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7 痴缠终化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雨澄,我终于决定告别过去了,我们三个人再聚一聚吧。希望这次,我们都能坦然。”

    一听望舒说要见熙阳,我连忙拒绝:“我就不去了,我和熙阳已经分开,我还没准备好见他。”

    “怕什么,这不是还有我在你们中间挡着吗?”望舒的话让我一愣,他顿了顿,声音低了几分,垂眸说道:“更何况,如果没有你在,我又怎么好去见他……”

    我顿觉恍然,我们两个人之中,缺少了任何一个,剩下的那个人都无法单独面对熙阳。而从前在井队时,我和望舒之间反而是需要熙阳来调和。岁月变迁,我们担纲的角色也不停轮换,不变的是我们始终被牢牢地捆绑在一起,共同经历着生命的种种曲折。

    我咬着唇低头思索,良久,终于抬起头看向望舒:“好,我去。”

    三个人重新相聚的事,我没有亲自告诉熙阳,而是通过王梓梦转达给了他。自从那天撂下了狠绝的话语之后,我已不知道自己要如何与熙阳平静对话。

    可是王梓梦却说:“他一直在等你。”

    我微微一怔,小心翼翼地回问:“那……你呢?”

    她的声音波澜不惊:“那天我说我要趁虚而入,是刺激你的话。熙阳对你很执着,其他人抢不走的,放心。”

    我一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话,心中不觉泛起了阵阵惭愧。我把话说得那样绝情,熙阳却依然在等我,不可谓不深情。这深情是祸,亦是福,而这福福祸祸的沉浮,我已深有感触。

    临到见面的日子,我变得紧张起来,望舒倒是一副闲适的样子,每天带着魏钦在城里东逛逛西转转。魏钦之前在伊拉克已是呆了三年,现在回国看到大好的青山绿水,已觉得很是享受。

    这天傍晚,望舒回来以后,突然对我说:“我今天看到管熙了。”

    我正喝着水,差点被他的话呛到,但听他语气中没有异样,这才埋怨道:“怎么哪儿都能碰到他那个渣人。”

    望舒摇摇头:“不是随意碰到的,今天是周日,管熙一家人会去购物,我就带着魏钦去了那家超市,就是我曾经跟踪管熙那家。”

    “嗯,我记得。”我点点头,随即皱起眉头,“你怎么还带魏钦去了?”

    望舒坦然地笑笑:“在沙漠时,我们曾以为不能活着回来了,就把自己不可告人的**一股脑全告诉了对方。他虽然知道熙阳,但他很理解地不在我面前提起。至于管熙,提不提都无所谓,魏钦好奇,我就顺便带他去看看。”

    听了这番话,我对魏钦的印象更好了。孰轻孰重,他掂量得很清楚。更何况两个人共同经历了生死的考验,既是患难之交,又是心灵之交。对于望舒今后的生活,我也终于感到放心。

    我接着问:“你带他去了,然后呢?”

    “结果你猜我们看到什么了?”望舒脸上的笑意更深,不等我回答,就自顾自揭晓了答案,“看到有另外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在货架间徘徊,眼神时不时地瞟向管熙一家人。看到他,我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觉得他很可怜,又想要发笑。”

    他口中的那个男人,大概就是不久前我在路上遇见的那人。果然世事因果轮回,选择了什么样的路,就会有怎样的结果。不知道那个男人后来会不会面临跟望舒相同的困境,若是遇上了,他能做到像望舒这样坦荡地放开吗?

    我拍拍头,扼住自己越飘越远的思绪,小跑到衣橱取了一件新衣服,比在自己身上问望舒:“别人的路怎么走我们管不着,你先帮我看看我明天穿这件衣服见熙阳行吗?”

    “好看。”他立马答道,语言快得好像没经过大脑。

    “没经过慎重思考,一点也没诚意。”我悻悻地把手中的衣服放回衣橱,又开始思考其他几件。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我斟酌着衣服,倒也没觉得这沉默多难捱。

    “雨澄……”他突然开口。

    “嗯?”

    “你和熙阳之间,现在到底还有哪些矛盾没解决?”

    我一愣,挑衣服的手也僵在空中。有哪些矛盾呢?按理说,曾经的那些障碍现在似乎都解除了,但我也只是听说解除了,从没有亲自求证过。他的父母真的接受我了吗?他对望舒真的学会了尊重吗?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还有哪些隔阂是真,哪些隔阂是假。

    望舒见我一副难为情的样子,也不刁难,摆摆手道:“睡吧,明天我来叫你。”

    说罢,无奈地看了我一眼,似发出了轻声的叹息,慢慢地退出了房间。

    第二天的阳光格外明媚,层叠的云彩在天上走,样子淡定,不急不缓,牵动着内心最柔软的颤动,也渐渐平息下我烦躁不安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