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叶熙阳】04 面见左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王梓梦从叶家出来,心里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赶紧给叶熙阳打了个电话。

    “怎么样?”叶熙阳接起电话,立马着急地问。

    “还算顺利,但只是稍有动容,还不足够。”

    “有动容就好,哪怕只有一点点。”叶熙阳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不禁感到神清气爽,“那我明天就启程去雨澄的家乡。”

    “好,注意安全。”

    王梓梦刚准备挂掉电话,却听得手机那头陷入了一阵沉默,等了一会儿,才听到叶熙阳说:“我有一个困惑。”

    “你说。”

    “为什么你批评我欺骗雨澄,现在却要帮着我骗父母?”

    王梓梦愣了愣,对啊,为什么同样是欺骗,自己对待的态度却不一样呢?她回溯根源,只思索了一小会儿,便是豁然开朗:“有的事看道理,有的事看情理,欺骗分为不同等级,不能统一而言。你对雨澄的欺骗,是为了私利,更是带有伤害性的;但这次告诉你父母的,绝大部分都是真相,只改动了小小的细节,更重要的是,没有人会因此受到伤害,只不过是矫正过去的偏见,最坏的结果不过是被拆穿后回到现在的状况。”

    王梓梦往更深处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一直觉得,男人处于爱情和孝义的两难中,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你之前就找得很差,无论是骗雨澄撤诉还是泄漏她的**,都做得太不聪明。要平衡,就得以不伤害双方为基础,今天我们说的这些,对你父母和雨澄的相处都是有益处的。不过,欺骗终归不太好,因为一个谎言得用无数谎言来圆,没有良性循环的把握,就不要说。”

    这些话,足够叶熙阳消化一阵了,他笑道:“我又受教了,你果真是个好老师。”

    “可能吧。”王梓梦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扯出一丝苦笑。她之所以能够明白,是因为这种欺骗正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像她骗叶母说自己已经不再喜欢叶熙阳,只有这样,对大家才是最好的结果,对她自己亦是。不属于她的终究留不住,不如主动放开,给别人留下施展的空间,也还自己一片碧海蓝天。

    这一晚,叶熙阳又来到了品泽轩外的梧桐树下。这次,他换了一身黑衣,免得回去的路上脏得太过狼狈。刚刚攀上树干,手机便震动起来,叶熙阳只得退回地面,先接起了电话。

    手机还没凑到耳边,夏小品的哭声便立刻窜了出来,抽噎梗塞,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夏小品向来无事不联系,此番哭得这样伤心,必定是齐泽轩发生了什么。叶熙阳压低声音:“哭什么呀,你慢点说。”

    缓了好一阵,夏小品才开口,抽抽噎噎地说了一句话:“饭庄要该改名成‘雨泽轩’了,新的宣传资料已经设计好,就等着印刷了。”

    如同一道锐利的闪电,毫不留情地把叶熙阳的心劈成了两半。雨泽轩?他本以为当初只是说着玩而已,可如今这饭庄即将镌刻雨澄和齐泽轩两人的名字,是不是代表他们已经相知相守、笃定彼此?

    这样快,居然这样快,雨澄便忘记了他,转身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她为什么不能再多等等呢?眼下刚刚有了起色,但若是雨澄不愿意回头,一切都是无谓的空梦。

    叶熙阳挂掉电话,仰头看向雨澄的窗,这才发现屋内并没有开灯。她的窗前阴阴冷冷,浸在幽暗的夜色中,仿佛最深邃的黑洞,将他澎湃的心潮绞碎。他抬起左手手腕,情侣手表的时间显示着九点半。这个时辰,她是睡了,还是仍然在外?她是一个人,还是有齐泽轩作陪?无论哪一种可能,都让叶熙阳百般煎熬、千般难耐。

    “雨澄,明天我就要去见你的父母,可是,一切还来得及吗?”

    没有回答,喑哑的树影哗哗摆动,衬得这夜色更加凄冷。

    第二天,叶熙阳还是去了雨澄的故乡。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就要奋力争取,总比完全丧失了信心要好。陌生的小城平静如镜,却好像寸寸都残留着雨澄的气息。这是生她养她的小桥流水,连头顶的天空也变得有情致了几分。

    王梓梦之前曾说,在雨澄家世的问题上,我们无法做出改变,但叶母看儿媳妇,很注重的一点,叫做:家长之间的交情。

    “他们之前看中了施月月,是因为施家曾有恩于你家,所以月月虽然性子泼辣任性,他们也很是偏袒。后来,他们看重了我,也是因为我母亲和你母亲很是聊得来,便开始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