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2章 完结章 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赵蓉年纪不小,与鲁安侯府的亲事既是定下来,很快过了定礼,算了上好的吉日在五月,余者只剩备嫁的事了。

    凌氏与赵勇不管心里如何想,嫁妆上也不会亏待她,当初给赵长卿多少,如今给赵蓉多少。其实凌氏还犹豫着与丈夫商量,“阿蓉毕竟是嫁侯府去,要不要嫁妆上多添些个?”

    赵勇没好气,“我没叫她嫁侯府,是她自己乐意,添什么添,底下还有长宇长喜长安他们,鲁安侯府也知道咱家不是富户,就按长卿时的例来办。”

    凌氏没敢再说什么,到底私下多拿了五百两给赵蓉压箱底,赵蓉道,“母亲不如托人给我置办个小宅子,以后租出去什么的,也有个脂粉钱。”

    凌氏想了想,“这也好。”帝都居,大不易,宅子什么的也较边城贵的多,地段不是太好的地方,三进宅院也要七百两。凌氏遂又添了二百两,买了处小宅子,还怕赵长卿多心,与赵长卿解释,“若除了陪嫁没个宅院,实在显着光秃秃的,面儿上也不大好看。这是给阿蓉的压箱底钱置办的。”

    赵长卿笑,“有个宅子收租子也不错,母亲放心,我不会多想这个的。”

    赵长卿向来宽厚,何况自己不缺银子使,自不会计较这一处小小宅子的事。凌氏就猜到赵长卿不会计较,其实私心还挺盼着赵长卿出一份子的,当初长子成亲,赵长卿除了给赵长宁一座三进宅院,这是明面儿上的,余者凌氏虽不甚清楚,也知道长女私下给了他们小两口不少东西,长媳在老家虽未见过赵长卿,也欢喜的一口一个“大姐姐”,时常将赵长卿这个大姑子挂在嘴上,亲热的了不得。

    赵长卿真不是个小气的人,偏生到赵蓉这里,半点表示都无。赵家初到帝都,开销也大,凌氏想让赵长卿拿出点来,可此事除非赵长卿主动表示,不然凌氏是断不能开口要长女为次女以备嫁妆的,说出去丢不起这脸,丈夫跟老太太那里也不能交待。

    赵长卿笑,“母亲要是买宅子,不如就多留意些,银子在手里也生不了银子,哪怕置下处小宅子,也能收租子。以后长喜成亲,样样都是现成的。”

    凌氏叹,“这还早呢,眼前就是阿蓉的事。要我说,还不如嫁阿腾,知根知底不说,也门当户对。如今这样,给多了不合适,咱家家境在这儿摆着,何况都是姐妹,你是长女,万没有越过你的道理。这要是少了,我又担心鲁安侯府心里有想头儿。这嫁妆啊,可是女人的底气。想当初我嫁给你爹的时候,我那可是一整套老榆木的家俱!”如今凭赵家的家境看来,老榆木的家俱不算啥,但,当初赵家还没发达的时候,那已是了不得的陪嫁了!

    赵长卿顺着凌氏的话道,“如今四邻八亲的,谁不说母亲眼光好呢。”

    凌氏眉眼得意,笑眯眯的假假谦道,“你爹就是个寻常人,肯下力气,当差用心。做父母的盼什么,就盼着你们顺顺当当的。”

    说到这个,凌氏想到了桩要紧事,与长女道,“前两天有人跟我提了一门亲事。”

    赵长卿无甚兴致,道,“还是放放再说吧。”

    “我也没应,很不错的人家,你听一听又怎么了。”凌氏道,“是理藩院掌院大人家的公子,年纪跟你差不离,比你年长一岁,前年元配难产过逝,膝下一儿一女,都是元配所出,屋里也没有乱七八糟的人。这刚出了妻孝,想寻个主持中馈的继室,你要愿意,见一见面是无妨的。”

    赵长卿道,“还是算了。”

