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她是我厉振宇的妻子,没有我的允许,别说动她的肾,你就是动她一根头发试试?”他拥着她,以强者姿态将她罩在他的羽翼之下,不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哪怕伤害她的是她的亲生母亲,他都绝不答应!

    原来,这次她的母亲要来取她的肾!

    “小雪,你弟弟患上了尿毒症,需要换肾,只有你能帮他!”

    “你又来做什么?还想从我身边夺走什么?我已经不欠你的了!”

    多年后,母亲再次出现。

    多年前,她用自己的爱情和终身幸福为代价,还清了母亲的养育之恩。

    推荐烟茫的新文《暖妻之当婚不让》,请收藏:

    那个,欣妍已经许给了燕铮!风落雪清清白白的男儿身不忍让其他女人玷污,就这么让他干干净净地走吧!(捂脸)

    ------题外话------

    欢乐的笑声伴随着车轮声声,洒落一路,行进在幸福的道路上,绵延不绝……

    天高云淡,风和日丽。正值江南的早春,路畔花红柳绿,一片欣欣向荣。

    顾欣妍,她传奇而幸福的一生,成全了天下女子对爱情的全部向往和憧憬。

    燕国君王,一代霸主,却铁骨柔情,弱水三千独饮一瓢。

    燕国皇帝如此宠爱妻子,无疑形成了一种新的风尚。无论文武百官还是黎民百姓,都以宠爱妻子为荣。家庭和睦的众人赞誉,劈腿纳妾的则受人遣责,长此以往,渐渐杜绝了一夫多妻的封建陋习。

    而她的夫君,也就是大燕国地位最尊贵的男人,天下闻名丧胆的霸主燕铮,却甘愿骑马随侍在她的车畔,一路风尘扑扑,甘之如饴。

    欣妍和闺蜜带着各自的孩子坐在华丽宽敞舒适的马车里,边私聊着边饮茶品果,悠闲自在!

    *

    有他在,别说一堆金砖,就算是一座金山,她焉能在乎呢!

    当然,她知道他不会变!当然,她也绝不会舍得离开他!

    她哪里在乎那些金砖啊!不过是借机敲打敲打燕铮罢了!别以为她是那些从一而终的女人,假如他变了,她一样可以离开他!

    “哈哈!”

    “嘘!”欣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俏皮地悄声道:“天机不可泄露也!”

    看着顾欣妍笃定的模样,费飞再粗线条也感觉出不对戏。良久,一拍肥腿,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是故意的……”

    顾欣妍抿嘴,但笑不语。

    马车里,费飞拼命地冲着顾欣妍摆手势打眼色,悄声地透露消息:“我瞅见我相公和燕铮在马车外面,咱说的话可能被他们听到了!”

    *

    幸好他一路相随,偷听到这么重要的消息,否则哪一天真跟她闹别扭,她一气之下又跑了,他岂非悔之晚矣!

    见韩奕领命而去,燕铮这才轻轻吁出口气。

    韩奕眼角不由抽搐,去偷盗顾欣妍的小金库?这种事情,堂堂大燕国的皇帝也能干得出来!看来,再睿智高贵的男人,一旦被女人迷昏了头,什么不靠谱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燕铮终于果断地做出行动:“韩奕,你先行一步!设法找到她的小金库,今晚清理得干净些,最好一块金砖都别留!”

    “……”韩奕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他跟燕铮向来是最佳主仆拍档。只是在女人的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他的老婆是块粘手胶,使劲甩都甩不掉!所以,他永远都无法理解燕铮对顾欣妍的患得患失,在他看来真是可笑之极!

    “……”燕铮开始怀疑自己的脑子抽了才会蠢到向韩奕请教这样的问题。顾欣妍在他心里的位置,岂是其他人能够相比较!

    韩奕想了想,如实道:“我会很高兴!顺便赏她千金,一挂鞭炮,欢送她离开!”

    “如果费飞这样做,你会怎样?”燕铮第一次失去了霸君的果断和自信,竟然请教起身边的侍卫来。

    他冲着韩奕招招手,韩奕会意,立刻打马过去和他并驾齐驱。

    燕铮倒显得平静(大概是被顾欣妍雷得次数不少,已经淡定了),只是俊眉越拧越紧,幽邃深沉的潭眸闪过一丝极其罕见的慌乱——她竟然还想着离开他过“独立”的生活!

    马车里两个女人正聊得热闹,马车外,两个男人默默地紧随左右。韩奕听到顾欣妍正在大放厥词,吹嘘什么女人的“婚前私人财产”的重要性,脸色顿时变得有点儿难看。他抬起头,望向前面骑着御马的燕铮,想看看皇上对此番惊世骇俗的谬论有何反应。

    欣妍胸有成竹地道:“离婚的事情倒是暂时没考虑,不过夫妻相处得久了,难免有什么矛盾磨擦!燕铮贵为一国之君,跟他拧起来我可讨不到好处!万一他被哪个狐狸精蛊惑了,犯了绝大数男人都会犯的错,我可不能轻易原谅他!你想想,我现在吃的用的穿的,一草一木一纸一笔都是他给的,跟他闹扳了,我就是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所以说,我要重申钱财对于女人的重要性!无论哪个年代,女人有自己独立的私房钱十分重要……”

    “呃,”费飞有些懵,许久呐呐地道:“难道说你嫁给燕铮仍不知足,还想着离婚的事情啊!”离婚这个名词无疑是费飞从欣妍那里学来的!

