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章 知观你别丢下我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年到头,道宗也要对年轻一辈的弟子进行考核,这是道门一年一度的盛会,也是给少年弟子一些扬名的机会,让秀木早些展露头脚。以往的考核都定在于琰真人的洞天府,由于琰真人主持,道门大凡有些名头的都须到场。

    今年若按于琰真人的意思,本是在清虚观举行的。但容尘子虑及于琰真人身体,仍是定于洞天府。

    清虚观容尘子的九个清字辈的弟子都有资格参加,容尘子也便将他们都带上,一并前往。这种热闹的地方,河蚌是肯定要去的。

    容尘子考较几个弟子的远行术,清玄、清素、玉骨等都是各自行走。河蚌站在容尘子的剑上,冷风直往脖子里灌。她缩到容尘子怀里,容尘子语声温柔:“待会去到洞天府一定要听话,于琰真人再如何也是我的长辈,最近又有恙在身,你万不可再气他。”

    河蚌嘟着嘴:“那他气我你怎么不管?”

    容尘子吻她额头:“要乖嘛。”

    河蚌瞪着大大圆圆的眼睛:“不乖!!”

    “啪。”容尘子一巴掌拍在她头上:“不乖下次不带你出来玩!”

    洞天府正是最热闹的时候,无数道门精英汇集于此。河蚌叼着个糖牛,她还在耿耿于怀:“不带我出来玩,你想带谁出来玩?”

    容尘子也知道小人与女子难养,听若未闻。一路上许多人同他打招呼,河蚌气哼哼地跟在后面。

    洞天府也是个大派,弟子无数。容尘子牵着河蚌,难免引许多人明里暗里偷望。容尘子一边走一边低声教育:“记住我说的话。”河蚌哼哼,不合作,容尘子又低声道,“回去给你抓腓腓。”

    河蚌这才有了点兴趣:“真的?”

    “嗯。”

    正逢年头岁末,于琰真人因着身体不好,也没有迎出门外。容尘子同诸人入内拜见,于琰真人虽然对容尘子带着河蚌到处晃的行为颇有微辞,但诸人都在,他也没有发作。

    河蚌坐在容尘子身边,小辈自然要向于琰真人拜个年说点吉利话。容尘子不着痕迹地喂了个果脯到她嘴里:“要乖。”

    河蚌这回还算是合作,全程一声不吭。

    于琰真人给每个晚辈都准备了红包,钱不多,也就是图个喜庆。能够亲自给他拜年问好的都是各宗派嫡传、优秀弟子,每年都是早就记载在册的。于琰真人一发的时候就发现问题——少了一个。

    道宗嫡传弟子就那么几十个人,他抬头一望就知道原因——容尘子带了河蚌进来。历来也没有给鼎器发红包的道理呀,所以登记的弟子也就没敢记。

    于琰真人虽不喜河蚌,但到底也是长者,再如何也不能让个女子当众难堪。他不动声色,将红包每人发了一个,除了自己的大弟子于守义。

    河蚌拿着红包看来看去,她可没见过这个:“这是什么?”

    容尘子淡笑:“压岁钱,每年年头,长辈发给晚辈,镇恶驱邪、辞旧迎新。”

    河蚌打开看了看,容尘子就知道不好,但手没她嘴快,河蚌已经嘀咕出声了:“这么点钱,镇得住恶嘛?”

