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3章 今日生别离,泪湿衣衫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陈秋娘并没有问“我爱你,再见”是什么意思。既然他并不在她清醒的时候说,那就是不想她问,不想她知道。所以,她只往他怀里挪了挪,枕在他的锁骨处睡觉,如同一只慵懒的猫咪。

    清晨醒来,日光扑进来,落了一屋子的金灿灿。他微眯双眸,在她的额上亲吻。隐居的第一天正式开始,他做了好吃的糕点,炖了野菜鱼汤,作为早餐。

    早餐之后,洗漱一番,两人暗搓搓地摸到山顶泡茶欣赏秦岭的秋色。

    不得不说,秦岭的秋是浓墨重彩的画卷,比春日更有滋味。高天之上,流云所过之处,有鸟来去盘旋。喝着茶的男女争论到底是苍鹰还是鹞子,争论来去,没有结果。于是两人收拾器具,去附近打猎,期间抓回一只野鸡,某帅哥想要尝试一下驯化,结果野鸡受到惊吓啄了楚风一口。某帅哥觉得此野鸡野性难驯,还是给它正常的归宿比较好。所以,楚风三下五除二,放血拔毛,挂到了厨房后面的平台上做风干肉去了。

    两人在附近转悠,寻找了一些食材,开始讨论新的菜式,争论之下,各自大显身手,做了风格迥异的两道菜。把十八骑中的四个请来做评论,一时之间,这四位颇为为难,借口还有一些事情要部署,纷纷离席。

    期间,陈秋娘身子不好,下午就休息。张赐负责熬药,弄得家里全是药味。他把私藏的果脯蜜饯都拿出来,才哄得自家夫人喝下了药。

    晚饭依旧由张赐下厨,做了一桌子好菜,两人喝着清淡的蘑菇鸡丝汤,算作对饮。

    饭后,张赐欲要抚琴,被陈秋娘阻止。于是,二人改为对弈。又因对弈太耗费精力,在张赐落后一子的情况下,立马就搅局,催促陈秋娘喝药睡觉。

    当然,两人还是时不时亲不自禁地亲近,擦枪走火尴尬不已的事频发。

    不过,陈秋娘不得不佩服张赐的定力。她还打趣说:“因为你啊,我还真的相信柳下惠确实存在。”

    张赐咬牙切齿,说:“我这是为了更长久的幸福,暂且忍耐。”

    陈秋娘就哈哈笑,最后笑出泪光。

    第二日,两人显然就和谐得多。不过,还是在做饭和家具的摆放上发了诸多争执,惹得十八骑中守在这里的四位频频扶额无语。当然,二人的分歧最终还是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当然,这一晚,两人睡得比较迟。因为当夜是八月十四,山中朗月,颇为美丽。两人没上山顶,就在门外平台上放置案几,喝茶吃糕点,随意聊天。其实说是随意聊天,却大多数时候都是张赐在询问她那个时空里的点滴,她在那个时空里的事。或者让她唱她喜欢的歌来听听。

    说到后来,张赐忽然说:“其实,在岷江之上,你说你的魂魄是你们那里的科技让你过来的,那是骗我的吧?”

    陈秋娘一愣,随即点了点头,说:“那时,怕我活不了,又怕你做傻事。其实,穿越这种事,很是玄妙,我那个时代,也没有那样的科技来达成这件事。”

    “嗯。”张赐语气暗淡了不少。

    陈秋娘看他沮丧,便主动要唱一支歌给他听,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马修.连恩的《Bressanone》,从前她踏遍千山万水,随身携带的音乐里却总是有这一首,那种淡淡的哀伤与纯净,让她觉得平静,觉得命运玄妙。

    她唱的是英文,张赐自然听不懂。她便拿了纸笔写下了歌词,写下了那首歌的旋律。张赐拿了古筝、琵琶、横笛、古琴,最终都没办法达到这乐曲的意境,最终选择了埙,有了意境,却不够表现此音乐的张力。他遂放弃,转而要求陈秋娘告知那英文的意思。

    陈秋娘不想说。此时此刻,这首歌是她的心境,她却不能当着他的面说出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