    “笨!”欣妍抛给她一记白眼,纠正道:“那是我的婚前私人财产!不能充入国库!”

    “哇,”费飞一听顿时眼睛亮起来:“这下子国库更充实了!”

    “告诉你啊,我在潼县还买了房田,另外啊……”欣妍把嘴巴凑到费飞的耳边,神神秘秘地说:“我还藏了大批的金砖!”

    欣妍带着一岁大的儿子涛涛,和费飞母子俩一路上高谈阔论,孩子们也玩得不亦乐。

    两人谈着谈着,话题不由转移到了生孩子的事情上。原来,因为费飞的体重问题,每次生育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所以薛神医不建议她再生育。好在韩家有了一脉单传的嫡子,也就如此了!

    欣妍则和费飞带着各自的孩子共一辆大马车,一路上谈论着从前在潼县的各种有趣事情,说到趣处,旁若无人地哈哈大笑。两女都属豪爽类型的,从不懂什么叫扭捏作态,十分投缘!

    自从两人结合之后,燕铮已经习惯了各种不平等条约。对于这种明目张胆剥夺自己丈夫权利的侵权行为,他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他和侍卫一起骑马,随侍在马车左右。如果不是穿着件明黄色的袍子,真无法把他从那些统领侍卫区分开来!

    在欣妍的强烈要求之下,燕铮被剥夺了同乘马车的权利。因为欣妍要求和费飞同乘马车,说想跟闺蜜聊聊私房话!

    对于长期居住深宫的女子来说,这次迁都可以视作一次长途旅行了!

    皇长子燕涛满周岁生日时,举国同庆!燕铮正式下旨,迁都沧州,即日启程。

    *

    忆当年,费飞恨嫁!如今美男娇儿满怀,衣锦还乡,世上还有更比这更完美的事情了吗?估计到时候,费老爷子乐得一双眼睛只剩两条细缝了!

    听说皇上准备迁都沧州,高兴的不止欣妍一个人,费飞也乐坏了。离家好几年,她甚是想念潼县家中的老父。

    梁国比起燕国气候条件要好得多,四季温暖,江南风光醉人。这也是燕铮全力夺下梁国的重要原因!

    等到他们的长子满周岁之时,燕铮决定迁都沧州,回到欣妍的故乡!

    他打下万里江山,只为搏她一笑。他做天下无双的霸主,只为自己足够强大才有能力保护她,打消任何男人染指她的企图。

    世上最珍贵的只有顾欣妍,他绝不会舍本逐末!

    自从跟欣妍成亲之后,燕铮就不再亲自带军征伐。欣妍问起来,他但笑不语,可是她却猜得到,他怕重蹈燕归的覆辙!万一,他远征的时候,有人乘虚而入,攻占了他的后宫,那么无论他能得到多少王土都是徒劳了!

    欣妍不负燕铮的独宠,顺利诞下了麟儿,为大燕国生出了未来的继承者。于是,朝中大臣们反对独宠皇后不纳妃嫔的争议也慢慢地淡了!在燕皇燕铮以身作则之下,上至将相百官下至黎民百姓,都不再纳妾。一夫一妻成为了朝廷铁律,成为了新的风尚和策略!

    燕铮攻占了梁国的全部领土,又兼并了周边的多个小国,终于完成了超级大国的统一。只是,无论他攻占多少领土,收获多少城池金钱美女,后宫始终只有一位皇后,那就是他唯一的妻子——顾欣妍!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

    *

    燕归心如铁石,半分不为其动。他冷冷地转过身,不再看可怜哀嚎的冷香,任由侍卫将她拖走。撕心裂肺的哭喊慢慢地远去,最后终于消失在宫闱深处,被沉沉的夜色完全掩盖。

    “不,皇上,你不能这样啊!”冷香绝望地喊叫着,无比凄厉。“请你念在过往的情份,怜惜奴婢吧!怜惜奴婢吧!”

    “来人,把这妇人押到冷宫!她若敢寻死就赐死海郡王全家!至于那个孽子,即刻摔死!”燕归的每句话都十分冷酷,而且环环相扣,让冷香承受丧子之痛,却又为了海郡王全家的性命不敢寻死,这简直是残忍的惩罚!

    当初,他全心全意待她的时候,她自恃美貌,眼高过顶,不顾他的深情挽留,执意远嫁齐国太子。如今,齐国灭亡了,她如此卑微臣服,只会让他更恶心。

    可是,她表现得越卑微越顺从,就会越招来燕归的嫌恶和鄙视。

    “不……皇上,求求你了,求你让奴婢伺候您吧!求求你了!”冷香吓得语无伦次,浑身如筛糠一般。

    沉默许久,燕归再次开口,语气更冷:“你听到了吗?朕后宫的美人都在赶往齐国的路上,她们个个貌美如花,贤德贞淑,最最重要的是,她们都是清清白白的女子,非你这个残花败柳之身可以相比!朕本欲赐死你,不过又觉得让你活着似乎是更残忍的惩罚!”

