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冥冥初会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迷迷糊糊从汽车的颠簸中醒来,发现窗外已从柏油路变成了泥泞的窄道。两道边都是柏树,在视野里而逝,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天是澄明的,印着地面的绿意与黄泥,偶尔见得几户农家,袅袅冒着炊烟,隐约有稀薄的饭香。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身边的望舒,见他醒着,手托腮帮,正凝神望着窗外,问他:“是不是快到了?”

    望舒没有看向我:“刚问了司机,说是还有一阵呢。昨天下过雨,泥路不好走。”

    我点点头,又斜靠在座位上,闭眼假寐。心里忐忐忑忑,又跃跃欲试。

    是为什么要来这里呢?泥土颠簸的、荒野寂清的钻井队。车内沉闷的空气笼罩着我,我想,这大概是为了求一个答案。

    我和望舒都是刚刚大学毕业,他学的石油工程,我学的地质。大学一年级时,我加入社团,在社团活动中几次和望舒分配到一组,算是长期的搭档,渐渐彼此熟识起来。望舒的话不多,却是体贴温厚,笑起来暖暖的,蕴着淡淡的温柔。

    这暖暖的温柔一笑,像一片无声无息的乌云,在我的心里下起了雨,让我觉得自己萧条下来,变得不知所措。

    二年级时,我们都已退出社团,但还算是不咸不淡的朋友,见面时小聊几句,偶尔在一起吃个饭。我心中已有淅沥,却滴不响他寂静的天海。

    大学四年,我与他便这样僵持着。我绝口不提,爱恋在心底越翻越涌;他清淡应对,面上依然温柔如初。

    毕业在即,我咬咬牙,终于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双选会上,我见他去了哪儿,便偷偷记下来,等他走后再悄悄窜过去。到最后,看见我们的名字同在录用名单上,我激动得一晚上没睡觉。

    而此时此刻,我终于如愿坐在了望舒的身边,我要陪他一起去荒野之中的井队,陪他同听荒野寂响。窗外的风景一闪而逝,他看着风景,我看着他。望舒静默的轮廓与后退的背景融为一体,暮色的阳光颤栗着被揉碎了。他的眼如波光粼粼的湖面,向着梦的黑洞游去。

    突然,波光粼粼的湖面被打破了,汽车猛地一颠,似乎是刚开过一个大泥坑。慌忙中我用手猛地抵住前面的座位,身体便只前倾了一点。可后座的人就没什么准备了,毫无防备之际猛地向前一冲,手胡乱地往前抓,越过我的座位顶,生生扯住了我的头发。

    我忍不住疼得“呲——”了一声。

    “你没事吧?”后座的人赶忙松开了手,是个满是歉意的男声,“对不起,一下子没稳住,也没想到前面居然是个女孩子。”

    “没事。”我懊恼地揉揉头。

    “真没事?”他把头探过来,看看我,见我真的没什么大碍,才笑道,“听说我们这批新来的,你是唯一一个女生,物以稀为贵,我要伤害了你,是会受众人谴责的。”

    我继续揉着头,勉强笑笑:“哪能这么说,不给大家带来麻烦就好。”

    这话我说得真心实意,但他似乎只当是谦虚,熟稔地用手拍了拍我的肩,又要用手帮我把头发理顺。

    头发被他的手指轻抚过去的那一瞬,我浑身一个机灵,赶紧闪身躲开。

    “不用了,我自己会理顺。”我冷冷地说。

    他也不生气,阳光灿烂地自我介绍:“我叫叶熙阳,康熙的熙,太阳的阳。你呢?”

    他看着我,黑亮的眸子闪闪的,我这才发现他长得很俊,眉清目朗,轮廓有致,有种洒脱飘逸的感觉。

    这是一个英俊的风流男人。我在心里定义着,对他随意抚弄我头发的行为深感排斥。

    “左雨澄。”我语气冷漠,又觉得这样不太礼貌,便补充道,“左边下的雨很澄净。”

    “真有意思,这样就好记了。”叶熙阳爽朗笑道,又看向我身边的望舒。

    望舒愣了愣神,似乎还没从刚才的颠簸中缓过神来,好一会儿,才喃喃道:“许望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