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38章: 渔尽天下美色(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徐子桢过来只和马春林招呼,却没理他,秦桧多少有点尴尬,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过来见礼,徐子桢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发现秦桧和以前似乎没什么变化,要说有,最多就是被金国俘去后多了分沧桑,更沉稳了不少。

    “秦大人,咱们也很久没见了。”徐子桢还是和他招呼了一声,顿了一下说道,“其实,你应该谢我,哦,也可能该恨我。”

    秦桧愣了一下,不解道:“此话怎讲?”

    徐子桢笑了笑没解释,他一直都暗中关注着秦桧,可收到的消息却都显示他没任何问题,依然是以前那个正直的御史,徐子桢这话的意思其实是说,如果不是他平息了金国南侵,那么按照历史来走的话秦桧依然会是那个千古第一奸臣,说该谢他,那是因为徐子桢让他做回了好人,说该恨他,是因为将来他不会在历史书里占一个重要地位了,哪怕是个遗臭万年的名声。

    几人没再说什么,一起进了院子,院里还是前几年徐子桢来时的样子,只不过更乱更脏了些,院里墙边的野草都快长到腰那么高了。

    徐子桢跟着闻八二学了些盗墓时踩盘子的皮毛,再加上这院子就那么大,没多久就被他发现了一处秘密的地窖入口,苏三和宝儿没下去,留在了地面上,徐子桢和马春林秦桧互望一眼后齐齐下了地窖口。

    这地窖依稀还是那次徐子桢和闻八二挖出来的模样,虽然那次被炸塌了,但后来兀术就依着原本的大致轮廓又挖了开来,三人沿着一条甬道走了几十步,到尽头一个拐弯,来到一间十分空旷的密室。

    这里足有十几丈见方,中间方位叠放着十几口箱子,徐子桢上前打开,银光闪闪晃了一下眼,都是银子,可是他愣了一下,因为这些箱子并不大,就算全是银子也最多只有几十万两而已,和他预想的有几千万两差太多了。

    “看看那边。”徐子桢定了定神,走到密室一侧,这里摆的不是箱子,而是一个个硕大的用油布扎紧的包裹,他抽刀挑开,拉起一角看去,顿时愣住,马春林和秦桧见他不动,急忙也过来察看,可一看之下也同样愣了,紧接着却都大喜。

    这油布包里的竟然不是金银财宝,不是任何一样值钱的东西,但是对他们来说却是价值无可比拟,因为这里包着的竟然全都是书,一本本古书、孤本、藏册,码得整整齐齐,保护得非常好。

    马春林急忙又打开一个油布包,同样是书,秦桧快步走密室另一侧的墙边,打开一个,里边却是画,一卷卷画轴,同样保护得没有半分污损,再开一个,是乐器,再开,是礼器……

    这下徐子桢也兴奋了起来,身为中国人,而且一向算是个愤青的他,一直都非常憎恨将国之瑰宝转卖给外国人的事,更别说是被抢的了,而眼前的这些赫然都是在汴京失守时被金人劫走的宫中之物,每一件可都是华夏文化传承之中的精品。

    十几天后,当这些珍贵的书画器乐被送回到都城应天府时,整个大宋从赵构到群臣,从夫子到乡民,全都沸腾了,这一刻当所有人知道这又是徐子桢的功劳时,他的声望在短短时间内就回复到了顶点,甚至更超过了当年。

    读书人感谢徐子桢为他们取回了国之重宝,寻常百姓则看到的是他们的徐大先生能从金人手里抢回东西来,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一刻所有大宋百姓都自发地欢呼起了徐子桢的名字。

    在兀术的劝降信和合剌的诏书双管齐下之后,金国在大宋霸占的最后部分城池也终于撑不下去了,纷纷开城投降,只短短数日,大宋各路军仿佛只是接收货物一般,简单地将各地接收了过来。

    这次各路军齐出可以说是大宋历史上最省事的一战了,除了栖凤谷一战,其他各路基本都是零伤亡,宗泽、雍爷、还有张叔夜李纲等人全都在战后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徐子桢在应天府的家中,在见到他时一个个都倚老卖老的夸他一声,再拍拍他肩摸摸他头,搞得徐子桢无比郁闷。