    燕归一阵怔忡,他以为杀母之仇不共戴天,燕铮既然已经知道当年叶德妃的真正死因,定不会放过贤妃,可是……没想到最终还是选择宽恕!也许是念及贤妃的养育之恩,也许是顾念多年的手足之谊,燕铮还是手下留情了。

    “回禀皇上,燕铮贼子占领义阳城之后,就派人把后宫里的嫔妃都送来齐国了!”内监小声地禀报着,“贤太妃和海郡王一家也在其内!”

    “朕还未睡下,有什么事情说吧!”燕归知道,若是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这些内监一般不会打扰他睡觉。

    话音未落,就听到有内监来报:“皇上,安寝了吗?”

    “不必了!”燕归终于转过身,却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睥睨着她:“因为你不配!”

    “皇上……”冷香的声音有些颤抖,几乎站立不稳,可是她只能竭力控制住内心的恐惧和绝望,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和挽回:“奴婢愿意做牛做马伺候您……”

    燕归没有回答,他慢慢地扳开了她搂住他健腰的柔软双臂,连一眼都没有再看她。“朕不想再看到你!”

    “皇上!”不知什么时候,冷香已经来到了燕归的身旁。她披散着长发,从身后搂抱住了他,腻声道:“奴婢伺候你回龙床安寝吧!”

    以弑父的代价得到了皇位,又失去皇位的代价攻占了齐国,最终以失去顾欣妍的代价得到了冷香,此时燕归的心如同被架在火上炙烧着,任何言语都不足表达他的悔恨。

    “顾欣妍,你现在一定在燕铮的身边笑得很贼!”燕归几乎能够看得到她冲他皱鼻子吐舌头的俏皮模样,也知道在她没心没肺的表面之下一定还有刻意深藏的感情。她恨他,因为她爱他!所以,她绝不会让他过得舒心!所以,她一定会给他制造各种不痛快和闹心!

    一股苦涩从胸臆弥漫开来,渗透到四肢百骸,燕归僵立不动,任凭自己被一种悔恨的情绪慢慢地凌迟折磨。

    同样的月亮,故乡的应该更大更圆!可是,他为了床上这个女人,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皇,抛弃了故国,抛弃了皇位,抛弃了最心爱的女人……背井离乡,风餐露宿,近两年的付出得到这具残破的身体,值得吗?

    燕归下了龙床,径直走到窗边,遥望着窗外的月亮。

    想象中的**蚀骨并未体验到,得到了反比失去更加空虚!

    *

    “想让这个孽种活命也可以!”燕归缓缓蹲伏下身子,扳起那张梨花带雨的美颜,残忍地说:“今晚必须要侍候得朕满意了,就可饶恕!否则,不但你的孽种难以苟活,就是你也难逃死罪!”

    印象中那个倾国倾城的绝色呢?眼前这个妇人不过如此!比不上潘婷的柔顺婉约,比不上蓝格的典雅大气,比不上伍雨初的端庄文静,甚至比不上明珠的率真明媚。因为她不过是个已婚并且生育了孩子的妇人,她的身体早就被别的男人占有,她的心只是系着她和那个男人的骨肉!

    可是,当燕归出现在冷香的面前,看着惊惶的她满脸泪痕地护着一个稚气的孩子,并且跪伏在他的面前磕头如捣蒜,求他饶恕她孩儿的性命,她愿尽心侍奉他,以谢前罪的时候,燕归突然发现,这个女子是那样的陌生!

    那个倾国倾城的女子终于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她是他的战利品,将任他予取予求!多年心里空缺的黑洞终于得到填补,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空虚孤独终于得到了弥补!冷香的倩影将会彻底冲淡并且代替顾欣妍,唯有她能满足他所有的**和渴望!

    当燕归终于亲手斩下了齐国太子的首级,踏入齐国皇宫,搜寻到了冷香的下落之时,他算是完成了多年的夙愿——夺回冷香!

    *

    欣妍眨巴着纯洁的大眼睛,如实道:“我就是想让他享尽艳福的同时,再跟那位倾国倾城的海郡主比翼双飞,恩爱无间!”

    燕铮忍俊不禁,重新打量着欣妍,“呵,你到底想怎样?”

    欣妍耸耸肩,只要能给燕归添堵,她不介意再淘气一点儿!“铮,我们好人做到底吧!燕归远伐齐国,把所有皇妃都抛在了后宫里不管不问,她们应该思夫甚切,不如把她们一起给燕归送过去,如何?”

    “海郡王的小女儿冷雨已经被风落雪休弃回了郡王府,由于她跟冷香的关系,燕国朝中官员无人敢娶!大概冷雨心里怨恨着她的姐姐冷香,这一去,指不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燕铮摇摇头,觑向欣妍的目光无宠溺,嘴里却念叨了一句:“淘气!”

