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5 温暖的支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的心紧紧缩成一团,他的每句话都像是一柄利刃,将我埋藏已久的心绪尽数剖开。方才叶熙阳萧索的背影瞬间跌入脑海,激起了满目的创痛。

    夏小品虽然诬告了齐泽轩,但情有苦衷;叶熙阳虽然对我环环欺瞒,却也是因爱而生。情到深处人偏执,路绝唯有险环生。错过之后的痛悟,虽不能抹去曾经的伤痛,但亦是弥补的良药。只是有的人能接受身上的疤,有的人,却不能。

    那服务员定了定神,平缓了自己的情绪,这才开口继续说道:“上次我告诉小品你在医院,她急急忙忙奔过去找你,回来的时候却很伤心,比以往都伤心。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那以后,她便真的在用行动弥补她曾犯的错,不再是嘴上空谈。”

    齐泽轩苍白的脸色中浮现出一丝诧异:“行动?她……做了什么?”

    那人轻轻阖目,长短句子,一阵阵敲打着沉重的叹息:“陈氏饭庄要倒了。外面现在都盛传那儿阴气极重,易让鬼魂缠身。陈三的饭庄,是再也维持不下去了,也不会再对品泽轩造成任何威胁。小品无权无势,只能想到这样笨拙的办法,可到底还是管用了。”

    “小品曾说,她希望能为你做些事,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只期盼着有一天你能原谅她……不知道走到现在的境况,她的愿望有没有实现?”说完,他抬头看向齐泽轩的眼,如一股暗流涌动的深潭,期盼着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

    齐泽轩神色沉敛,轻轻闭上双眼,低声叹道“原谅,何止是原谅,现在是我欠她的,我欠她一条命……”

    恻恻的风声从耳边刮过,翻滚着难言的心潮。我只觉得背上已渗出层层冷汗,听那人继续说道:“如今,小品用死亡的代价换得了你的原谅。可在这之前,她已经努力在弥补了。”他骤然拔高了声音,咬着牙问齐泽轩:“虽然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但我依然想问,如果小品不死,你还会原谅她吗?”

    他的眼神定定看着齐泽轩,我却觉得那声声话语像是在胁迫我。夏小品和叶熙阳在医院目睹了那场戏之后,竟都未曾放弃,而是选择了弥补和挽回。现在夏小品以生命为代价得到了齐泽轩的原谅,那若是她不死,此心此情能够得到谅解吗?

    齐泽轩的神情黯了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就在这压抑的沉默中,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恐惧,害怕一切释然的那天,我和熙阳当中的一人已是阖然长逝。想谅解,却再也找不到谅解的途径,只能独自守着懊悔和惭愧,恨不能在有生之年懂得彼此。

    这个念头乍一出现,立马被我迅速地遣散。事情一码归一码,不能因为夏小品的悲情收场而将叶熙阳画上等号。可我越强迫自己逃离问题,叶熙阳的一颦一簇便更清晰地出现在脑海中。我抓抓头皮,告诫自己道,原谅和回头是两码事,我可以原谅,但绝不能重蹈覆辙……

    我劝慰自己的话语一轮接着一轮,可即便如此,我也不得不承认,内心深处已是有了几分动容。

    那人看着齐泽轩的沉默,心中已是明了了几分,没再逼问,只深深地叹了口气,继续对齐泽轩说道:“人死不能复生,现在再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只希望你能满足小品一个微不足道的愿望。”

    闻言,齐泽轩立马端正了疲惫的身姿,郑重道:“你说。”

    那人顿了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继而目光灼灼地盯着齐泽轩道:“小品希望,这饭庄依然叫‘品泽轩’,不要改名。”

    瞬间安静,似乎听得见尘埃一颗一颗敲打地面的声音。

    夏小品,齐泽轩,合为“品泽轩”。不过是门匾上的几个鎏金大字,能代表多少呢?缘起于看似随口的一语,她却把这当做命中的执念,自发寓上了万千含义,从此再无法逃离。

    齐泽轩看了我一眼,像是在征求我的意见。我不介意地摆摆手,这并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还是叫‘品泽轩’吧,夏小品待你真心诚意,这点补偿实在微不足道。”我如是说道。

    齐泽轩松了一口气,大概是担心我会介意。其实现在的我,已经没了心思再去刺激叶熙阳,自己也不明晰对齐泽轩的感情,巴不得饭庄名保持原样。

    几天后,齐泽轩寻了一块风水宝地,安葬了夏小品。从前的那些索求、怨念、嘲讽一一淡去,只剩下墓碑上那凹凸分明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