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 完结倒计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宫中如何,姜长焕与瑶芳现在是管不得的。以姜长焕的年纪,成为锦衣卫的千户,还是“自己拼来的”前程,放到哪里讲,都是年少有为,前途无量。在他的小圈子里,也是渐渐成了个领头羊。

    然而,这样的职级,放到元和帝跟前,份量并不重,想直接对元和帝发生效果,不是一般的困难。反正元和帝现在只是折腾他自己,照媳妇儿的说法,元和帝的身体,且能扛几年药呢。姜长焕也就听之任之了。再也不要为这个傻皇帝担心了!

    瑶芳就更不会为元和帝担心了,她还得坐月子呢。坐完月子还要养闺女呢。不止是简氏没养过闺女,她也没养过啊,多么新鲜有爱的一件事情。可惜女儿现在还小,正裹在襁褓里,身上的小肚兜都露不出来,头上的毛毛也是软软的一层。小辫儿都还扎不起来的小姑娘,怎么打扮?

    更何况这小姑娘一天十二个时辰,得有八个时辰是在睡睡睡,睡醒了就吃奶,间或咿咿呀呀几声,又时候还会哭闹一阵儿。打扮什么的,且得等等。

    饶是如此,女人们还是玩得很开心。哪怕孩子睡着了,她们只是围观,说两句:“嘴巴动了嘴巴动了,吐泡泡了。”都能乐上半天。

    有了孙女儿,简氏是彻底将家里的事务交给长媳去管了,她自己乐得清闲。叶襄宁看着手上的账本儿,傻了半天: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找婆婆推辞,发现简氏又不见了。

    简氏是催着丈夫和儿子,要给她的宝贝孙女儿起名字。

    这是一件大事。家里头一个第三代,无论男女,都应该得到重视。姜正清有点着急,越急越想不出来,便很大方地对儿子说:“是你的闺女,你来起名字。”

    因父母是在湘州相识,姜长焕要坚定地为女儿取名为湘。

    然后就被他哥给揍了!

    姜长炀的拳头又快又狠,打得弟弟满头包。姜长焕这倒霉孩子完全忘了,他嫂子叫叶襄宁。姜长焕挨了一顿打,决定先不起大名了,先起个小名儿再说。丽芳家的闺女叫珍珍,他闺女一定不能差了,就叫宝宝好了。

    这回他没挨打,因为姜长炀想了半天,没发现有重了长辈的名字的。

    姜长焕欢天喜地地宣布,他闺女就叫宝宝了,至于大名儿,等长大一些再起,也没关系呐!姜家的儿子们,名字多半要交给礼部和宗正寺,闺女的名字倒是自己起,倒不怕重名。

    瑶芳念了两遍闺女的小名儿,心满意足地道:“行,就它了。”抱着闺女安心坐月子去了。

    姜长焕到底是放心不下宫里,尤其是叶皇后,生怕她出什么意外。旬日休沐,跑到宫里求见,打的是谢恩的旗号。先见了元和帝。元和帝比先前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身形微胖,眼下有青痕,嘴唇的颜色倒没有变得更深,大约是身体已经比较适应那些丹毒了。

    姜长焕见他一副痴迷于金丹的样子,回忆一下自己花朵一样可爱的小闺女,决定绝不要做一个得罪皇帝被抽的“直臣”,免得降低女儿的生活质量。除了谢恩,关于炼丹的事儿,只说了一句:“您要真弄那些个,也别吃太多,饭吃多了还会撑呢。”

    元和帝知道他的态度微妙,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行了,去看你娘娘去吧。”

    姜长焕只得先往慈宫谢恩,再去中宫见皇后。慈宫里,韩太后对于他如此识趣十分欣赏。在京的宗室就这么几个,除了宗正家,也就是他家了。姜长焕虽是叶皇后带了几年,对韩太后的礼数是一丝也不差的。韩太后开心之下,又问了他妻女如何。陪着韩太后说了好一阵儿话,才得脱身出来。

    到了中宫,见了叶皇后,果见她一向平和的脸上带了那么一丝丝的焦虑。叶皇后却不将难题扔给他,也是先问其妻女,得知一切均好,笑道:“好好对她,为了妻者,一辈子能松快的也就是这么几天了。命不好的,月子里还得忙事儿。”

    姜长焕都答应了,小声道:“方向太后也是这么讲的。太后是不是……有些寂寞呢?”不然不会跟他这么关切的,临走了还给他包了老大一包药材,都是对产妇有利的。

    叶皇后道:“两个皇子读书了,圣上也不常往慈宫去——他现在往哪儿都少,守着炉子的时候多。慈宫眼眉前就那两三个才人妃嫔侍奉着,抬头是这几张脸、低头是这几张脸,能不无聊么?”顿了顿,“她也可怜。往后你来宫里,只要有由头,就跟她说两句话吧。”

    姜长焕道:“是。”