    “这不急,你想想再说。你还年轻,又是个要强的脾气,这女人哪,哪里有一辈子就顺顺遂遂的。孩子的事儿啊,急也急不来,都是看天意。话说回来,你看宁安侯夫人,那是太后娘娘嫡亲的大姨母,庶子养在她膝下,不跟自己亲生的一样么。”凌氏低声传授赵长卿经验,“关键是夫妻两个和睦不和睦,再拿宁安侯说,听说宁安侯屋里除了宁安侯夫人再没别人,这样的日子,难道不好?做人哪,不能一味的要强,得学会变通。只要笼住男人的心,家就是你的,孩子也是你的。”

    赵长卿道,“我委实没这个心,母亲回绝了吧。”

    “你还是想一想,你又不是七老八十,正当青春,难道后半辈子都孤单着?你要那样,我给你把刀子,你把我心挖出来吧。”

    赵长卿默然一笑,听丫环进来回禀说,秦家小公子来了。

    秦十二自做了皇帝的伴读,找赵长卿学武功的时候就少了。自秦老尚书过逝,秦家还没出孝呢,养父秦峥的正房太太又过逝了。秦十二应着秦峥养子的名儿,其实并未入籍,守孝也守不到他头上,只是家里这样,他除了去宫里伴读,多是在家陪伴养父,便少有出门。

    如今,秦峥刚出了祖父的孝,官复原职。秦峥在朝当差,忙于朝务,秦十二也不乐意一个人跟丫环在院里,索性出门逛逛,就想到了他赵婶婶。原本赵长卿去年病重时,秦十二还去别院探望过两次,着人送过东西。凌氏记得他,觉着秦十二小小年纪便仁义的很,笑道,“十二来了啊。”命丫环拿果子眯心给他吃。

    秦十二乖乖的道了谢,又道,“听说二姑娘与鲁安侯世子好事将近,我还没恭喜您呢。”

    凌氏笑,“唉哟,你才多大就知道这些事啦。”

    秦十二道,“我也是听说的,外头人都说是极好的姻缘。”

    凌氏笑得更开心。

    秦十二天生就有这种察颜观色的本事,立刻说出无数奉承话,将凌氏哄的找不着北。赵长卿看他鬼头鬼脑的模样,笑,“晚上我烧几道西北的菜,阿澈留下来吃饭。”

    秦十二根本没客气,道,“这些天,峥叔晚上都在衙门里干活,有时公文都要拿回家做,晚上都是我在家一个人吃,就是太麻烦婶婶了。”他是个天生自来熟的性子,如今不知怎地,一叫赵长卿婶婶,忽然有些别个感觉。

    赵长卿笑,“这有什么麻烦的,不过是烧几道菜,简单的很。”

    待赵长卿走了,秦十二心下一动,跟凌氏打听,他说,“赵婆婆,我在外头也听人说起过婶婶呢?婶婶也要嫁人么?”

    凌氏笑,“你婶婶还年轻,若有合适人家,自然要嫁的。”

    秦十二道,“什么样的人家算是合适人家?要是我遇到合适的,过来说给婆婆听。”

    凌氏笑不拢嘴,道,“你才多大,哪里懂得这些,好生念书才是。”

    秦十二拍拍胸脯,再腆一腆,道,“婆婆你可别小看我,我自小在帝都长大,熟的很哩。”

    “那你也不知道。”凌氏不至于将这种事与个小孩子说。

    直着问不出来,秦十二便旁敲侧击,“似婶婶这样的人才,若不是顶好的人,都配不上我婶婶。”

    直到用晚饭,凌氏瞧着秦十二,脸上的笑就没断过。

    秦十二规矩礼仪都是极好的,也很懂礼数,见过赵勇,又赞美了大西北的饮食,与年龄大他几岁的赵长宇说了许多帝都好玩儿的事,直到用过饭说会儿话告辞回家,因天色晚了,赵勇不放心,命管事套了车送秦十二回去。

    秦十二客气道,“赵大人放心,我骑马了。”这样被送回去,好像小孩子一样。

    赵长卿已命丫环拿来赵长宇一领披风,给秦十二系上,道,“晚上风凉,又刚吃了饭,骑马呛了风可不是玩儿的。坐车回吧,别瞎客气了。”

    我,我那是瞎客气么?这是礼数好不好!秦十二心里吐槽,对于总被当做小孩子有些不满,还是谢过赵家的好意,坐着赵家的车子回去了。

    待秦十二走了,赵老太太笑,“这帝都的孩子都透着三分机伶。”

    赵长卿笑,“阿澈早就这样,天生的脾气。”跟帝不帝都的没啥关系。

    秦十二回到家,秦峥也刚回来没多久,正在用饭,秦峥问,“去赵家了?”

