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8章恢复的记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虽然惊讶,明镜儿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玉臂舒展,长袖飘舞,朱唇轻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歌声极为动听,轻柔如水,只是里面有太多的哀伤,如泣似诉的歌声若杜宇泣血;

    舞姿极为曼妙,轻盈的舞步如踏在泡沫上,却又如似是浴血,每一步踩在心尖上。

    配合大殿略显昏暗的光线,明镜儿柔美无骨的身影,如是在云端漫步的精灵,如暗夜里的血月,一边唱最动人的歌,一跳最美丽的舞蹈。

    砰……

    独孤玦手中的酒杯炸开,目光如炬,紧紧盯着轻歌曼舞的女子,冷峻的面容上,渐渐露出惊讶的神情,随之而来是铺天盖地的熟悉感,看着明镜儿的目光近乎走火入魔的执著,恨不得打开明镜儿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墨君离若无其事地道:“来人,给中英王换一个新酒杯。”

    沉默的目光一直未离开过,如精灵般在殿上起舞飞扬的女子身上,眸海深沉如大海,浩瀚无边。

    大殿内,几乎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明镜儿上,唯有一个人的目光,一直在落在“梵明日”身上,从头到尾都没有看离开,似是要从中找出一点破绽,那个人就是上官若水,他一直在思索,某人究竟在哪里。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洄从之,宛在水中坻……”

    梵明日稳稳的坐在席间,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明镜儿,眉宇间有一段淡然从容,似是什么都看穿,又似是目空了一切,又似被殿上飞舞的身影吸引,唯一的动作,就是右手轻轻的,和着节拍叩着桌面。

    明镜儿目光随着动作,扫过每一个人的面孔,脑海中忽然飘出一句充满邪魅的,却不失恶魔本性的话:“那一日,是我们大婚的日子,我要踏出天宫,亲自迎接你,你别想逃掉。”

    可是那一日,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几个恶魔破坏了他们的婚礼,叛军踏破了枫城,明镜儿的眼泪一点点溢出眼角。

    顾玉成目不转睛地看着明镜儿的舞姿,看到她眼泪时,忽然想起佛经中提到过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诗经中的《蒹葭》,原本指的是不懈追求理想的精神,可是在她的歌声中,他听到的却是一种,永生永世都无法追寻到的绝望和悲伤。

    这种感觉让他的面上露出几分凝重,尤其是看到明镜儿眼中的泪水,一颗一颗滴落,似是碎掉的水晶心。

    最后一个音符落时,明镜儿停在“梵明日”面前,看着对方,眼中含着泪淡然一笑:“舜王殿下,久违了,你这个沉沦女色、杀兄卖国的禽兽。”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心脏狠狠地一撞,不敢相信他们的耳朵,尤其是华夏帝朝随行的使臣,集体猛一下看向席间戴着青铜面具,坐姿端庄,宝相庄严,白衣墨发、尊贵傲然的男子,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眼前的太子殿下居然是假的。

    “本王低估了你。”

    看着面前淡然如水的女子,梵明朗坦然承认了他的身份,摘下青铜面具,露出那张如明月般慑人心魄的面容。

    这张面孔极美,美得让人移不开眼,淡漠的神情,淡然的目光,这是梵明日惯有的表情,可是熟悉的人只要多看几眼,就能看出两者的区别。

    随行的朝臣品级皆不低,自然有见过太子殿下梵明日的机会,很快便认出眼前人的不同,难怪太子殿下一直戴着面具,原来是为了不露破绽。

    只是,虽然梵明日与梵明朗有着相同的容貌,神情、目光皆相同,可就是这样一张相同面孔,即便都透着佛性的光辉,可是前者给的感觉是又敬又畏,而后者只是敬而没有畏,因为少了一份恶魔的桀骜不驯。

    梵明朗诠释了梵明日佛性的一面,却不知道梵明日是佛魔一体,少了魔性的一面就少了那震慑力,华夏的朝臣们只需要多接触几回就能看出端倪。

    梵明朗心里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坦然的承认了身份,就在这一刻他突然轻松了许多,假扮梵明日是他此生做过的,最劳心劳神的事情,现在终于可以放下重担。

    明镜儿讥讽的一笑:“你不是低估本宫,你是太看得起自己。”

    以为用术法催眠封印了她的记忆,她就真的会忘记一切,记忆可以封印,灵魂却无法封印,有些东西一旦深入灵魂,正常情况下无法实行时,灵魂就换一种状态出现,比喻浮华说她有夜游症。

    其实她不是得了夜游症,而是深刻到烙在灵魂上的记忆在深夜里苏醒了,凭着灵魂上残存的记忆,去为爱到灵魂最深处的人复仇。

    所以,她赢了!仅凭着残存的记忆,赢了一个自以能力不输于某人的人。

    梵明朗坦然的点点头:“你说得一点也不错,是本王太看得起自己,所以……”外形相似的眼眸,深深的看着明镜儿,很想知道她会把他怎样。

    “成王败寇,不过本宫不会杀你。”明镜儿冰冷的桃花眼泛出一抹笑意,同样深深地看着对方道:“不过,你永远都得不到你心里所求的东西。”

    梵明朗的心猛然一颤,明镜儿冷冷一笑道:“你最心爱的女人就在你眼前,可是你永远娶不到她,你若想娶她就得放弃帝位,因为她现在是在最下贱的娼妓,就算她出现在你面前,估计你也没有勇气要她,而你另一个女人为你生的孩子,可是他将一生都活在痛苦中。”

    闻言,梵明朗只觉得汗毛根根竖起,明镜儿得意的一笑道:“所以,即便你失去了一切,也休想坐上那个位置。”脸上笑得那么得意,眼中却那么绝望,语气中也听不出任何喜悦。

    “你好狠。”

    沉默半晌后,梵明朗才挤出三个字,她不杀他,却夺走了他的一切,他的爱人,他的孩子,他的幸福。

    “因为你先毁了我的一切。”

    明镜儿的红唇上勾起一抹讥俏,看着对方一字一字道:“本宫奉承的就是,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们也休想得到。”她也永远得不到他。

    上官若水压抑着内心的不安,努力镇定声音问:“镜儿,太子殿下去了哪里?”

    随着他一开口,华夏帝朝其他的朝臣也跟着纷纷开口追问,既然眼前的太子殿下是假的,那么真的太子殿下呢?

    舜王殿下和太子殿下是孪生兄弟,兄弟二人虽然不经常见面,但是关系却一直很好,两人有着孪生兄弟独有扔心意相能,就连政见上也常常是不谋而合,舜王殿下为什么要假冒太子殿下,或许这也是他们的一场谋略。

    明镜儿被上官若水这一问,蓄在桃花眼中多时的眼泪,刹那间冲出眼眶,抬起手指着梵明朗,还没说话就听到一阵推推拽拽的脚步声。

    殿内众人回眸朝殿门看去,只见四名黑袍玄钾的明家军,押着两个人走时来,待看清楚被押着走进来的两人时,心里猛然的一震,竟然是已经被放走的青之绚,还有他们以为已经死掉的景烨太子,看到活生生走进来的人,众人的眼皮狠狠的一跳。

    青之绚、景烨太子一看到站在大殿上的明镜儿,面上也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景烨太子不敢相信的旨着明镜儿道:“你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这一句话足以暴露,他曾经看到过明镜儿的真容。

    “镜儿,这是怎么回事?”

    墨君离本不想过问,可是他昭告天下要放走的人,他方才当众杀死的人却突然出现在眼前。

    他需要一个解释,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