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5章真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坐在去往海岛的船舰甲板上,黑袍卫沌看着温妮:“小丫头不错,怎么样,要不要给我做徒弟?”

    靠在小猫身上,温妮懒洋洋地用手薅着白虎的脖颈:“大将军一生征战,走的是杀伐之道,我生性懒散,是能偷懒就不爱动弹的懒人,咱们是道不同,难以相谋啦。”

    卫沌忍不住笑了一声:“小丫头年纪不大,气性倒不小,怎么,还记恨我不让你和你的情郎在一起?”

    温妮的目光从围在几人身边的黑袍人身上滑过,然后落在和她隔桌而坐正看着她的唐锦身上,最后摇了摇头:“我只是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适合什么,大将军就不要取笑小辈了。”

    卫沌感叹地转头看向唐锦,“小子运道倒好,遇到这么个心性通透的女子,小小年纪心性坚定,一点不受诱惑……这些日子,我可让她见了不少年轻一代的俊杰……”看着唐锦僵了一下的身体,卫沌大笑:“……小子,终于坐不住了吧,我还真当你稳如泰山呢,原来只是硬撑啊。”

    看了一眼正冲他淘气吐舌的温妮,又对上卫沌看好戏的目光,唐锦苦笑,“大将军何必要这样捉弄我们这些小辈。”

    又坐了一会儿,唐锦突然转头,看了一眼距离已越来越近的目的地,“大将军,咱们这就快到了,这就准备准备登岛吧。”

    卫沌站起身,走到船边眺望着远处停在海上的两艘舰船:“就是在那舰船后的区域,一切电子设备都会失效吗?”

    “没错。”

    “查明原因了吗?”

    “在那片区域内,似乎有着无数的干扰源,越是接近海岛,磁力场越是混杂难以捉摸,那些磁力,源于海岛,磁力场以海岛为圆心,向往发散,值守的舰船如果以不受影响的位置围着海岛航行一圈,那就是一个最标准的圆,任何一个方位与海岛的距离,都不会有丝毫偏差。”

    “听说从那里可以到达另一个星球?难道那里真的有着传说中的传送阵,是上古炼气士离开这颗星球的最后一站?”

    “库克星的事,晚辈无法分辩清楚是否真的存在过,大将军界时亲身经历,就会明白。”

    “我很期待!”

    …… ……

    变故,在瞬间发生。

    在进入秘境的山洞前,一个一直听命于卫沌阻挡在唐锦与温妮之间的黑袍人突然抱着温妮扑进了其中的一个洞口,与此同时,离得他们不远的唐锦骤然出手,与挥手向着那个黑袍攻击的卫沌直接对抗了一击后,借力同样跃进了那个洞口,转眼消失在卫沌的眼前。

    卫沌红色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个洞口,大声暴喝:“汪博,那是你带进来的人。”

    在卫沌一身几乎化为实质的怒气之下,汪博砰地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整个身体几乎完全趴伏在卫沌身前:“主人,是汪博失察。”

    “哼,记得你说当初你能从唐锦手上逃脱,全赖这人救助,如今看来,当初他根本就是受命于唐锦才救了你的,只是,没想到这着暗棋,唐锦会在此时动用。”

    “是汪博无能,请主人降罪。”

    “算了,此人后面遇到再说,你且起来,仔细再看看,他们逃进去的洞口,是否是你当初进入秘境的那条路。”

    挣扎着站起身,汪博反复再察看了一遍,然后肯定地摇了摇头:“他们走的不是我们走的那条捷径。”

    卫沌再次看了一眼唐锦几人逃进去的洞口,冷笑了一声:“上一次你既然会与他们在秘境中相遇,想来,此次,我们还会与他们再见。”

    “是。”

    卫沌一拂黑袍:“前面领路,我倒要看看,他们下一次还能不能从我卫沌手上逃脱。”

    “是。”

    跟着汪博,卫沌跃进了洞壁上的一个洞口,他的身后,两个黑袍人各自抱着元媛与阮黄继江跟了上去,其余的跟着卫沌同来的人也迅速跟进,几分钟后,山洞中,再次变得空无一人。

    又过了几个小时,李大治跟随着新一批进入秘境的军中战士,到达了秘境入口。

    …… ……

    秘境之中,唐锦几乎是奄奄一息地被温妮抱在怀中,此时他才深切体会到,卫沌这个昔日的军中战神那所向无敌的攻击力是怎样一种霸道的力量——方才与卫沌相碰的一击,他是蓄势已久,卫沌却是猝然而发,就他估计,卫沌那一击最多不过是他七八成的攻击力,可是,即使是这样,唐锦的身体也几乎在瞬间便被卫沌的那股力量击成了重伤,如果不是在能量罩破裂后,唐锦的精神力最后挡了一下,也许,此时,他已经死了。

