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五十章

    一直到再度回到家,林景颜都没能回过神。

    反应迟钝是一点,有些事情就算隐约能感觉到,也因为林然的冷淡反应而不敢确信。嫉妒吃醋并不能代表感情,有时候可能仅仅代表着独占欲。

    以她现在和林然的关系,如果会错意,就实在太糟糕了。

    可此时此刻,林景颜什么也不想想,什么也不想去猜测。

    她沉浸在林然的话里,脑子也像中途烧短路了。

    相较起来,林然就冷静的多。

    吻完林景颜,他直接牵着林景颜的手上车,一路开回了家,只有在等待红灯时,不自觉牵住林景颜手的动作泄露了他的心情,也并非看起来那么镇静。

    察觉今晚的林景颜格外的乖,林然停下车后,靠近她的脸颊吻了一下。

    林景颜转过脸,张扬美丽的面容露出些许迷茫,像是从发呆中回过神,实在是很可爱,林然忍不住又吻了一下,才牵起她回家。

    到家的时间也已经很晚。

    “你先去洗还是我先?”

    林景颜愣了一下,说:“我先吧。”

    澡洗了很久,林景颜才姗姗来迟出来,躺在床上感觉没过多久,林然也从浴室里出来。

    平时大概是工作需要,林然的头发都会梳的一丝不苟,有时候还会故意向后梳露出额头,这样能让他那张年轻的脸显得更成熟可靠一些,但现在他穿着棉质的居家服,湿润的黑发擦得凌乱,发梢还一滴滴落着水,看起来和念大学时没什么分别。

    林景颜看着他,慢慢坐起来,问:“要我帮你吹头发么?”

    林然愣了一下,干脆回答:“好。”

    吹风机插上电,吹拂起嗡嗡的热风,林景颜梳理头发的动作轻柔的就像爱抚,一根根缓慢穿过林然的黑发,让水分顺着风被蒸干。

    气氛宁静而安谧。

    林然的发质很好,无论什么时候,摸起来都像丝绸一样柔顺。

    洗发露的味道混合着林然身上清新的气息蔓延过来,林景颜很想就这么静止下去。

    “我以前……”她犹豫着开口。

    “嗯?”

    “……好像偶尔也会这么做。”

    “嗯,我记得。”这次是含着笑意的。

    林然没有吹头发的习惯,洗完头都是任由水顺发梢流淌,性感是性感,但林景颜总担心他会感冒,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只要有机会她就会顺手帮林然吹干头发,举手小事,后来连回忆都变成了奢望。

    不后悔,但终究还是有遗憾,有亏欠。

    直到把林然的头发吹得干燥清爽,胸口跌宕的情绪让林景颜忍不住趴在林然背上,脸埋进他的肩窝,低声开口:“对不起,当年的离开。”

    重逢这么久,也没找到机会诚恳的道过一次歉。

    愧怀太多,便觉得语言十足苍白,但也不能因此去逃避自己该承受的事情。

    “那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也有问题,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怎么赚更多的钱,却忽略了更重要的事情。”林然温和的声音沉沉说着,“我很恨我父亲,却不得不承认他的话,那时候的我还不是能负担起一个家的男人。”

    林然的声音越是平静,林景颜就越是难过。

    “你已经很努力了。”连轴转拼了命的在工作。

    林然轻轻摇头:“让你和我在一起,原本是为了给你幸福,结果却让你越来越痛苦……”

    “不是的,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幸福,哪怕是父母反对我们的事情,我也从来不后悔和你在一起这件事。”手臂收紧,林景颜在林然的肩窝蹭了蹭:“我后悔的只是为什么不能早点察觉到你的感情,早点在一起。”

    再年轻一点的她肯定会更有勇气和林然一起承担这件事。

    林然握住了她的手,温度由掌间一直传递过来。

    事到如今才发现,之前在纠结的自己有多么愚蠢,与其猜测痛苦,不如老老实实坦率的说出自己的心情。

    因为对方可能和你做着相同的事情。

    有些事,不说出来,谁也不会知道。

    更何况,林景颜在心口轻叹了一声,自己原本就是坦率直接的性格,只能说身在局中,身不由己……爱情果然是会让人变得不像自己的。

    “这四年来,只要一闲下来,脑海里就会不自觉的想起你。能回来再见到你,和你结婚,其实我很开心。”林景颜低声说,握住她的手紧了紧,“林然,我们真的在一起好不好?像对正常夫妻那样。”

