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史家动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话音一落,自然是全场掌声如雷,徐默尘抬了抬手,便从台上下来了,他未作任何停留,就直接往停车场去,那里,冷哲已经将两人交给了自己人,正等着徐默尘。

    “你是回家,还是去部队?”冷哲问道。

    徐默尘抬腕看了看,马上要到中午了,他把车要过来,道:“我自己回去,你跟着他们,不能出半点差池!”

    “好!”

    司微语已经做好了饭菜,和昨日一样,趴在桌子上等着,这次倒是没有睡着。听到响声,她忙起身,徐默尘已经过来了,将她摁在桌子上,饭菜很香,徐默尘的心情很好,他俯身在司微语的侧脸上吻了一下,“肚子饿了,就不要等我!”

    他今日回来得有些晚,司微语的身子随着徐默尘的脚步在转,一直到徐默尘在她的身边坐下来,“我不饿,早上起得有些晚。”

    两人边吃饭边聊,徐默尘把冷哲和何意的进展做了汇报,司微语正在喝汤,一样差点呛着了,“好吧,是我多余担心了。”司微语道。

    吃完饭,徐默尘有事要忙,他送司微语上楼,待她躺下来后,道:“晚上我要晚点回来,别等我吃饭!”

    “你有应酬?”司微语问道。

    原本没有,怕司微语执意等他吃饭,徐默尘点点头,道:“嗯,季南今天要回来了,给他接风。”

    知道盛宫的环境不好,司微语身子一日比一日沉重,她也懒得去,打了个呵欠,嘱咐道:“别让那些脏兮兮的女人碰你,我不喜欢!”

    “好!”徐默尘笑了一下,在她额上落下一个吻,看着她合上双眼,静致得如一副画一般,如春日暖融的湖面,徐默尘捏了捏她的指尖,送到嘴边亲了一下,才起身离开。

    特种部队有一处特殊所在,是在炊事班后面的垃圾场旁边,有一处三间的小平房,看着很不起眼,实则戒备森严。这里的岗哨比别的地方多出三倍,这里的摄像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这里平日里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这里是关押特种部队要犯的地方。

    徐默尘的军靴在碎石小路上响起,天空飘着细雨,这是入秋后的第一场雨,带走了暑热,添了几分凉意。徐默尘没有打伞,细雨在他乌黑柔软的头发上凝成一颗颗细小的水珠,再顺着发梢细细地淌下来。

    听到他的脚步声,门便开了,门框有些低,徐默尘低了头走进去,屋子里并不宽敞,屋顶的横梁上吊着两个人,*的上身已经体无完肤,纵横交错着数不清的鞭痕,皮肉翻飞,惨不忍睹。

    徐默尘皱了皱眉,他拿起放置在一边电加热烙铁,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如今他们所用来逼供的这些手段,都是取自古人,并没有任何创新改进,但效果很好。

    “还是不说?”徐默尘将电烙铁在两人跟前比划比划,那已经被烧红了的电烙铁离两人的肌肤很近,让人似乎闻到了蛋白质被烧焦的气味。

    “徐默尘,别以为徐家会永远这么走运,将这帝国玩弄于……”肖军话还没说完,大腿处便传来无法言说的疼痛,鲜肉被烧得滋滋滋的声音,还有好闻的肉香味。

    “我不喜听废话!”徐默尘冷声道,他将手中的电烙铁递给旁边的人,拉了把椅子坐下来,“让他们说,不说就用刑!”

    “我说,我说!”龙特无法想象这些东西招呼到自己身上的那种感觉,他被吊在这里,被鞭打,已是痛不欲生,还让他去承受酷刑,不如让他去死了。

    但,现在这种情况下,死,无疑是最艰难的。古人的那种牙缝里藏毒药的方法,其实是真的很好啊。

    只可惜,就算是现在科学这么发达,却研发不出来。

    “半个月多前,也就是军演的那段期间,史家的人找到我,让我对太空战舰动手脚,我……”

    “动手!”徐默尘截断他的话,声音挟着风云卷过,龙特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出窍了,电烙铁上身前一瞬间,他才醒过神来,忙喊道:“我说,我真的说,是五日前,史岩的死讯从战场传回来……”