    在喂唐锦咽下几颗丹药后,温妮迅速拿出一个巨大的浴缸,然后小心地让那个救她的黑袍人把唐锦放进去,完全浸入那些液体中。

    一个小时以后,在浴缸中的水连续换过三遍,从最初的血红色变成褐红、粉红,直至现在的原色,唐锦终于从缸中坐了起来。

    先安抚地伸手替泪眼婆娑的温妮擦去脸上的泪,将她伸出的手紧紧握在掌中后,唐锦这才转头看向已摘下兜帽的黑袍人。

    “肖亮,辛苦了。”

    过了近一年卧底生活的肖亮灿然一笑:“都是肖亮该做的,以后,肖亮还要族长收留。”

    唐锦站起身,从浴缸中跃出:“你是像何泽一样做夫人的追随者,还是选择在我手下做事?”

    肖亮低头想了想,“相较于保护我更擅长作战……” 抬头看了一眼收起浴缸后就手脚麻利地服侍着唐锦穿衣的温妮,肖亮下定了决心:“反正夫人又不会不管您的人,跟着您和跟着夫人也没差别,肖亮还是更想跟着族长打天下。”

    肖亮的回答让正戴手套的唐锦忍不住一哂,“你说的没错,跟着我,你们夫人确实不会不管你们。不过,既然选择随我一起四处征伐,以后作战可不能退缩啊。”

    “是。”

    穿戴好的唐锦张开双臂,狠狠抱了抱温妮,从温妮当初被掳到现在已经六天,路上,他甚至能天天看到她,可是,两人却一直被卫沌使人隔离开,看得着,却摸不着,可把他憋坏了。

    低头没有丝毫顾忌地亲了亲温妮的唇,看着温妮瞬间变得嫣红的小脸,唐锦呵呵一乐:“既然来了,咱们就去看看姬瀚。”

    “嗯。”

    肖亮一路上一直沉默不语地跟在唐锦与温妮身后,看着他们在秘境中熟门熟路地快速穿行,后来在温妮的丹药帮助下,肖亮虽然被折磨得很惨烈,却也算顺利地过了第一层的关卡,然后又跟着两人进入了第二层,看了一眼大殿中的几尊塑像,和肖亮说了一下注意事项后,唐锦把肖亮留在了殿中等待接受第二层的试炼,手上紧紧拉着温妮直接转身选择了殿角的一扇门走了进去。

    找到当初的位置,唐锦震动精神力,将自己到达的讯息传递了出去后,便抱着温妮倚墙而坐,一边喁喁细语,一边等着姬瀚的反应。

    “下次不能再这么冒险和人硬碰硬了……”趴在唐锦胸前,温妮深深地吸了一口唐锦身上独有的气息,眷恋地蹭了蹭,“你知道我不会有危险的。”

    将温妮往上托了托,完全放松下来的唐锦再也无法压抑自己激烈的心情,低头狠狠吻上温妮柔软樱红的唇瓣,他一边贪婪得近乎凶狠地辗转吸吮,一边无法自制地将手伸入温妮的衣中,揉搓着她柔嫩温驯的身体,在温妮没有一丝抗拒的包容中,将他所有的担忧、不安、焦虑、心疼、惧怕乃至恨意都渲泻了出来。

    直到终于能控制自己后,唐锦才停止了啮咬,听着温妮的喘息,他微松双臂,低头看着柔弱地完全被自己禁锢在怀里的女人裸/露在衣服外面的斑斑吻痕,唐锦咬牙发狠:“我很担心你。”

    伸手摸了摸唐锦微濡的眼角,看着他红通通的眼,温妮软软地笑了笑,挂在唐锦脖子上的手微用力,凑近在这个难得显露出脆弱神情的男人脸上亲了亲,“我知道。”

    紧盯着温妮的眼,看着那眼中满满的心疼与怜惜,唐锦的胸膛一阵起伏,带着委屈,他抿了抿唇:“这几天,即使我躺在床上,也睡不着。”

    轻叹了一声,温妮跪坐在男人怀里,将一脸孩子气的男人抱进胸前:“我在这里。”

    将脸深深地埋在温妮柔软的胸前,唐锦的双臂紧紧地环在温妮的腰间,直到一阵异样的移动感传来,他才在温妮胸前蹭了蹭,抬起头打量身周的环境。

    同样的没有事先告知,同一间房,看着骤然出现的姬瀚,唐锦抱着温妮站起身,迅速恢复了平日惯常的姿态,镇定地对着透明闪着微光的姬瀚点了点头:“前辈最近还好吗?”