    “嗯,我上午做过峥叔你布置的功课,看天儿好就出去逛了逛。赵婶婶烧了好几道菜,西北边城的菜,好吃的了不得。就一道随随便便的糖醋萝卜条儿,酸甜适口,凉凉爽爽,不知道多开胃,比咱家的厨子都强。赵婶婶手巧的很哪。”他一面说着,还一面悄悄的打量秦峥的脸色。

    秦峥说他,“去就去了,只是别屁股太沉,怎么还在人家吃饭?”

    “我那不是屁股沉,是赵婶婶硬要留我,我们关系本就好,不是外人。”

    秦峥素来仔细,问,“有没有吃饱,要不要再吃一些。”

    秦十二摸摸肚皮,道,“我吃了三碗饭,可是不要吃了。”

    秦峥:难道我以前都饿着秦十二了。

    秦十二是个聪明且有耐心的人,他就是心里有什么想头儿,也不会在秦峥妻孝的时间提。只是每每听到有人说起赵长卿的亲事,便不由自主的心里着急。

    在秦十二看来,赵婶婶与他家峥叔简直是天作之和,而且,赵婶婶不是不能生么,这也没关系啊,有他呢,叫他给赵婶婶做儿子,他完全没有半点不愿意,将来也会孝顺赵婶婶。唉,急就急在他家峥叔还未出妻孝,实在不好说亲事。

    秦十二急归急,急也没用。却有一人,比秦十二急百倍。

    楚渝消息远比秦十二灵通,早在理藩院掌院尚书李大人家想给长子继弦,瞧中赵长卿,楚渝便有些坐不住。他心里对赵长卿是有愧,那天赵长卿离开他的别院,楚渝也伤感了好一阵子。只是,他有愧归有愧,他也的确算计过赵长卿,但,他也喜欢她。

    楚渝愧归愧,他可没打算放手。

    伤感过后,楚渝已经重整旗鼓,打算合适的时候重新与他家卿妹妹叙叙旧,好生解释解释,在赵长卿五岁时他们就相识了,他总不会打赵长卿五岁时就算计她吧。他是有对不住赵长卿的地方,可彼此还是有情义的。楚渝自信的得出此结论。

    还没找赵长卿叙旧,就听说赵长卿要说亲的消息,这消息还八|九不离十,理藩院尚书家的长公子娶续弦。

    楚渝这种人,什么法子都有,他专待赵长卿给五公主上完课自宫里出来时,他赶上去,死求白赖要说话。赵长卿以前是见他就想哭,如今看他这嘴脸,改为见他就烦,道,“我没话跟你说。”

    楚渝唇角一勾,祭起偌厚脸皮,道,“宫门口,你与我纠缠,对你名声也不好,咱们好生说说话儿,成不?难不成我还敢怎么着?”

    赵长卿憋气,“你要说什么?”

    “外头不放便,跟我来。”

    特务头子,别的不多,藏身的地方最多。

    楚渝请赵长卿下车,好茶好点的招呼赵长卿,见赵长卿不吃也不喝,楚渝道,“难不成还怕我下毒。”

    赵长卿道,“有话快说!”

    楚渝道,“我是想跟你说说理藩院李家的事。”

    “我的事不劳你操心。”

    “长卿,你那天说的话,我细想了许久。你说的都在理,是我不好,我算计你,我对不住你。”见赵长卿眼睛又开始泛红,楚渝道,“可你想一想,咱们两个可是自幼相熟的,从朱家第一次见面起,难道那时我便是算计你的?我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也有待你好的时候,对不对?你要觉着我始终都在算计你,那我可就冤死了。我不是想求娶你,你的脾气我还不知道么,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再难回头的。我更不想叫你不痛快,可除去这些,咱们还算是朋友的,对不对?”

