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桑田坐在电脑前,木愣地看着手上的彩票和电脑屏幕上的一串数字,半天没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

    室友做着面膜哼着小曲儿从她身后走过,伸头往她的屏幕上看了看,“开奖啦?来我瞅瞅这期什么号?3,6……啊~~连15元也没有,太讨厌了!你呢?中了几个号?”

    “我……”

    桑田正处在神游太虚十八周天,甚至不太确定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有些信息即使映在视网膜里,大脑也还处理不过来。

    室友费艺涵从面膜上的两个洞里投出来的视线在桑田手上的彩票上扫了一遍,又去看电脑上的号码,一愣,再挪回彩票上。

    这回看完干脆一把把面膜扯掉,从桑田手里拿过彩票把她挤到一边,趴在电脑前瞪大了眼睛对着号码一个一个的确认——

    “卧槽!中奖了!桑田你中大奖了!!”

    “好像是……”

    “天啦!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大奖彩票——有没有天理了啊!我每期都买的,却连一千块都没中过,你只是偶尔陪我去的时候才买一两次啊!怎么就中一千万了??”

    ——这个问题不要问她,她自己都还没有消化掉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大奖。

    运气这种东西,原来真的存在?

    费艺涵还在瞪着彩票上的数字过干瘾,桑田被她挤得身子歪在了一边,不自觉的伸手摸摸自己脖子上的吊坠——这东西难道还真能给她带来好运吗?

    不过她现在该怎么办?揣着一张大奖彩票,她连去哪里领奖都不知道,这种大奖貌似不是在彩票站就能兑现的吧?

    桑田只能问对彩票比较着迷的费艺涵,“然后我要做什么?”

    “你等等啊,我先上网查查兑奖流程,明儿咱们再去彩票站确认一下!”

    她点点头,觉得这样挺妥当的,就开始跟费艺涵分头在网上找兑奖方法。

    一直到宿舍断网熄灯,两个人躺在床上也还是兴奋得睡不着——应该说,费艺涵比桑田还兴奋,一直在帮她盘算着该跟学校请几天假,什么时候走,坐什么车之类。

    “哎你说旅馆要不要提前订?可得找个安全点儿的地方,领完奖出来你可就是百万富婆了!账户也提前准备好,最好多准备几个,一领到奖金马上分开存起来!还有我看这事儿是不是别告诉别人比较好?财不露富啊……”

    桑田在黑暗里静静听着,她不是不兴奋,就只是还没见到钱,对那一串从天而降的数字有点没有真实感。

    她的手又摸上胸口的吊坠,举起来对着窗帘缝里透过来的月光看了看——那是一个方形镂空花纹的铂金笼子,里面盛着一颗浑圆的珍珠。

    这年头珍珠不值钱,就算个头还蛮大的估计也没有多珍贵。但这是几个月前她来上大学的时候姨奶奶给她的,说是她爷爷那边传下来的,可以保佑她,给她带来好运,要她寸步不离身的戴好。

    ——好运什么的,桑田从小到大活了二十年,是从、来没有过的!

    她就压根没见过自己的父母,听说那俩人连婚都没结,稀里糊涂生下她之后就各奔东西,奔前程的奔前程,离家出走的离家出走,二十年没有音信。

    她小时候还有爷爷奶奶,但后来爷爷奶奶也没了,是姨奶奶把她养大的。

    姨奶奶一个孤老太太带着个孩子,好在家里有些存款吃穿不愁,姨奶奶也从没亏待过她。

    只是姨奶奶这人性子有点孤僻,不喜欢闲话家常,对于这条项链也没有再多说。

    而且说来也怪,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从得到这条项链之后桑田总觉得一切都顺风顺水的,虽然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太离谱的事——直到她中了大奖。

    ——有了这么一大笔钱,姨奶奶也可以过上舒适的日子再也不用操劳了。

    桑田隐隐有点开心的想着,都不知道自己几时才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两人商量着先上课还是先去彩票站,费艺涵神经兮兮的觉得桑田最好不要表现出反常举动,她如果不去上课,那简直是大大的反常。反正就算去彩票站确认完领奖的流程也不是当天就走的。

    她的话桑田也赞成,她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靠着姨奶奶那个老太太操劳着能上大学挺不容易,严于律己惯了,逃课从来都是没有过的。

    费艺涵立马自告奋勇的帮她去问,还抚着小胸脯念叨着:“艾玛好紧张你说我需不需要戴个墨镜?”

