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 —— 最终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医生……他,还能醒过来吗?”

    医生缓缓摇头:“除非……会有奇迹。”

    “奇迹啊……”

    定宜怔怔呢喃,神色之间,却已经是一片恍惚。

    她不傻,当然知道,医生这样说,不过是不忍心,想要给她一丁点的安慰罢了。

    可她真的不需要,她只想知道,他是不是会死,撇下她,撇下等等,撇下他们母子,就这样一走了之了。

    不不不,她不敢想这些,每每想到这些可能,只觉得整个人整颗心都要被撕裂了,仿佛这世上,再也没有了她的依仗……

    依仗。

    她恍地明白过来,原来,她过去的毫不惧怕,她过去的倔强任性,她过去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之所以敢想什么就去做什么,却原来在她的内心最深处,她是知道的,他爱着她,一直一直都爱着她。

    定宜再忍不住,霍然扑过去,伏在他温凉的胸口,终是大哭出声。

    积攒了这么久的眼泪,是无法隐忍的痛和后悔,是她所有压抑情绪的宣泄,也是,最深处埋藏的,绝望……

    他不会再回来了,哪怕像是以往那样,两人相见就如仇人一般彼此说出最恶毒的语言,可是……

    至少,他还能说话,还能笑啊。

    以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永远都不会见到了。

    定宜闭上眼,眼泪一行一行的淌下来,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滞了一般。

    “定宜,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原本是要立刻回去的,只是……很抱歉,有点事情拖住了我,不过,我会尽快处理好,尽快回去陪你……”

    鹿鹿手指颤抖着,在手机上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敲下去,不过是这么几句话,她却折腾的一身虚汗,躺在那里大声喘息着几次,方才发送出去。

    她不是被什么事情拖住了,也不是故意找的借口,她是……连起身下*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死,也不知道或者是明天,或者是一周后,或者,下一分钟,她就连外面的阳光都看不到了。

    多么暖,多么暖啊。

    鹿鹿伸出手,阳光从她的指缝里照耀下来,暖融融的落在她的脸上,她却觉得那样的舒服,原来,人到了要死的时候,方才知晓,阳光,雨水,微风……原本不屑一顾的,原本毫不在意的,却是那样珍贵,那样那样,舍不得永远离开。

    鹿鹿感觉到那熟悉的疲累和心脏的剧痛,又侵袭而来,她哆嗦着捂住心口,整个人像是虾米一样蜷缩了起来,她在瑟瑟发抖,身上冷的几乎受不住。

    她却想起了从前,从前那段最美好的时光,顾峻成拉着她的手,在溧水小镇的溪流边缓步向前走,那蜿蜒的山路,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一样。

    他的眉宇间是惯常的不耐的和吊儿郎当的表情,可他握着她的手,却握的那么紧,没有一刻的松开。

    她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的说个不停,间或还会笑的像是一个小疯子一样,他就嫌弃的看着她,啧啧摇头,直说自己眼光太差,找到一个这样的媳妇儿……

    可到最后,却仍是他,细心的拿手帕给她擦额上的汗,又准备了那么多的好吃的,看着她吃的香甜,那嘴角就一点点的勾了起来。

    媳妇儿……

    鹿鹿恍然的想着,那么好的曾经,怎么就抓不住了呢?那么好的曾经,怎么就真的只是曾经了呢?

    她以为,她是一定会嫁给他的,他的新娘,一定会是她的,可谁知道呢?到了最后……

    她快要死了,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上,可是他呢,今天就要订婚了,今天,就要和别的女人,约定一生的承诺。

    可是她,却一丁点都不嫉妒,有的只是羡慕,羡慕,羡慕……

    她多么的羡慕那个准新娘啊,羡慕到,怕是死了,也不会闭上眼的。

    鹿鹿整个人更紧的蜷缩了起来,冰凉的身子颤抖着,可那眼泪,却是一刻都无法停住。

    六个月后。

    医院。

    仪器滴滴答答的停了下来,他身上那些吊着一口气的冰冷管子,被一一的拔了下来。

    定宜被萧然扶着,身子却仍是不停的往下滑。

    萧然哭的眼圈都红了,孟行止站在一边,亦是一脸凝重神色,病房里还站着一个陌生男人,似是千里迢迢刚刚从国外赶回来,满脸的风尘仆仆。

    他没有掉眼泪,看起来也不算太悲痛,他甚至还轻轻笑着拍了拍任司曜毫无知觉的手背。

    就算死了,又怎么样呢?

