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1章 二次射大雕4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他再回射雕的时间太久, 哪怕心中晓得,这次或许也是与楚留香的世界一样,看似多年未遇, 其实不过是叶枫晚尚且没有到这个世界罢了………甚至叶枫晚根本不曾来到这个世界也有可能, 毕竟再归射雕本就不是他正常穿越的数路之一,叶枫晚人在几十年后的神雕也并非不可?

    但这样想的前提, 是徐哲不曾从窗口瞧见那抹金色的背影。

    来去匆匆, 人海茫茫。

    哪怕他认错天下人, 也不可能认错叶枫晚。

    叶枫晚浑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处地方, 都是他坐在电脑前一点一点的捏出来的, 他操纵着电脑屏幕中的叶枫晚,自大学生涯到毕业工作,日日夜夜,在现实中观他数年, 而观其最多的, 就是在幽光莹莹的屏幕中点地轻功的金色背影。

    待到这个人成为了现实,曾经所有的喜爱与期盼, 由飘渺薄雾凝成了水珠实体。

    此城的中心大道呈南北走向,他让杨康向南走, 徐哲自己则朝向北方。

    天际夕阳染红, 冬日落日甚早, 古时没有电灯,人们吃晚餐的时间多在申末酉初,也就是五点左右。

    现下没有什么节日, 街上的商贩们忙着收摊,此时正是人群拥挤之刻,自那道金影撞入眼帘,至徐哲从客栈二楼轻功而下,其间隙不过数秒,那人影却是转眼不见。

    他一路向北,内力凝聚于眸,不放过身边周围的任何一个细节,乃至连人流较多的店铺也会上前入内,只为在人群屋内搜到半丝踪迹。

    可是,没有,直到身旁的人流渐息,人影不在,只有心中的烦躁丛生。

    徐哲沉下眸色,轻功跃起,鹅绒红裘跃然肩梢,翩翩青衫柔波荡漾,脚踏屋顶为平地大陆,朝来路迅速奔去。

    金色的人影不见,但他很快便瞧见了站在路侧不动的杨康。

    他跃至杨康身旁,急切的唤出对徒弟的爱称,但得到的无非只有失望的答案。

    姐姐眸中的失落明晰的让人无法忽略,她似乎沉浸了自己的世界中,在得到回答后,轻抿起唇,侧头不言。

    杨康注视着她的侧脸,忽而伸出手,挽起黏在徐哲耳旁的发。

    耳旁的发乱成了丝,被汗珠浸润,贴在脸颊。

    莫非真的是他看错了…?正这么想着,就被悄然无息探到脸庞的手霍然惊醒。

    “…康儿,你不必如此。”徐哲躲过杨康探过的手。

    “可是姐姐。”杨康轻声道,再度合起的铁扇直至徐哲的心房,“…你在伤心。”

    徐哲一怔,无法否认,眼中不由多了几丝苦意,他叹了一声,只想着他不可能看错叶枫晚,这么一会的功夫时间,叶枫晚一定还在城内,说不准只是杨康与他都恰好错过罢了,现在立马再找找,或许还能找到些形影踪迹。

    那出口的叹息声也是如此的惹人怜爱,一向清冷的眸子中染上了不曾见过的三千愁丝,融去了那高天孤月的高洁冰冷,让人只想抚去她眉宇间的忧愁,可又不由自主的在内心低喃,哪怕是带着面具,不过露出了半边脸庞,但唯有这露出的半数容颜也已是足矣,这样的姐姐真是美的惊心动魄。

    杨康也跟着叹一声,剑眉拧起,再度开口,不免染上几分因心疼护短而涌起的薄怒之意。

    虽然,嗯,义正言辞之下,只不过是他想黑人。

    “少见姐姐的情绪如此之大,莫非那人是姐姐多年失散的亲人或同门师兄弟?”他随即自问自答,“但就算真是如此,让姐姐如此心忧至此,便是有错在身,天下苍茫,人海渺渺,这凡世人间,哪里有一事、一物、一人,能值得姐姐如此分神焦愁?康儿打从心底爱护姐姐,自然就不会让姐姐的眉间眼底,因康儿而染上忧伤。”

    徐哲摇头,否认了杨康这般任性的说辞,但心知徒儿这是在关心他,倒也没有硬声的出声反驳,只是眼底惆怅的道了一声:“康儿,你不懂。”

    杨康皱眉:“……是,康儿是不懂,那姐姐可否说给康儿听?”

    徐哲再度摇头,叶枫晚的事情,他连黄药师都不曾说,又怎么可能说给杨康听?

    杨康的心头不免闪过失落,或许在姐姐的心中,对他的印象仍然停驻在那个一身锦衣华服的小娃娃上。

    而那个叶枫晚……

    杨康抚上徐哲的肩,像是那个让他的仙子姐姐如此伤心的人是什么大逆不道的罪人一般,用着宽慰的口吻说:“姐姐若是不想说便不说了,只是康儿还请姐姐记得,康儿永远舍不得看姐姐如此难过。”

    本就是避世已久对世俗一知半解的境外仙子,加上徐哲到底也是个男人,看着杨康自一个跋扈的小娃娃长成现在这般懂事稳重的模样,在符合人设之余,对自家娃娃的“男女之防”并不太重。

    最重要的是,杨康现在的动作合情合理,不过是出言安慰,不像先前似的貌似在轻佻撩拨啊!

