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章 第二份圣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三日后,朝中大半朝臣突然联名上折子为宣离请命,请宣离立刻登基。这一次的动静竟然十分之大,宣离是决定真正动手。朝上朝下,那些惯来看不出深浅的,一直私下里替宣离做事的朝臣站了出来,众人这才惊觉,这八皇子的势力竟然如此之广,实在是让人有些不寒而栗。这其中不乏两朝元老,文官武官,手握重权者皆有,比起来,那些拥护宣沛的人看起来就是在太弱小了。

    勿怪宣沛的拥护者不多,实在是宣离已经为此事筹谋了多年,许多年前,他就开始暗中收买朝臣,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当初宣沛还是个废物皇子的时候,宣离在朝中百姓里的声望可是极为出色,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他还惯于掩藏自己的实力。

    这样强大的压力之下,懿德太后也有些支持不住。那些人的折子上写的很清楚,自古若非没有皇帝亲自指认,都是立长不立幼。皇帝在位期间,对宣离也是十分看重,如今宣沛年岁尚小,如论如何都不是挑起大任的人选。况且如今宣沛还背着一个弑父的疑点。

    金銮殿上,众臣议论不休,可若是定睛一看,便能看出来,说话的大多都是宣离的人。宣沛的人即便有心争辩几句,也实在抵不过宣离的人多势众。

    宣离静静的立在原地,面上仍旧是如同从前一般的微笑,让人觉得犹如春风拂面一般温暖,好似对这些争吵都充耳不闻,这其中又隐隐带着一种势在必得的自信,好似下一刻这天下的位置就该由他来坐上一般。事实上,也理应如此。

    宣沛还被软禁着,这自然是放不出来。总兵府上的辜大人见此情景,眉头几乎皱的能拧出水来。辜易因为蒋阮的原因,倒是一门心思的支持十三皇子宣沛。他的理由也十分简单,对着辜大人就道:“蒋小姐如此聪慧,你看看她从当初到现在,何曾在人手下吃过亏。信她的准没错!”气的辜大人只把他狠抽了一顿,可回头就同宣沛表达了忠心。倒不是听信了辜易的话,只是蒋阮既然站在宣沛那一边,锦英王府自然也就站在宣沛那一边,锦英王府的力量,辜大人从来不敢小觑的,这一对夫妇都不是省油的灯,辜大人倒是更看好他们。

    谁知道如今出了这事,蒋阮生死未卜,萧韶一心找回自己的妻子,宣沛被软禁,恰逢这个时候宣离要被人推着上位,情势实在是不好。辜大人心中就忍不住忧虑,难道这一步又是自己走错了吗?

    懿德太后坐在高位上,长长的护甲无意识的划过自己的鬓角,这样的大势之下,谁能扭转?便是再如何,也不能犯了众怒,朝臣的力量总是不容小觑的。她的目光划过站在殿中的林尉身上,这人既然打定主意要在此谋一个前程,怎么到了此时还无动于衷。

    林尉唇角含笑,好似周围的事情都与他毫无关系,竟有几分云淡风轻的模样,不过这模样落在宣离的人眼中,只是觉得他在故作玄虚,不过是装模作样罢了。

    正在此时,却只听得殿外传来一个晴朗的声音:“且慢!”

    众人纷纷回头,只见穿着一件黛色长身直辍官袍的年轻男子缓步走来,目光坚毅,带着与平日里有几分不同的神采,慢慢的走到殿中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太傅,状元郎柳敏。

    这个柳敏在朝中的地位很是古怪,说他位高权重吧,可只是当了个太子太傅,没什么实权,可若说他没什么实权,偏偏德高望重,颇得皇帝信任,在皇帝面前是个不折不扣的红人,若是得罪了他,也没得什么好处能讨得了。

    此刻见他突然出声,众人都有些疑惑,知道柳敏后来被皇帝给了十三皇子宣沛,大约与宣沛也是有些师生情谊的,可一个太傅文人,难不成还能扭转如今的局势?莫说是痴人说梦,连梦都让人觉得有些可笑。

