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7章 二次射大雕38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郭靖似乎仍未意识到自己才是此番争斗的关键,稚子之眸清澈澄亮,漫天飞雪之白,在他之眼里反而成了陪衬一般。

    郭靖张张嘴,却是嘴笨的不知该说什么,几次三番下来,冰天雪地中的一张小脸,倒是被他自己给憋的通红。

    见状,徐哲深叹一声,只感前途悠远。

    同时,他也适时的干咳了一声,清浅遮住下颚,似乎是呼吸不畅,胸口发闷一般。

    这一咳可是吓到了草木皆兵的小师弟,冯默风惊道:“大师兄,你……”…不,对付这等杂鱼,大师兄怎么可能受伤!

    果不其然,徐哲只是觉得应该见好就收,佯装干咳一声,顺势给江南七怪建了个台阶,当然,这台阶他是给了,但这台阶要不要下,便是江南七怪的事情了。

    “朱前辈,柯前辈,既然你等已明小子之心,知小子之诚,加之小子此时已略感疲倦,这剩下两比,不知……”

    朱聪没有自讨无趣之念,微微一笑,后退半步,倒是柯镇恶铁杖一磕,神情冷硬,二话不言,自怀中掏出铁菱数个,朝漫天苍空高高抛去。

    铁菱下落。

    直至与视线平齐。

    之间柯镇恶铁杖在手,生猛一甩,与铁菱猛烈相接,齐齐击在下落的铁菱之上。

    只见那下落的数个铁菱,仿佛瞬间被灌入十成内力,迎着冷风赫赫,穿风破雪,寒意森冷,目标直指徐哲!

    徐哲本想躲,却硬是脚底一刹,意识到这便是最后一关,他若是从容躲开再将柯镇恶击败,又哪里能以“精通暗器”之由服人?

    那就不是除了生孩子无所不能的大湿兄了。

    杂念纷纷皆在眨眼刹那,只见徐哲猛然重心一沉,两手支地,脚心插雪,身躯四肢灵活如鳗似蛇,长腿长划间圆弧尽出,纷纷大雪自下而上若瀑布逆流,纷扬浩渺。

    这莫非是要乱了柯镇恶的眼,以退为守再为攻?

    却见徐哲不仅不退,更是以双手插入逆流瀑布,五指松握间尽是虚影闪闪,只见他不过是手中握雪继而一松,那软绵脆弱的雪便在刹那凝成了冷硬的球!

    大多内功所修的皆是一股“热劲”,而天下内劲修习到一定程度,自可寒暑不侵,湿身上岸也可在片刻间蒸干水分。

    这是常理。

    但这将水分抽取,将内力由热至冷之经脉逆行的功夫,可就并不多见了,更何况这速度之快,熟练之度,着是让观战众人纷纷心惊胆战,直呼可怕。

    众人还没从徐哲的这一手中回过神来……

    小哲便又开始装逼了_(:3」∠)_。

    柯镇恶向徐哲掷出了五个速度极快的铁菱。

    但在见惯了“唯快不破”的东方叔叔的小哲的眼里……

    恩,咱们以弹指神通的姿势,右手弹个雪球,一分。

    顺势重心颠倒,以倒挂金钩的姿势,左脚踢个雪球,两分。

    接着翻身而起,以出界勾球的姿势,左手勾个雪球,三分。

    身子同时倾斜,以凌空侧踢的姿势,右脚再踢个雪球,四分。

    最后,头球进门,五分!

    啪啪啪啪啪。

    响起的不是掌声,而是雪球与铁菱接连相撞的五声巨响。

    而那临时凝成的雪球,竟当真没有被那钢铁铸成的铁菱击碎,竟是在半空相撞后,以一个缺口的代价,生生化解了那铁菱的力道,与铁菱齐齐落了下去。

    又是五声。

    铁菱落地,埋白陷雪。

    再是一声。

    徐哲这时才悄然落地,鞋底踏雪,青衫胜白。

    只见他缓缓抬头,目光灿灿华彩,熠熠闪光,苍茫大雪悄落梢头,月韵恣意。

    众人又一次失去了言语。

    蒙古阵营是震惊的说不出话。

    桃花岛阵营是自豪的说不出话。

    靖哥哥阵营是“…………”的说不出话。

    而江南七怪阵营………………

    总之,虽然江南七怪一时之间并不给徐哲好脸色看,但他们总归不是言而无信之人。

    在江南七怪的命令下,郭靖这个徒弟,徐哲是顺势收下了。

    然而,徐哲却不允郭靖叫自己师父,只称叫自己“先生”便可。

    诶嘿,自己也到了被人叫“先生”的时候了。

    徐哲顺带又卖了个乖,道:“诸位大侠,郭靖既然已拜你等为师,晚辈也不好再收徒弟,晚辈只想在前辈们的基础上再教郭靖些许功夫,如此一来,郭靖也不必称晚辈为师父,叫我一声‘先生’便好。”

    已得了江南七怪允许,又被娘亲劝说许久,靖哥哥当真是个老实人,这不,徐哲话音刚落,还不待江南七怪开口,郭靖就乖乖的叫了声“先生”。

    拖雷小王子倒是兴冲冲的来凑热闹:“如此,我可叫大侠师父吗?”

    呵呵,你当收徒弟是大白菜嘛。

    徐哲态度坚决,摇头。

    虽然将来………还不知道是不是要帮助蒙古提早灭了大宋,但他此刻可没有在蒙古阵营增加力量的想法。

    毕竟,就算不增加,大宋本也是会被蒙古灭了的。

    唉,又回到这个让人纠结不已的话题了。

    顺势收下郭靖,徐哲便暂且在蒙古停留了小半年。

    这半年间,徐哲曾劝冯默风与武眠风无需时刻跟从。

    小师弟不从,表示:“大师兄我不跟着你也没事干呀!”

    武眠风双眼死鱼,岿然不动。

    于是三人仍然结伴,就算期间有人暂时离开,也绝对会有一人留在徐哲身边,那架势…………

    说实在的,不比看犯人好上多少。

    倒是徐哲自知理亏,又及当下并没有什么得需瞒的严实的事情,他见冯默风一红眼眶瞪着他,抿着唇倔着不说话……………小师弟说些什么,他便也心软的不想拒绝了。

    唉,小师弟幼时那么黏人,长大了也还是这么黏人。

    作为被黏的大湿兄,徐哲内心:…………诶嘿,好开心呀。

    再者,这半年中,徐哲也曾离开蒙古一次,至于理由?

    咱不能有了靖哥哥,就忘了康弟弟呀!

    小哲义正言辞的表示——

    大蒙古生活条件太差,师弟们,咱们收拾行装就近——去大金买点东西犒劳犒劳自己再回来!

    买什么?

    要买就买最好的,当然是去大金国度啦!以我们的功夫还能出事嘛!

    而到了大金,当然是以节省时间为由兵分三路。

    索性徐哲这些年来的表现一直非常“乖巧”,若是分别的时间长了,两位师弟自然不愿,但若只是片刻东西买点东西,倒也没有像连体婴一般时时刻刻看着徐哲不走。

    如此……

    徐哲哥哥自然是又一次的偷偷变装成了平胸的仙子姐姐,潜入王爷府。

    ……嘤,总感觉穿女装已经穿的轻门熟路毫无障碍了呢_(:3」∠)_。

    又一次见到仙子姐姐时,郁郁不乐十日之久的小王爷喜出望外。

    盖因,今日距离上次一别的两月之约,已经过了十日。

    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