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4章 溪若再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八十四章

    其他人的想法贾琏无所谓,但自己身边人的清瘦他却不得不上心。这日检查了贾苍的功课后,问了执笔得知梅溪若处理完今日的事务后在花厅里休息后,带上前几日外出淘的一些小玩意儿就往荣僖堂后院走去。

    到二门的时候执笔停下脚步,将手上捧着的东西交给了门上的婆子。如今的荣侯府规矩很严,像执笔这样的年轻小厮基本没有进后院的机会,后院里里的力气活也都是由那些婆子负责。

    对这样的规矩贾琏是很满意的,系统那里的话本他研读了不少,皇宫大院里皇帝的妃嫔都能给皇帝戴绿帽子生下龙凤胎,他这小门小户的还是注意点的好。虽说他相信梅溪若的为人处事,但留言猛于虎,现实生活不是话本,不是谁都有话本里主角的好运。

    “老爷今儿怎么这个时候进来了?”翻看着账本的梅溪若惊讶的看向迈步进来的贾琏,平日这个时候贾琏可不会踏足后院。就是两人的儿子贾苍,也在前往张家族学读书后从后院里搬了出去,平时她想见贾苍,也就只有早上和晚上有那么点时间。

    待跟在身后婆子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贾琏示意花厅里的嬷嬷和丫环都出去后,才来到梅溪若身边坐下,动作亲昵的将她揽入怀中:“前两日在外面淘了些东西,不是什么好的倒是有一番趣味。今儿正好有时间,就给太太送进来了。”

    贾琏和梅溪若回京后,这荣侯府里的称呼就给改了。作为当家主人的夫妻两是老爷和太太,贾赦和张氏是府里的老太爷和老太太,至于贾苍,则是府里唯一的第三代苍大爷。

    放下账本翻看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梅溪若拿起一支竹雕的簪子把玩着:“这些玩意儿说不上精致,倒是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握住梅溪若把玩簪子的手,贾琏漫不经心的说:“这些玩意儿也就是拿来把玩一下,感受一下野趣,哪可能真正佩戴。”

    妩媚的瞥了他一眼,梅溪若笑道:“那是,老爷是侯爷,我是侯爷夫人,自是不能佩戴这些掉身价的饰物。”

    “又打趣我。”伸指在她挺俏的鼻梁上刮了下,贾琏才笑着说,“你要是喜欢,在府里佩戴一下自是可以,为夫可不是那些食古不化的迂腐夫子。”

    梅溪若眨了眨眼睛,失笑说道:“老爷今儿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跟我又何必打太极。”

    不自在的摸了下鼻子,贾琏咳嗽了下才开口说道:“溪若,为夫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为夫自己来说,还希望这样赋闲在家的时间能够更长一些才好。”

    梅溪若没有说话,只是表情疑惑的抬头看着贾琏线条优美的下巴。

    安抚的对她笑了笑,贾琏慢条斯理的说:“二叔的官职被撸虽然有林姑父和溶儿在后面出力,但这也是大势所趋。陛下早就对占着不少朝廷资源的勋贵们不满,如今天下承平,陛下的手也腾出来了。荣侯府虽然早在十几年前就与四王八公划清了界线,但……”

    后面的未尽之语梅溪若自是明白,她表情严肃的颔首:“老爷是想避开陛下肃清朝堂的这段时间?”

    “如果可以,这样自是最好。”贾琏苦笑,“但我想,陛下大概不会让我逍遥那么长时间。”

    他是司徒渊手上刺向勋贵们最利的尖刀,或许初始的震荡司徒渊不会让他被搅和进去,但到了后面,他这个荣国候不被塑成典型才奇怪了。不过早在重生之际他就已经做好了被昭明帝当成棋子的心理准备,至少如今他这枚棋子是得昭明帝重用的,不会像上辈子一样连成为棋子的资格都没有。

    皇帝的心思果然是最难揣摩的,他若不是有系统用上辈子的司徒渊给他做各种分析,他现在也不会这般笃定。司徒渊这位昭明帝是想要成为明君的人,而明君,自然对自己的名声很在乎。

    大庆朝的勋贵都是同庆太/祖一起打江山的功臣,如今几代过去,就算功臣之后都不复祖先的辉煌,但作为庆太/祖后代的皇帝却是不能就这么过火拆桥的。司徒渊想要清楚朝堂上的蛀虫又想要好名声,不只有用他这位荣国候来做筏子了么。

    上辈子司徒渊手上的筏子是水溶,但比起这位北静王,还是贾琏这位贾家出身的荣国候分量更足。水溶身上毕竟流着皇家血脉,贾琏却是实实在在的四王八公之后。有贾琏在,司徒渊就可以表明不是他不给功臣勋贵们机会,而是他们自己堕落不愿上进。

    梅溪若柳眉微拧,她的出身意味着她的眼光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