    “没有啊!”欣妍温良无害的样子:“我就想让他们一家团聚,多好啊!”

    燕铮没想到顾欣妍突然这么大度起来,他警惕地瞪大眼睛,很快就会意地坏笑:“你又准备干什么坏事?”

    “好吧好吧!”欣妍是个机灵的女子,从不做无谓的抗争,也不愿为些不重要的事情跟自己的夫君闹别扭。干脆顺水推舟,做了个人情。“你既然不肯,我不勉强!不过听说燕归痴恋海郡主多年,今朝夙愿得偿,不如索性成人之美,把海郡王还有郡王府里的人一概都送往齐国,让他们跟冷香郡主团聚,岂不是偿还了当年他送还魏素素之恩!”

    曾经,他希罕她顾欣妍,多么美女都无法入他的眼!如记,他怜悯燕归,就绝不会再赶尽杀绝!

    看着燕铮无比严肃的样子,欣妍知道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燕铮这个人,认死理!一旦他认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给对方留有一丝余地,似乎是他们兄弟俩不成文的约定。或者是多年手足情深的默契和感情。

    如今,风水轮流转,燕铮占领了义城,成为燕国唯一皇帝,同样不愿对燕归赶尽杀绝。

    既使燕铮逃走,燕归并没有认真穷凶极恶地追杀,还把留在义阳的魏素素给送还了回去!也算兄弟一场的情份!

    两年前,燕秉炀弥留之际,燕铮返回义阳,那时就落在了燕归的控制之内。假如燕归的心够狠,哪怕燕铮有再大的智慧和能耐也无力回天!可是,燕归迟迟未下杀手,就是顾念着手足之情。尽管最后燕铮逃出义城时,燕归终于起了杀心,可总归还是放他走了!

    “不行!”对顾欣妍素来百依百顺的燕铮竟然第一次违逆了她的要求,他冷睨着她,声音冰冷而坚决:“燕归是我的皇兄,我们自小交好,手足情深!两年前回义阳,他尚且对我留有余地,如今我怎能赶尽杀绝!”

    欣妍有些心虚,却并未坚持己见。咬了咬唇,她坦诚地说:“没错,燕归是我心里的一根刺!你帮我拔出来!”

    燕铮微微眯眸,声音变得有些危险:“我看是你的缺憾吧!”

    欣妍嫣然一笑,考虑了片刻,认真地凝视着他的眼睛,轻声说:“我知道,你是无双的霸主!可是,如果无法拿下那个人的江山,注定是缺憾!”

    “梁国是你的母国!拿下它,送给你!”燕铮温柔俯首,在她俏脸上印下轻轻一吻。那淡然的语气,似乎只是为她摘下一朵喜欢的花而已,轻而易举。

    “铮,你的野心太大了!”欣妍站在他的身畔,笑言道。

    梁国新丧君王,朝政动荡不安,燕铮便瞅准了这个机会,一不做二不休,准备吞下梁国。

    燕铮拿下了燕国全部的领土,趁着风落雪驾崩之际,抢得先机,对梁国发动进攻。

    将近两年的时间,燕归继位之后一直忙着伐齐,朝中文武百官甚至有的都不太记得他的长相,更别说什么民心!因此,换了新帝,朝野竟然一片安宁祥和,没有太大的波澜,甚至都没有几次像样的反抗。

    这原本就是燕铮从小长大的地方,皇宫里的一切那么熟悉,甚至朝中文武百官,俱都熟识!他是先皇燕秉炀最疼爱的儿子燕铮,身体里同样流淌着燕家皇室的血液。所以,他的战领并不会引来朝野太大的敌视和排斥。一旦大局定下,无力回天,文武百官也都甘愿臣服。

    燕归攻破齐国都城的那几日,是战役最辛苦也最酣烈的时刻,也是他的大后方义阳城最虚弱的时候!燕铮就选在这个时候攻城,快准狠!几乎燕归还没有把燕国的旗帜插上齐国城楼,燕归已经攻入了义阳的皇宫。

    也许燕铮等这天等了很久!他一直没有正面跟燕归作对,更没有趁着燕归攻齐的期间做出骚扰边界的事情。谁都知道他不甘沉默,可是却想不到他觊觎这个机会究竟有多久了!谁也想不到他不动则已,一击制胜!

    可惜,还没等来得及庆贺这伟大的胜利,后方却传来不幸的消息——后院失火,燕国的首城义阳已经被燕铮攻占了!

    历时两年,燕归亲率大军攻齐,终于有了结果——攻入了齐国的都城!他亲手把燕国的旗帜插上了齐国的城楼,宣布他对齐国的占领和统治。

    风落雪驾崩的消息传来,也正是燕归攻破齐国城池之时!

    *

    “不好!”太医诊视之后,倒吸一口凉气,悲悯地宣布:“皇上——已驾崩!”