    徐哲没有拍掉杨康抚在她肩上轻拍的手,想到自家神隐的黄鸡儿砸,又幽幽的叹了一口,侧眸看向杨康充满关怀的漆黑明眸:“康儿,我们的计划暂改可好?”

    轻拍在徐哲肩上的手一顿:“……姐姐是想在这座城中多住几天?”

    徐哲颔首:“明日我们就不走了,再在……”徐哲略一迟疑,道,“在这座城中待上七日后,去周边乡村搜寻几番,再走可好?”

    杨康尚未答话,徐哲又喃喃道:“刚才或许是我们都没找仔细……康儿,我们再在城中找上一、两个时辰,城中的各家旅店也都去打听一番,深夜天黑后若还无消息,我们再于旅店门口集合如何?”

    徐哲的语气中带着歉意,虽说是成为了杨康的师父,但他更多的是有着自己的目的,杨康本来的凄惨命路将被改变,可谁又能说……已经被算入他的棋局的杨康,最后又到底会感谢他还是恨他呢?

    正因为历经了多年的朝夕相处,深知杨康对他也是打从心底的分外上心,最最明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的道理,并且自己也因为这个而吃够了苦头……正因如此,徐哲从不曾以师父的口吻命令杨康做过什么,甚至只想着让这孩子在神雕入局前一路顺畅,美满安康。

    不知徐哲的心中其实已经杂绪纷飞,思绪千百,听到徐哲这般明显带着商量的口吻,杨康不由心间一动,身侧相陪近十年,这还是头一次听到姐姐用这般小女儿家的商量口吻对他说话……他莞尔笑道:“姐姐无需如此,凡是姐姐想做的事情,康儿哪里会不帮姐姐呢?”

    杨康话音刚落,又随即再摇铁扇,换做他用着商量的语气说:“康儿方才已将这方搜寻了彻底,未看到姐姐口中之人,多半是因为恰好错过……康儿对这方的店铺路况已然熟悉,姐姐是想交换来这边搜查一番,还是继续让康儿将这头搜个彻底,为姐姐将他翻个底朝天?”

    徒儿贴心,没白收。

    杨康所言有理,徐哲不禁微微露出一丝笑意,柔声道:“康儿所言不错,烦你在这方再找几次,若是……若是真的找不到人也不要勉强,应许只是缘分不到罢了。”

    杨康嘴角含笑,点头应声,其神色唯有关怀担忧,看不出他的心底其实存了别样的心思。

    于是他继续在这边搜,而徐哲又回到了那边。

    自然,等到两人再度在客栈碰头的时候,始终都一无所获。

    徐哲这才真正的怀疑起自己是不是一时眼花,真的看错了人。

    杨康又是一番好声安慰,妙语连珠,只想着逗徐哲开心。

    将徐哲送回房内后,杨康嘴角的笑意瞬间淡了下来。

    他在房内静静呆了两个时辰,待到午时深夜,悄然无声的出了房。

    姐姐是一个好师父,可惜,避世已久,对人心不懂。

    如果让此时已经入梦的小哲听到这话:………你宛如在逗我???

    桃花岛的情报网不小,这些年来,自从与黄药师彻底的解开心结,徐哲再使用桃花岛的情报网也是使用的光明正大,但是——

    对于金衣剑客叶枫晚,简直是一无所获。

    白驼山庄这些年中也从未放弃过寻找他们家的大少爷,但结果不比桃花岛好多少,真消息没收到,假消息倒是有不少。

    徐哲教导杨康的不仅仅是武功,在杨康的心里,徐哲或许不懂人心,但脑子中却有着不少“好故事”,哪怕她本身不懂,却将这些“好故事”都将给他听,作为在王爷府中耳濡目染长起来的杨康,概因本人就机敏灵巧,很快的便从这些故事中汲取到了真正的精华。

    小哲对此也是呵呵了,一个真正不懂那些“故事”的师父,干吗要浪费时间将给徒儿听呢?

    乖徒儿,段数还是不够啊。

    为了实现自己他日的目的,徐哲是真心实意的想再培养出一个心机功力都不输给他的徒弟,而如果这个徒弟是个位高权重,在大金有着光明正大的小王爷的身份的人就更好了。

    而让徐哲失算的则是,他本来以为的少年孺慕似乎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动了真情,而且虽然杨康此时还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某些方面也已经无法小觑。

    当然,这个“失算”,目前的小哲还没发现。

    走出客栈,深夜时分,除去天上皎月,以及客栈门口的烛火一二,天地间一片寂静,再无光亮。

    对于“叶枫晚”这个名字,已经入了江湖的杨康不可能从未听过。

    杨康想的更多,他自然是从来没有见过叶枫晚此人的画像的,但若只说那些形容,以及下午不曾回头,就拔剑挡住他的弹指神通的那份功力……

    …姐姐所寻之人,就是叶枫晚。

    这下可就值得玩味了,杨康微勾唇角,眼色沉下三分。

    说起叶枫晚,就不能不说说那个血衣童子,血衣童子当年将整片江湖搅的天翻地覆后,毅然在华山崖顶手碎九阴而纵身一跃,而那金衣剑客则紧随其后,多年已过,在江湖众人的心中,两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