    旁边几个弟子噗哧一声笑出了声,于琰真人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半天咳嗽一声:“守义,你是我大弟子,洞天府的重担早晚要交给你。所以今年为师就不给压岁了,你已长大。”

    他将洞天府的掌门印信传给了自己的大弟子。

    后辈满堂,于琰真人难免颇多感慨:“到现在我还经常想起当年,你们都是半大的孩子,毛手毛脚,行事冲动,不计后果。现在你们也都长大了,成了道门的中流砥柱。咳咳……”他咳嗽不停,身边有弟子赶紧递了药茶过去。他喝了口茶,又缓缓道,“人啊,总是活着活着就老了。还没察觉,头发已经全白了。我已时日不多,但是看到今日的你们,又觉得像是看到初升的太阳,让人充满希望。”

    气氛突然有些沉重,河蚌从容尘子背后探出头来:“我说老头,不要说得那么悲观嘛,我看你的身子骨倒还是满好的,暂时也死不了。”

    她一说话,难免就有许多目光聚集过去,河蚌又摇头晃脑:“凡事用手做就行,别往心里搁。你管他朝阳夕阳,管他头发是黑是白呢。心眼就那么小,”她用两只手比划了个小圈圈,随后又比个大圈圈,“你非要装那么多的东西,不早死才怪。”

    容尘子再喂了她一粒果脯:“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过了半个时辰,诸人不愿打扰于琰真人休息,起身告辞。容尘子牵着河蚌出去,经过于琰真人榻前,河蚌弯下腰,迅速往他嘴里填了一块杏脯:“我是说真的,老头。”

    于琰真人还来不及反应,突然嘴里一甜,他从小到大也没吃过零食,顿时皱紧眉头。容尘子不由又拍了拍河蚌的头:“不许调皮。”

    午饭安排在洞天府的大厅,因为道众太多,容尘子也不好单独给河蚌安排荤食。好在玉骨随身带了不少肉脯,哄着劝着,河蚌也没闹,乖乖吃完饭。

    饭后容尘子还有许多应酬,河蚌却是坐不住的。当时大雪未融,洞天府旁边有处湖泊,积雪成堆,湖泊里鱼都冻得不再游动。河蚌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鱼挤在水底,高兴得不得了,就在湖边玩耍。

    她用鲛绡做了个鱼网,将鱼一条一条网出来。那鱼又肥又大,她馋得不得了,又有了些捕猎的满足感,玩得不亦乐乎。

    外面天冷,容尘子让她穿了那件白色的羽衣,护体的法衣抵挡了冬日的严寒。衣裙无袖,叶甜给她做了双兔皮的长手套,一直护到手臂。脖子上也戴着白色的兔毛围脖,头上还戴着一朵白色兔毛的绒花。寒风一过,她像只毛绒绒的小动物,娇俏可人。

    “哪里来的女娃儿,竟然敢私闯洞天府?”身后一声低喝,河蚌抬头看过去,见一个蓝衣道人缓步行来,看模样当是洞天府的守山弟子。

    河蚌歪着头看他:“谁私闯啦,讨厌。”

    她语声又软又糯,来人微怔,待走近之后更是心神大震——她虽玩得一身雪,却容貌端丽、俏不可言。湖泊地处偏僻,平日本就少有人来。来人顿时就起了歹念。

    河蚌还在那里网鱼,旁边已经放了十几条了。她网得开心,也不管吃不吃得了。来人轻轻走到她身后,冷不丁突然抱住了她。

    她转过头,身后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壮年道士,五官本来端正,却掩不住一双眼睛的淫邪。河蚌眯起眼睛:“你干嘛?”

    壮年道士喉头微咽,埋头在她脖子上深深一嗅:“你上山何求?寻人?还是求药?美人只要你从我一次,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河蚌歪着脑袋:“可是我也不用寻人求药呀。”

    对方哪管那么多,右手握住她的脚踝,手就缓缓往上摸。河蚌右手掏出个小勺子,还是上次用来吃螃蟹时留下的。那道士已经快摸到她大腿了,她却突然收了勺子,身后传来一声断喝:“你们在做什么?!”

