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七章 才一会生了两个娃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习剑者最精髓的部分就是剑诀,所以依依得到了小黑口传最高端的剑诀,加上她之前在末世的历练,她对剑意的理解更是一日千里。

    配合着冉凤给的剑谱,她只用了一晚就掌握了鸣凤剑谱的精髓。

    说来也是巧合,当她练习剑谱时,发现剑谱里几断口诀竟然是与小黑口传的是相通的。

    不,应该说是小黑口传的剑诀中的一部分。

    想来是当年创下这剑诀的老祖宗飞升去了上界,而下界的子孙不争气,慢慢地将老祖宗的东西给糟蹋了。

    不过这也让她更确定冉凤与小黑的家族应该是有所渊源的,不然以着冉凤这般冷然的性子怎么就看到小黑后就对小黑看上眼了呢?

    弄得不好小黑与冉凤有血脉关系也不无可能。

    看了眼小黑傻笑的样子,依依的唇狠狠的抽了抽,怎么也不能把他跟飘然若仙的冉凤联系在一起。

    不过想到冉凤说不定要叫小黑老祖宗,依依又幸灾乐祸的笑了笑。

    “媳妇,你走神了。”

    小黑一直撑着下巴在观察着依依,将她所有的表情一点都没有放过。

    依依脸顿时一僵,斥道:“你要不看我怎么知道我走神?我是有意测试你的,知道么?好好修炼,否则我饶不过你。”

    “原来是媳妇测试我的啊?媳妇你好聪明啊!”小黑笑得更憨厚了。

    “聪明你个头。”依依烦燥的瞪了他一眼,被一个傻子夸聪明能聪明到哪里去?关键是她看到小黑无条件的依赖与信任,那黑得比墨还黑的小心脏竟然微微抽出一丝的心疼来。

    小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后,霎有其事的点了点:“娘说我就是长了一个聪明的脑袋。”

    “噗”依依被他这么自夸的话引得一下喷笑了,道:“是你娘说的还是我娘说的?”

    “当然是咱们的娘说的!”小黑理直气壮道:“难道你不这么认为么?”

    依依撇了撇唇,言不由衷道:“嗯,我也这么认为,好了,快修炼吧,难道你不想陪我一起进入秘境了?”

    “想,当然想!”小黑连忙正襟危坐,闭上眼捏了个诀后正要修炼,突然又认真道:“媳妇,刚才你笑的时候真好看,你能不能经常对我笑笑?”

    不知道为什么,依依听到他的话,心头一酸,声音也放软了些许:“好,只要你不惹我生气,我就对你好一些。”

    小黑大喜:“媳妇放心,我不会惹你生气的,娘说了,我就是块硬墨,你就是汪清泉,就等着你的那点水,才能把我磨软了,我才有性福可言,还说我要想性福就得什么都听你的,不能惹你生气。”

    “……”依依有种剥开郝母脑袋看看她脑结构的冲动,她知道不知道这是教坏小孩子?

    无语的看了眼满眼憧憬的小黑,依依有气无力道:“好好修炼吧,修炼才是最幸福的事。”

    “好。”小黑很郑重的点了点头:“等我修炼好了,好好让你磨。”

    “扑!”

    依依无力的仰望了上空,差点喷出一口逆血。

    两人进入了冥想,不知不觉就过了三天,前三天宗门里的比试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到最后一天,才是内门亲传子弟上场比试的。

    最后的比试毫无任何的悬念,依依用了鸣龙剑直接显示出了金丹修士的实力,以筑基修士中的第一名进入了选拔的五十名名单里。

    小黑自然也跟着进入了。

    冉凤见了依依的成绩,眼睛都亮了,她本想着还距离真正的八大门派考核,全部算进去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她这半个月好好辅导一下依依,再加上小黑的灵药,怎么着也把依依弄到金丹上的剑道上去。

    哪知道依依修炼不怎么行,对于剑意的理解简直是青出于兰而胜于兰,竟然有种超越她的迹象!

    要不是依依也有元婴修为,光剑道上来说,她都未必是这个徒儿的对手了。

    这个惊喜让她简直如捡到了一个宝般的兴奋,试问为人师表者,有什么比教出一个天才的徒弟更令人兴奋的呢?

    她不是郭长庆,并不狭谥到怕徒弟超越自己。

    “依依,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冉凤欣喜若狂地奔向了依依,拉着她的手,对着她打量了半天,神情激动道:“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剑修天才,只用了三天就将剑意领悟的这么彻底,要知道当年我师傅给了我这剑谱,我用了三年才参详出其中的精髓,哪知道你却才用了三天!你简直就是来打击为师的!哈哈哈!”

    嘴里这般说着,可是心情却愉悦不已。

    郭长庆有些酸溜溜道:“师妹倒是收了个好徒弟,可以给师妹你光宗耀祖了。”

    心里却更恨百里兰了,他算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当初他一心只看上了百里兰,还对郝圣依依这个附带的赠品满是不喜,哪知道才几年的功夫就物事人非了。

    他选中的徒弟人品低下不说,还毫无气节,竟然为了更高的利益叛离的师门,而这个当初几乎被视为废人的郝圣依依却成了一枝独秀,给了他们一个狠狠的惊喜!

    看宗主那看得合不拢的嘴,就知道宗主是如何看重这个郝圣依依了。

    冉凤知道郭长庆心眼比较小,也不介意他嘴里酸不拉几的话,而是淡淡一笑:“你也是她的师伯,往后还靠郭师兄多提点她一下呢。”

    郭长庆听了心情稍好了些,也是,怎么说郝圣依依也是宗门的人,将来出息了也是宗门的荣耀。

    思及于此,倒是豁然了,笑了笑道:“我哪有什么可教她的,恐怕就是我想教,她都嫌弃呢。”

    依依眼微闪了闪,噘着唇道:“师伯你真坏,明明是你想偷懒,偏偏还说成我的不是了,哼!师伯真是坏死了。”

    “哈哈哈。”宗主大笑道:“依依师侄,要时你郭师伯要是敢偷懒不教你,你到师伯这里来告他的状,师伯帮你作主。”

    “谢谢宗主!”依依甜甜一笑。

    郭长庆见了不禁失笑道:“得了,好端端的倒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说成懒人了,好吧,等秘境比拼过后,只要依依想学,便是我那些压箱底的都给她学!”

    这意思是只要冉凤同意,他要将依依也收到门下了。

    冉凤不是那种顽固之人,有人愿意跟她共徒,更说明她的眼光好,徒弟的优秀啊,当下喜道:“依依,还不向郭师伯磕头?”

    依依作势要磕头,郭长庆怎么能受依依的头,要是往常,他自然受得,现在知道依依与小黑的关系,以着小黑的实力,他怎么受得起依依这个头呢?

    当下虚扶起依依,摇头道:“只是指点而已,你还是冉师妹的徒弟,我不能抢了冉师妹的爱徒。”

    依依也不愿意向他人磕头,当下遂就势站直了身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