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4 诬告的苦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搜寻了三天,我们终于在河流的下游,找到了夏小品的尸体。

    刚刚办完了齐***葬礼,现在又经历了夏小品的死,每个人的心里都万分沉痛。齐泽轩醒来以后,只模模糊糊记得有个人救了他,却不记得那个人是谁。

    我的泪水不自觉地滑落:“泽轩,是夏小品,夏小品救了你,自己却被冲走了……”

    “夏小品……”齐泽轩一愣,喃喃念着她的名字,错愕、愧疚、谅解、悲伤都一一浮现在脸上。

    她曾犯过大错,陷泽轩于牢狱之中;却也幡然悔悟,把命用来救赎罪孽。如今命丧黄泉,相对于她曾经做过的事,这代价已显得太过高昂,还有什么理由不原谅她呢?

    夏小品的尸体被捞上来以后,由于泡在水里的时间太长,很快便进行了火化。痛彻的领悟后,爱恨转瞬成灰,禁不住让人无语凝噎,痴动哀婉。

    我们带着夏小品的骨灰回到了城市,阳光似乎刺眼了许多,世界混混沌沌,难以辨识方向。短时间内,接踵而至的生离死别让人难以承受,连空气都变得沉重、浓稠、黯然。

    因为齐***葬礼,品泽轩已经停止了一周的营业。厚重的红木大门紧紧锁住,失了声息,可那门口,竟还站了一个人。

    步履缓缓走近,待看清那人的面貌时,我心中不觉一阵酸楚。离愁和悲情向我抓攫而来又汹涌而去,剩下的,便是一路的颠沛与流离。

    叶熙阳,这个时候,你还来做什么呢?

    我向齐泽轩示意道:“你先回去,我和他谈一谈。”

    齐泽轩点点头,轻声一个字:“好。”

    待齐泽轩他们进了饭庄,叶熙阳才走到我面前,含着一双心疼的眸子:“雨澄,齐***事,我也很难过。”

    “你应该和齐泽轩说这话。”我并不看他,声音冷冷淡淡,“你还有事吗?我有些累了。”

    闻言,叶熙阳的神色立刻回缓过来:“有!当然有!你去齐奶奶故乡的这些日子,我每天都在这里等你。见你这么多天还没回来,实在担心得很。”

    他等了我许多天?那为何之前全然不见踪影?我顿了顿,犹豫几秒,还是开口道,“回来晚,是因为夏小品也出了事,现在……已经火化了。”

    “夏小品?”叶熙阳显然不知道还有这事,睁大了眼睛,“她怎么会……”

    “她是为了救齐泽轩,自己被河水冲走了。”我的声音虚弱无力,深吸一口气,叹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来找我,如果还有什么理不清的事,我们今天也一并理清了吧。”

    他从这话语中嗅出了不详的味道,立马从困顿的状态中解脱出来,拉起我的手急切又带着兴奋地解释:“雨澄,我妈妈同意我们在一起了,以后你再也不必受那些委屈。”

    “雨澄,我明白应该怎样尊重许望舒了,不会再出现从前那样的事,我们一起等着他回来。”

    “雨澄,以前那些风言风语虽然没能完全洗掉,可现在大家都知道你的好,不会再为难你。”

    “雨澄,我现在彻彻底底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如果是几个月以前,我听到这些话必定无比欣慰,但如今,只觉得心中梗塞、万念俱灰。我对叶熙阳还有想念,还有眷恋,可也仅仅是如此而已。纵然他全心弥补、真心悔改,可谁也无法让时光重返。那些伤痛留下的疤痕依然在,轻轻撕扯,便是鲜血淋漓。方才经历了两场死亡的我,已是疲惫不堪,再经不起风月情爱的动宕迭起。

    “熙阳,我已经原谅你了,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但过去就让它过去吧,我始终放不下心结,不如就这样散去,各过各的生活。”

    我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像是一个旁观者,缓缓将手从他手中抽出,指尖即将离开的那一刹,叶熙阳突然再次捉住了我的手,眉目间漾着化不开的情愫:“暂时放不下心结没关系,我可以等你的。以前我的错误,都会一点一滴弥补,等你,也是我该弥补的一部分。”

    我笑着摇摇头:“我现在能和你站在这里心平气和地谈话,是因为我想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了断。我已经不再置气,也与你再没什么恩怨。下一次遇见,我当做不认识你。”

    “不认识我?”叶熙阳的眼神黯然下去,静了半晌,复又变得锐利起来,咄咄质问道:“是不是因为齐泽轩?”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