    举着烙铁的人是徐默尘身边的警卫员,扭头看向徐默尘,见他抬手摆了摆,才把电烙铁拿开,龙特松了口气,道:“那天我正好出去,到外面去买些日常用品,有人找到我,说有一笔交易要做,我可以发大财。这段日子,我女朋友一直在和我闹着分手,她想去泰国玩,我没有太多钱,她说有人愿意出钱带她出去玩,如果我要是拿不出来,她就跟那人去了。我正愁得要死的时候,这人找上门来,我便答应了。后来一听,是要我用激光在太空战舰上切一道痕,留下一个缺口。我是学应用力学的,很清楚如果有这么一道裂痕,战舰到了太空,就算不遭攻击,在那种恶劣、高辐射的环境下,战舰也维持不了多少时间。我当时就拒绝了。可后来,我女朋友和我闹得厉害,那人又说我还有个内应,我想了想,实验室那么多人,也不一定知道是我,就答应了。那人当场就给了我一千万。”

    “你女朋友是谁?”徐默尘问道。

    不问与他接头的人是谁,反而问他女朋友是谁,冷哲有些奇怪,却也没有插嘴,只看着龙特,他犹豫了片刻,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女朋友叫娇娇,我们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的,她不告诉我她的真名字,我只知道她的小名。”

    “娇娇?”冷哲惊呼一声,“连真名字都不告诉你,你还成天惦记着她?”

    “她,她的性格我很喜欢。”龙特道,“我从小到大,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和她在一起,我很开心。”

    这里面的信息量有些大,徐默尘和冷哲都是男人,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徐默尘给冷哲递了个眼神,让人把龙特放了下来,冷哲从龙特的手机里调出“娇娇”的电话号码让龙特给娇娇打电话。

    号码才拨出去,就响了两声,对方便接了。冷哲递给徐默尘一个耳麦,从声音上听,对方有些急促,问龙特在哪里?龙特抬头看了看冷哲,又去看徐默尘时,徐默尘一脸平静,他坐在床前,背着光,双手搭在膝盖上,端坐的姿势如临渊峙岳,如层云覆压大地,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我刚出来了,偷偷给你打个电话。”龙特不需要思考,他知道,此刻,只要自己说错了一个字,在这个修罗般的男人面前,便不得好死。

    徐默尘身体往后略仰,舒展了一下,逼仄的小屋子里,势压不再那么威逼,他抬手扶了扶耳麦,只听得那边道:“最近有没有人找你?你什么时候出来啊,我想你了!”

    声音有些熟悉,娇弱得能够挤出蜜来,龙特的脸上略微有些红,待抬目看到徐默尘,一颗心又悬了上来,他努力去压抑心里头的恐惧,让人显得轻松一些,勉强用了平常的口吻,道:“好,好的,……”

    才要找理由推迟,见徐默尘抬眼看过来,龙特忙道:“在哪里见面?”

    “就在上次的老地方,你马上过来,我等你,还是那个房间……”

    不待那女的说完,徐默尘便将耳麦取下来,递给冷哲了。龙特这边听她说完,也挂了电话,当即就有人将他取了下来,将他带走了。

    徐默尘走到肖军跟前,他拿了一根铁锥棒,抬起肖军的下巴,声音平静,冷得却如北极的冰川,如寒冬里那挂在屋檐下的冰棱子,那般亮眼,却让人生寒,“肖老就你一个亲人了吧?”

    肖老,也被徐家老爷子称为小肖,是徐老爷子很多年前的警卫,后来出了点差错,就把他外放了。但徐老爷子重感情,肖老也一直惦记这老领导,三不时会回京来走动走动。退休后,肖老在京都买了房子,住了下来,他年轻的时候娶过一任妻子,生了两个孩子,只可惜都很命薄,年老无后,就把老家的一个侄子过继到跟前,谁知道参军后,摔了一跤,把腿给摔断了,养伤时,没好好养,和医院里的一个护士鬼混,留下了残疾。

    肖老嫌他不争气,又怕他回去丢了肖家的人,就托了人将他送到檀山那边做后勤,一来二去,不知为何,竟被分配着去扫地了。

    肖军可谓是颗铜豌豆了,到了这份上了,却还能一张冷脸对徐默尘,活像徐默尘与他有国破家亡之仇。徐默尘见此,冷笑一声,他甩了手中的铁锥棒,转身就走,扔下的话,却如平地惊雷,将肖军给炸懵了,“一枪毙了,扔到深山里去喂狼。”

    “徐默尘,你不得好死!”肖军一口血吐出来,还差一点就吐到徐默尘后背了。

    徐默尘没有理他,这等话,他听得多了。司微语其实说错了,他清贵如玉,清冷似剑,却也心狠如阎罗,他的刀剑不是只相向他的敌人,他不是司微语眼中的好人,心里头的君子,他做过的恶事,只是从来没有让司微语知道而已。

    徐默尘二十七岁,能够有今天的位置,一将功成万骨枯,岂有不手染鲜血的道理?