    你还是最幸福的那一个,你爱的女人舍不得你,自始至终都陪着你,你们还有一个孩子,那个孩子会一点点的长大,延续你夭折的,年轻的生命……

    可是我呢,我活在这世上,也许会活到头发胡子都苍白了,可那又怎样呢?

    我最爱的那个女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陆锦川低头垂眸,眼底渐渐浮出淡淡的雾气。

    司曜,我们一别这么多年,我却还是羡慕你,我宁愿此刻死的那个人是我,只要,只要我的甄艾,也如此刻的定宜一样,守在我冰凉的身躯旁边。

    “等一等。”护士正要取下氧气面罩的时候,定宜忽然开了口。

    她嗓子嘶哑的难受,嘴角都起了燎泡,萧然瞧的心疼,“定宜……你要撑住啊。”

    撑住,撑住。

    所有人都只会这样说,可是她怎么才能撑得住呢?

    如果不是她不发一言的决定离开,如果不是任老爷子接到电话的时候,她仍是执意要走,如果不是她太任性……

    他哪里会死,哪里会死呢?

    全身的器官,大半都已经衰竭,他活着,只有痛苦,无穷无尽的痛苦。

    任老爷子头发全白,一个人哭了*,谁都不见,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要儿子安安静静,舒舒服服的离开。

    他不想,他继续躺在那里,像是一个活死人,吃喝拉撒全都没有知觉,从一个那么帅那么好的孩子,变成一个浑身臭味的人人避之不及的怪物。

    活不了了,活不了了啊。

    他的心比谁都痛,可他却不得不这样做。

    “我要带他去美国,我带他走,走遍整个世界,我不相信他就这样死了,我不相信。”

    定宜挣扎着推开萧然,她摇摇晃晃的走过去,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求求你们,不要关掉氧气,不要让他这样窝窝囊囊的死掉,求求你们,求求你们,让我把他带走吧……”

    她哭的整个人都软在地上,萧然别过脸拭泪,就连孟行止眼中都有了水雾,陆锦川怔怔的看着,忽地转过身冲出病房,他高高扬起脸,可泪水却依旧汹涌而出,甄艾,甄艾……

    我要是死了,你会不会这样?会不会?

    不,不不,只要你肯为我掉一滴眼泪,我就心满意足了……

    半年之后。

    希腊,圣托里尼岛,爱琴海最璀璨的一颗明珠,柏拉图笔下的自由之地,这里有世界上最美的日落,最壮阔的海景,这里蓝白相知的色彩天地是艺术家的聚集地,是摄影家的天堂,在这里,你可以作诗人,也可以作画家,彩绘出你心目中圣托里尼最蓝的天空……

    远远的,有穿着单薄裙装的年轻女人缓缓走来,海风把她的裙摆扬起,乌发飞舞,可她浑然不顾,只是低下头,不时轻轻亲吻轮椅上坐着的那个,枯瘦,毫无知觉的年轻男人。

    “你还记得吗?恋爱那时候你说,要和我走遍全世界的美景,然后一一的画出来……司曜,你看到了吗?”

    定宜伸手挡在眼睛上,望着远方如血的夕阳,那么美,那么壮观的画面,可是她心爱的人,却看不到了。

    “司曜……你看到了吗?太阳就要落下去了,很快就是新的一天了,你还活着呢,你瞧,你有呼吸,你有体温,你……不会离开我的,司曜……”

    定宜弯下身子,轻轻吻在他的唇上,唇瓣冰凉,消去了柔软和温度,却依旧是最熟悉的轮廓。

    她轻轻吻着他,仿佛他只是一个稚嫩的孩童。

    泪水被海风拂去,仿佛是错觉,也仿佛……是奇迹。

    她感觉脸上有些痒痒的,以为是风吹动了头发,伸手去拂,可触到的,却是他颤抖的睫毛……

    太阳就要被大海吞没的那一刻,天地之间,满目鲜血一样的红。

    她怔怔望着面前的男人,他正缓缓睁开了眼,有泪水从他漆黑的眼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