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4章 夏天是火辣的季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等到午夜,周全仍旧没有回来,周惟决定和珀西开着巡林车出去找它。

    一号车送出去检修了,两个人只好同乘一辆二号车,珀西驾驶,周惟坐在副驾位上搜索熊猫的踪迹。进入变身期以后他的视力进化了不少,虽然比不上高精度热成像仪,也能超过普通望远镜。

    悬浮车飘过一小片树林,马上就要进深山了,珀西问:“先从哪一片区开始寻找?P区?那边的小溪边有很多野苹果树,上次我带它去捡过苹果。”

    周惟皱眉思索,摇头:“别着急,右拐,去那片草甸,我忽然想起件事,上周我巡逻的时候在那里发现过一些可疑的痕迹,说不定最近有什么猛兽下雪线来掠食,我要再去看看。”说着打开上周他照过的照片,用保护中心专用的痕迹鉴定软件分析起来。

    悬浮车很快到达草甸,虽然雪已经有点化了,但依稀还能看出一些模糊的痕迹,珀西跳下去仔细勘察一番,喊道:“有个脚印很像熊猫,软件分析出来没有?是几号?”区里的熊猫都是在册编号的,可以通过爪印查出身份,确定它经常活动的领地。

    “已经分析出来了,是成年熊猫,我正在和区里的档案比对爪痕。”周惟喊,“可能是高处的领主,最近雪大下来找东西吃了。你上来吧,把车子拔高一些,我再搜索一下其他爪印,看能不能确定它的活动方向。”

    珀西上了车,将车子拔高了几十米。周惟“咦”了一声,说:“奇怪,档案库里没有这个爪印,不是咱们区的熊猫。也许是别处迁徙过来的吧……看爪痕像是母熊猫。”

    “那周全一定是被母熊猫拐跑了。”珀西说,“这个季节母熊猫正发情,一叫,最近的公熊猫都会去求交|配。”

    “……它还不到两岁啊!”周惟糟心地道,“未成年呢凑什么热闹,区里公熊猫这么多,随便哪个都能一屁股坐死它!”

    珀西也有点担心,周全被周惟养得太怂了,战斗力基本为负,而雄性熊猫竞争求偶的过程是很血腥的,被其他竞争者咬死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被雌性熊猫召唤过去的雄性多一点,这样大家群殴起来周全可能还能捡条命,真要一对一PK那它就完了。

    悬浮车快速掠过密林,透过积雪覆盖的树冠,周惟果然发现了更多的熊猫爪印,指挥珀西将车子一路开进东南方的山坳,道:“爪印消失了,新熊猫可能就在这附近定居,把车子找个地方停下,我们进树林找找。”

    珀西依言在一块平地上停了车,和周惟徒步进入茂密的树林,展开“飞行模式”寻找新来的母熊猫。

    照旧是珀西变身,周惟骑在他背上,两人在两三人合围的大树间滑翔穿梭。忽然,珀西的耳朵动了动,道:“听,好像是母熊猫在叫!”说着加速往前飞去。随着距离接近,周惟也听到了那个声音,同时依稀还听到了撕咬扑击的打斗声。

    绕过一块巨大的落石,一片竹林出现在眼前,七八只成年熊猫在林中激战正酣,将满地积雪扬得半天高,一时也看不清到底有没有周全。周惟心急如焚,展开双翅要冲过去,被珀西一口咬住了后脖颈。

    “你干什么!”周惟挣扎着叫道。

    珀西松开他,用爪子勾着他的脚不让他走,压低声音道:“没事,周全没在里面,你别过去,惊扰到熊猫交|配会违反中心规定的。”

    保护区严禁人为干预野生动物交|配过程,周惟没办法,重新回到他背上,收起翅膀道:“你确定周全没在里面群殴?”

    “没,我看得很清楚。”珀西视力比他好得多。

    “那这货去哪儿了?”周惟越发焦急,抓着他脖子上的短翎道,“走走,绕过去,去别处找找。”

    “咝——你轻点,我的短翎很敏感!”珀西不满地道,“你急什么,我又没说它没在,只是没打架而已,它太怂了,在旁边的雪堆后面躲着发抖呢!你看那片竹笋东面!”