    “好。”

    几乎是即刻就收到了回应。

    林然的声音如此温柔,和窗前流淌的月光一样,温温和和侵入心脾。

    ***

    灿烂明媚的大晴天,光线射落在被褥上有种被阳光烘烤过的味道。

    一场好眠,一夜无梦。

    林景颜大大伸了一个懒腰,头脑还有些迷糊,手却先触碰到了一个温热的物体,随后身体也被卷过去抱住,自然而然的蜷缩在林然的怀里。

    对着近在咫尺林然的脸,林景颜足足愣了三分钟,才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因为太过美好,她还一度怀疑是梦境。

    直到林然扑朔着睫羽,睁开双眼,对她道了声:“早安。”

    她才确信,这是现实。

    林然的眸子已经完全温柔下来,是当年她所熟悉的样子。

    他们是真的和好了。

    她凝视着林然的容颜,觉得一直以来萦绕在心头的愁苦担忧全都消散开,是真的很喜欢他吧,林景颜再次确定。

    林然的手顺着林景颜的长发抚摸而下,轻轻触碰到林景颜的脸颊。

    温柔的,深情的,小心的。

    若有温度的视线让林景颜不自觉的身体温度上升。

    想接吻,好想接吻,重逢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念头,就算连床都上过不少次,可那不过是身体需求,而现在才真正是感情需求。

    刚想到这里,就发现唇被覆盖住了。

    心脏在一瞬间抽紧。

    周身全部感官都是属于林然的气息,带着他的温度,有一点强势,但更多是温柔,唇舌交缠,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紧绷的连脚趾都蜷紧,林景颜觉得自己仿佛要融化了。

    闲散的周末,早餐自然是睡过去了,午餐林然下厨,林景颜本想打打下手,遭到拒绝之后,她灵机一动,从画室搬来了画板,放在厨房一角,对着林然忙碌的身影勾勾画画。

    眯着眼睛用铅笔丈量林然的身材比例,林景颜不知不觉的扬起了嘴角。

    “在笑什么?”林然切着菜问她。

    林景颜直接道:“笑你好看呗。”

    林然也忍俊不禁。

    明明也没有过多的亲昵与对话,说通之后,两个人单独呆在一起的气氛却截然不同,不再冷漠压抑,反而若有似无的弥漫着甜蜜的氛围。

    等林然做好,林景颜的速写也画的差不多。

    林然擦干净手指,走过来看了一眼,画面上的人半垂着视线切菜,侧颜的轮廓清晰而优美,窗外的光线洒下了大片的高光,看起来慵懒又美好。

    林然牵起林景颜的手,吻了一下,笑:“吃饭吧,我的画家。”

    饭后,林景颜坐在客厅,看一部古代绘画的纪录片,林然坐在她身边。

    节目她看得兴致勃勃,其他人却未必感兴趣,她转头对林然道:“你要是不喜欢看,不用勉强陪我,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不会,很有趣。”林然冲她笑笑,“不过我有些地方不太明白,比如……”

    “那里啊……”林景颜兴致勃勃的替林然讲解起来。

    原本还在担心自己会不习惯关系的变化,相处下来才发现,那些都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转变起来也自然而然。

    不论是什么事,和爱的人在一起,就会开心好几倍。

    看完纪录片,是怀旧的电影剧场,两个人都没有离开沙发的意思,就顺着继续看了下去。

    中途林景颜还去冰箱拿了两罐啤酒,边喝边看,实在太过慵懒,她渐渐靠向林然的身上,直到最后枕上林然的膝盖。林然安然受之,边看电影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林景颜的长发,他的动作让人觉得很舒服,林景颜的脑袋蹭动,轻声叹喟。

    就在二十四小时之前,她绝对想象不到,能和林然变成现在这样。

    回想起重逢以来,这长久的互相冷淡折磨,林景颜仍觉得有些后怕。

    如果不是有安安把他们两个人维系在一起,如果不是林然的坚持与主动,如果他们没能说清楚……那么可能误会不会解开,他们的关系永远都不会缓和改变。

    现在简直有种幸福过头的感觉。

    她又在林然的身上蹭了蹭:“林然,我现在好庆幸。”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我也是。”

