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4.续篇:喋喋不休的三太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番折腾,几个大夫都无奈地摇了摇头,扯住江逸尘说:“我们已经尽力了,这几天,老爷子想干什么,就多陪陪他,让他干什么吧。”

    江逸尘心中一紧,抓住大夫问:“我父亲还有多长时间?跬”

    几个大夫对视了一眼,齐齐叹气,终于是不忍的告诉他:“不超过三天,或许更短。妗”

    旁边几个太太这会儿安静了,一个个眨巴着眼,大气不敢出一声,等到医生们都撤出去后,房间里爆发了几声震天响的哭声,她们一个个哭天抢地的跑到江老爷子的病床前,争着说:“老爷,你怎么这么快就坚持不住了。”

    江三太太率先挤到江老爷子跟前,哭道:“我们几个膝下冷清,都没给老爷生个一男半女,老爷可要可怜我们啊。”

    江二太太也跟着附和:“是啊,老爷你要疼我们啊。”

    江三太太继续说:“老爷,我也不多要,你名下的连锁餐厅能不能分给我一间啊,要不然我一个人,真的孤零零的好难过啊!”说着,又呜呜的嚎啕起来。

    江逸尘心中一阵翻乱,听闻这几个小妈在父亲床前索要起财产来了,一怒之下一手一个,揪着她们几个的脖领子扔出了江老爷子的房间。

    “滚!都给我滚!”江逸尘红了眼,说话间已经向外赶人了。“滚出去!”

    江二太太见势不妙,收了声音,悄悄的摸回卧室,江四太太只是坐在一边默默垂泪,只有江三太太,依旧不依不饶的说道:“你干嘛?我可是你的三妈!”

    江逸尘冷笑,一把将江三太太推了个趔趄。“说的就是你,给我滚出去!”

    江三太太不可置信的盯着江逸尘,一双美目早已盈满泪花,她抬手用修长的手指指着江逸尘的鼻尖,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她气得浑身直抖,嗓音也拔了高的向上冲,“你凭什么要我滚?我为这个家,为那个老头子服务了这么多年,你凭什么要我滚?”

    江四太太见状不妙,赶忙上前拉住江三太太,劝道:“三姐,别说了,我们回屋吧,回屋。”

    江三太太仍旧不依不饶,她甩开江四太太的手,再次指向江逸尘,修长的指甲几欲戳上江逸尘的鼻尖

    江逸尘心中暴怒,他一把扭住江三太太的胳膊,二话不说,押住她的肩就往外推。下边伺候的佣人一个个都看傻了,江四太太赶忙追上去,语带哭腔,好声好气的劝阻着说:“逸尘,你放开她,放开她,她再怎么说也是老爷子的太太,快放开她!”

    江逸尘仿佛没听见一样,押着江三太太继续向前。江三太太仍旧不服,口中喋喋不休的咒骂:“江逸尘,你的良心让狗吃了,我为老爷子伺候这么多年,要间餐厅关你屁事,老爷子还没断气呢,你还真以为你自己可以当得了江家了!”

    江三太太越说越不像话,江四太太急得手足无措,探手就就要去捂江三太太的嘴,边劝着:“快别说了!”

    江逸尘脸上骤然变色,当着众多佣人的面,江三太太一股泼妇做派,惹得江逸尘再也无法忍受。

    “东子,过来!”江逸尘吆喝,一袭黑衣,皮肤黝黑的东子快步来到江逸尘跟前。

    “把她扔到郊区,一分钱不许给!以后是什么命,就看她自己造化。”显然,江逸尘生了大气,东子点头,动作干净利落,将江三太太的手反扭过来,三下两下捆上,塞进了车后座。江四太太心里一急,眼看着人就要被拉走,她一把抓住江逸尘的手腕,求饶着说:“逸尘,你给四妈个面子,她就是嘴上不饶人,她一个女人,把她扔到郊区,白天还好,晚上你让她怎么办呢?”

