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对于伊迪丝的出现,达西显得有些意外,因据他所知,这位野心勃勃的小姐应当正忙于规划她堪称宏伟的政治蓝图,在接下来的社交季中挑一个辉格党世家出身但规矩本分的丈夫,而不是坐在菲茨威廉伯爵府的客厅当中,与达西的舅母菲茨威廉伯爵夫人、他的表妹安妮.菲茨威廉以及胞妹乔治安娜.达西一起闲聊时下的流行趋势、花边首饰,并时不时发出欢快的轻笑声。

    ‘她总是能讨得人欢心的,如果她乐意。’达西想。

    而达西显然并不属于这个范畴。

    “噢,达西,你来了!”

    菲茨威廉伯爵夫人第一个发现了达西的身影,这位圆脸妇人的面上还挂着没有消散的笑容,脸色红润,容光焕发,与达西最常来往的另一位女性长辈肯特郡的凯瑟琳夫人截然相反。

    一旁乔治安娜唇边的弧度也加深了几分,尽管脸色依然有些苍白,但这个小姑娘双眼亮晶晶的,显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如果不是正在伯爵府中做客,乔治安娜或许会选择当即献给她的兄长一个甜蜜的拥抱。

    “亲爱的妈妈,你只看到达西,却看不到我,这可真叫人伤心欲绝。”装作可怜地叹气,菲茨威廉上校面带笑容。

    伯爵夫人又好气又好笑:“得了吧,亲爱的菲茨威廉上校,如果你有你的表弟十分之一的让人放心,我们可怜的伯爵阁下也不会总是因为小儿子的闹剧而头疼不已。”

    “您确定只是头疼,而不是发际线上移的危机?”

    伯爵夫人作势要打,菲茨威廉上校连忙讨饶,而后众人互相介绍问好,倒也其乐融融。

    “上午我和安妮经过皮卡迪利大街时,凑巧遇到了伊迪丝的马车,这才知道伊迪丝和安妮一样要参加接下来的五月舞会。”不一会儿,乔治安娜便向兄长解释着,“伊迪丝原本打算明天到家里拜访,没想到恰好在街上偶遇了。”

    在另一位表姐安妮.德包尔离开达西家返回位于肯特郡的罗新斯庄园之后,乔治安娜的病情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好转了,因此达西不免需要开始考虑是否让他的妹妹在接下来的社交季当中亮相的问题。

    伊迪丝半是埋怨半是认真地说:“噢,乔治安娜,看在上帝的份上,尽管我真心为你的痊愈高兴,可你真的确定你的身体状况可以承受伦敦反复无常的天气了么?”

    快到中午的时候下了一场雨,也因此达西小姐和安妮小姐的邦德街之旅不得不提前结束,只能邀请伊迪丝在距离皮卡迪利大街不远的伯爵府中享用了一顿还算丰盛的午餐。

    乔治安娜偷偷吐了吐粉嫩的舌头,有些心虚地垂下脑袋。

    天知道这段时间以来她过得有多么无趣!虽然一场小小的风寒不算严重,可每次她的表姐德包尔小姐看向她哀怨的目光都让她误以为自己得了绝症,更别提德包尔小姐那总是令她不由自主模仿的剧烈咳嗽声。

    尽管十分怀疑两位病人同居一处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德包尔小姐已经启程返回肯特郡,今年的社交季也恐怕无法参加了。

    对于这一变故,伯爵夫人大大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再也不必提心吊胆着由她引领的德包尔小姐是否会在接下来社交季的舞会上晕倒这件事;而远在肯特郡的凯瑟琳夫人则表示,城里的年轻人无法欣赏到德包尔小姐曼妙的舞姿以及令人惊叹的才华该是一件多么令人遗憾的事。

    达西冷淡的目光落在了乔治安娜的发顶,变得柔软爱怜,他在心中叹了口气,表面上却几乎是面无表情地说:“一周之内,不要出门。”

    乔治安娜讷讷地接受了关于自己的‘最终审判’,谁叫她今日的行动纯粹是安妮小姐上门探望时心血来潮的一时冲动呢?而她的‘同谋’则比她要镇定从容得多,至少菲茨威廉小姐依然敢于同眸色深沉的达西先生含笑对视,丝毫不见怯色。

    “所以,伊迪丝小姐,”安妮小姐问道,她是菲茨威廉伯爵的小女儿,今年已经年过二十,据说早前同一位子爵的儿子订了婚。“你似乎还没有选好第一场开场舞的舞伴,我听说你的兄长曼斯菲尔德上校因伤抱恙,大抵是无法下场跳舞的。”

    伊迪丝肯定了安妮小姐的猜测:“肯伍德乃是第一次接到五月舞会的请柬,因此对于舞会的各项安排一无所知,贝特姑姑原本打算近期带我拜访几位贵妇人。”

    “是那位沃恩夫人么?”得到伊迪丝的答案后,伯爵夫人的目光带着点儿慈悲的怜悯,“我记得上一次见到她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她也是个可怜的人儿……不过,你请沃恩夫人做为‘引领者’的话,恐怕不仅身份地位上有些不妥,她的交际圈子也有些不够。当年那桩婚事不成,可让她把现在的阿什福德夫人狠狠地得罪了,我听说这位夫人现在是泽西伯爵夫人手下的红人。”

    泽西伯爵夫人呀……

    伊迪丝回想起那个看似温柔实则强势的贵妇人,这一世的自己在目前恐怕还没有资格成为这位夫人的对手。

    不过,这样的局面很快就会改变的。

    伊迪丝心念一转,面上却带着浅笑说:“原本贝特姑姑是要将我介绍给贝斯伯勒伯爵夫人的,只可惜事与愿违。”

    说到这儿,伊迪丝微微垂下眼睑,眉目温顺,仿佛一个最温柔无害的天真姑娘,露出几丝压抑得极好的苦涩,唇边的弧度有些勉强。

    “噢!伊迪丝!我可怜的伊迪丝!”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