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2 左浅,你自由了(女主离婚)【1w+】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最η新し章%节请搜索√【屋︴檐i下文學網】]季昊焱家的会所。

    听到顾南城将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季昊焱震惊得张大嘴巴,几乎怀疑自己今天走错了频道,完完全全走进了一个狗血电视剧的栏目了!而顾南城他很显然就是那个狗血八点档的节目主持人!

    他难以想象,如果不是在电视剧里,这种情节怎么会在他身边的人身上发生!

    “顾南城,你快点狠狠掐一把我,我看看是不是我在做梦!”季昊焱犯贱的伸出自己的胳膊在顾南城面前晃,一边晃一边说:“我真的不敢相信,你跟左浅竟然曾经有一个孩子!我更不敢相信,木卿歌竟然敢在医院买通医院的人堂而皇之的抱走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她难道就不怕事情败露么!”

    话音刚落,季昊焱发出一声杀猪一样的惨叫声罴!

    “啊——”

    顾南城优雅的收回自己的手,看了一眼季昊焱被掐得白了的胳膊,他瞳孔微缩,“这下你相信,你不是在做梦了,嗯?”

    “我cao你大爷!”季昊焱愤恨的收回自己的胳膊,狠狠瞪了一眼顾南城,他只是太过震惊才拿着胳膊在他眼前晃两下,表达一下自己难以置信的心情而已翻!

    这该死的男人,竟然敢真的一把掐上去!

    顾南城任由季昊焱捂着胳膊一个人在那儿骂骂咧咧的,他端起桌上的酒杯轻抿了一口红酒,眉心微蹙,缓缓问道,“我现在杀了木卿歌的心都有,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真的杀了她?”

    “你想杀人你赶紧去啊,还在我这儿做什么!”

    季昊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顾南城,瘪嘴道,“顾南城你少跟我装bi,我知道你特么从来不是那种能让人一次性死痛快的主儿!木卿歌对你女人做了这种事,你能一刀砍了她,我跟你姓!”

    顿了顿,他忽略了胳膊上的痛楚,笑眯眯的侧眸看着顾南城,“我敢保证,这一次木卿歌会慢慢的被你折磨死,而且你不会让她死,你会留她一口气,慢慢的折磨到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顾南城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笑,侧眸看了一眼季昊焱,“我有那么残忍?”

    “不,您老人家那岂止是残忍?您残忍起来简直是丧心病狂——”季昊焱赏了顾南城一个白眼,勾唇一笑,“不过呢,幸好你这人一般情况下不会脱下您身上那一层人皮,您从不轻易暴露您那禽shou的一面。估计迄今为止,只有我知道您秉性不纯良,其他人都特么被你蒙在鼓里,都以为你是什么正人君子呢!”

    顾南城瞟了一眼季昊焱,收回目光但笑不语。

    季昊焱相信了木卿歌真的做了那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之后,他开始对木卿歌、左浅以及顾南城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产生兴趣了。他摸了摸下巴,侧眸神秘兮兮的问顾南城,“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木卿歌?”

    顾南城闭上眼睛,脑海里回想起手下人向他汇报说左浅这辈子都不能再怀孕的事——

    “报警,上法庭,送她入狱。”他不紧不慢的吐出这几个字眼,季昊焱听了之后不由怔住了,侧眸难以置信的望着他,几秒钟之后才说:“完了?就这么简单?”

    顾南城睁开眼睛迎上季昊焱惊诧的目光,他点头,“就这么简单。”

    “卧|槽你不是吧!你跟你最爱的女人好不容易怀上一个孩子,结果被木卿歌那个贱人给偷走了,这个仇不报你能咽得下去?”季昊焱横眉竖眼的瞪着顾南城,“你女人被她整得今后再也不能怀孕了,这么大的仇恨,等同于断你顾南城的子孙后代,你能咽得下这口气?”

    “不然我要怎么样?”

    顾南城慢条斯理的看着季昊焱,季昊焱一拍桌子,怒道:“对于那种人就不能手下留情!如果我是你,我就找人jian了她!不止找一个,我找一群男人,折磨她三天三夜,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顾南城将季昊焱愤愤的模样看在眼中,他倚着沙发,勾唇淡淡的笑,“没必要,如果是别的女人,这种法子一定能够好好的惩戒她。可是对于木卿歌,这一招已经不起作用了。”

    “什么意思?”季昊焱不解的望着顾南城。

    “她中学的时候就已经被人强jian过,她是经历过那种事情的人,现在你就是再找几十几百个男人折磨她,她的心理和身体也能承受得了。”顾南城淡淡的说完,然后收回目光。

    季昊焱愣住了,他倒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真是难以想象,木卿歌那种女人还曾经被人那样子伤害过。会不会是因为那件事之后,她心理才有些变|态了,这才会做出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沉默了片刻,季昊焱侧眸又问道,“你不能因为她经历过这种事情就便宜了她啊,她那种行为属于拐卖婴儿,顶多判她个五年有期徒刑,放出来之后照样能够活得风光,你算哪门子报仇雪恨!”