    荆棘桂冠从来都是用鲜血染就的,就算他是徐家的太子,就算他徐家两代权贵,如果他没有非凡的手段,只怕连在京都长大,都不容易。

    徐默尘洗了手,回了他之前在特种部队的办公室,他坐在电脑前,屏幕上是高清摄像头,一路跟着龙特上了京都二环线,车在一栋酒店门前停了下来。此时的京都,天已经略有些暗了,风云将起,树枝在大幅度摆动,越发显得灯光有些暗淡,天空漆黑如泼墨,暗云如从地狱里涌来。

    “保护好人质!”徐默尘通过通讯器向行动小组提醒道。

    这一次行动,徐默尘没有跟着去,带队的是冷哲,车上,每个人身上,都装了高清监视器,和卫星定位通讯系统,可以随时定位和联络。

    等在房间里的人,徐默尘和冷哲如果看到,说不定认不出来,她在房间里等待龙特的时候,照样和自己这边的人在联络,只是联络的对象有些奇怪,“爸,一会儿他来了,我真的要那么做?”

    “不用害怕,很快,只是一秒的时间,这边爸爸布置了人,不会让你出事的。”

    “可,可,我从来没有杀过人啊!既然安排了人,怎么不吩咐他们下手?”

    ……

    声音透过耳麦,传到徐默尘的耳中,如果此刻他还听不出对方是谁的话,他也不用混了,“来的正好!”他想,想到这里,他关闭了这边的通讯,给冷哲下命令道:“撤掉所有阻击手,龙特进去后,围控整个现场,不允许任何一人跑掉,死人和活人都带回来就行了!”

    “是!”

    出任务时,不需要去问为什么,只照着做就行了,冷哲迅速通过通讯器直接布置。徐默尘听到这里,便关了视频,取下耳麦,他抬腕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钟了。

    他拿起桌上的钥匙,起身出了办公室,锁好门,下楼去,开了车,便直往家赶。

    司微语已经睡着了,月份重了之后,她每天都特别困,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什么在自己脸上舔,不及多想,她便伸手搂了过去,含糊地喊了一声“哥”,她的声音温甜,听在耳中,如春风带来了花香,馥郁芬芳,丝丝桃花酿,醉了人的心房。

    徐默尘将她如玉藕般的腕子捏在掌心里,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柔声道:“吵醒你了?”

    “嗯,……”又摇头道,“没有,你不回来,我睡不好。你去哪里了,不是说给季南接风么?”

    他的身上,既没有烟酒的味道,也没有沐浴露的香味,只是他的体香,男子清纯的气息闻在鼻端,让她的心特别安静,她的胳膊从他的手心里挣脱开,扯着他的衣服坐起身来。

    “怎么了?”徐默尘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去上厕所?”说完,准备将她往卫生间去抱。

    “不去!”司微语蹬了蹬,从徐默尘身上挣扎下来,她抬手覆上徐默尘的肚子,道:“哥,我下去给你煮面条。”

    徐默尘正要说自己去,想了想,还是说,“好!”

    徐默尘的左手牵着她的左手,右手搂着她的肩,两人下了楼,徐默尘在餐桌边坐下,司微语则围了围裙,在灶台前穿梭,她拿了一块瘦肉出来,切成丝,先洒了点盐腌着,又打了点芡粉,便往锅里倒了点油,加上水,在这功夫,她又洗了两把青菜,另外起锅煮了两只荷包蛋。

    水开了后,司微语加了两把面条进去,待面条变软,她才加了盐和调料,又把瘦肉下到面里,将青菜和荷包蛋放进去烫了烫,便关了火。

    面条端了上来,司微语在徐默尘的旁边坐着,双臂搭在桌上,头枕在上面,就这样歪着看徐默尘。面条、青菜、瘦肉和鸡蛋,颜色搭配得很好,香味扑鼻,徐默尘本就饿了,此刻越发地觉得饿,他挑起一筷子放到嘴里,味道自然是极好,见司微语就那么凝着笑眼望着自己,徐默尘只觉得一颗心被熨烫得如春风秋月拂临。

    这便是他想要的生活,也是司微语想要的生活,就这样简简单单地相伴,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如此满足,如此珍惜。

    徐默尘挑了一筷子放到司微语嘴边,司微语轻轻嗯了一声别过头,道:“我洗牙齿了!”说完,又把头扭过来。

    徐默尘轻笑一声,她慵懒得如小猫一样,那么软绵绵的,只看他的眼神那般执着,似要将他整个人都吸到她的眼神中来。徐默尘捏了捏她的脸蛋,将她的腕子抬起来,道:“桌上凉,改日就要喊胳膊疼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