    染血的纸张如同枯叶般轻轻飘落,随即被纷乱的脚步踩踏,无人再去注意。

    侍立的婢女内监都慌了神,忙不迭地呼唤,可是那个绝美的男子再也没有任何的回应!而他的手里,始终紧攥着那张已经被鲜血覆盖的书信!直到太医急匆匆地赶来,他才慢慢地,慢慢地,无力地松开了手。

    “皇上!”

    “皇上!”

    笑着笑着,“噗!”一口鲜血如箭般喷射了出来,模糊了整张纸的字迹。然后,他整个人都软绵绵地歪倒下去。

    “呵呵,”忆起初次相遇,她的娇憨俏皮,风落雪不由嘴角噙起一抹温馨的暖笑,只是心头绞痛,喉咙涌起阵阵腥甜,令他无法控制。

    白发红颜,永垂不朽!

    千秋万载,黑风老妖!

    天地无尽,星辰有光!

    落雪教主,一统江湖!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好丑的字!”风落雪笑起来,他的笑靥无比凄美,只是削瘦得令人心疼。敞开的衣襟露出**的锁骨,美到令人血脉贲张。可他却浑然不觉,任凭两婢红了眼睛,他兀自紧攥着那张鸿雁锦书,认真地逐字逐句地念着:

    青玉扶起了风落雪,从袖中抽出珍藏的书信,在风落雪的面前展开。

    风落雪摆摆手,表示不予责怪。“你们能全身而退,已属不易!她既有书信捎回,拿来给朕过目!”

    “皇上,婢奴无能,有辱使命!”红莲一语未毕,泪已先流。

    她们俩虽然并没有带回顾欣妍,却带回了顾欣妍的亲笔书信!

    望眼欲穿,终于等来了红莲和青玉。

    心病还需心药来医,风落雪的药引子去了燕国,他只能望眼欲穿地企盼着,企盼着。

    多年的心愿已了,失去了所有的支撑信念,风落雪卧病不起,请了许多太医来诊治都无法有任何起色。

    风落雪统一梁国之后,将梁文昌斩首示众,以其首级祭拜亡母风贵妃,完成了生平夙愿。只是,他的身体状况每日愈下,咳血不止。

    梁国,皇宫内院。

    *

    “傻瓜,哪里找比你更笨更好哄的男人了!这辈子,我就待在你的身边,除非你不要我,我绝不离开!”欣妍原本还以为要费许多唇舌辩解,没想到他浑然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一个结果,只要她仍然留在他的身边,其他都不予追究。“燕铮,我是你的妻,一生一世!”

    他一直担心她会再回到风落雪的身边,红莲和青玉两婢的到来让他无比紧张。假如顾欣妍想跟她们回梁国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行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燕铮轻轻把欣妍拉到他的怀里,温柔地看着她,然后慢慢地俯近她。他似乎想吻她,她配合地阖起眸子,而他却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谢谢你,仍然选择留在我的身边!”

    “咳,我也没打算勉强你把她嫁出去!”欣妍吐了吐舌头,其实她原本真得替魏素素物色好一户人家,这一切却都瞒不过燕铮的眼睛。

    燕铮的神情有些严肃,认真地说:“她是我的师妹!若非她真心想嫁,我绝不勉强!”

    顾欣妍见燕铮瞧她,这才回过神。她讪讪地笑两声,“我还没来得及让你给她指婚呢,你就这么干脆利索地把她打发了!夫君,还是你雷厉风行呐!”

    无论魏素素再怎么哭闹哀求,燕铮都置若惘闻,直到她被侍卫押走,这才抬眸看向顾欣妍。

    燕铮俊脸一沉,喝令左右:“送魏公主回寝宫,没有朕的旨令,谁都不许放她出来!明日启程搬去朕赐她的行宫居住,无召不得再入后宫!”

    欣妍不住地撇嘴,她还没有来及告知燕铮,魏素素这丫留在他身边动机不纯,这丫就全盘招供了,真是没有战斗力。

    “师兄,我不走!”魏素素炸了毛一般,几乎惊叫起来。“我宁死都不要离开你!除了你,我谁都不嫁!我谁都不嫁!”

    燕铮略略沉吟,抬首道:“要不要嫁出去是你的自由,朕不会强行赐婚!”说完,不待魏素素吁出一口气,随即接道:“不过,你毕竟大了,再留在后宫里未免惹人闲话,也会让欣妍猜忌!朕即刻下旨,赐你行宫一座,收拾收拾东西,明天搬出去吧!”

    魏素素大惊,红唇抖了抖,几乎站立不稳:“师兄,难道你要把我嫁出去吗?”

    “魏美人的一番苦心,我顾欣妍替我的夫君谢过了!”欣妍打断了魏素素的话,冷冷地回敬道:“不过,我们夫妻同心,有什么问题自然会交流沟通,用不着外人掺合进来!你就省省心吧,想想哪家儿郎比较般配你,也好让我的夫君给你许配个好人家!”