    被孤僻的老太太养大的桑田性子有点直,分不清她这句是不是开玩笑,于是翻出以前参加比赛时集体发的墨镜默默递过去给她。

    桑田去上完课又被田径队拖走溜溜转了一天——她从高中就是校田径队的,虽然为了将来找工作容易些坚持没保送进体育学院而是报考了大众专业,但靠这个加了不少分,加入大学田径队参加比赛拿了奖还可以减免部分学费,所以也一直坚持了下来当成一件正事。

    等她忙完回到宿舍打开房门,眼前却是一副土匪过境一样的景象。

    土匪掀了她的床铺,撬了抽屉和柜子的锁,床下的箱子自然也没有放过。

    她默默站在柜子前,翻找之后果然本来小心收在她不常穿的大衣内侧小口袋里的彩票不见了……

    ——这种心情大概就叫卧槽好想日狗!藏在这里都能被找到还真是有够了解她,而且还知道她因为常去田径队来回需要换衣服,贵重东西从来都不随身带在身上……

    桑田默然了很久,该怪自己认人不清还是太没防备?可是除非她中奖之后直接带着彩票离开学校,不然要怎么防备这个每天跟她住在一起的人?今天不偷,明天后天,到她离开学校之前总会有机会动手的吧。

    她缓缓深呼吸,让氧气穿过肺泡充分游走全身,然而现在能做的似乎也只是努力按捺下日狗的心情把这次失窃当成不可抗力因素来接受了。

    ……………………………………………………

    骄阳之下操场之上,运动健儿们挥洒着热血和青春,但桑田的青春太蛋疼,所以她只是曲着一条腿坐在操场边的长凳上,听田径队的人一边热身一边闲聊着:“听说没有,咱们学校大一有个女生中了一千万呢!人可高调的休学领奖去了!你说这得多好的运气才能中上一千万啊!

    ——郁卒啊~~说好的低调,说好的财不露富呢?这么高调怎么跟之前说的不一样呢?

    大二的孟蘭学姐一转头就看见桑田满脸郁闷的样子,走过来笑嘻嘻地坐在她旁边,“怎么在偷懒?可真少见呢——怎么了,心情不好?”

    “有一点……”桑田想了想,补充,“一大点。”

    孟蘭学姐就笑,“我还以为你这人天塌了都不带愁的呢,从来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这回怎么了?失恋了?”

    桑田望天感受了一下,失恋是什么,她都还没那闲工夫去恋,所以认真的想象着比较了一下,“好像比那糟点儿……”

    比失恋还糟?

    在孟蘭看来对于二十岁生活无忧学业不愁的大学生来说恋爱比天大,这比失恋还糟的事儿好像是有那么点严重了。

    “什么事呀?说出来听听嘛,不管解不解决得了总比一个人闷着好啊!”

    ——说出来会有人信吗?但就算没人信还不许她说了吗?说了能告她诽谤吗?

    桑田于是摆正一张严肃脸说:“学姐,如果我说我中了一千万彩票大奖,你会觉得我得了妄想症吗?”

    这个发展方向有点超出孟蘭的预料,她本来只是想当一回知心姐姐来着……愕然片刻,她还是有点不确定自己刚才听到的——

    “你中了一千万?这怎么算愁事儿呢……但是咱们学校一下子出两个大奖这也太……”她突然想到什么,“等等哎,那个中了大奖的是叫费艺涵?那好像是你室友吧?”

    桑田面无表情的点头,孟蘭学姐继续诧异,“你们两个买了一样的号?”

    “那不可能!”一边的短跑小将罗千浩凑过来,他一直就注意着这边或者说注意着孟蘭学姐,所以一听到能插上话的话题就笑嘻嘻地凑过来,“桑田你一定是做梦呢!如果两个人都中了就应该是平分大奖每人五百万了!”

    孟蘭学姐听了这话顿了一下,如果大奖彩票只有一张……“你不会是说,那张一千万的彩票……”

    桑田继续严肃地点头,“是我的。”

    孟蘭这回愕然了,虽然跟一年级的相处的时间没有久到毫无条件的信任,可是桑田这个人一向就一板一眼的,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吧!

    再说开这种玩笑对她有什么好处吗?室友都已经领奖去了,乱说这种话绝对是给自己招黑啊!

    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