    周惟连忙松了手,安抚地摸了摸珀西的脖子,顺着他说的方向一看,果然看见一个熟悉的硕大的熊猫屁股耸立在一堆矮矮的积雪后头。周全貌似受了点儿伤,右半边屁股少了一块毛,浑身抖得跟打摆子似的。

    “这也太怂了吧?”周惟不禁吐槽,“被挠了一下就躲这么远,你看那只大个子,耳朵都被咬豁了还在那打呢!”

    “怂了好,保命要紧。”珀西对熊猫的要求很低,“反正老婆迟早会有的,说不定哪个口味重的母熊猫就喜欢它这样的怂货。”

    周惟勉强接受了这个安慰,道:“走吧,过去把它救出来,咱们回家吧。”

    珀西道:“再等等,现在过去怕吓着那帮打群架的……说不定周全很腹黑,躲在那里只是在酝酿什么反击的计划呢。”

    周惟可没他这么乐观,自己儿子自己知道,周全能不吓尿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两人藏在树冠里看了一会儿,交|配大战渐渐接近尾声,那只被咬豁了耳朵的大个子慢慢占了上风,虽然伤的最重,挂彩最多,但浑身的彪悍之气完全震住了其他雄性。几只受伤的“情敌”互相看看,不敢再向它挑衅,四散开来让出了雌性熊猫所在的草坑,但并不走远,期待女王大人临幸了豁耳朵之后还有心情再和它们来一炮。

    豁耳朵王霸之气满格,冲着卢瑟们发出震慑的嚎叫,施施然转身往雌熊猫走去。就在周惟准备绕过去接周全的时候,它的脚步忽然停了,扭头往周全藏身的雪堆吼了一声!

    “嗷!”周全本来已经心惊胆战,听到这一吼立刻崩溃了,爪子一软扑倒在地,肥囊囊的身躯筛糠似的抖个不停。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总是有那么一些出人意表,豁耳朵大王瞪着抖成一团的怂货,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竟然放弃了女王大人,转身往周全走去。

    “它要干啥?!”周惟惊悚了,掐着珀西的脖子道,“快过去,它要痛打落水狗了!”

    “……等等!”珀西爪子抠着树干,纹丝不动,“不对,我感觉不到杀气,它好像没有揍人的意思……你看它的脚步多轻松,眼神多温柔……卧槽它不是看上周全了吧?”

    “……”周惟一头黑线,难道搞基这种事是遗传,不对是传染的吗?他的熊猫也弯了?

    不对,周全貌似还是直的,弯了的是豁耳朵而已!

    哎哟卧槽,他的熊猫居然自带“百分百掰弯情敌”气场!

    这技能也是没sei了!

    就在两个爹目瞪狗呆的时候,豁耳朵已然接近了怂货,低头用它带血的充满雄性荷尔蒙的脑袋将周全筛糠般颤抖的肥硕身躯顶得翻了个个儿。

    “……”周全已经出离惊恐以至于完全僵硬,像个硬壳乌龟一样四脚朝天躺在地上,用“大王饶我一命”的眼神看着豁耳朵。

    豁耳朵果然已经被它掰弯,含情脉脉瞅了它半晌,忽然伸出舌头温柔地舔了舔它嘴角恐惧的哈喇子。

    周惟看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尼玛这位兄台的萌点得是有多歪!

