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3章 春天是骚动的季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雪初霁,阳光普照,白皑皑的山岭远看一片枯寂,参差的枝桠上却已经冒出了嫩嫩的绿芽。

    周惟开着悬浮车飘过一条冰雪初融的小溪,依稀看到溪边的薄雪上留着几行浅淡的爪印,不禁嘴角微翘——往年这个时节金丝猴是不会到这一带活动的,看来抱龙峪的环境是越来越好了。

    “t区已经巡查完毕,我回家了,over。”通讯器内传来珀西的声音。周惟嘴角的笑容扩大:“p区也马上结束了,我一小时内回家,over。”

    “弄好下午茶等你,over。”

    他们回到地球已经快一年了,珀西去年夏天正式应聘为抱龙峪野生动物保护中心饲养员,作为周惟的实习生和他一起巡视这片山林。

    两个人搭伙的感觉意外地好,默契、温暖,往往周惟脑子里才闪过一个念头,珀西已经全办妥了,年底尾牙的时候他们甚至被区长钦点为“全区年度模范”,以表彰他们俩人在工作中逆天的配合度。

    患难与共、心有灵犀、心心相印、心领神会……周惟觉得把字典里全部类似的词儿都用在他们身上貌似也不为过,然而遗憾的是他们离恋人那一步好像总差着一点儿,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无法把这种难以言说的默契升华成为自然而然的爱情。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世界上最微妙的事情莫过于此。

    好在周惟不是个纠结的人,加上工作太忙,半年多混混沌沌也就这么过来了,到现在也没觉得像他们这样朝夕相处睡一张床吃一个碗还保持着纯洁的男男关系有什么不对。

    悬浮车飘过最后一个山坳,再往前飞二十公里就是宿舍了,周惟开启自动驾驶,调出日志面板开始填写巡查记录,填完一半眼角随意一瞟,忽然发现侧前方一片草甸上积雪有些凌乱,貌似什么大型猛兽出没过,忙操纵车子降落查看。

    杂乱的脚印、折断的树枝和草叶……凌晨的大雪掩盖了大半痕迹,给辨认带来很大的困难,周惟绕着那片草甸观察许久,拍照取样,再次启动悬浮车往宿舍飞去。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交|配的季节……让我把目光放到遥远的澳大利亚草原,那里的雄性袋鼠正展示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宿舍里温暖如春,珀西穿着背心短裤横在沙发上看自然频道,两条长腿嚣张地翘在茶几上。全息投影里,某著名主持人正声情并茂地解说着草原生物的爱情动作片:“雄性袋鼠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向雌性袋鼠示爱……它成功了……雌性袋鼠终于接受了它的求爱……雄性袋鼠的xx坚定地进入了雌性袋鼠的oo,它们快乐地律动着……不久之后,新的小生命即将诞生……”

    浪漫的音乐响起,渐渐淹没了袋鼠们激情四射的叫声,周惟在玄关换鞋脱衣服,不知道是房间太热还是音乐太吵,无端觉得自己后脊背一阵阵冒汗,一股热浪从脑丘下方一直烧到耳朵尖,不一会儿连脸都有些发烫。

    “回来啦?”珀西懒洋洋跟他打招呼,“壶里有煮好的奶茶,点心我没热,凉着吃吧,天气太热了。”

    “不会把暖气关小点儿吗?”周惟浑身燥得慌,刚换上的背心已经感觉有点潮了,打开控温面板想调低温度,一看显示才十八度,不禁怀疑机器坏掉了,“温度不高啊,怎么感觉这么热?”

    “春天是交|配的季节,到处都洋溢着火热的躁动,大秦岭也不例外,生活在这里的雄性动物都感受到了春的气息……”主持人替珀西回答了他的疑问,天衣无缝,恰如其分。

    周惟刚把背心卷到腋下散凉,又一头黑线地放下来,遮住自己散发着春之气息的腰子。珀西貌似也被解说词暗示得有点躁动,在沙发上不安分地挪了个窝,一抬屁股热气四溢,原本趴在他旁边蹭点心吃的胖熊猫被喷了个正着,不情不愿地蠕动着躲开了,发出不满的哼唧。

    巴掌大的宿舍住了三个雄性动物,在这尿尿圈地孔雀开屏的季节确实显得有点局促。

    “干脆把暖气关了算了。”珀西索性把背心脱了,光膀子站起来去厨房倒奶茶拿点心,“奶茶喝热的喝凉的?”

    “热的吧,春捂秋冻。”周惟被主持人没羞没臊的解说词弄得心烦,关掉全息投影,放上一首平心静气的古筝曲。珀西给他倒了杯热奶茶,配上两块绿豆糕:“清清火吧,我感觉你最近体温有点高,前两天不是还上火了吗?脖子上的火疖子下去没?”