    这话说得极其严厉,更是半分情面都不给魏素素留。她见势不妙,忙收了眼泪,换了怯生生的委屈表情:“既然师兄这样,我多说无用!只希望你能理解我的一片苦心……”

    “没有人欺负你!”燕铮蹙起俊眉,语气更冷:“但是朕的家务事也不需你多操劳!该怎么做,朕心中有数,更用不着你越俎代疱!”

    魏素素被他噎得说不话来!就算是顾欣妍犯下最大的错误,燕铮不予追究,她也拿她没有办法!这就是宠爱和偏爱!她气得眼泪几乎滚落下来,哽咽着说:“师兄,你怎么可以为了她如此欺负我……”

    燕铮贵为一国之君,在顾欣妍的面前都是以你我相称,从不称孤道寡。但并不表示,他对任何人都如此亲切。除了顾欣妍,他在任何的面前,仍是尊贵高高在上的帝王。他的权利和威严,不容亵渎。

    “素素,你僭越了!”燕铮不怒自威,冷眼瞥向她:“你什么时候可以代替朕发号施令?”

    “师兄,你……怎可如此糊涂!”魏素素几乎要气死了,不甘地道:“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做,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只要顾欣妍肯留下,其他的都不重要!他不愿再盘查红莲和青玉两婢,只想让她们滚得越远越好!

    “不必了!”燕铮说着,见欣妍脸色一变,便微微勾唇接道:“不必盘查了,直接放她们走!”

    “你当然要相信我了!我们是夫妻啊!”欣妍淘气地捏燕铮的鼻子,然后笑道:“你可以盘查红莲和青玉两个婢女,也可以查看我写给风落雪的书信,但是盘查完了之后,我希望你能放了她们!”

    “好,我相信你!”心头悬着的石块落了地,燕铮终于不再担心她可能再回到风落雪的身边!——她已经拒绝了风落雪!

    “风落雪派了他身边的两个婢女过来想接我回去,被我拒绝了!她们带着我的绝交信去回禀风落雪,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欣妍并没有说风落雪病重的消息,因为这点儿并不重要。无论风落雪有无重病,她都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了!

    看着欣妍温暖动情的大眼睛,燕铮轻轻将她揽进入怀中,大手摸上她的腮帮,轻轻地揣挲着,暖声道:“你说,我听。”

    欣妍也凝视着燕铮,她很感动,关键时刻,他选择相信她,愿意听她的辩白和解释,而不是因为一些表象,就对她进行调查取证。这样的男子,该是信任她的吧!“铮,谢谢你相信我!我想说,我绝不会辜负你的信任和感情。”

    “不用,”燕铮却一直凝视着顾欣妍,道:“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

    “师兄,那两个贱婢已经被擒拿住了,把她们押上来一问便知!”魏素素洋洋得意,幸好她早有准备,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人证物证俱全,看顾欣妍如何抵赖。

    燕铮怔了怔,慢慢地问道:“你和风落雪派来的人见过面了?她们都对你说了什么?”

    好一个贼喊捉贼,倒打一耙,欣妍不怒反笑,道:“我就纳闷啊!皇宫戒备森严,那两个小女子怎么就能跑到我的寝宫里,原来是你在作怪!”说罢,望向燕铮,撂下了脸子:“铮,你说吧,怎么处置她?”

    魏素素已经气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了,但是理智尚在,深怕好不容易逮到的唯一机会就这么轻易错失,便不管不顾地嚷了出来:“风落雪派人跟她私下里见面,她并未来告知你!现在跑过来,可能是受了风落雪的蛊惑,对你欲行不轨,师兄千万小心她啊!”

    燕铮微微蹙眉,淡淡地道:“欣妍说得对,我和她是夫妻,有点儿亲昵的小动作算不得什么,你不必大惊小怪!”

    魏素素气得红唇不停地颤抖,说话都不利索了:“师、师兄,你身为一国之君,怎能……”

    燕铮拉住了欣妍的手,回头对魏素素说:“素素,你先回去!这件事情我自会查清楚!”

    “闭嘴吧你!”欣妍没好气地白了魏素素一眼,抢白道:“什么御前失仪?他是我的丈夫!我们夫妻之间玩点儿小情趣怎么了,用得着你这个外人在旁边指手划脚,说三道四啊!”说罢,她就轻摇着燕铮的肩膀,说:“铮,我讨厌她,你让她走!”

    魏素素大惊,万万想不到顾欣妍胆敢如此放肆!都说燕铮宠爱顾欣妍,但他是堂堂一国之君,哪里容得一个小女子公然对他动手动脚!当下不等燕铮说话,她便厉声喝止:“大胆,你竟对皇上动手动脚,御前失仪是大罪……”

    “切,瞧你这德性!”欣妍不惧,反倒俏皮地伸手去拽他的耳朵,嘟着嘴儿嗔道:“让你装逼!让你装逼不理人!”

    燕铮觑着她,没有回答。

    欣妍脚步未停,径直走到燕铮的面前,大大方方地说:“晚上想和你一起用晚膳,准不准?”

    前面把人放进她的寝苑,后脚就跑到燕铮这里来告御状,果然不愧是魏素素,玩宫斗出身就是不简单!

