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8.218我只喜欢和你玩暧昧……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b></b>

    “你查到了你母亲当年跳海的元凶?”

    岑惜显得有些激动,权璟瑜的表情还是那么淡然,他不说是,也不是不是,极其自然的和安爵西交代了下次见面的时间,然后转头看向岑惜:

    “下次见面没问题吧?茶”

    岑惜白了权璟瑜一眼,还真是个狡猾的家伙逆。

    “权璟瑜,你该知道我不喜欢和你暧/昧不清。”

    “但是我只喜欢和你玩暧/昧。”

    夺人的气息过来,岑惜没能吱声,也就是说他成功又约到了她一次。

    权璟瑜露出狡黠却又绅士的笑脸:

    “那么下次见咯。”

    他难得提前放她走,却是一脸下次见面一定会连本带利一起补上的让人不安的表情。

    岑惜背起包离开。

    她真的没兴趣在这个时候和他打情骂俏。

    ***********************************************************************

    安爵西也看得出来,岑惜并没有半点想要和权璟瑜这么纠葛下去的意思。

    “权大,你真的要把真相说出来?”

    安爵西似乎在担心着什么,权璟瑜不知几时已经走到了落地窗边,等待着他的小妻子从楼低走出来。

    目送她安全的走到公车站。

    脸上狡黠的笑意已经去了一大半,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告诉岑惜知道那个真相……

    ……

    当权璟瑜找到郁泽演单独谈话的时候,郁泽演已经预感到了他猜到了一切。

    权璟瑜的手里拿到了当年母亲带着宗颃跳海时,随身佩带的一条项链。

    那不是父亲送给她的。

    “是我送的……”

    郁泽演声音沙哑的开口,回忆当年,还依旧历历在目,那个美丽的女人并不接受他的项链,是他胁迫了她,是他强求她,她才不得不带着它……

    ***********************************************************************

    当郁泽演开口承认的时候,权璟瑜的心就听到了一声绝望碎裂声reads;踏天。

    “对不起……我和你母亲……”

    “够了!”

    权璟瑜的声音变得很凶狠,连表情也让人敬畏起来。

    他不需要细节。

    在他拿到权宗颃的dna报告后就已经推断到了那个事实——

    权宗颃不是他母亲和他父亲所生,但的确和他有血亲关系……

    权璟瑜的母亲是个大家闺秀,人人眼中端庄美丽的权家女主人。

    谁都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秀外慧中的女人会背着丈夫和别的男人出/轨,但事实上,郁泽演的确和权璟瑜的母亲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并且还因此有了权宗颃。

    他只是个爱慕着那个女人的男人。

    ***********************************************************************

    他以为他永远都不会有机会拥有她,但是权璟瑜的父亲忙于事业总是将她冷落。

    人前有多风光,人后她就有多失落。

    一次酒醉,她宣泄了自己的痛苦,他知道她抱住他不是因为喜欢他,只是需要一个人在她身边,他应该推开她的,他知道她是喝醉了酒,神智不清的。

    但是私欲战胜了理智。

    他放纵了自己,也在发生的那一/夜之后干净的整理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只是谁也不会想到,有个小生命诞生在她的肚子里。

    郁泽演有多痛苦只有他自己明白。

    他想要去守护自己的孩子却没有那个资格。

    他只能默默的站在最远处看着守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