    几米之外,原本已经退避三舍的卢瑟们被眼前奇葩的一幕震惊了,包括女王陛下在内,个个都像中了神经毒气一样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良久女王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钻出草窝扑到周全面前,伸开五指一把挠了过去。

    周全被女神的耳光抽傻了,张着嘴流出了更多恐惧的哈喇子,豁耳朵立刻挡在了它面前,用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扛住了女王的暴击。

    场面太过狗血,即使放在城乡结合部乡土伦理**小黄文里也显得有点辣眼睛,但当事熊猫丝毫不觉得羞耻,仍旧保持着极为天然的演技,仿佛冥冥之中有十八个于正在为它们精心执导。

    女王、壮汉和怂货白莲花的三批大战持续了足有五分钟,终于一个心机的卢瑟抓住了谄媚的机会,飞奔过去冲散了战团,向女王发出忠心耿耿的表白。伤心的女王已经对豁耳朵彻底死心,于是接受了心机卢瑟的献媚,带着它往自己的草窝走去。豁耳朵用大头将戳在雪堆里的周全拱了出来,示意它跟自己走。

    目赌一场精彩的大戏,周惟的心情有点无法形容,戳了戳珀西的脖子,小声道:“跟过去看看。”

    “看什么?”珀西问,“你没见过熊猫搞基吗?”

    “……”周惟黑线,“带周全回家啊!难道真要看着那个豁耳朵把它日一顿吗?”

    珀西道:“注意文明用词,什么日,人家那是正经的求偶好么?作为家长不要随便干涉子女的私事,更不能歧视子女搞基!”

    “你特么在胡说些什么!”周惟怒道,“不行你给我跟上去,周全那么傻,会受伤的!”

    珀西无奈驮着他飞了起来,远远跟着豁耳朵和周全,只见它们翻过一个小山坡,在小溪边一片小树林里停了下来。豁耳朵怜爱地舔了舔周全脸上一个小伤口,从灌木丛里扒拉出几个嫩嫩的竹笋,示意它吃。

    “这完全是甜宠啊。”珀西蹲在远处的树冠上,啧啧道,“还知道投喂!”

    周惟蹲在他背上,真不知道是应该附和还是应该反驳,纠结了半天只叹了口气。

    周全不愧是个吃货,得到竹笋以后立刻对豁耳朵好感度飙升,发出傻逼一样的欢呼。豁耳朵十分得意,等它吃完两个竹笋,贴着它的屁股蹲了下来,腻腻味味地蹭来蹭去。

    接下来的场面有点儿少儿不宜,即使作为家长周惟也不好意思继续偷窥下去,在看到豁耳朵成功地把自己塞进吃竹笋的怂货之后,无奈地揪了揪珀西的短翎:“走吧。”

    “不看啦?”珀西小声问,“不等它们完事儿带周全回家吗?”

    “算了。”周惟有些意兴萧索,摇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咱们回家吧。”

    两人开着巡林车回到宿舍,时钟已经走向凌晨四点。周惟心情不好,一回家就恹恹地躺到了床上。

    珀西去洗澡了,周惟将他丢在床上的衣服踹到床下,忽听“啪”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兜里掉出来了,捡起来一看,是个远程监视仪,指示灯亮着,显然还在运行。

    周惟猜测他是担心周全,所以在豁耳朵的领地里放了漂浮探头,刚想收起来,到底不放心,点开了同步播放键。

    全息监控投影在半空中,豁耳朵竟然还没完事儿,正在草丛里压着周全各种疼爱,背面疼完正面疼,正面疼完侧面疼。周惟看了五分钟,感觉自己四年大学学的完全不够用,原来熊猫交|配还能搞出这么多花样!

    音响里传来熊猫们欢乐而又痛苦的叫声,作为一个资深熊猫控,周惟第一次觉得自己知道得太多了,竟然从那**的二重奏里听出了各种高|潮。

    知识有时候也是负担啊……

    寂静的春夜,周惟被自己渊博的知识勾起了某种不可说的兴致,关了监控貌似也没什么用,侧躺了一会儿没能平静下来,趴着又感觉压得慌,仰卧撑着被子……最后只得将珀西的枕头拖下来两腿夹着蹭来蹭去……

    还没等解决实质性的问题,珀西洗完澡回来了,带着水汽的身体贴上来:“我的枕头呢?”

    “……”周惟僵硬地往床边挪了挪,示意他抽走自己的枕头。珀西抽了抽鼻子:“你在自读吗?”

