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四十五章 辽东故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长青便拉过身边的另一人,朝许梁和戴风说道:“许大人,戴将军,这位是徐某的义子,凌青!凌青,快见过巡抚大人和戴将军!”

    凌青摘了斗蓬,露出张削瘦的脸,朝许梁和戴风恭敬地行礼,斯斯文文的样子,一看就是读书人出身。

    许梁朝徐长青笑道:“徐兄别站这里了,咱们屋里说话。”

    几人到客厅坐下之后,牛二安排人上了茶水点心,许梁询问了几句徐长青的近况。

    徐长青简要的说完,便将话题引到了义子凌青身上。

    “凌青这孩子原本是湖广某县的秀才,遭人陷害被发配到辽东来的。到达辽东之后被安排到锦州筑城,因不堪忍受看守的欺压,寻着机会逃了出来,后来被士兵追杀途中,让我给遇上了……”

    徐长青说着凌青的来历,言语间对这凌青很是关切,凌青坐在一旁,脸色微红,似乎很不好意思。

    戴风问道:“徐长青,我听你话里的意思,难道你现在已经不在锦衣卫了?”当年徐长青被发配辽东,锦衣卫都督骆养性顾念着徐长青到底为锦衣卫立下了不少功劳,便没有驱逐出锦衣卫,依旧保留了锦衣卫的身份,安排到辽东刺探清军军情。

    徐长青神色微黯,指了指茶几上的黑色斗蓬,自嘲地说道:“我到辽东之后,由于辽东的锦衣卫千户跟我早些年有些过节,如今我落到他的手里,这个小人为了报复我,便把我派到了清军内部去打探情报,几次死里逃生!最后一回,我带一队人出去,中了清军的埋伏,除徐某之外,其他人都死了,然而回来之后,那个辽东千户竟然诬陷我,要致我于死地,哼哼!徐某一怒之下,打伤了那千户,干脆反出锦衣卫了!”

    许梁了然,这徐长青和凌青两人,一个出逃,一个叛出锦衣卫,都是被官府通缉的要犯,难怪大白天的也要戴顶斗蓬庶脸。

    许梁和戴风听了,不禁一阵吁吁。

    然后许梁问道:“徐兄和凌青这次来找我,可不单单是叙旧那么简单吧?”

    徐长青沉默一阵,长叹一声,盯着许梁,说道:“如果我说,我和凌青此来,是因为无地可去,专程来投奔巡抚大人的,许大人你相信吗?”

    许梁一愣,随即大笑,“我信!”

    徐长青微愣,苦笑道:“你可真不会给我留面子。”他摊了摊的和,自嘲地道:“现在我已经把来意说出来了,巡抚大人敢不敢接纳我们父子二人?”

    许梁断然说道:“敢!有什么不敢?!这天下就没有我许梁不敢干的事!不瞒徐兄,我许梁到辽东来,也是迫不得已,蓟辽总督孙承宗一直提防着我!那些辽东文武又都以孙承宗马首是瞻,嘿嘿,我许梁在辽东,也是被孤立的人哪!”

    “眼下我许梁正是用人之际,徐兄和凌青能够加入,许某求之不得!”

    徐长青似乎暗松了口气,朝许梁拱拱手,道:“虽然说出来太见外了,但徐某还是想说,多谢了!”

    “徐兄客气了。”

    这时,凌青担忧地说道:“许大人,父亲和我的身份问题,恐怕还是会给大人带来麻烦的。”

    许梁不屑地撇嘴,“我许梁的麻烦向来不少。你们的这点事情,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事。”

    凌青道:“我的身份,相信以巡抚大人的面子,让官府撤消通缉令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父亲叛出锦衣卫,发出通缉的可是锦衣卫衙门,这事却是棘手得很。”

    许梁顿了顿,森然说道:“凌青你尽管放心,徐兄既然已经是我许梁手下的人,锦衣卫想动他,还得掂量掂量后果!”

    凌青讶然地看着许梁,眼里有震惊之意。锦衣卫刑侦天下士民,凶名在外,许梁居然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当晚许梁在巡抚衙门设宴,欢迎徐长青和凌青的加入。酒宴之上,四人聊着聊着,便说起了白天在总督府衙门里发生的事情。

    当听到许梁把祖大寿打成重伤之后,徐长青惊呼了一声,皱眉想了想,便朝许梁说道:“大人,你把祖大寿打伤了,怕是已经与整个辽东武将结怨了!这对以后的发展极为不利啊。”

    既然决心归附许梁,徐长青和凌青两人,已经自觉地称呼许梁为大人了。

    许梁认真的听着,戴风讥笑道:“不就是个祖大寿嘛,是姓祖的挑事在先,贤婿打了就打了呗!”

    徐长青摇头,道:“事情没有戴将军想象的那么简单,辽东武将,以祖大寿为首!辽东各路将军,祖大寿的威望最高。别的不说,打了祖大寿,至少相当于把吴襄父子也给打了。”

    “嗯?”

    许梁讶异地看着徐长青。

    徐长青道:“吴襄是祖大寿的部将出身,祖大寿的妹妹嫁给了吴襄,换句话说,祖大寿既是吴襄的上司,更是大舅哥!而吴三桂,得称祖大寿一声舅舅!”

    许梁和戴风听了,不禁愕然,许梁骂道:“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总督府内的一间厢房里,吴襄,吴三桂站在祖大寿的病床前,吴三桂低头担忧地看着祖大寿,听着祖大寿时不时地闷咳着,头上冒着虚汗。

    “舅舅,你感觉怎么样了?好些了吗?”吴三桂问道。

    祖大寿睁眼,看着吴三桂,脸上自然地露出笑意,道:“长伯,我没什么大事!咳咳!”

    祖大寿一阵咳,便又用手帕捂着嘴,小心地擦了擦,一丝殷红的血色还是从白色的手帕间渗了出来,祖大寿不着痕迹地放到一边。

    吴三桂看见了,双拳捏得紧紧的,脸色怨毒。

    祖大寿道:“我听说今天在会上,你跟许梁呛了好几句?”

    吴三桂撇嘴冷哼道:“许梁这人自以为是,还当辽东是他的陕西省呢!刚来辽东连人都没认全便想收复辽东半岛?真是痴人说梦!”

    祖大寿皱眉,责备道:“长伯,你鲁莽了啊!你只是宁远部将,而许梁怎么说也是辽东巡抚!许梁的事情,自有总督大人去评叛,何需你强出头?”

    吴三桂噎了噎,眼里很是不服气。(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