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卷十七2805章 兄弟相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朱大能,候三!”

    胡忧猛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把手里的茶杯都给砸了。

    他真是太高兴了呀。

    比接到秦明回归的消息都还要更加的高兴。这是真正的生死兄弟呀。从在天风大陆入伍的第一天起,他们就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他们的血与灵魂都已经连在一块,打断的骨头连着皮呀。

    “怎么了,怎么了。”红叶远远就听到胡忧又是哭又是叫的,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急急冲进来。

    “你看,你看!”胡忧把通报塞进红叶的手里,兴奋之情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的快乐。

    快乐是需要拿出来分享的,越多人分享也就越是快乐。而红叶无疑是最适合的人,她了解胡忧的一切,更会为胡忧的开心而开心。

    “他们俩?”红叶瞬间明白了胡忧快乐的来源,朱大能和候三同样也是红叶的好朋友,自从来到文武界,就再也没见到过他们,说不想那是骗人的。

    “是呀,就是他们俩,他们来了,他们也在文武界,现在正和秦明在一起。真是的,他们居然敢不提前告诉我一声,看我到时候怎么处置他们!”

    “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这些,甚至都不可能知道会不会来文武界,怎么事先通知你?”红叶一脸疑惑的看着胡忧。在她看来今天的胡忧真是太兴奋了,都有些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了。

    “什么不知道,他们早来了好不好!”

    想起这事胡忧就一脸的愤愤,要不是秦明在信里说得清楚,他都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来文武界都快大半年了呢。

    红叶听说朱大能和候三不但是早就到了文武界,甚至还自建了势力,也是哭笑不得。不过想想这还真是符合他们的性格,别看他们整天乐乐呵呵的,好像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其实他们也是很好面子的人,一穷二白来投胡忧的事,他们还真是做不出来。

    不管怎么说。他们总算还是来了。秦明的部队已经入进武界地区,再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来到铜城,到时候肯定又是一番热闹。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心情好的胡忧看什么都觉得顺眼,处理起公务来那也是非常的利落。

    “要不是身有要务走不开,他怕是要迎出城去吧。”黄金凤远远瞪了胡忧一眼,自己忍不住也格格笑起来。

    起到朱大能和候三的来到,黄金凤也是很开心的。毕竟那么多年的交情,要说一点不想那是骗人。以前是想也没用,干脆就不去想,现在数着日子就有见面,还真想早些见到他们。

    “这话到是真的。”红叶太了解胡忧了,闭着眼睛都能知道他想干什么。

    黄金凤叹了口气,道:“他们兄弟是重逢了,我们姐妹却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聚。”

    红叶点了点头,是呀,她们姐妹分开也已经很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西门玉凤,欧阳寒冰她们呢。

    秦明军团进城时是个大晴天,胡忧起了个大早,亲自迎出去。没有仪式,就胡忧、红叶、黄金凤和一队侍卫。现在还不是大肆庆祝的时候。

    当朱大能那圆滚滚的身材和候三那皮包骨出现的时候,胡忧再也站不住了,他大步迎上去,三兄弟抱在一块又是哭又是笑的,整个跟三个疯子一样。

    秦明的性格让他做不出这么丢脸的事,当做什么也没看见的命令部队继续进城。石头好奇的看着胡忧三个,虽然一早已经猜到他们的交情很深,可看到他们这样还是吓了一跳。

    石头是很想跑过去和他们一起疯的,这些天他和朱大能、候三的关系相处得很不错。也从俩人的身上学到不少东西,不过他现在还是秦明手下的兵,秦明的命令是继续入城,他必须依令而行。

    “辛苦了。”红叶微笑着跟秦明打招呼道:“城里一切都准备好了,你先去休息,不用理会他们三个。晚上有晚宴,到时候会有人去接你的。”

    秦明点点头表示明白,在外面这些天又是打仗又是逃的,真是累了,回到家只想先好好的休息休息。

    是的,在秦明的心里不死鸟军团就是他的家。他对这里没有任何的陌生感,一切就像是回到天风大陆一样。

    胡忧三个疯够了这才进城,红叶给朱大能和候三安排了休息的地方,可他们哪里有心思休息,三人扛着酒,也不要菜,就那么边喝边聊,说到开心处不是拍桌子就是大叫,说到难过时更是要命,如果不是屋顶还算结实,非被他们给掀翻不可。

    晚上的宴会又是另一番的热闹,胡忧还没开场就放了话: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不喝倒了谁也别离开。

    于是后勤部就抓头了,这可是战乱年代,有点能吃的都先想着肚子,哪里有那么多的酒被制造出来,现在军中这点酒还都是以前弄回来的存货。

    实在没得法子,后勤部的人只能去找黄金凤,黄金凤略沉吟了一下,给后勤部的人出了个主意,分批次上酒,先上烈酒,让每人的肚子都先烧起来,然后什么黄酒、红酒的轮着上,总之就是让那些个酒鬼喝杂酒,杂酒容易醉人,以现在的存酒喝倒一大片那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要不是黄金凤的主意,后勤部的人就算是想到也不敢这么做。现在有黄金凤给他们撑腰,也就用不着怕了,就按黄金凤的主意来。于是第二天整个军团的高级将领没一个不抱着脑子苦着脸的,这种喝法太可怕了,人醒了酒劲都还没过去呢。

    “这喝的什么酒呀。”胡忧把压在身上的脚给推走,脚的主人哼哼两声又翻过去想继续睡,然后就掉到了桌子下。

    发出惨叫的是朱大能,而压在他身上的是候三,昨晚喝得实在太多,胡忧和候三干脆就睡在酒桌上,朱大能则倒地便睡,惨剧也就这样发生了。

    在朱大能、候三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