    众人的目光充满嘲弄,可宣离的神色却逐渐凝重了起来。

    柳敏今日的衣裳也不一样,他一直喜爱穿浅色的衣裳,看着就有一种读书人的清隽之气。今日一身深黛色,也不知道是不是衣裳的原因,将将他整个人映出了几分凛冽来。好似文人的手终于持的不是书卷,而是锋利的刀刃,而他面对的是修罗战场,目光中已经有了隐隐杀意。

    他想做什么?宣离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同,他猛地转过头去看林尉,果然,林尉唇角的笑容更深了些,几乎是咧嘴大笑,那种发自内心的愉悦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怎么会?宣离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陷阱里面,可他完全抓不住头绪,这个时候,他只想要赶快阻止柳敏。

    可他还没有动作,就眼睁睁的看着柳敏从怀中掏出一副明黄色的卷轴展开,就站在金銮殿上,文武百官面前,清晰的朗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连忙齐齐下跪呼喊万岁。

    懿德太后也是微微一怔,随即坐正了身子,她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看了一眼笑着的林尉,又看了一眼站的笔直的柳敏,心中豁然开朗。原来如此……。原来真正的后手,是在这里。

    柳敏大声念道:“亲王皇十三子鸠宸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成大统著继朕登基为皇帝位,钦此——”

    鸠宸是宣沛的字,简短的一句话,几乎没有费什么时间,可柳敏刻意说的很慢,他的声音从来都是带着一种读书人特有的温和,今日却好似出鞘的刀般锋利,咬字里咄咄逼人的气势扑面而来,几乎让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沉寂,大殿死一般的沉寂。

    似乎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柳敏保持着这个姿势,他的脊背挺得笔直,好似可以扛起所有的背负。

    一个臣子率先叫了起来:“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份圣旨,柳太傅,假冒圣旨可是死罪!”这人正是宣离一派中的一个武官,本就看不起文人,如今柳敏这一出可为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将人原本的打算尽数掀翻。登时便有着出头鸟先声质疑起来。

    “大人此言差矣,”王阁老也开口道,他本在朝中从来都不站队的,可自从林尉回来后,倒真是被林尉拉到了宣沛的阵营里。此刻见这人说话阴阳怪气,对柳敏的敌意丝毫不掩饰,于是也就嘲讽道:“柳太傅是何人品举朝皆知,这假冒圣旨一言从何说起,这可还真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

    柳敏是举朝上下公认的直性子,从来不干错事,在他的世界中黑白分明,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是个极有原则的人。即便是与柳敏做对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说柳敏假冒圣旨,这实在是拿到任何人面前都没有说服力的事情。是以这话便堵得那人哑口无言。

    “光说无凭,还是让人来亲自验看吧。”林尉出声道,说着就看向柳敏,柳敏会意,大步走到懿德太后面前,躬下身子,双手奉举圣旨到懿德太后眼前,道:“请太后娘娘过目——”

    懿德太后伸手接过圣旨,看了一眼,继而微微笑了,只说了四个字:“千真万确。”

    朝中登时一片哗然,众臣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落在宣离身上,宣离此刻的脸色已然十分不好看,虽然他竭力想要稳住情绪,做出一副与从前一般云淡风轻的模样。可是今日之事本就突如其来,依照计划,此刻他也是该顺利成章的在朝臣的拥护下接受皇位才对,可如今却突然冒出了一份圣旨,这份圣旨偏偏还写的不是他的名字。他两颊的肌肉在微微颤抖,袖中的手已然紧握成拳。他在说服自己,柳敏的圣旨不可能是真的,真的圣旨在琦曼那里,他们已经拿到了真正的圣旨,皇帝怎么可能会有两份圣旨?这不可能!

    即便是听闻懿德太后的话,宣离也不敢相信,只道是懿德太后早已站在了宣沛那一边,既然林尉当日去见了懿德太后,说不定就是在筹谋此事。懿德太后如今不过是帮着在说谎。思及此,宣离就对一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臣子上前道:“太后娘娘,先皇圣旨事关重大,可否容我诸臣一观?”