    好在第二天情况就转变了,小种相公、韩世忠、柳风随,还有赵榛孟度张孝纯都来了,外带着徐子桢的各路朋友,武松、辛丑、燕赵、金可破,太原的快腿佟寅等等,都是几年没见徐子桢来和他叙旧的。

    于是连着几天,徐家的酒席就没断过,几乎所有徐子桢的朋友都来了,来找他喝酒,找他聊天,有笑的有哭的,徐子桢觉得整个天下就没人能比他家更热闹更开心了,到得后来徐子桢索性让人在家门外摆起了流水席,让城里城外的百姓都来喝酒,没任何名目,只为高兴,只为天下太平。

    就这么直欢聚闹腾了五六日,这一天赵构忽然让人将徐子桢叫了去。

    徐子桢安静地坐在赵构面前,他的面前摆着一份名单,一份不算太长的名单,为首的几个名字赫然是卜汾、郝东来、罗吉、汤伦,再往下,何两两徐十七等人都在,甚至连贵叔的名字都有。

    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人,赵构在徐子桢来的时候就已将所有内侍都赶了出去。

    徐子桢扬了扬纸,说道:“七爷,这不合适吧?他们都是我兄弟,好不容易仗打完了要随我去逍遥快活了,你一纸宣诏就要把他们给收了?”

    赵构笑了笑,似乎这些日子以来他的心理和生理的伤痛都渐渐恢复了,他看着徐子桢,问道:“子桢,你要去逍遥自在那就去便是,可你就不想为你的这些兄弟博个光宗耀祖?”

    徐子桢道:“我想,但他们不愿意。”

    赵构道:“你可以劝劝他们,他们应该会听你的。”

    徐子桢道:“会听,但我不愿意。”

    “你……”赵构无语了,他忽然觉得自己和徐子桢商量这事根本就是多余的,直接按着名单一个个宣进宫来不就得了?

    徐子桢轻笑一声,将那张纸推得离自己远了些,说道:“七爷,我本就差不多要来跟你告别了,我……是时候去修炼了。”

    赵构的神情一动,“修炼”这两个字仿佛比这世上任何东西都能刺激到他的心。

    徐子桢站起了身,看着窗格子外那被分割开的天空,缓缓说道:“当初神机营最早的时候是五百个兄弟,有祁连山脚下的马贼,有兰州城的好小子们,后来去帮着耶律大石开疆辟土又收了一千多胡人,天下谁都知道神机营的威名,可没人知道,到了今天,原来的五百老兄弟只剩下了一半都不到。”

    他转过身看向赵构,语气十分平静,可眼中却分明是掩饰不住的伤感:“当初这些兄弟们跟着我,是为了帮我打西夏人,西夏人打跑了,皇帝李乾顺成了我老丈人,他们又开始帮我打金人,金人也终于打跑了,服帖了,可是七爷,直到今天,不管活着的还是不在了的兄弟,从没有一个人和我说过,他们是因为要做官才跟的我,他们跟我,只是因为有敌人,还有就是,他们认我这个兄弟,现在再不用打仗了,天下真的太平了,他们都只想好好地享受一下这太平而已。”

    赵构张口结舌愣在那里,竟然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徐子桢摇了摇头,又忽然笑了:“当然,我还是留了好东西给你的,比如整个玄机营,其实……现在的大宋,最需要的就是他们。”他顿了顿又道,“七爷,相信我,若要大宋富强,请善待他们。”

    赵构微微低头,沉吟着,眼神微动,他已经听懂了徐子桢的意思,因为就在前几天,他亲眼见到了那艘巨大无比的战船,那艘徐子桢设计、玄机营建造的有如水上城池般的战船,如当初的高璞君一样,赵构也在那一刻呆滞了,他从没想过,这么大的船竟然只需三十人便能开动。

    徐子桢拍了拍手,朗声笑道:“好了七爷,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该走了,告辞!”

    说罢,他转身就往外走,赵构刚抬手要叫住他,却见徐子桢停了下来,没回头,却又说道:“天机营对付敌人好使,可太平年间若还存在的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