    江逸尘冷哼,说:“我留清城在家里给老爷子治病,也是她不停瞎念叨,才让清城在这呆不下去。这会儿父亲还没去呢,就着急要分家产,这不是催父亲的命吗?”他甩手,把江四太太的手甩掉,又说:“这次太过分,我忍不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进屋。

    江四太太突然浑身发冷,江逸尘刚刚的语气不带一丝温度,东子的车已经开走,望着车远去的背影,她打了个哆嗦。唇亡齿寒,以后这个家,是江逸尘的了。

    江老爷子虚弱的躺在床上,江逸尘在一边看着,只能干着急。他举起手机拨了号,放在耳旁听了听又放下,宁夏究竟在干什么?第一遍打电-话是通的,之后一直都是关机状态,她到底怎么了?

    江逸尘搓了搓手,望向躺在床上奄奄

    一息的父亲,无奈的垂头。

    “老爷,少爷来了。”

    莫致远挥了挥手,坐直身子。莫孺琛利落的来到他跟前,“爸爸。”

    莫致远眯了眯眼睛,望向莫孺琛,将手中的文件扔给他,说:“你怎么看?”

    莫孺琛抓起桌上的文件,那是旧街道改造项目项目合同,他拿起合同来回翻了翻。莫孺琛这几年的变化尤其显著,整个人的身上已经隐隐透着霸气,和从前那个终日里混迹在***,偶尔折磨一下宁夏的莫孺琛相去甚远。

    “江家想把墙体外包的项目承包出去,几家公司都在抢?”莫孺琛将文件放下,抬头说道。

    莫致远点了点头,手上的钢笔在桌上点了几下。

    莫孺琛又将合同拿起来,自己看了一遍,说:“我们就有做外包的项目,而且是A市最好的,他竟然不找我们,而去找小公司招标?”

    莫致远满意的看着莫孺琛,歪了歪头。“他这是摆明了不想跟我们合作,孺琛,你有敌人了,这个江逸尘,不能小看了他啊。”

    莫孺琛点头,将文件拿在手中,走出莫致远的办公室。江逸尘!他唇角紧抿,心底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这个小子之前跟宁夏走得很近,后来又拉上一个余风白,现在又不找他们合作,看样子,他摆明了是想将A市的大项目垄断呢。

    他撇嘴,心中暗道:小子,有胆量,那就看看到最后,谁能把谁一口吃掉。

    莫孺琛将文件扔在办公桌上,双脚也随即放了上去,他把头仰靠在椅子背儿上。想要超过他,那就看看江逸尘这个小子有没有这个实力。

    想着,艾米敲了几下门,俏丽的影子站在门口。

    之前,莫致远派艾米监视他,是不想他整日里就知道玩女人,现在莫孺琛已经到莫氏帮忙,而且还有些小建树,莫致远索性就让艾米做了他的秘书,莫孺琛也并没表示异议,毕竟,艾米还是很养眼且办事能力很强的。

    “进。”莫孺琛把脚撤了下来,正了正衣襟坐在办公椅上。艾米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款款走来,将咖啡放在莫孺琛的桌上,说:“江老爷子病危。”

    莫孺琛双眼倏地一亮,好机会!他一拍桌子站起来,唇上已有笑意。“好啊!江逸尘现在什么状况?”

    “江逸尘今晚约了几家投标公司的老板,江老爷子突然病危,那边并没有取消约会的通知。”艾米答道。

    莫孺琛绕过办公桌,来到办公室前方的落地窗边,来回踱步。

    按照江逸尘同宁夏的关系,江老爷子突然病危,他应该把宁夏叫去看一看才对。可是为什么,他那边迟迟没有动静,也不见宁夏现身呢?

    江逸尘是圈里出了名的孝子,父亲这个状况,他不陪在身边才怪。既不见宁夏,又不见江逸尘取消晚宴,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