    河蚌先看到的是于守义,他后面跟着容尘子。=口=

    “干什么?”河蚌一脸困惑,“我在抓鱼啊。”

    容尘子的目光却是看向那个还搂着她不知所措的道士,更刺目的是那只脏手还搭在河蚌腿上!!于守义一脚将人踹开,也是羞愧难当:“是贫道律下不严,竟然出了如此败类,实在是污了洞天府门楣。此人交由道兄全权发落,贫道这就前去向师尊请罪。”

    小道士这才反应过来,跪地不断求饶。

    “我看你还是别去了吧。”河蚌从地上爬起来,拍拍一身落雪,她倒是满不在乎,“你们那老头本来就身体不好,心眼又小,别一下子气死了。”

    “……”于守义望向容尘子,容尘子上前两步,将河蚌牵在手里,淡淡道:“洞天府门规,身犯淫行者该当如何?”

    于守义抽出宝剑:“剁其双手,逐出师门。”

    “掌门师兄,饶命啊!”小道士一个劲磕头,容尘子语声冷淡:“门规处置吧。”

    于守义点头,他已经牵着河蚌回房。河蚌讪讪地搭话:“知观,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容尘子只牵着她往客房走,一言不发。河蚌讨好地蹭蹭他:“你不是在陪那些道士聊天吗?”

    回到房间,容尘子关好房门,就想将这河蚌痛打一顿。河蚌见势不对,赶紧哇哇大哭,容尘子举起的巴掌这才没打下去。她哭了一阵,见容尘子坐在桌边闷声喝茶,不由又挂着泪花儿蹭过去:“知观,你生气啦?”

    “不生气。”容尘子几度深呼吸,随后放下手中杯盏,良久之后又怒喝,“不生气我还是人吗?!别人心怀不轨,你不知道躲?不知道杀了他?竟然由着歹人轻薄!”

    河蚌怕他真打自己,赶紧又退回榻上:“法衣有三重结界嘛,他又没摸到。而且我发誓我是正准备躲,你们就来了。”

    容尘子一想到方才不堪的情景,怒气又蹭蹭往上冒:“你还敢狡辩!”

    河蚌缩了缩头,又可怜巴巴地凑过去,抱着容尘子的胳膊撒娇:“那人家在湖边玩,也不知道会有坏人过来嘛。”

    她的身子又软又嫩,容尘子一想到竟有好色之徒心存龌龊念头,就急怒攻心:“先送你回清虚观,日后就给我呆在观中,好好读书写字!”

    河蚌大惊失色:“知观,人家错了,人家再也不敢了!!”

    容尘子开始收拾她的衣裳,她急了,这回是真哭了:“人家被坏人欺负了,你还骂人家!呜呜呜呜,跟你出来玩,你不给买吃的,也不理人家,就知道和一帮人聊天。呜呜呜,现在还要赶人家……”她一边擦眼泪一边从指缝里偷瞧,见容尘子还在收拾衣裳,不由哭得更凶,“我要回东海,我要去找江浩然,呜呜呜……”

    容尘子微怔,河蚌一看有戏,赶紧又哭开了:“江浩然还知道带人家玩,给买好吃的呢……呜呜,他会打坏人,不会骂人家。”

    容尘子良久才叹了口气:“过来。”

    河蚌哭哭啼啼地走过去,容尘子握住她的手,许久方道:“以后无事就在房里玩,要出门让玉骨跟着。我忙完带你到外面走走。等考核结束我们就去霍山抓腓腓。”

    河蚌这才收了眼泪,整个人都窝进容尘子怀里,她抬头在容尘子下巴上狠狠亲了一口,又笑得阳光灿烂了:“嗯。知观最好了!!”

    容尘子又深深叹了口气,缓缓展臂,紧紧抱住了她。

    正月十五,上元节。

    正逢道门考核结束,山下有灯会,容尘子自然带着河蚌去玩。夜里正是热闹的时候,街道两旁挂满花灯,中央还有彩纸糊的灯轮,高约十余丈,上挂彩灯无数。远远望去如同仙阁。

    河蚌兴高采烈地东瞧西望,人群拥挤不堪,容尘子生怕她走丢,一直牵在手上。有玩的地方自然就有吃的地方,河蚌从豆腐脑一路吃到烤肉串,容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