    “……”你知道的太多了!

    珀西靠过来,分了他一半枕头,鼻尖贴着他的后脑,长臂穿过他腋下,带着湿气的大手从胸口一路往下摸到自己的枕头,咬着他的耳朵道:“弄脏了。”

    周惟浑身僵硬,不知道是应该道歉还是应该叫他滚,正纠结间只觉下腹一凉,珀西已然取代了枕头的位置,轻车熟路地动了起来。

    “再弄脏点吧。”珀西炽热的气息喷在他耳背,冰凉的手指慢慢被他笔挺的部位熨热了,哑着嗓子道,“两个人一起弄。”

    天蒙蒙亮的时候,两个人终于完成了弄脏枕头的大业,珀西可怜的寝具被丢到了墙角。两个不讲卫生的饲养员交抱着挤在同一个羽绒枕上,睡得如胶似漆。

    半梦半醒之间周惟依稀觉得他们发展得有点儿快,但想想自己已经求过婚了,走到这一步也是必然,于是心安理得地陷入了沉睡。

    珀西对枕头的触感很不满意,十分想换个工具,比如周惟的屁股……或者是大腿再来一发,但鉴于他可怜的未婚夫刚刚经受了失去熊猫的打击,便没有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用自己强大的意念平息了内心深处不和谐的欲|望,也沉沉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一周,周全始终没有回来,周惟的气压低沉,连大夫开的那一堆生长素也没有吃,每天只沉默地出去巡逻。珀西偶尔去豁耳朵的领地查探一番,发现怂货和它的新饲主生活非常和谐,大脸上被女王挠掉的皮毛重新长了出来,貌似还胖了点,吃得油光水滑。

    “野生动物还是更适合生活在自然环境下,现在这样对周全是最好的归宿。”珀西劝周惟,“你别难过了,所有的宠物都不可能陪你一辈子,人生就是不断的分离。”

    周惟心中闷闷的,忽然觉得这份工作索然无味,他天生无法融入人群,本来以为有动物的陪伴就够了,现在才发现自己身为人类,根本无法融入真正的自然。

    “那我们呢?”周惟问珀西,“我们也会分离吗?”

    “……”珀西发现给自己挖了个坑,坚定地摇头,“不会,我们是天注定要永远在一起的。”

    周惟觉得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在一起,生老病死,总有分离,但也许是周全的离开让他心理上有点脆弱,也许是生长期让他的理智有所掉线,竟下意识地催眠自己去相信珀西的话。

    太孤单了。

    “给区长报婚假吧。”周惟说,“区里人手紧张,早点报区长好安排人事计划。”

    珀西一愣,转瞬即从他眼中看到了一抹难以掩去的寥落,伸手盖住他的手背,道:“你别难过,我会永远陪着你,你去哪里,我去哪里,抱龙峪也好,宇宙尽头也好,咱们永远在一起。”

    周惟感受到他温热的掌心,渐渐对自己刚才的催眠有了一丝真实感,也许真的有人能够永远陪着自己,永远都不离开,没有叫|春的女王,没有豁耳朵,没有拿着竹笋的第三者,也没有生生死死的界限……

    “给全真教那个杂毛打电话吧。”周惟振作了一下精神,道,“1988确实挺便宜的,中秋节也是个好日子,月圆人圆嘛。”

    “好。”珀西看到他眼中的暖意,心中也慢慢暖了起来,“我这就跟区长报婚假,顺便预约集体婚礼。”

    春天疏忽而过,夏天不知不觉就来了。

    周惟和珀西的婚假批了下来,区长对他们的办公室恋情没有任何意见,非但给了他们三十天婚假,还给他们包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全真教的杂毛也对他们的婚事表示祝贺,因为第一次拉到外星人客户,还给了珀西一个额外的优惠,这样他们连结婚礼服都不用操心了,全真教的道袍供应商将为他们免费提供两套中式喜服。

    随着时间推移,周惟的心情渐渐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