    顾南城嘴角微微上挑,瞳孔微缩,“谁说要让她判个五年十年了?我已经想好了,让她判个半年就行了。”

    “……”

    季昊焱彻底蒙了,人家木卿歌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结果判个半年就够了?这样子也未免太舒服了吧,左浅知道了还不得气死?

    顾南城轻轻抿了一口酒,眼睛里划过一抹阴翳,缓缓说:“季昊焱,你知道么,其实想玩儿死一个人,并不需要对她的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你如果能够击溃她的心理,让她失去活下去的信念,让她哭着求你杀了她她也不愿这么活着,那种才叫做真正的报复。”

    “我当然知道这样的报复才最大快人心,可是你确定你能够把木卿歌玩儿到那种凄凉的地步?”季昊焱有些不相信顾南城,虽然他知道顾南城的确有些手段,但还没有强大到能够把木卿歌那种比蟑螂小强还命大的人给玩儿得连条狗都不如!

    “那你拭目以待——”顾南城侧眸淡淡瞥了一眼季昊焱,他闭上眼,一口将杯中的红酒尽数灌下!一个进过监狱的女人,出狱之后如果有人想玩儿死她,简直轻而易举。

    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顾南城缓缓睁开眼睛,左浅不能怀孕是他一辈子的痛,既然他得一辈子痛着,那么就让那个罪魁祸首这辈子都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比他还痛上一万倍!

    *

    下午五点。

    白锦桦推着苏少白走出董事长办公室,安夏从地上站起来,低头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苏少白,狠狠咬牙,“苏少白,我要你跟左浅姐姐离婚!”

    苏少白抬头冷淡的瞥了一眼安夏,缓缓反问,“左浅?姐姐?呵呵,你什么时候开始叫她姐姐了?”

    安夏咬咬牙,这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这样一来,苏少白岂不是会误会左浅姐姐,以为是左浅姐姐找她串通好一起坑骗他离婚的么?她皱着眉头说:“苏少白,前天晚上你就是跟我睡过了,现在你别想不负责任,我告诉你,我拍了照片,你要是不离婚娶我的话,我就告你强jian!”

    “好,随便你去告,”苏少白淡漠的看着安夏这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把戏,他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勾唇淡淡一笑,他轻声补充道,“你应该没钱请律师吧?”侧眸看了一眼白锦桦,苏少白挑眉,“白秘书,给她一张a市律师事务所的名片,你亲自去一趟律师事务所,告诉他们,这位安小姐想怎么样,他们尽管配合,至于律师费,由我承担——”

    “好。”

    白锦桦点点头,嘴角勾起一丝迷人的笑。虽然之前她一直相信苏少白的为人,可是她也知道,男人有时候会冲动之下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她心底也担心,苏少白是酒后乱xing什么的。现在看到苏少白这么光明正大的让她帮安夏请律师,她一下子就坦然了,看来这件事苏少白的确是清白的——

    而且看着苏少白这种君临天下、杀伐果决的魄力,她怎么看怎么觉得帅气。

    “……”

    安夏愣住了,她以为像苏少白这种位居金字塔顶端的男人一定是十分害怕传出绯闻的,也不会让那些不雅照流传出去,哪知道,他竟然一点都不在乎!不在乎也就罢了,他竟然还这么可恨的说帮她请律师,由着她随便玩儿!

    真是气死人了!

    “苏少白你别跟我死磕,闹下去对你没有一点好处的!”安夏咬牙切齿的吼道!

    苏少白抬手理了理自己的西装外套,漫不经心的对安夏笑——

    “怎么没好处?我巴不得你去告,我这辈子瘫痪了,怕是没什么机会出名了,正好,你赶紧去告,你抓紧时间让我火一把,让大家知道知道咱a市还有我这么个身残志坚的人存在。”

    说完,苏少白瞅着安夏气急败坏的模样,缓缓勾唇,“我建议你最好把我的罪名定为强jian,千万别说什么我始乱终弃之类的,太没影响力,你要是说我强jian,我担保你一定能和我一起火一把——你想,一个下身瘫痪根本不能动的人,他竟然强jian了一个能走能动能跳的丫头,这基本上属于天方夜谭了,案子还没开庭审理,估计各个媒体就争着采访你了,多好,是不是?”