    赵长卿不似楚渝这般言语机敏,不过,她素有主意,道,“以后还是少见面的好。”

    “要不是事关你的终身大事,我怎会来打扰你的清静。”楚渝恳切道,“我知道,你再不会嫁我的。你说我不懂怎样才算爱一个人,你还说你始终盼我好。我,我虽比不上你,我也是盼着你好的。就算你要嫁人,我也是盼着你嫁得如意郎君,一辈子顺顺当当的才好。”

    赵长卿轻轻叹了口气,问,“你到底有什么事?”她实在没有楚渝的道行,能言善辩不说,还唱作念打,样样俱佳,有时面对楚渝,她都不知道,楚渝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楚渝道,“是李家的事,你还是慎重的考虑一下,我不是说他家不好。可李大人这理藩院尚书已经有些年头了,眼瞅着过两年就致仕。李家,以宁安侯这支为尊。李大人这支与宁安侯府没的比,之所以他家相中了你,是因为这两年家里入不敷出。你私产丰盈,又素来大方,并不是秘密。”

    赵长卿心说,难道她看着像是傻大方。

    赵长卿不过这样一想,楚渝毕竟与她相识多年,已看出赵长卿心中所想,忍不住道,“你是挺傻大方的。”

    赵长卿气的瞟楚渝一眼,楚渝道,“我就这些事跟你说,你要是见着我不自在,我送你出去。”

    赵长卿起身就走,楚渝送她出门,不知想到什么轻轻笑起来,道,“长卿,你谢都不谢我一声。”

    赵长卿憋气,楚渝则笑的欢快,“我真高兴,这说明你没拿我当外人。”

    赵长卿再憋气。楚渝笑,“以后,咱们就做朋友吧。”

    赵长卿忍无可忍,道,“楚渝,我在想要不要一巴掌抽死你!”

    楚渝连忙道,“开玩笑开玩笑。”

    赵长卿简直不想再说话,她给楚渝气得脑袋发昏,不停的想,我是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的?我是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的?

    楚渝送赵长卿到门口,问,“下月是师傅的寿辰,你要不要过去?”

    赵长卿冷笑,“那是你的师傅。”

    楚渝解释,“长卿,师傅在收你为徒前并没有别的意思。”

    “是啊,没别的意思,就是把我当傻瓜罢了。”赵长卿被楚渝惹火,走出两步又回头,恶狠狠道,“你去跟他说,再敢叫先生有半点不痛快,我两根手指捏死他!”

    楚渝唤住赵长卿,“好歹师傅救过你一命呐。”

    赵长卿已经不打算再跟楚渝讲什么仁义道德了,她道,“那你再跟他说一声,以后求他别随便救我。我半点儿不感激!”说完就吃呼呼走了。

    楚渝笑笑,张嘴又唤赵长卿,赵长卿最恨楚渝戏耍他,自荷包摸出一把碎银子,腕间一甩,五六块碎银流星般袭向楚渝,待楚渝腾挪躲避开来,赵长卿已经走的无影踪。

    路人甲百户自门后闪出身来,心有余悸,“大人,你还是少招惹赵夫人。人家这武功可不是摆着好看的。”

    楚渝斥道,“懂什么。”赵长卿心里有怨有气有伤心,总憋着不好,能发泄出来也是好的。

    赵长卿并没有要成亲的意思,架不住总有人打听,因赵长卿自身有一品诰命,来打听的人家还都是不错的人家,只是多为继室填房。

    只要是赵家有意的人家,楚渝都能找出人家种种缺点来,想方设法的告知赵长卿,他还义正言辞的表示,完全是为赵长卿的终身幸福着想。

    赵长卿好几回都有一种想掐死楚渝的冲动。好在楚渝为人十分机伶,并不给赵长卿掐死他的机会。

    因赵长卿与苏俊山关系平平,苏白还想着给两人说和说和,结果赵长卿拉着苏白道,“论理我不该说这话。只是阿白你年纪尚小,想事就浅,你忘了在边城时欧阳府里那一屋子姬妾侍女了?那时咱们过的是什么日子?他装的神神鬼鬼的模样,咱们认不出来,我就不信,他认不出先生。先生多难啊,怎么不见他有半点动容帮衬?阿白,你可得孝顺先生。那是你亲爹,人言可畏,你不认不好。我可是不会与这种人来往的。当初年轻时自己满地风流,这年岁大了,风流不起来了,想到,哦,我还有媳妇在帝都呢,听说媳妇不但挣了大钱,儿子还中了探花,正好过去养老。哼!我一想到这个,就按捺不住火冒三丈。”