    心念数转,欣妍突然就明白过来了!燕宫戒备森严,就算是红莲青玉两婢武功盖世,私闯进来也不可能没有惊动任何人!而且,她们俩那么轻易地闯入到了她的寝苑,也许是有心之人故意为之。

    今天,他脸上的神色似乎有些奇怪,而立在他旁边的魏素素更像是胜券在握般,完全是看好戏的态度。

    让御前侍卫通报了,欣妍带着侍婢走进了御书房,却发现燕铮早就坐在那里等候着她。

    提起魏素素,欣妍很不耐烦。她过来找他就是为了此女,正好,魏素素在那里,可以把话敞亮了说开!

    时值傍晚,燕铮应该议政完毕,多数在御书房里消磨时间。欣妍就让春桃去打听了,果然,听说燕铮在那里,不过,魏素素也在那里。

    送走了红莲玉青两婢,欣妍唤醒了被迷昏的春桃和秋菊,让她们俩陪着她去见燕铮。

    *

    白发红颜,永垂不朽!

    千秋万载,黑风老妖!

    天地无尽,星辰有光!

    落雪教主,一统江湖!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欣妍提起笔,想了想,便奋笔疾书:

    红莲已经哭出声,青玉则几乎咬破嘴唇,最后抛过来一方素帕。“如果不是皇上再三叮嘱,我们俩真想杀了你带你的尸首回去见他!可是……皇上再三叮嘱,不让伤害你,否则将会生死不与我们姊妹相见!也罢,你给他写封信吧,也好让他死心!”

    “不必了!”欣妍摇首拒绝,没有半分转圜的余地。“替我告诉他,我已经嫁人了!我与燕铮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过几天就要举行大婚仪式!告诉风落雪……让他不必再痴等了!”

    红莲青玉再次交换了目光,仍然不死心地继续努力着:“皇上说,假如你肯回到他的身边,他愿意册封你为皇后!”

    “这件事情,燕铮已经如实告诉我了!你们俩替我谢谢黑风老妖,说我记住他的好了!”欣妍说这话的时候,倒是真心的。毕竟风落雪对她手下留情,若是他真得给她下了无药可解之毒,并且以此要挟她回到他的身边,她除了以死也无解脱的办法!

    “皇上说,他很想念你!临行之前,他所赐之酒无毒,只是想试探你的真心罢了!如果燕铮如实相告便罢,如果他隐瞒……”

    “说吧!”欣妍冷冷地,并没有要转圜的意思。

    “求你不要再怨恨皇上,他现在很后悔!”青玉试着劝她回心转意:“皇上有话让我们姊妹带给你!”

    欣妍俏脸一红,冷冷地别过头:“这个忙我恐怕帮不他!既然他拿我跟燕铮换了梁文昌,现在我就是燕铮的女人!是他亲手把我送到了别的男人手里!”

    此言一出,两婢面面相窥,她们半信半疑,呐呐地道:“可是,皇上只念着你一人,根本就……”根本就对别的女子提不起兴趣。

    “你们俩侍寝,让他破了童子身,把多年压抑的欲念发泄出来,走火入魔自然就消失了!”欣妍的语气很有把握,因为她亲眼看着燕铮就是那么“痊愈”的!

    红莲顿时来了精神,急声问道:“你快说,怎么治!”

    欣妍站起身,咬了咬唇,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其实,他的病能治好!”

    “……这些天以来,皇上卧病在床,日夜思念你,不住地念叨着你的名字!他说,很想再见你一面!”青玉泪流满面,哭得好不伤心。“奴婢真得心疼皇上,他快不行了,真得快不行了!”

    欣妍心里一动,她明白青玉所言非虚。因为她曾亲眼目睹了燕铮差点儿走火入魔,要不是及时跟她行鱼水之欢,就算是燕铮那晚强行压制下欲念,也会重创身体。更何况,前两年风落雪因为春火丸之事元气大伤,落下了病根,这比燕铮的情形更加凶险。再兼之妄动欲念,或者大悲大怒,极容易岔息,再度走火入魔。

    “皇上自幼修练风神功,顾侍卫知道的,他不能亲近女色!可是,自从他误食春火丸之后,虽然以寒潭压住了体内燥动之火,但从此便伤了经脉,经常咳血。后来,顾侍卫又到了他身边伺候,估计他经常妄动男女之欲念,这更是修练风神功的大忌!好在,皇上内力修为深厚,有惊无险,还不曾有大事!可是……”说到这里,青玉不由低声啜泣,呜咽道:“可是,自从顾侍卫离开他,临行之时又说了那些绝情的话,还摔了风贵妃的遗物,当时皇上就吐血了!”

    她并没有多少伤心,毕竟早就知道他是那样的人,也知道他早晚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在风落雪的眼里看来,感情永远都敌不上他的千秋霸业,更敌不上他对风贵妃的承诺!这里所说的感情不止是男女爱情,也指同性或者异性间的友谊。既然想通了,也就没有那么恨了!

