而,就在他们且战且退时,天空之上,忽出现一身着金甲战衣,手中斜端一柄金锏,容颜灼灼如日有光,叫人不可直视。本来冲秽正欲施手段留他们在此处,但在金甲人忽然出现时,冲秽彻底停下:“二哥?”

    簸箕星君?啊,不,元通大圣。道宗讲这位“癖洁喜净,凡有脏污,必不肯视”,所以才莫明被安上一个簸箕星君的诨名,加上还有退尘这么个名字,被后人在洒扫之时念叨倒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但事实上。元通大圣是宇内战力最强的龙神血脉,战力甚至在龙神之上,要知道龙神不过只是被称作龙圣,而退尘是直接封圣。

    “元通大圣已然封圣。为何还停留在此界?”秦景问道。

    “大约是因为要守护古地。”沈长钧与秦景此时都想到同一个问题,若古地中镇守这一地的是元通大圣,那么其他地方镇守的又会是什么样修为惊天的人物。

    “三弟。”

    元通大圣就落于秦景与沈长钧不远处,身上的龙炎热息虽不如何摄人,但却使他们知道。这是活生生的元通大圣,既不是虚影,更不是死后才被送至此处镇守。

    “真珠儿呢,你们把真珠儿弄到哪里去了。”见到元通大圣的瞬间,冲秽便将手中仍然是根铜棍的诛魔剑收起,对着元通大圣便是怒火冲天地一声声吼。

    却见元通大圣仿如什么也没看到一般,轻扫他一眼,道:“你当真不知?”

    冲秽刚要开口,却在张嘴之时又突然收声,许久之后。冲秽面色惨白地道:“我曾在梦中见真珠儿与我道别,真珠儿那时便……便已离去?”

    “真珠的罪,唯此能清。”

    “真珠儿有什么错,纵是放我出龙山鼎下,在真珠儿离去之前,我亦从未吸人精气,折人性命,为何真珠儿还是会死。”冲秽正是因梦见真珠儿跟它道别,这才会在新年旧年交更之时,吸食无数人精气。并来古地一探。

    “真珠最大的罪,便是纵你,真珠纵你之后,你虽未吸人精气。害人性命,但从未悔过。只不过真珠还活着时,你不敢为恶,怕报应到真珠身上。你的罪,你不悔,真珠却替你悔了。她领的是你的罪。”元通大圣说罢,一眼看向冲秽,手中端着的金锏轻轻竖起,对冲秽道,“还不悔悟?”

    “为何要悔悟,这世间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为何要由你们来定。为何折人性命不能是善,救人危难不会是恶,为何你们所言便皆是对,我所行便皆是错。我不服,这天地间若善恶皆已成定,我便将这天戳穿,将这地捅破,我要这天这地再不能替我分善恶,我要所有的善恶都只在我的一念之间。”冲秽说着,举起手中诛魔剑,迎着金锏而去。

    诛魔剑是至宝,元通大圣手中的金锏自然也非凡品,一棍一锏相抵,溅起漫天火星。到底是神魂不对,冲秽无法动用诛魔剑,自然也看不到诛魔剑真形如何,元通大圣手中金锏却可完全被元通大圣所用。

    秦景与沈长钧祭出防御法器,以免被波及,并同时迅速盘坐调息,以恢复灵力。

    当他们两调息好时,元通大圣已将冲秽手中的诛魔剑夺下,并将手中原本的金锏一收,对着冲秽道:“今日,为兄便最后再教你一事——欲戳穿天,捅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