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9发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周武帝处理完政务,听说桑榆在御花园中赏景,立即就寻了过来,脑海中勾勒出自己抱着桑榆,半躺在贵妃椅□沐春光的美好画卷。

    看见蓬莱阁外乌压压跪倒的一片人,他皱眉,兴致瞬间消了大半。

    “起吧。”亲自搀起桑榆,将她的小手捏在掌心,周武帝淡淡开口。

    虞雅安笑容恬静,丝毫看不出乍见圣颜的惊喜。能够得到太后提携,占据原本属于皇贵妃的四妃之首的位置,她的头脑和心性都远胜常人。帝王对待皇贵妃的态度,说是爱若珍宝都有些不及,爱逾性命倒更加贴切。只要有皇贵妃在,他眼里根本容不下别人。

    眼角余光瞥见满脸晕红,表情激动的嫡姐,她垂头讽刺一笑。

    “你们在干什么?”搂着桑榆在身边坐下,周武帝替她拂开被春风吹乱的鬓发,语气透着浓浓的爱宠,叫一众秀女听了又妒又恨,却又对获得帝王的宠爱更加心驰神荡。其中以孟瑞珠和虞雅歌尤甚,两人的眼珠都红了。

    “在作诗呢。”孟桑榆指指桌上散乱的诗作。

    “你?作诗?”周武帝挑眉,低沉的嗓音里满是笑意。桑榆学什么都快,偏偏于作诗一道没有半点天赋,他教了好几月,如今连《声律》都还没学透。

    想起那些胡拼乱凑,不知所云的诗作,周武帝就忍不住发笑。真是……真是太可爱了!

    将帝王满带揶揄和爱宠意味的低笑错认为嘲笑,虞雅歌眸色微亮,上前一步,娇声道,“启禀皇上,民女们已作完诗,正待娘娘甄选出魁首。民女对娘娘的才华仰慕已久,不知可有荣幸见识一二?”她有自信,只要自己一开口,皇上必定会注意到她,继而像以往的每一个人那样为她倾倒。

    外人皆知桑榆不通文墨,何来的‘仰慕已久’?这女人是存心刁难桑榆啊!不过一个庶民,也敢挑衅皇贵妃,心是不是太大了?周武帝眸色暗沉,直勾勾的朝虞雅歌看去,对上她精致绝伦的面容,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桑榆是他眼里唯一的亮色,其它女人对他而言不啻于红颜白骨。

    “朕以为你还没那个荣幸。”他沉声开口,言辞毫不客气。

    皇上冷淡至极的反应太出乎意料,虞雅歌脸色瞬间惨白如纸,有种从云端坠落至深渊的惶惑之感。

    其他秀女纷纷掩嘴,强忍住欲涌出喉头的讽笑。长得美就能无往不利了么?很明显,这一条在皇上面前走不通啊!更何况你能美过皇贵妃吗?一身鹅黄衣裳,坐在金色朝服的皇贵妃身边,其反差之大好似凤凰与鸡仔,可怜可笑!

    孟桑榆打了个哈欠,黑白分明的凤目染上一层水汽,在明媚春光的映照下显得流光溢彩,好不迷人。她单手支腮,言语直白,“世人都知本宫不通文墨,叫本宫作诗,你这是想看本宫出丑么?”

    窗户纸一捅就破,虞雅歌不知道皇贵妃说起话来跟她的人一样犀利,心慌之下连忙跪出来请罪,怆然欲泣,楚楚可怜的模样哪怕是圣人见了也要动心。

    周武帝却只是淡淡一瞥,挥袖冷声叫起,而后捏了捏桑榆细嫩的指尖,眼里充斥着浓郁的笑意。桑榆这张小嘴噎起人来能把人噎死。

    孟桑榆见男人没有被女色所惑,忽然之间就觉得心情大好,凑到男人耳边,促狭开口,“皇上,臣妾近日又有新作,你要不要听一听?”

    “哦?说出来待朕鉴赏。”周武帝挑眉,知道桑榆又要拿惨不忍睹的诗作来折腾自己。桑榆永远不会知道,他面上纠结痛苦,内心却甘之如饴。

    孟桑榆抿唇,沉吟片刻后煞有介事的开口,“我在路上走,遇见一只狗,我对它说你好,它对我叫喵喵。”

    由于她刻意压低了嗓音,只有坐得比较近的虞雅安、虞雅歌、孟瑞珠三人听见,面上俱都露出呆滞的表情。这,这是什么鬼东西?能叫诗吗?能叫诗吗!?她们对诗的认知被彻底颠覆了!

    周武帝俊美的脸庞有瞬间僵硬,细细回味片刻后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抚掌道,“好好好!好诗!特别是最后一句,真可谓神来一笔!也只有桑榆你才想得出来!”

    孟桑榆嘴角抽搐,心中挫败的暗忖:皇上抗荼毒的能力好像越来越强了啊!面对此等神作竟还笑得出来?这首诗是她前世在网上看见的,当时失语了良久,故而记忆尤为深刻。没想到皇上的欣赏水平竟比她还要后现代!

    “不用选了,今日的诗魁非桑榆莫属!”好不容易收住笑,周武帝刮刮她挺翘的鼻头,戏谑道。

    虞雅歌晃了晃身子,有些摇摇欲坠。孟瑞珠双颊通红的朝年轻俊美的帝王看去,忖道:传说中皇上喜欢才女,今日看来并非如此。若是姐姐能够提携一二,我也是有机会的。

    虞雅安垂眸,本就死寂的心连同最后一点奢望都化为了烟尘。皇上对皇贵妃的包容宠溺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旁人可还有半点机会?都说若真的情系某人,无论那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好的,都是可亲可爱的,这话果然没错。

    “既然是诗魁,不若写出来让我等瞻仰瞻仰皇贵妃的大才。”胸中翻腾的嫉妒叫虞雅歌失了分寸,她强扯出一抹微笑,语气却有些咄咄逼人。

    众位秀女露出好奇的表情,孟瑞珠垂头,掩饰自己脸上的幸灾乐祸,孟桑榆打了个哈欠,态度不以为然,仿若对方就是只烦人的苍蝇。

    周武帝当即阴沉下脸色,睇向虞雅歌,声音冷沉,“皇贵妃的诗作,除了朕,没人有资格欣赏。在皇贵妃和朕的面前说话也如此轻慢放肆,虞国公是怎么教的你规矩?”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