    得知风落雪赐给自己的酒里并没有下毒时,欣妍就没有那么恨他了!毕竟相识一场,就像红莲和青玉所说那样,他的确并非亏待于她!只是,最终在他的眼里她敌不过帝王的宝座,当燕铮提出拿梁文昌交换她,风落雪几乎毫不考虑地答应了!

    看二婢的样子煞有介意,欣妍不由有些纳闷:“你们俩直说吧,他究竟怎么了!就算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救不了他啊!论使毒,他是行家,论武功,他更独步天下,论地位权势,他是梁国的皇帝,我实在想不出来,他还有什么要求到我的!”

    青玉却有些心机,怕红莲惹恼了顾欣妍,她们此次的使命难以完成,便悄悄地推她的胳膊,同时也说了些话试着挽回僵局:“顾侍卫请不要责怪红莲,她实在急糊涂了!皇上病危,如果顾侍卫不去救他,他……恐怕真得要殡天了!”

    “皇上待你一向不薄,现在他有难,你非但不同情担心,竟然还说些大逆不道的风凉话简直是良心喂狗吃了!”红莲性子急,第一个发难。

    红莲和青玉知道见到顾欣妍的时候,她不会说什么好话,可是却也想不到如此毒舌,都面露忿郁之色。

    欣妍见她们俩的样子不像是假装,似乎风落雪发生了什么不幸的遭遇,但她并不准备表示同情或者担忧。“唔,你们皇上咋了?如果殡天的话,我没有随礼啊!”

    “顾侍卫,求求你了,救救皇上吧!”红莲和青玉连连叩首,口内哀求不已。

    这是什么情况?欣妍一头雾水,但也不敢大意。“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红莲和青玉相互对望一眼,然后竟然——齐刷刷地跪倒在地!

    “别动!”欣妍知道她们俩武艺深得风落雪亲传,不容小觑。手脚利索地拔出了腰间佩戴的手枪,枪口指着她们俩。“这可是燕国的皇宫,只要枪声一响,你们俩谁都休想逃出去!”

    来者是两个年轻美丽的女子,一个穿红衣,一个穿青衫,正是风落雪身边的宠婢红莲和青玉。

    “是我们!”

    “谁?”欣妍大惊,本能地伸手去掏腰间的手枪。

    疑惑之余,欣妍正准备再喊别的侍婢,突然窗子被一阵风刮开,然后看到两条人影一闪而进。

    两婢是她的贴身心腹,无论什么时候,都在她身边左右。就算是去趟茅厕,也会留一人守在她身边。这样双双不见人影也闻听不到人声,还真是罕见。

    “春桃,秋菊,我们走了!”喊了一声,没有听到答应,她不由有些奇怪。

    欣妍都物色好了人家,便准备去找燕铮,把魏素素的婚事给敲定下来。

    *

    燕铮以拳抵额,只觉脑袋剧疼无比。幸好已经破解了风神功,否则现在他又要走火入魔了!

    “师兄你糊涂!”魏素素大急,好不容易等到这样的机会,她哪里肯轻易放过。“就试她一试,否则弄一个居心叵测的女人在身边,你能安心吗?更不要说册封她为皇后了!背叛师兄的女子,怎配做你的皇后!”

    燕铮有些迟疑,他最担心的不是顾欣妍有没有藏私,他是怕她又被风落雪给拐跑了。“不行,朕不能让风落雪的人跟她见面!”

    “师兄差矣!风落雪既然派人来寻她,就吃准了她还对他存有旧情!师兄可万万不要被水性杨花之人给蒙骗了!”魏素素凑前一步,悄声说:“不如这样,派人盯紧了她,看她跟风落雪的人见面之后做何反应!假如她没有告发此事,定是藏私!假如她主动交待了,才能证明她的心!”

    “风落雪派人来寻她,也许她并不知情!”燕铮原本是稳定之人,只是牵涉到了顾欣妍,他就方寸大乱,失了往日的水准。

    “千真万确!”魏素素说完,又长长叹口气,“没想到,师兄对顾欣妍百般疼爱,她还跟风落雪余情未断!”

    燕铮神色顿时变,微微眯起眸子。“消息可靠?”

    “师兄,我刚得到的绝密消息!”魏素素疾步走到燕铮的身边,俯耳悄声说了些什么。

    魏素素走进了御书房,见燕铮已经放下了手里的奏折,抬首望向她。“你有何事,如此着急!”

    不一会儿,果然就出来了:“皇上宣魏公主谨见!”

    侍卫知道皇上宠信魏素素,平日里就待她不同,再加上她说得十分严重,因此不敢怠慢,忙道:“公主请稍候,卑职这就去禀报!”

    “速速禀报皇上,我有要事情求见!”魏素素神情严肃地说道。

    魏素素急步勿勿地走向御书房,侍卫连忙拦住她,说:“皇上正在批阅奏章,魏公主请留步!”

    *

    这边,欣妍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着,却没料到,那边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费飞说得对,她该以皇嫂的身份,给那位魏公主寻一门好亲事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