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嗣王来京,子菱护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伴着透骨的剧痛,尖锐而冰冷的利器穿破皮肉,狠狠插—进她的身体中。

    沈子菱只怕伤到了云菀沁,想也不想,一把反抱住她,护得牢牢,却觉背后一阵冷风划过!

    持刀的花匠自知败露,目露凶光,似是清楚不可能再靠近夏侯世廷,反正横竖一个死,顿时发了狂,举起袖里藏着的刀,大肆挥舞着,在殿内乱砍起来。

    燕王、拓跋骏离夏侯世廷近一些,更是马上围拢在他身边护驾。

    殿内一阵喧哗,乱作一团,侍卫已如出笼猛兽,扑了过来。

    云菀沁冷汗沁出,抬臂指向花匠:“有刺客!拿下!”

    目标,正是朝向夏侯世廷。

    因为走得急速,花匠宽袍大袖被风微微拂开,手心处,竟银光一闪,露出利器的一角。

    动作太迅猛,一下子,离得远远的侍卫根本来不及反应。

    还没等云菀沁反应过来,那花匠竟已经大步朝自己这边迈过来。

    她步子一刹,有种不好的预感,沈子菱正搀着她,察觉到她的异样,也跟着停下脚步。

    刚好落入云菀沁眼里,不禁秀眉一跳,那人正是百卉园里新招揽进宫的花匠之一。

    惟独一人,虽然与其他人看上去一样恭敬垂着身,却抬着一双眼睛,朝三人这边打量。

    正在殿内搬抬贺礼的众人见三人离场,都纷纷暂停手头活,垂下头,俯身恭送。

    今日蜀王寿诞,三爷难得休沐,不用办公,齐怀恩知道三爷想陪娘娘回福清宫,也早习惯了三爷不爱人跟,勒令几名侍卫退下。

    夏侯世廷也走下玉阶,顺便悄然一挥手,示意内侍不用跟。

    云菀沁见她根本懒得跟沂嗣王打照面,也只得随她,被她搀着,下了台阶。

    沈子菱只想快点儿回配殿,站起身,悄声:“我送娘娘回福清宫吧。”

    殿内,这个时候最是松散。

    各部的人以此进来,将贺礼搬出。

    齐怀恩又吩咐下去,让刚刚送礼的各部将贺礼抬出殿,送去蜀王在宫里的居所。

    众人齐齐站起身,先恭送贾氏离开。

    见贾氏面露疲倦,夏侯世廷让内侍陪同太皇太后回宫殿休息。

    时辰不早,寿诞临近尾声。

    …

    相思病?一个征伐沙场的将军得相思病?说出去简直叫人笑掉大牙。

    当即他就变了脸,跳下床将那大夫打得鬼哭狼嚎地跑了。

    最后,一个大夫实在束手无策,又怕嗣王怪罪,弱弱说恐怕是相思病。

    宋管事请了好些江北当地的名医来给他瞧病,都瞧不出个所以然。

    他身子骨一向健壮,别说生病,就算是打个喷嚏都听不见。

    不管怎么样都吃不下,睡不着,坐都坐不住。

    战事刚歇,不知道哪一天开始,他却有些百爪挠心了。

    边境频发的缠绵战事,又拖住了他几个月,更没闲工夫去理别的事。

    她刚刚跟着沈肇一跑,他气得堵心,根本没想过找她,想离就离吧。

    只要放手,他就有能耐把她拉回来。

    好啊,有本事抱着皇后的大腿一辈子不放啊。

    坐皇后那儿去?

    丹陛下,席位间,沂嗣王一个人寂寞孤单冷地坐着,一口酒接一口酒地闷头喝着。

    若知道自己有了孩子,这男人估计更认为自己跑不了,会得意死吧?

    沈子菱吁口气,那就好。

    “没有。这事儿得你自己跟他说。我这个外人说算个什么意思。”

    沈子菱一怔,果然,沁儿知道了,又心里一悬:“你没跟他说吧?”

    “行了,等我跟你说了,再等你答应,估计你肚子里的孩子都能跟蜀王一般大了。”

    不说还好,一说沈子菱忍不住了:“你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你看他,脸都快成茅坑里的石头了。千里迢迢过来,你真的连句话都不想跟他说?”云菀沁手肘轻轻一擂沈子菱。

    沈子菱懒得看身后男子一眼,径直走到凤座边。

    云菀沁知道沈子菱在刻意回避沂嗣王,也只得无奈:“好。”

    沂嗣王身子停在半空,脸色阴了下来。

    内侍抬了凳子过去,沂嗣王拱手谢恩,走过去,正要掀袍,沈子菱已经朝云菀沁走去:“娘娘身子不便,我来给娘娘侍酒。”

    眨巴睫毛:“还不在嗣王妃旁边加一张凳子,让沂嗣王坐下。”

    说一声?提前跟她说了,这丫头只怕早就想法子托病装残躲在配殿里不出门了。

    云菀沁跟她自幼玩到大,哪里不清楚她在想什么,估计是怪自己不说一声。

    沈子菱心内苦笑,望云菀沁一眼,怎么就不能提前打声招呼呢。

    忘了?怎么可能忘?分明是故意的。

    云菀沁启唇:“子菱,是我和皇上请沂嗣王来参加蜀王寿宴,事多,忘了给你说一声。”

    殿内,所有宗亲贵胄的目光投射在这一对身上,当然都知道这两人闹和离的事。

    情不自禁五指一蜷,握紧了拳,发出嘎吱骨节声响。

    沂嗣王冷冷看着她,几个月不见,人倒是还长丰盈了些,可想而知,离开江北,她多么快活。

    沈子菱想溜也溜不了了,硬着头皮进去,刚走几步,只觉一双灼烈的眼瞳望过来,似乎能在她身上戳个洞。

    齐怀恩立刻迎上去:“嗣王妃回来了。”

    “子菱,你回来了。”云菀沁的声音飘来。

    可沈家的名誉和爷爷的脸面,可就真的丢大发了。

    她倒无所谓,反正自己偷偷离开夫家跑回娘家、吵着闹着要和离的名声,在宗亲皇室里都传遍了。

    她怕自己一下子没控制住,会跟这男人在殿堂上打起来。

    一时,她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只知道后背渗出汗,捏紧了拳心。

    他怎么跑来京城给蜀王拜寿了?

    她一抬头,正看见沂嗣王面对丹陛的侧脸,深紫锦袍,牙玉长笄束起发冠,不知道是不是前几月边关战事频繁的缘故,清减了不少,却显得五官愈发癫狂野性,虽上面的人是君,却仍是狗改不了吃屎,一副老子天下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