    “没,好像还多了。”周惟皱眉摸摸脖子,两周前他耳朵后面开始莫名其妙长小痘痘,擦了药也不管用,最近已经扩散到锁骨了,跟青春痘似的。天知道他正青春的时候都没长青春痘,一把年纪了怎么还骚情起来了。

    “周末休假去医院看看吧。”珀西顺手蹭了蹭他的后脖子,修长的手指左摸摸右摸摸,没摸出个所以然,倒把周惟摸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疼不痒的,可能是风疹也说不定,春天爱过敏。”

    “以前没过敏过啊,难道去了一趟‘好基友’体质变化了?”周惟不自在地搓了搓耳背,嘟囔,“痘痘消下去以后皮肤好像变硬了,天呢我这不会是牛皮癣吧?你躲我远点儿,搞不好传染呢。”

    “你等等,好像不对。”珀西忽然发现了什么,扒着他的耳朵仔细看了一会儿,大叫道,“这是鳞片!周惟你在长鳞片!”

    “吓?”周惟吓了一跳,用指甲刮了刮,果然有点金属质地的感觉,凌乱道,“不是吧,难道光长翅膀还不够,我这是全身都要变成龙?”

    珀西也是叹为观止:“有可能啊……神啊你这是什么奇怪的血统,怎么变个身还跟换牙似的,变一变停一停,拖个三五年才能全变完的节奏?”

    周惟跑进浴室,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苦着脸道:“这也太坑爹了吧?过两天是不是我全身都会覆盖鳞片……不对你也没有整天带着一身鳞片过活啊,我这个应该也能变回去吧?我翅膀都能变回去呢!”

    “你翅膀是完全长出来以后才能变回去的。”珀西分析道,“所以你也许得等所有鳞片长出来以后才能变回人类正常皮肤。”

    “不是吧,那生长期我怎么办?工作服不都被它给戳破了吗?”周惟的关注点永远都是偏的,“脚上长出来我还怎么穿鞋?对了你小时候是怎么长的?是不是全长好了才能变身?”

    “我和你的长法不一样,我生下来就是鸡……不对是龙。”珀西说,“我没有生长期啊!”

    周惟长吁短叹,茶都喝不下去了:“不行我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说不定医生有办法。”

    这年头地球人和外星人各种混血,医院里有专门针对异星混血儿的科室。周末周惟大清早就开着他新买的哈雷摩托去了医院,珀西不放心,也跟着去了。临走时寂寞的熊猫十分想蹭车去市里转转,蹲在后座上不下来,最后还是珀西运用强大的臂力将它强行拖回了宿舍——熊猫太胖了,周惟驮着它就不能再驼其他人。

    自打买了摩托车,龙与熊猫争夺饲主后座的战役就从未停止过!

    还好今天老子赢了!珀西骑在周惟身后,紧紧抱着饲主大人劲瘦有力的公狗腰,扬起志得意满的笑容!

    一路狂奔到市人民医院,预约的专家号刚好叫号,周惟把“病情”一说,一位鹤发童颜见多识广的医生就给出了治疗方法:“忍着点儿吧,等全长出来就好了。”

    “啊?”周惟傻眼,“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全长出来啊?”

    “这个有快有慢,血统不一样,时间也不一样。”医生见他愁得可怜,刷刷刷开了个药方,“你这个基因太奇怪了,全银河系的谱系存档里都查不到,我也不好下结论。这样,给你吃点儿促进生长的药吧,也许能长快点。”

    “也许?于是你也不知道你自己开的药有没有用?”周惟黑线,“那你还让我吃?!”

    “哎,是你自己着急的嘛,再说精神暗示也是很重要的啊。”医生慢条斯理解释道,跟老神仙似的,“你吃了药,觉得自己长得快了,也许它就真长得快了嘛。”

    你到底是医生还是神棍啊!周惟无语凝噎,只好照药方交钱取药,然后带着一大包维生素生长素什么的出了医院大门。

    珀西见他心情不好,便建议去城里溜达溜达:“今儿天气不错,时间还早,咱们找地方玩玩吧?上城墙怎么样?听说今天有绕城马拉松比赛,我们也报名参加一下吧,说不定能得冠军。”

    周惟对任何人类密集的活动都生理性抵触,但想想珀西这么长时间陪自己在抱龙峪那种人迹罕至的地方待着,作为饲主自己也该陪他放放风,便同意了:“那咱去吧,我开车,你趁这会儿工夫在网上报个名。”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