    姬瀚的目光从温妮的腹部移至唐锦脸上,颇有兴味地问道:“我很好。你们来,是特意来告诉我你们已经孕育出子嗣了吗?”

    唐锦一呆,一直紧盯着姬瀚的目光迅速落在温妮的腹部:“妮妮?”

    温妮眨了眨眼,有些呆傻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我怀孕了?”

    看着小夫妻俩的反应,姬瀚忍不住笑了一声:“原来还不知道啊。”看了一眼显得手足无措的唐锦,姬瀚又含笑加了一句:“孩子大约有十五天左右了。”

    “十五天?”唐锦呢喃:“是在十万大山里。”是了,那一路上,在周复黎明那几个家伙丝毫不知道遮掩的发/情行为之下,他自然也受了影响,于是,自然免不了也拉着温妮做了一些快乐的事……唐锦伸出手,小心地放在温妮的腹部……就是那时,这个孩子就住了进去吗?

    “这是送你们的贺礼。”在唐锦与温妮正发傻的时候,姬瀚已是让天一准备好了贺礼,指了指房间墙上一个裂开的窗口里那块巨大的髓精,姬瀚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简薄了一些,你们也多包涵吧,如今飞船上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也只有这个了。”

    看了一眼髓精,唐锦终于回过神来,他的眼中一道精光一闪,低头对着温妮说道,“把那个拿出来吧。”

    温妮默契地从空间里掏出一个罩着黑布的盒子,唐锦接过去,一把将黑布揭开,对着目光紧盯着盒子的姬瀚翘了翘唇:“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想前辈也许对这个感兴趣。”

    俯身看着同样紧盯着他的那颗头,一直很淡然的姬瀚从最初诧异,而后浅笑,慢慢那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天啦,魔,你居然把自己装进了傀儡里,变成了魔傀,哈哈,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笑的事……”

    一股充满着恼意的精神波动在空间里震荡,装在盒子里的魔恼羞成怒地尖叫:“该死的娲,你难道比我好到哪去了?你现在不是同样连身体也没了?”

    “哈哈,魔,我的神魂完整,也可以自由移动,比起你来,我可好太多了。”

    “哼,娲,你打什么主意我清楚得很,你是想要得到这两个改造品的身体吧,你失去了身体,这两个改造品已进化得和你的族人一样,你在等着他们强大起来,然后在他们的身体足够强大时,得到他们的身体,对不对。”

    姬瀚看了一眼在魔的话音一落后,就反射性抱着温妮退后了几步的唐锦,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不会夺取你们的身体,我只是需要在你们进化至二十级时,成为你们的子嗣。”

    温妮再次呆住了:“成为我们的子嗣?!”

    唐锦的目光一阵闪烁,然后,他的目光飞快从姬瀚的身上移至温妮的腹部:“成为子嗣,首先就需要被孕育?那么……”

    姬瀚点了点头:“你们必须在十年内升至二十级,并且需要在飞船内进行繁衍,在新的足够强大的胚胎形成的同时,我会封印神魂的力量进入母体,如此,在飞船内,有星核的力量构筑安全的环境,在髓精相助之下,母体就能不受一点伤害地承受孕育我的重负。”

    “你疯了!”魔惊叫:“在孕育的过程中,你很可能在规则的力量之下,完全失去过往的记忆……果然,太久的寂寞,即使是娲,也会发疯吧……似乎永远不会有同伴的孤独、无人交流的寂寞,即使狂呼悲嚎也无人能接受到我们的精神意识……

    无法与任何生物进行交流,陪伴我们的只有无尽的孤寂……在永远没有尽头的孤寂的世界里,我与一切隔离,在无尽的岁月里,活着、清醒着,却生不如死……不能离开飞船的残体,只能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