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6章 复推又见轩然大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复推这一日,狂风大作,乌云满天,但好在没有下雨。

    和上一次的群臣云集一样,但凡是有上朝资格的,无论是常朝官,还是六朝官,九朝官,全都准时赶到了这里,见证这可能产生新君的瞬间。至于最前头那些有投票权的高官们,连日以来都几乎被所有候选人给骚扰了一遍,有些人给出了复数的许诺,有些人则始终不露口风,甚至在这会儿三三两两议论的同时,每个人还在谨慎地隐瞒着自己的底牌。

    而高台上那进入复推名单的四位候选人,则是各自神态不一。在他们的身边,十几位已经没有希望角逐这场夺嫡之争的皇子们则是大多意兴阑珊,若非这时候投弃权票只怕会让新君登基之后惦记着自己,丰王李珙的死亦是一大刺激,他们没有几个人想来看这场自己没份再参与的大戏。也有天潢贵胄在悄悄斜睨依旧坐在东边闭目养神的杜士仪,想到这一次复推杜士仪仍是弃权,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异常复杂。

    这其中,平原王李伸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最最心乱如麻的一个。他是近期以来除却广平王妃崔氏之外,唯一进入过宣阳坊杜宅的,但昨日出来时,他那浑浑噩噩失魂落魄的表情很多人看在眼里,无不认为他在杜士仪那里碰壁而回,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因为无望登顶,而是因为杜士仪除了透露那些昔年秘辛之外,对自己流露出的某种善意。豁出去争过皇位的人,历来没有好下场,那个承诺代表什么,他又岂会不明白?

    突然,他猛地感觉到身边有人使劲撞了自己一下,抬头一看方才发现是弟弟嗣庆王李俅。尽管同是皇孙,但李俅承袭了庆王的那一票推举权,故而就坐在他身侧。他还有些不明所以,就只听李俅压低了声音说道:“别走神,情况不对,仪王遭到群起而攻了!”

    就在刚刚李伸心不在焉的时候,仪王李璲已经面对了人生之中最大的一重危机。裴宽才刚刚宣布了复推的流程,底下就突然有官员高声指斥仪王李璲侵占民田、强抢民女、暗藏禁书、交通宫闱等数条罪名。尽管谁都知道,当初李隆基对儿孙防范极其严密,这些皇子根本不可能如同当年宁王岐王等皇兄皇弟那般骄奢淫逸,肆无忌惮,前两条的真实性值得怀疑,可暗藏禁书和交通宫闱却实在是非同小可的大罪。

    如果不是李隆基恐怕已经死了,即便仪王曾经得天子亲口许封太子,天子一怒之下,不死也要脱层皮!

    仪王李璲气得满脸通红:“血口喷人,裴相国,这等庄肃场合,岂能容这些无礼之徒胡说八道!”

    裴宽见刚刚那个御史跳出来之后,转瞬又有好几个官员也跟着宣扬仪王李璲的种种不法事,他登时沉下了脸。如今李隆基已死,他当然希望能够快刀斩乱麻定下新君,也好立刻发丧办事,否则长长久久拖下去,纵使皇家威信降低,他善始善终的愿望也许能够达成,但麻烦也会更多。因此,他当机立断地说道:“来人,先将叫嚣者带下去,等今日事了再另行勘问!”

    “裴相国,既然是用了古今未有的推举新君之法,当然是要选出最最贤德的宗室来承袭皇位!可仪王贪鄙无耻,何德何能进入复推之列?我并不是信口开河,我这里有明确的证据!”

    当今日维持秩序的飞龙骑上前抓人的时候,说话的那个御史便从怀里掏出好几张纸,突然将其奋力往空中一撒。可出乎意料的是,今天的风实在是太大,只不过一瞬间,这几张薄薄的纸片就被大风忽的卷起,紧跟着就不知道飞到哪去了,当事者本人登时呆若木鸡,脸上表情犹如见了鬼似的。

    看到这一幕,杜士仪顿时忍俊不禁:“人算不如天算,此言还真是诚不我欺!”

    “不过是连场猴子戏而已!”阿兹勒却是冷笑一声,继而低声说道,“义父,如果今日没有结果,只得两个最终人选,怕是到终推之日期间会闹出大麻烦。要不要我亲自驻守十六王宅,以防出乱子?”

    “今天这一场复推要是不出结果……呵呵,也不用择日,立刻就终推。不过,今天应该用不着这么麻烦,我也好,其他人也好,谁都想快刀斩乱麻。”见阿兹勒一下子呆住了,杜士仪便缓缓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兴庆殿中如果继续耽搁下去,只怕没人能受得了!”

    就算是现在那一层层防腐材料涂上去,再加上那些冰盆摆着,在这种天气,尸体也避免不了渐渐腐坏,那股味道也已经极其严重了。从上到下的人,如今都是在兴庆殿外的左右配殿暂居,只苦了那些为尸体做防腐处理的人。总而言之,这座李隆基最最喜欢的兴庆宫,只怕新君登基之后是绝对不会乐意住的,一来是前任天子留下的烙印和痕迹太深,二来就是因为这在兴庆殿业已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