    叶皇后往他脸上一瞧:“怎么?有心事?”小楼从他家里出来,就觉得有些不妙。回到宫里便将如何少夫人问话,听起来像是诈她的,最后叫少夫人知道了宫里的事儿,都向叶皇后交代了。叶皇后琢磨着,这小两口都是有良心的人,说不定多么担心,近日就会想办法来通个气。

    果不其然,姜长焕这就来了。

    姜长焕说的,也就是元和帝吞服金丹的事儿:“我们家闺女洗三的时候,一群闹神过来吃酒,见到了安国公家的小子。他说,他爹都要疯魔了,连他哥都看不下去了……”并不提小楼的事情。

    叶皇后心道,安国公家的小儿子与你是朋友,这话说的,倒是与我知道的合上了。听姜长焕讲完,叶皇后缓缓地道:“这么说,安国公也是陷进去了?”

    “是。”

    叶皇后揉揉眉心:“这便更难办了。”

    “啊?”

    叶皇后苦笑着说:“他要是蒙蔽圣听呢,总是有办法戳穿的,到时候他也得不着好。他要是真的信这个,可真是毫无破绽了。”

    姜长焕蒙圈了:“这老糊涂蛋!他跟着圣上胡闹,出了事儿,全家跟着吃瓜落!那旁的人呢?不是说,还有荐道士给圣上的么?”

    叶皇后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实在不行……”

    “啊?”

    叶皇后犹豫了一下:“偷偷给圣上的药减了剂量,好歹能多拖一会儿。”

    姜长焕脑子转得快,听到这里,便说:“药上动手脚?不如从安国公那里下手?寻些调养身体的方子,经安国公之手,递给圣上。”

    叶皇后道:“凡药,有主有辅,须君臣调合,才不伤身。若不知道圣上原本服食的丹方,与之相克,再好的调养之药,也会变成催命的毒药的。须再三谨慎!”

    姜长焕低声道:“想办法弄一颗来,我拿去给张灵远看看,他应该能知道这里头都有什么药。”

    叶皇后道:“这个我来想办法吧。好了,明明你是来报喜的,又要来说这些烦心的事儿。不要想这些的,好好回家看你闺女去。等长得大些了,带来给我看。”

    姜长焕笑着答应了。跟叶皇后见了一面,最后想出了这么一个不算是办法的办法,也是不虚此行了。回去就跟老婆讲了,如此这般,应该能将圣上的命多拖一阵儿了。

    瑶芳听了,心说,只怕未必。元和帝是个极富创新精神的人,他的丹方,是在不断试验中“圆满”的。又有安国公这位道友在,必须是互相促进,琢磨出更多的奇葩丹药来。她也不提醒姜长焕,只说:“尽人事,听天命吧。”

    姜长焕气闷地道:“谁个担心他了?我是担心娘娘,你是没见着,娘娘难得露出那种忧愁的样子来。也是,太子今年才三(虚)岁,还未册封,圣上这会儿可不能出事儿。到时候主少国疑,又要乱一阵儿了。”

    瑶芳道:“这事儿可别再说给别人,一旦说了出去……今上可不是个大方的人,你打听他入口的东西,还要给他换作料,能要人命的。”

    姜长焕道:“这个我有数儿,必不会让人知道的。到时候拿给张灵远,也只说是京里勋贵们闲吃的,叫他给看看,要是没什么大毛病,我也在身上带两颗……”

    “你敢!”

    “不敢。”姜长焕从善如流地抱闺女去了。

    瑶芳有些犯愁,要不是还在月子里,她应该去见叶皇后一趟,商量商量的。只有等了,月子里可要养好身子,养不好反而耽误事儿。更重要的是,虽然叶皇后发愁,但是在瑶芳看来,哪怕死,也是元和帝死,对于死元和帝,她是一点压力也没有的。主少国疑又怎么样?顶多累一点儿,上辈子还不是撑下来了?没了元和帝,反而更能放开手脚了呢!

    ————————————————————————————————

    瑶芳比较安心地坐了月子。期间,姜长焕讲,元和帝那里的丹药,看得果然很紧,方子经过元和帝“天才”地改动,从最初献药方的人那里拿方子也是没用。他和叶皇后正在琢磨着,怎么样才能从元和帝那里不引人注意地弄一颗丹药过来。

    不能明着要,明着要了,他一开心,往后都惦记着拉你一块儿吃药怎么办?

    瑶芳好气又好笑,心说,那就等他吃死算完。翻个白眼,寻自己的礼服穿戴,往宫里谢恩去。宝宝满月,中宫慈宫,又赐下物件来。瑶芳还奇怪:“慈宫什么时候这么和蔼可亲了?”姜长焕略带得意地道:“还是因为你相公我人见人喜欢?”

    瑶芳嘲笑道:“老太太都喜欢你呢。”

    姜长焕不怀好意地凑上来,假意帮媳妇儿穿衣服,口里说:“老太太您好,我来伺候老太太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