    苏白面露难色,其实他也早想到此节了,也早向父母双方分别印证过,他爹是这样说的,“那会儿我十来年找到你娘,她还说你不是我儿子。我伤心的三天三夜没阖眼,后来一想,算了,谁叫我喜欢她,哪怕你不是我亲生的,我也当你是我亲生的。可是,我这样说了,还是不成,我哪里敢得罪她啊。万一她不高兴,忽然又跑到什么犄角嘎啦的地方去,再见面还不知什么时候。我难道没拿银子给她,她摔我脸上,砸得我眼睛青好几天。后来我才知道,你就是我儿子,只是生得像你外公罢了。”苏俊山简直怨气冲云霄,又不敢在媳妇面前发,只得在儿子这里抱怨一二。

    苏先生是这样说的,“什么东西!见了我先问你是不是他亲生的!他有本事怀胎十月自己生吗?凭我的聪明才智,随便找个脑袋过得去的,阿白你也不至于只考个探花!自己就是个土包子,天天装才子,还敢拿银子打我的脸,嘲笑我没他有钱,我不摔他脸上算白活了!难道没他我就养不活我儿子!什么东西!我还没嫌他拉低我儿子的天分呢!”再者,后来苏先生知道苏俊山竟然连政治立场都有问题,哪怕苏俊山在帝都几番想见苏白,苏先生都不允许他与苏白有正面接触,以免介时苏俊山倒灶,她们母子也跟着倒霉啥的!接着苏先生还阐述了一篇,关于,父亲智商不足影响儿子,儿子影响孙子,孙子影响重孙……总之,子子孙孙就坏在苏俊山这智商不足的父系血统上头了。苏白听得那叫一个无语。

    苏白捡着能说的,大至与赵长卿说了,算是替他爹解释了一下,赵长卿道,“这还差不多。”反正她始终觉着,自己先生最后跟了这样的一个人,实在瞎了先生这样的人品。真是好汉无好妻,赖汉娶仙女哪。

    苏白索性不再说他亲爹的事,他道,“姐姐,你知道不,阿诺哥中了传胪。”

    赵长卿笑,“这我听说了,宋二爷不愧年轻有为。”宋嘉诺这样的成绩,在春闱里算是一等一,只是有个三元及第的亲爹在前头摆着,做儿子的真是吐血也追不上。

    两人说些春闱的趣事,倒是宋嘉诺,传胪刚考出来,授官翰林院,还真吐了两口血。他吐血倒不是身子骨不结实啥的,完全是气的。

    春闱前宋荣就说了,宋嘉诺好生科举,他便将那位次子朝思暮想的林姑娘的身份查出来。如今宋嘉诺考的不赖,虽说没进前三,传胪也体面的很。宋荣心满意足,亲自进宫托太后闺女打听林茜的身份,想着,若是合适,次子痴心这许多年,罢了,他也不一定非要次子娶高门大户之女。结果,打听出来的结果……宋嘉诺听后直接吐了两口血,人跟着便倒下了。

    宋公府又打发人去许苏神医过府,给宋嘉诺看病。

    其实宋嘉诺并未偏及根底,只是一时血不归经罢了。不破不立,苏神医开了方子,宋嘉诺在家闷了半月,待身子大安,便同意宋荣为其安排亲事的意思。

    宋嘉诺并未闹出什么不体面的事,他甚至未去楚家府上问个究竟,只是写了封短信着人给赵长卿送了去。

    楚渝知道后,暗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卿妹妹要知道此事,怕是再不会理我了。

    赵长卿倒没什么特别的表现,偶然见了他也不会冲过去捏死他。楚渝此人,深知得寸进尺的道理,赵长卿不提,他便当没这事一般。直待楚渝第n次的去提醒赵长卿,这次的亲事又是哪里不好,赵长卿没说别人给她提亲的事,反是好奇的问,“你还能扮女人?”