    “……”安夏被苏少白揶揄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看着苏少白这么可恶的脸,她没招儿了,一气之下跺了跺脚就大步跑着离开了。

    苏少白望着安夏大步跑远的背影,嘴角染上一抹胜利者的色彩。

    除了面对左浅和顾南城的时候他会情绪失控之外,其他任何时候,他绝不会让任何人影响了他的理智。就像今天,哪怕安夏再怎么气势汹汹,也无法乱了他的心智,处理这样的小问题,凭他的能力完全绰绰有余。

    只是一旦沾上了左浅,他就会情不自禁的发火,他就会被感情牵引着,彻底失去理智。

    轮椅后面,白锦桦低头看着苏少白柔顺的头发,眼里一片柔情。她就是喜欢这样的苏少白,即使瘫痪了,他依然能够有条不紊的打败任何前来挑衅的敌人,所谓的身残志坚,大概就是形容的他这种人吧!

    *

    安夏气呼呼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肺都快气炸了!

    她以为像苏少白那种残疾人应该很好欺负才对,没想到她错了,她低估了那个男人的能力,结果没有整垮他,她自己反而没落什么好!抓起一旁的抱枕狠狠蹂lin着,安夏恨不得把这抱枕当成苏少白,一把捏死他!

    “谁惹你了?刚回来就这么不开心?”安慕从小厨房里走出来,擦了擦手上的水珠。今天他特意买了菜亲自下厨,想让小妹重温一下他这个哥哥的厨艺,结果一走出厨房就看见了安夏这浑身冒火的样儿。

    在安夏身边坐下,他温柔的伸手揉了揉安夏的头发,“告诉哥哥,谁欺负你了?哥替你教训他——”

    “哥你一定要为我出口气!”

    安夏委屈起来什么事儿都忘了,她趴在安慕肩上嘤嘤的诉苦,“都是那个苏少白,我不是为了让左浅姐姐跟他离婚嘛,就给他吃了一点安眠药,在他熟睡的时候躺在他身边,然后等他醒了我就告诉他我们那什么了,逼他跟左浅姐姐离婚!可是你知道这个家伙有多可恶么,他竟然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今天我在他办公室外坐了一天,他们公司所有职员都看不下去了,都同情我,只有他拿我当透明的!后来我说他不离婚我就去告他,结果他可倒好,他说,你去告,你请不起律师我帮你请……”

    “等等——”

    听到这儿,安慕忽然打断了安夏的话,侧眸神情严肃的盯着她,压低嗓音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做了什么——”

    “……”安夏一愣,对上安慕阴冷的眼神,她吓得一个哆嗦,忙从安慕身上起开,害怕的往后缩了缩身子。低头抱着抱枕,她已经快哭了,她终于知道身边的人为什么都骂她胸大无脑了,她真的很没脑子啊,明知道这种话不能告诉安慕的,结果一时嘴快就说出来了!

    “安夏,我在问你话!”安慕一把扯掉安夏怀里的抱枕,嗓音高了八度,站起身来怒问道:“你刚刚说你做了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哥……”安夏害怕的抬头瞄了一眼安慕,狠狠吞咽了一口唾沫,咬着下唇委屈的说,“你别误会了,我真的没有跟苏少白怎么样,我只是在他旁边睡了一会儿,我什么都没有做的!哥你相信我,你相信我!”

    “啪——”

    安慕恨铁不成钢的抬手一个耳光重重落在安夏脸上,他居高临下的盯着安夏被打红了的脸,紧咬着后槽牙怒道:“睡一下而已?你认为这是小事?你一个女孩子随随便便在一个已婚男人的床上睡了一晚上,你还觉得这不够丢脸是不是!”

    “哥!”

    安夏捂着自己被打的脸颊,委屈的提高音量喊了一声!

    昨天左浅和木卿歌才一个人给了她一巴掌,昨晚才消肿,今天安慕居然又打她!!

    他可是她的亲哥哥啊!!

    “我是为了帮左浅姐姐离婚才这样做的,我跟那种勾|引男人的女人不一样,你凭什么打我!”安夏痛得眼睛里潋滟着泪光,恨恨的盯着这个刚刚见面两天就开始动手打她的亲哥哥!

    “别拿左浅当借口!”安慕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安夏,继续训斥道:“别说只是一个左浅,就是为了咱爸、为了我,你也不许这么糟ta自己!安夏你给我牢牢地记住,你是一个女孩儿,你跟男人不一样,就算你有天大的理由你也不能随便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你给我听好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能成为你放任自己堕落的借口!”

    “我没有堕落,我又没有真的跟他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

    “你给我闭嘴!”

    安慕怒不可遏的打断安夏的话,明明做错了事还不知道悔改,面对他的训斥她还百般找借口顶嘴!“你跟他是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那是因为他苏少白是个残疾人,如果换成一个正常男人,你还能坐在这儿跟我顶嘴,说你们什么事情都没做?你不做,不代表他不会逼你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