    这其实是不合常理的,可如今皇帝立着的储君是个身负可能弑父的名声,和朝臣心目中的帝王差的太远,却也情有可原。至于懿德太后,竟然也爽快的答应了,随口就吩咐人将圣旨传阅。

    她有什么不敢的呢?这些人无非是希望这圣旨是假的,可惜,这圣旨,千真万确。自己打了脸的又不是她,她又做什么不让这些人彻底死心。只是……懿德太后的目光落在林尉之上,今日之事,林尉怕是早就晓得了。这人果真还是如当初一模一样的性子,一旦来朝中,就要把朝中搅个天昏地暗才甘心。譬如此刻,在金銮殿上突然拿出的这道圣旨,也足够重逾千斤了。

    圣旨在朝臣们手中传阅,这都是上了年纪有官位有品级的老臣,其中不乏手握重权原先与皇帝君臣相处甚欢的,自然能看得出那圣旨是不是真的。从笔迹到御玺,的确是没有一处作假的地方。即便是宣离的人想要从鸡蛋里挑骨头找出一丝这圣旨是假的的证据来,最后也都是失败了。

    圣旨终究回到了柳敏手中,柳敏接过那圣旨,大声道:“当初陛下病重,曾秘密写了此道圣旨交付于微臣手中,那日李公公也在场,只是如今李公公故去,无人作证,可圣旨一物,做不得假。臣是奉旨办事,如今陛下驾崩,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既已定下人选,自当尊崇。”他重新走到懿德太后面前,双手奉上,恭声道:“请太后娘娘主持登基大典,择日新帝登基——”

    柳敏本就得皇帝信任,将圣旨交给他也不是没有可能,这番话的确无可辩驳。原先处在下风的宣沛一派的人见情势陡然急转,并且这一次有了圣旨,才是真正的不可扭转,自然也狠狠的扬眉吐气了一把,立刻跟着柳敏齐齐跪下身来,异口同声的呼喝道:“恳请太后娘娘主持登基大典,择日新帝登基——”

    林尉也混在这些人中,他唇角含笑,英俊的脸上是止不住的愉悦之情,甚至有些挑衅的看向宣离一派的人。那些人此刻俱是灰头土脸,方才那些一桩桩认定宣离才是当之无愧的天子的话好似都在一巴掌一巴掌的打他们的脸,如今说什么话都是错了。宣离的面上已经没有了微笑的神情,他的神情很是僵硬,可再仔细一看,便又不难看出其中的可怕来。功败垂成,从头到尾闹了一场笑话,于目的和自尊心,都是无可挽回的打击。

    懿德太后也笑了,她微微抬起下巴,以一种庄严地语气含笑道:“准——”

    尘埃落定。

    谁都没有想到柳敏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站出来拿出一封圣旨,这圣旨的巨大力量众人都有目共睹了。从圣旨问世的这一刻起,宣离无论日后怎样,就算是拔刀相向,也是站在了一个完全没有理由的位置上。失去民心的支持,退一步而言,即便最后登上皇位的是宣离,那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只会有个谋朝篡位的名声。对于一个帝王来说,悠悠众口难堵,天下的百姓是杀不尽的,他已经陷入了一个不可挽回的局。

    他强自压抑住自己的暴怒心情,懿德太后又随意说了几句话后,便宣布下朝。她撒手的爽快,既然大锦朝未来的储君已定,她又何必在此拉着朝政之事不放。懿德太后一走,金銮殿上就热闹了起来,宣沛一派的人放在在宣离人手下吃了亏,好容易找回场子,不狠狠奚落一番才怪。立刻就逮着人开始冷嘲热讽起来。

    宣离没有理会这里的唇枪舌战,转身走出了金銮殿,他的身边一个人都没带,步子迈的很急,面上的表情着实扭曲的可怕。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