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张纸钱燃尽,不过数息,转眼间那大包的纸钱就只剩下了了几张,终化为无,只有那火烬残留,随着寒风的吹拂,时明时灭。剩下一小节烛头的烛火,依然在寒风中摇曳,地上烛泪点点,不久,它们也即将寂灭。

    雪月儿温柔的为李浩擦尽脸上的泪水,劝道:“夫君,你不必太过伤心。爷爷若地下有知,得悉你现在的情况,会你感到欣慰的。此时天色将晚,咱们也该回去了。”

    雪月儿欲挣扎起身,感到双腿酸麻,又跪了下去,拍打了几下腿脚,缓缓躬身站起,扶起李浩,出了香棚。

    李浩茫然无神,被雪月儿架着走,眼睛依然盯着那孤坟看着。

    雪月儿劝道:“夫君,别太伤心了,咱们以后每年都来陪陪爷爷,现在真该回去了。”

    李浩精神恍惚,能不能稳坐马背之上,尚是问题,雪月儿叹了口气,抱起李浩同乘一马,缓缓向着山下行去,直到出了狭窄的山道,才纵马狂奔。

    他们刚到小镇门口,忽然眼前黑压压的站满了一大群,见到李浩俩人回来,跪在地上道:“我们以前得罪了大侠,还请大侠开恩,饶了我们!”

    瞧着眼前这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本来木然呆坐的李浩眼中精光暴闪,手按腰中长剑,就欲跳下马。

    跪在雨水中的众人吓了一大跳,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身子战栗不已,更加确认了他就是当初瘦得皮包骨头的小偷儿。

    雪月儿忙一把抱紧他,按住了他手中的剑,柔声劝道:“夫君,就饶了他们吧,毕竟当初是爷爷犯错在先!爷爷就算此时还活着,也不愿看到你杀人的!”

    下面的数人磕头不止,连声求饶。

    李浩挣了几次,挣不出去,愤怒的吼道:“滚,别让本公子再看见你们几个混蛋!”

    狐皮帽等人心中稍喜,赶紧爬起来就走。

    “站住!”

    他们刚刚走了几步,李浩忽然暴喝一声,将他们吓得一下就停下了脚下的步子,仿佛是用钉子钉住了似的。更还有几人脚步踉跄,差点吓得坐倒泥地。

    镇长战栗一下,惶恐不安的问道:“大侠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李浩冷冷的道:“本公子下次回来时,若是再见到爷爷的墓碑倒在地上,血洗全镇!”

    镇长惶恐的应道:“大侠放心,墓碑以后绝对不会再倒了!柯老头,这墓碑以后就由你看着,歪了一点,拿你是问!”

    柯老头连连点头应是,李浩眼神冷冷的再次扫过众人,似要将他们的面貌刻入脑海之中,瞧得众人寒气直冒。

    李浩带过自己马匹的缰绳,轻轻拍了拍雪月儿的手,雪月儿松开抱紧的手。

    李浩双手一撑,腾空而起,就在雪月儿的马背之上,跃上自己的坐骑,扬鞭疾驰而去,溅起一片水花泥浆。

    直到两人走远,身影马蹄声尽皆消失,众人才松了口气,放下心来,脸人尽露欣喜之色,急忙跑回自家屋里洗浴更衣。暖烘烘的屋里热水旺火姜汤,早已经预备好。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李浩他俩这次来,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报仇,只是亲眼见到了当时打死他爷爷的“仇人”,难免情绪激动。

    不过他们也不是算白受罪,算是换来一个心安,不用每日里提心吊胆的防着李浩报复。

    那山头的坟地,以后就由柯老头专门守着,连村中的顽童,都由各户的家长警告,不许去那座山头玩,以免不知道哪天,李浩忽然就回来了。

    后来,他们觉得实在不放心,干脆找来了石匠,主要由狐皮帽出钱,在墓前造了座石墙压着墓碑。思索再三,干脆再造得气派一点,也不过多几个工钱的事。

    这样,除非是大人有意去毁碑,一般的顽童,五六人一起,也休想撼动那墓碑分毫。

    等到墓碑石护栏造好,镇长诸人来到那座山头,望着这以前这土坟孤零零的没连块墓碑也没有,如今变得气派非凡,占地数丈方圆,阶梯、护栏,尽是麻石堆砌,就差没配上石狮石马了。

    当初的狐皮帽,如今戴着顶绸缎帽子,哭丧着脸道:“这墓修得,比咱自家的祖墓都要气派了!以后去了地府,不知道会否被骂个狗血淋头。”

    返回夜心镇的路上,进入一条阴暗山道,左近无人,雪月儿忽然问道:“夫君,你刚刚有没有想过雪洗那小镇,或者找那个戴狐皮帽的老头报仇?”

    李浩诧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家伙就是杀我爷爷的恶霸?”

    雪月儿道:“我又不是白痴,跟了你出来这么久,总懂得一些察言观色的技巧。夫君总盯着那戴狐皮帽的家伙瞧,恨不得将他吃了似的,而那家伙又抖得比谁都厉害,不是他会是谁!”

    李浩点点头道:“我这次过来,本来并没有打算报仇,只打算安静的烧了钱就回去。可那家伙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忍不住就想将他碎尸万段。再有就是咱们要成亲,不想多造杀孽,得给自己积点阴德。”

    雪月儿道:“爷爷在地下知道你的做法,一定非常高兴的。”

    阴雨天黑得早,不一会,夜色渐渐的拉严了漆黑的夜幕,路上乌黑一片,除了浅浅的积水有微弱的反光,甚么都瞧不见。

    老马识途,李浩俩人不管不顾,也不打火把照明,丝毫不停的继续纵马疾奔。

    半夜时分,他们才赶到夜心镇时,掌柜的总算放下心来,笑嘻嘻的迎了出来道:“两位大侠总算回来了,热水与姜汤早已经预备好。”

    雪月儿道:“掌柜的,再备上桌精致的酒菜,我们这一路疾赶,还没有吃饭呢。”

    他们刚回来不久,酒楼对面的一家店铺飞快的翻进一道黑影。

    脱下雨帔,那男子摇头叹道:“还真是倒霉,盯个梢淋雨不说,还得饿着肚子赶路,早知道咱也骑匹马跟着他们!”

    走到后院,黑灯瞎火,冷灶空锅的,这男子不由抱怨道:“喂,热水姜汤与热饭呢?你小子就不知道帮我预备着?”

    漆黑的夜色之中传来一个声音道:“别吵吵,耽误了我的监听,上面怪罪下来,拿你是问!再说了,老子又不是你婆娘!又哪里知道你半路不吃东西,今夜又会赶回来?”

    “你个混小子!真是倒霉透顶了!”

    男子咒骂了句,干脆提了桶冷水浇了个透顶凉,匆匆换过衣服,运功一周天,驱除了身上的寒气。也不掌灯,就在漆黑的房中摸出一点冷菜,胡乱填饱了肚皮,倒头就睡。

    半夜里,掌柜的亲自陪着李浩两人坐着,店小二早已经打发去睡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