    楚渝偌厚脸皮也不禁尴尬,“事急从权罢了。”

    赵长卿道,“我记得你装林大人时的样子,比现在高一些。”

    楚渝见赵长卿有兴趣,忙道,“那个简单,鞋里垫高就成了。卿妹妹,你要不要学,你要学,我也教你。”

    “我不要,只是好奇罢了。你那会儿为什么劝我嫁人呢?是不是看我太可怜了。”

    楚渝也不想再瞒赵长卿,关键赵长卿不好瞒,现在说了谎,哪天叫赵长卿察觉出来,又难说清了。他对赵长卿始终有些别个意思,并不希望自己在赵长卿心里就成为一个满口谎言的人,他道,“我不瞒你,那会儿我是奉蜀王的命去边城打探消息的。我在蜀王府很不好立足,说来用了一些不大光明的手段,蜀王的私生女对我有些个意思,我方有了一些地位。那会儿看你总是伤感,我很不忍心,常偷偷去看你,有一次不留心,叫她看到你以前给我捏的小像来着。女人嫉妒起来真是要命,你不嫁人,她就要对你下手。我想了又想,我那个身份,生死尚且没个着落,也不想再耽搁你。后来,你嫁了夏文,我心里又难受的很。待任务结束,我便离开了边城。”

    楚渝道,“人的情分最难说清,我们很早相识,以前我是拿你当个漂亮娃娃,后来你长大了,觉着你讨人喜欢,心里就愿意哄着你玩儿,像哄妹妹一样。我很早就考虑过自己的亲事,楚越两家的姻亲关系太过显眼,我知道自己以后不大好娶名门贵女,但又不甘心随便娶个小家子气的女人。我接触到的女孩子有限,就相中了你,不然,不会安排师傅到边城。你那会儿还是小女孩儿,要说喜欢,也是对妹妹的喜欢,男女之情就太扯了。远中你也不为别的,你家出身低,咱俩早就认识,你为人沉稳老实,脚踏实地,还有些不同于别的女孩子的灵气,也听我的话。我原是想着,让你受我的影响长大,长成我期望的样子,以后要真能成,也不赖。待后来家里出事,我算计你的亲事,有些不忍心,也不是特别强烈,只是觉着既要对不住你,趁着有时间要更加对你好一些才行。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了你,阿越死后,我与父母分离,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力气想这些情爱之事,就是想着要活着,要活出头才行。后来又去了边城,我看你那个样子,心里又高兴又伤心。我就是这样自私的人,看你还记着我,还爱着我,我心里其实是欢喜的。可是,看你总是去我们的院子伤心,我心里又很不好受。后来迫于威胁,劝你嫁人吧,自己还得对自己说,别耽搁了你。其实到底不能甘心。再后来,你与夏家来到帝都,我们几次相见,我都不能露出半点形迹,那个女人偏还住到你隔壁去,我不知有多担心,只得隐讳的提醒你,也不知你听没听明白。”

    赵长卿微惊,“杨玉芙是蜀王的私生女?”

    楚渝笑,“那哪里是杨玉芙。她不过是跟杨玉芙极像的一个人罢了。真正的杨玉芙早死了。”

    “易容术?”

    “你以为易容术是烂大街的东西呢?太师父只传了师父一人,师父只传了我一人,不是不能传给别人,只是适合的这种心法的人太少了。”楚渝忽然笑,“那时天天‘林姐姐长林姐姐短‘的,与我别提多亲近。”

    赵长卿笑笑,“我一直以为红儿与林姐姐有些关联,看来她是你的人。”

    到这个时候,仿佛没有什么不可说的,楚渝挑眉,“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在帝都,她喜欢出去打听消息,而且,打听的消息既快又准,想不生疑也难。”赵长卿道,“看来你说过怀疑我家不是假的。”红儿那么早就到了她身边,她一直到帝都才猜到红儿细作的身份。。

    楚渝叹,“一开始从未想过是梁青远。”不然,楚越也不会死。

    两人说起往事,很有旧时默契。

    赵长卿长长的舒口气,道,“现在才觉着,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楚渝道,“不会再不理我了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