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楔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纷纷扬扬的雪花将世界染成一片雪白,偶有几朵调皮的拍打着玻璃窗,而后融化成一滴滴小水珠,顺着干净的玻璃往下流淌。

    一道急促的手机铃声划破傍晚时分的静谧,左浅站起身走到床边,弯腰拿起粉红色的手机。

    熟悉得让她几乎可以倒背如流的号码——

    “我到底跟那个男人有多相似,才会让你如此死心塌地的跟着我?”

    “……”

    左浅背脊一僵,蓦地睁大眼睛,胸口被窒息的感觉瞬间填满。

    男人的声音里透出发自肺腑的心痛,一字一顿,似乎在质问着她这些天的欺骗,可那声音却偏偏好听得出奇,即使燃烧着愤怒,也让她莫名的着迷。

    “不想解释些什么?”他闭上眼睛,嘲讽的扬起嘴角。

    左浅静静聆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她选择了沉默。从一开始她就只是带着对另一个男人的爱情,留在了他身边。如今,她还有什么话可说?

    她的沉默无端的点燃了男人胸腔中积压已久的怒火,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根根握紧,薄唇紧抿,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们,结束了——”

    他以为,他宠了她一年,爱了她一年,她是不舍得结束这段感情的。只要她说出一个“留”字,他便赖定她一辈子,死也不走——

    左浅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一僵,随即望向窗外纷扬的白雪,“好。”

    那一霎,男人的手指突兀的握紧方向盘,眼里满是难以置信,却隐约听见了心口微微的破碎声。

    她竟然这么淡然的放他离开——

    良久,他的黑眸渐渐凝结起一层层寒冰,扬起嘴角自嘲的一笑。像他这样的替身,还能奢望她有多恋旧?

    利落的将手机扔出窗外,他一手握紧方向盘加速行驶在漆黑的道路上,另一只手摸向裤兜,拿出一个火红的丝绒盒。

    缓缓打开盒子,一枚精美的钻戒在迷蒙的夜色中闪耀着冷光。他连夜从国外赶回来,只为了在她生日那天承诺她一个家。

    而她,将他一直信奉的幸福毁得太过彻底——

    一道刺眼的光芒从前方投来,他忍着眼睛的疼,漠然望向前方——

    “啊!!”

    人行道上,传来路人惊愕的呼喊,一辆低调内敛的卡宴和公交车迎头碰上,轰隆的巨响振聋发聩——

    *

    “左医生,院长让您马上来一趟医院!”

    手机里传出护士焦急的声音,左浅收回目光,眉头微皱,“出什么事了?”

    “乾安路发生了一起车祸,伤者失血过多已经昏迷不醒,院长让您和宋主任搭手做这个手术……”

    “我马上过来。”

    左浅摁掉了通话,起身关好门窗向医院赶去。

    穿着白大褂站在手术台前,左浅凝视着手术台上鲜血淋漓的那张脸,一阵空前绝后的悲伤攫空了她的脏腑,她不顾主刀医生宋主任惊愕的目光,捂着嘴冲出了手术室——

    洗手间里,她一遍又一遍的用水拍打着脸颊,那张同床共枕整一年的脸以各种方式出现在脑海里,或温柔,或体贴,偶尔还会有几分霸道,最后都衍化成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十多分钟前,她还亲耳听见他说,我们,结束了。

    蓦地抬起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左浅满眸的震惊——他的车祸,因她而起?

    良久,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她的身子无力的顺着墙壁慢慢滑下,蜷缩在一角,她抱紧自己,却还是感觉到无边无际的冷——

    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她抹了一把眼泪,拿起手机摁下接听键。

    “左小姐,您预约了明天上午十一点做流产,对吗?”女人不等她回答,又抱歉的说:“对不起,我临时有点事,可以把时间改在下午吗?”

    “……”

    左浅机械的低下头,望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忽而,她的泪水肆意流淌,打湿了整张脸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