    有些事情总是后知后觉。

    “林然,我好像一直没告诉你一件事。”林景颜仰头凝视林然,忽然觉得一阵轻松,想说的话也顺理成章的出口。

    从前至多是在林然表白的时候,说一句我也是,却没有勇气直截了当的表达感情。

    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实际上林景颜对于感情相当敏感,总觉得有些话一旦脱口而出就仿佛将主动权和真心都交付到对方手中,宛若承诺,所以格外郑重。

    然而,就连当年和季铭交往被恋爱冲昏脑子时也没有说过的肉麻话,此刻……

    “我爱你。”

    林然震了一下,猛地低下头。

    林景颜的呼吸瞬间被剥夺了,和之前的温柔完全不同,强势、激烈、侵占欲浓烈,除了林然铺天盖地的吻,她感觉不到任何其他。

    心脏承受不能般的剧烈地跳动,吻焦灼而热切,林景颜被林然压着倒向沙发,窒息且大脑昏沉。

    沉醉在*里,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

    晚餐时间因为太迟,最后还是林然去便利店随便买了点三明治和奶茶。

    林景颜想起床,反倒被林然按进怀里,他举着撕掉包装纸的三明治送到林景颜嘴边。

    这动作实在有点肉麻,林景颜老脸一红,抬手准备接过:“我自己吃就行了。”虽然体力告罄,但拿个三明治的力气还是有的。

    不料,遭到了林然的拒绝。

    他的声音低低柔柔:“我想喂你。”他补充,“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人。”

    林景颜纠结了片刻,自暴自弃地张嘴在三明治上咬下了一口。

    这生活真是糜烂啊。

    吃东西的时候,林景颜想起另一件事。

    “你是真的打算辞职么?”

    林然点头:“嗯。”

    “什么时候?”

    “就这一两个月,交接起来可能会耽误一段时间。”

    林景颜在心里欢呼,之前林然的工作有多忙她也见识过,就算现在还是三天两头要出差,而现在她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和林然腻着。

    她转头偷瞄林然:“如果我说我很开心,你会生气么?”毕竟林然要放弃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而且再怎么说他也做了三四年。

    林然笑:“当然不会,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份工作。”

    “那你有……新的安排么?”

    “目前还没有。”

    林景颜爬起身,抱住林然,冲他笑得开怀:“那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工作也可以,没钱我养你。”

    林然笑得眼睛弯成一轮星月,他说:“好啊。”

    ***

    最近林籽安总觉得自己的爸爸妈妈有什么地方不对。

    她是个敏锐的小孩子,之前她总会看到妈妈在不经意的时候悄悄叹气,但现在妈妈对着一盆盆栽发呆都能傻笑起来。

    至于爸爸,林籽安就有些不满了。

    过去爸爸总是花更多时间陪她,逗她玩,但现在他陪她玩的时间锐减,大部分时间他都跑去陪妈妈玩。

    妈妈之前明明不是很喜欢爸爸的,林籽安觉得有点委屈。

    明明是她喜欢爸爸,所以妈妈才让爸爸留在身边的。

    但看着爸爸妈妈关系缓和,她又有些开心,之前她一直担心妈妈不喜欢爸爸,会把爸爸撵走,现在来看明显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她转念一想,爸爸一定是为了能长久的留在她身边,才这么辛苦去讨好妈妈的。

    想通之后,林籽安忍不住用忍辱负重的眼光看着林然,还主动给他们留出相处时间,不去打扰他们。

    三岁的林籽安,为了自己的爸妈,可真是操碎了心。

    “你有没有觉得安安最近特别乖?”

    林然想了想:“大概是为了不打扰我们,我们的女儿真是特别懂事。”

    林景颜深以为然点头。

    周末,林景颜和林然带着早就嚷嚷要去的安安去了游乐场,小女孩一手牵着妈妈,一手看地图,按图索骥的找游玩点。大概是第一次和爸妈一起出门,她兴致高的出奇,一蹦一跳,两个马尾辫在空中甩来甩去。

    林然戴了帽子和墨镜,所幸游乐场人多,没被人发现。

    只是他替安安买甜筒冰淇淋的时候,林景颜还是听见边上有女生窃窃私语的说那边那个男的长得好帅,和个明星长得好像,但是想不起名字。

    林景颜吓了一跳,忙催促林然赶快走。

    一天结束,天快黑的时候,一家三口坐上了最后一站摩天轮。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