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序章 今天的赵元嗣依然是逗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外挂的情况下,潜能者和显能者在充电效率上的差别微乎其微,而法术的破坏力显然比不上化学能武器。

    战后各国也花了大力气,推出了一批显能者专用超级装甲,但这种昂贵的玩意性价比极低,实战表现也差强人意。加上这一时期社会主义运动全球兴起,让社会扁平化的各类运动直接把高高在上的显能者埋进了历史垃圾堆。

    时至今日,显能者仰仗的已然不是其力量,而是和凡人无异的金钱、权势。西方的显能者还能依靠祖上的积累继续奢华的享受,但在社会阶层被完全重铸的天朝,除了少部分被戏称为“朝廷鹰犬”的存在和一票有钱的壕外,大部分显能者还要为柴米油盐奔波。

    而我们的故事,就从涛涛钱塘江左岸,一个普普通通混吃等死的显能者在床上起伏的腰肢开始。

    啪~啪~啪~

    ————分割线————

    “老李怎样,这个开头足够吸引读者了吧?”赵元嗣一脸骄傲的表情看着好友。

    “这就是新挖的坑?除了描绘了下大家都知道的历史脉络外,完全是什么都没有吗!”李六福皱着眉头,认真点评着这份稿子。当然,他这幅模样完全是装出来的,他找过来只是知会一声毕业旅游计划,根本没想过会被拉着看这位的“大作”。但看其闪闪发光的双眼,自己怕是不说个一二三,接下来怕是要霉星高照。认识了这些年,李六福已经认识到,椅子上这位有钱任性的手办狂魔兼里番达人,自以为是正常人的同学,其本质应该归类于混沌的不可名状之物。虽然没见过他真正表现出呼风唤雨的一面,但初见时他那身粘稠到恶心的灵力就让李六福跪了。

    这样的人物,真因为觉得被冒犯了,给自己下个厄咒,都没地方说理去。

    毕竟,一个上辈就断了传承,小时又没能打下根基的显能者其实和潜能者无异,在依然恪守显能者传统理念的老一辈眼里是没有话语权的。就算是现代信息发达,显能者曾经的秘密都上了百度,一些守旧的老人怕是还把显能者当陆地神仙供着呢。

    即使,这人脑洞大开……

    即使,这人挖坑不填……

    ……也要捡好的说。

    他揣着这番心思,到嘴上全变成了恭维:“不过老赵您这个设定,怕不是要写修行人的故事?那可好,这方面您是大家,比之‘终点文学’那些光说不练的叶公可要专业。这现代背景的修行故事怕是真能修出神仙来,那可是一本成神的节奏啊。”

    “神仙?”赵元嗣眯了眯眼睛,让李六福剩下的话都闷在嘴里,“那可没戏。我寻思这个坑要是有结局,必须是没有灵力也没有魔法方术的纯科学世界,什么神仙方士还是西方那些巫师教士统统泯灭在时空的褶皱中吧。”

    “是,是这样么?呵呵,呵呵啊哈哈……”马屁拍到马腿上的李六福笑的很僵硬。

    “对了,你来到底有什么事,班会上不是说完了么?”

    “那个,是这样,班委准备乘着这次实习结束,在五一长假组织一次毕业旅行,在之后都要各奔东西,这次是最后的机会。我在统计参加人数,想问问你参不参加。”

    “合宿,去哪?”

    “九寨沟,黄龙,都江堰,四川北边一条线,大概15天。”李六福报出一个个地点,看到赵元嗣毫无兴趣的神色全在脸上,忙加了一条,“最后女孩子们要求个缘,这可是好机会啊,计划在峨眉山上住一晚,到时候——呃……”

    他说到这真想给自己个嘴巴:千不该万不该,提什么峨眉山。赵元嗣以前提到过,他可是正宗嫡传,追究起来可是要到秦汉方士,让他给菩萨上香简直是对祖宗的侮辱。果然,赵元嗣语气立即不善起来:“怎么着,老李你当算让我去拜拜菩萨?若是青城山我倒真想去,去峨眉看秃驴我可是谨谢不敏。”

    他合上笔记本电脑,半靠着椅子,相当结实魁梧的身体完全陷入了柔软的羽绒中,阳光穿过客厅那一整面玻璃幕墙,在地上照射出分明的轮廓,如同黑暗中蠕动的混沌。在这可怕的身躯上长着的脑袋,眉宇间显出的是一种看穿一切的神色,褐色的神秘的眼睛是如此有力量,轻浮的嘴唇变得果敢,表情又是如此敏锐,以至于李六福看过一眼后,完全忘记了那刚刚出现的、压抑而黏稠的力量,只记住了那贯穿这个物质世界的灵魂。他知道,和往常一样,赵元嗣学着电视和动画里的人物一样开始装深成。每当这种时候,就会发生一点点奇怪的事情,所以身为普通人的他只需要安心等待这位大神装逼完毕即可。

    “你刚才提到那个活动的时候,我就确信了一点。”赵元嗣稍稍合了一些眼睛,让骤然凝固的气氛舒缓开来,一本真经的开始胡说八道:“你知道,这个星球上的人事如此之多,有的生性羞怯,有的愤世嫉俗,有的肤浅虚荣,有的真挚热情,还有的不愿与人为伍,可是他们并不反对到舒适的地方去坐坐,也不介意偶然到来的叨扰。但这并不意味他们会乐意接受那些自以为是的白富美高帅富人生赢家在身边展现自己幸福每满轰华绚烂热气逼人充实振奋的活剧。这一次想必是那些在这个小集体中发散了足够光彩的活跃分子提出来的吧,只不过是挂了‘集体’的名义炫耀自己的人生,站在权力金钱和美貌的高台上接受台下愚蠢大众的朝拜罢了。”

    在fff团大元帅澎湃的斗气洪流中,李六福不知不觉开始后退,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离开了这栋豪宅。沉重的大门在他面前缓慢的,坚定不移的合拢。

    “对于这种人,对于这类事情,我寻思着只有一句话——”

    赵元嗣的声音蛮横的搅动着他的大脑。

    “去死吧,现充!”

    结果,似乎有些和想的不一样?

    抱着这样的念头,李六福结束了2008年三月最后一天的行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