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0 表面功夫谁都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呼!”

    随着利翎的离开,看着那远离的皮鞋,以及随之传来的开门关门声,聂姝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整个人则是如拉紧的皮筋瞬间就松下来了。但是,她却不敢过份的放松懈怠。毕竟她不能保证,利翎那个老恶妇会不会又突然之间折回来。

    如果她真要是就这么折回来的话,那岂不是跟她撞了个正着?那她只会死的更快。

    她依旧紧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只是那紧紧捂着自己嘴巴的手则是松开了,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透了,她甚至都能觉得汗都在往下滴着。

    就这么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床底下,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她也不能总这么一直躲在床下不出去的,她得想办法逃过利翎的视线。

    楼下,齐婕还在大闹着,就好似压抑了很久的憋屈和郁闷,在这一刻全都得到了释放一般,她借着此刻被吓破的胆,就尽情的发泄着。

    在医院的时候,利翎强行让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后,她倒是安安静静的睡着了,但是在醒来之后,却闹的更凶又疯了。

    齐景良根本就没办法制服她,而他又心疼自己的女儿,不想她再被打一针镇定剂,就百般轻哄,好言相劝着,但对于齐婕来说,根本就没用。

    齐良景不似利翎那般,做任何事,对任何人,那都只有三个字——快,狠,准。

    他是心疼儿女的,在这个家里,利翎扮演的永远都是白脸,当然只是针对自己的两个儿女。而齐景良扮演的则永远都是红脸。齐婕也就只敢在齐良景面前撒撒娇,发发小女孩的脾气,在利翎面前,她虽然会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但是却也不敢做的太明目前张胆的。

    但是在齐景良面前,她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撒娇,特别是在利翎没在的时候,她就是一个被父亲疼爱宠于心尖的宝贝女儿。

    所以,这会,她借着惊吓,那自然是更加的有恃无恐了。自然,对于利翎的那份恐惧和不喜,甚至还有厌恶自然而然的也就流露出来了。

    “爸,她怎么这么讨厌,我不想要这样的妈妈,我不要这样的妈。她凭什么对我们的事情总是指手划脚的,她凭什么这么自私。我们是她的儿子,不是一个机器,任由她指挥来指挥去的。爸,你知道我二哥这些年过的都是怎么样的日子吗?他不可以有自己的喜好,没有一点自由,完全就是为了她的喜好而活着的。就连自己喜欢的女人,他都不能自己选择。她凭什么这么自私,凭什么决定我们的终生大事。他把你好管的死死的还不够吗?还要把我们第一个人都捏在她的手心里才舒服吗?她是不是心理变态的,对!她就是心理变态的,要不然她怎么会这么对自己的儿女呢?”

    “齐婕!”利翎的怒吼声响起,如同那暴怒的母狮一般,她就那么双眸一片赤红而又血腥的盯着齐婕。真恨不得把她掐死的意思。

    她的女儿,竟然说她是心理变态的。这是她的亲生女儿,她竟然这么说她。她做了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他们兄妹俩吗?她竟然这么说她,简直就是不知好歹,浑账的东西。

    齐婕却因没有因为她的怒吼声而有所害怕,反而一脸怪异的笑了起来,“哈,这个样子看起来,不止是变态了,那简直就一只变态到发狂的母狮子,丑死了!”

    “啪!”利翎一个重重的耳光甩向齐婕,然后手指直指着她的鼻尖,“别给我在这里疯言疯语,别以为我不会打你们。再疯子一样的乱说,信不信我打烂你的嘴!”

    “你干什么?”齐景良有些不悦的看着她,然后将齐婕护在自己的怀里,“又是谁惹事到你了?你把气都出在女儿身上?她被吓到了,你不止不安慰她,还动手打她,你这个妈是怎么当的?、”

    “就算吓到那也是她自找的,她没事去跟夏彥嘉凑什么?她要不去跟夏彥嘉走一块,能被吓到吗?”利翎面无表情的瞪着缩在齐景良怀里的抽泣的齐婕,眼珠里迸射出来的全都是怒意。

    “对!全都是我的错!全家就你一个人是永远都不会错的,你永远都是对的。你就是真理,你就是司令,我们每一个人都得听你的指挥。我现在不想再听了,我不想再被你强制压抑了,行不行!”齐婕突然间从齐景良的怀里“咻”下站直,怒目圆瞪的盯着利翎,几乎是用着张牙舞爪般的朝着她狂吼的。

    她的眼眸里同样也是带着充血一般的愤怒的,甚至海鸥于是印满满的全都是恨意。

    没错,她恨,恨这个强行压抑了二十几年的女人,恨这个她的亲妈。

    “啪!”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朝着她甩了过去,利翎一脸阴鸷狠戾的瞪着她,厉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要不是我这么严格的管着你们,你们能有这么出息?你是不是也想做一个一无是处的寄生虫?做一个别人眼里的二世祖?一个一个不感激我的用心良苦也就算了,还敢这么大声的跟我说话,质疑我的用心?你有没有良心的啊?要不是我,你现在能这么出色,能有这么大好的前途?会是人人夸扬捧在塔尖上的人才?你现在为了一个低贱的女人,不止对我跟着干,还威胁我!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我真是白养你了!”

    许是真的被刺激到了,说到最后,她竟是把齐婕给说换成了齐麟,那眼眸之中的怒意,真是恨不得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利翎,你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齐景良看出了她的不正常,沉声问着她,“我和小婕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到齐麟了。他好像很生气也很憔悴,到底你们俩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怎么不去问他?啊!”利翎朝着他一声怒吼,“你知不知道,他现在都自暴自弃到什么程度了?他不去公司,他跟夏彥嘉那个女人联系上不说,现在还迷上了一个哑巴,他竟然跟我说他要娶发地个一无是处的哑巴!哑吧,她是一个连一个字都不会说,只会比手划脚的哑巴!他竟然说要娶他!你说他是不是疯了!还有你,刚才看到他了,为什么不把拦下,为什么让他离开?你一个优秀的儿子,就快要被一个哑巴给毁了,毁了!”

    将一肚子没处可出的气,一股脑的全都发泄在齐景良身上,就差没有朝他甩一个巴掌过去了。

    齐景良也怔住了,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迷上了一个哑巴。他没有像利翎那样对儿女的要求那么高,但至少也得是一个健全的人吧。不一定是要高门大户的,但怎么也得差不多的。可是……可是,怎么会是一个哑巴?这别的先不说,光是一个沟通就是很大的问题了。

    结婚,那并不是只两个人的事情,那是两家人的事情。或许她和齐麟之间的沟通因为爱而不成问题,那他们呢?他们这些家人呢?总不至于就在那里看着她的两只手画来划去的吧?谁知道她都在比划着什么呢?

    “哑巴怎么了?”齐婕愤愤的反驳,一脸嗤之不屑的说道,“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十恶不赦,只要是对我二哥是真心的,就算是个聋的,瞎的,缺胳膊断腿的,只要我二哥喜欢,那就不是问题。大嫂不一样腿不能行吗?怎么就没见你们反对过了?还不是因为她是聂家的女儿?”齐婕直接拿出聂姝仪堵住了利翎和齐景良的嘴,而且还是一脸理直的气壮的。

    “他拿什么跟齐麟比!”利翎毫不犹豫的说道,“他哪一样比得过齐麟?是能力还是作为,还是修养又或者是学识?还是身份?”

    “利翎!”齐景良朝着她大声呵斥着,铁青着一张脸十分愤怒的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