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6 坦然对旧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新闻?能让齐泽轩如此急切的新闻,恐怕只能是和望舒有关的了。

    我猛地掀开被子,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趔趄着打开了门。齐泽轩把手机塞给我,迫切说道:“看,今天的头条。”

    “此前,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证实,8名中国公民在伊拉克遭绑架,另有2名失踪。现在,在8名绑架同胞安然获释的一周以后,2名失踪人员也成功脱险。中国驻伊使馆11日对记者叙述了脱险中国人的经历。一个月前,这2名男子被强行带到一辆伊拉克人驾驶的车上,汽车驶离城市,途径沙漠。中途2人设法挣脱束缚,跳车逃跑,在沙漠艰难生存了一个月,以坚韧的毅力走了出来。昨日,2人到附近驻伊美军基地求救,得到美方帮助。最终,美方将他们送交到中国使馆。”

    看到这里,我不觉抬起头看向齐泽轩,他也正留意着我的表情,两个人的目光对上,同时笑出了声。

    “望舒没事,他没事!”我开心得几乎快要掉下眼泪,日日夜夜担忧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别着急,看下面还有呢。”他柔声说着,一边用手指滑动屏幕,我便接着看了下去。

    “13日,在外交部西亚北非司司长率领的特别工作组的护送下,10名获释及失踪人员将从巴格达启程,经约旦回国。”

    13日回国,那就是明天。我又把这段话读了三遍,竟觉得有些难以相信。接二连三的惊喜来得太过突然,在生命荒芜的绝境之后,豁然开出一簇簇崭新的花束。望舒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终是去而复返,完好无损。命运待我们,并非菲薄。

    我笑了,又哭了,有着苦尽甘来的解脱,忍不住想和身边的人分享。齐泽轩也十分激动,抱起我在屋子里转了几个圈,脚离开地面飞旋在空中,笑声畅快淋漓地宣泄出来。

    末了,他放下已经旋得微晕的我,把我搂在怀中,嘴唇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额头。

    我浑身一个机灵,晕眩的神智猛然清醒,额间还残留着温润的潮湿,迅速挣脱他的怀抱,低着头向后退了几步,皱眉道:“泽轩,你别这样。”

    他在原地愣了愣,吞下欲言又止的话语,只是说:“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我吞下一口气,手指不安地缠绕地在一起,窗外的梧桐随风翻涌,湮没了噬人的静。我定了定心,犹豫开口道:“泽轩,其实……其实我发现自己还是放不下熙阳……”

    我以为他会激动,会嘲讽,会质问我为什么,可是没有,齐泽轩只是扯出一丝淡淡的苦笑,平静地说:“我知道。”沉默了半晌,他的声音变得更低,“当初你心里满是望舒的时候,叶熙阳把你抢了过去。我想如法炮制,但我毕竟不是他。只是最近这段日子,总觉得心里害怕,人也变得迫切起来。以后我会努力控制,你别介怀。”

    “对不起……”我找不到别的话语,只能再一次垂下头,感到辜负了齐泽轩的款款深情,也辜负了齐***殷切期待,“上次在河边,你推走我自己跌了下去,我还没有郑重地和你道谢……”

    “别说。”他打断我的话,见我一脸困惑的表情,笑道,“说了,你就要和我划清界限了。你虽然忘不了叶熙阳,但和他分开必定有分开的道理,别忙着做决定,我们先等望舒明天回来,好不好?”

    没有别的法子,我只得点了点头,垂眸应道:“好。”

    不知道现在,望舒有没有放下熙阳,他在伊拉克到底经历了什么,又变成了什么样?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这些,整夜难眠,第二天清早便和齐泽轩一同去了机场。

    各路媒体早已围堵在机场出口,等着被绑和失踪的同胞出现后抢先采访。我和齐泽轩挤不过,便在能看见出口的地方找了家咖啡店坐下。可每隔两分钟,我就要站起身去出口探一探,紧张得手心直出汗。

    “哪有这么紧张?”齐泽轩说完这话,兀自镇定地喝了口咖啡,却被呛得咳声连连。

    “哈哈,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是吗?”我笑着回道,又踮起脚尖打量前方,望眼欲穿。

    接近正午时,媒体开始躁动起来,闪光灯噼里啪啦晃得眼花缭乱,我和齐泽轩立马飞奔到出口,眼也不敢眨一下,在人群中搜索着望舒的影子。

    可等了好半天,媒体都已经把其他人采访得差不多时,仍没瞧见望舒。齐泽轩数了数被包围着的人数:“不算领头的外交官,只有八个人,还差两人。”

    我猜测道:“望舒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是不是已经走了?”

    “有可能。”

    虽然做出了这样的推测,我们仍痴痴守在出口,期待却一分分减了下去。突然,我感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困惑地转过头,恰好迎上望舒笑盈盈的脸。

    “望舒!”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