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云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听说飞鹰将军的侍卫长成亲,放了一路的火红热烈的鞭炮。街道一排都是未散的红纸屑,被灼烈的太阳照的刺目鲜艳。

    午间生意清淡,不管是掌柜的还是伙计,都躲在柜台里面摇扇子,好给自己清凉清凉。一伙计仰头打哈欠的时候,嘴张到一半忽然僵住了……他刚才,瞧见地上的鞭炮纸屑飞起了一道旋儿。再起身往外瞧瞧,却是什么都没有,连风都没有一丝。

    事实上,劲起飞身而过的张文隼,是实实在在的将地上的红纸屑扫成了另一种零散的分布。

    一身冷冽气息,肃面紧绷的张文隼跃入使馆,不管当值人的询问,直接就奔向忽兰所住的四方院。

    “少将军,您要找忽兰公主?”那人一直小跑着跟进到忽兰的院子外面,没有经过同意,他亦不管擅自入内。

    张文隼没那闲心思跟外人说话,一阵风一样刮了进去。

    院里一片青翠绿丛,一排排柔白的栀子安静团簇,角落处是一圈鲜艳的月季,热烈纯洁,交相成景。都是使馆的人布置的院子,忽兰一直都认为入乡随俗的好,尽管这景致与她的性子不太相配,她也天天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心情很好。

    外院中人骤然发现有人闯入,哗啦啦涌出一批侍卫,持枪对峙。一看是张文隼,领头的侍卫长微微缓和了脸色,“飞鹰将军有何事?不先通报一说恐不是太好。”

    “我要见你们公主。”张文隼脸色阴沉,瞧着心情极差。

    侍卫长也不与他寒暄,直接道:“不巧,公主殿下刚刚出去。”

    “去哪了?”张文隼上前一步急问,气势凶狠,愣是将与他正对面的侍卫长惊的往后一缩。

    “公主的事,属下无权过问。”

    侍卫长黑着脸回话,张文隼理都没理直接往外走。

    来的时候太急,张文隼根本就没有想为什么要先来使馆,而不是先去皇宫询问皇上的意见。

    还有,突厥为什么会突然起兵进击。忽兰还在此,他们将这个突厥王最宠爱的小公主放在了什么位置!律坚王子回去就没有阻住?他与忽兰可是亲兄妹!

    三天两头的出事,不是西凉就是突厥,还是有一个公主在中楚的京城呆着的情况下开始有动静……他们脑子里都是怎么想的!

    张文隼越想心中怒火越旺,踏出的步子带着凛凛的气息,直接将使馆的石砖给跺裂了。

    身后紧跟着他的人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少将军这是谁惹您了,至于这样使坏吗?这些地砖可是去年才新换的,这又要破费多少银子咯!

    再说了,不就是忽兰公主不在吗?您多等会儿不就行了?以前也不是没等过……

    诚然,忽兰在中楚的这几个月,没人与这小公主有矛盾,但也不见得有人与她交往密切,除了张文隼将军。到底是皇上的旨意,让两人好好游逛游逛京城,忽兰又喜欢缠着张文隼,不时就跑去将军府找他,不然就发发公主脾气让他次日来找自己。一来一往的,总有忽兰正半点杂事儿什么的时候,张文隼便耐着性子在外面等会儿……

    张文隼可不知身后的人心里在想什么,只是想到此时,忽兰故乡的人就在中楚边境驻扎。而她这个公主却在中楚京城,很有可能在不久之后,就被押上战场,作为不战而胜的棋子。

    她一个小女孩儿,才十几岁,天真的像一朵花,怎么能被自己家乡的人丢弃,又怎么能被这异国的人利用。

    男人浓黑的眉紧紧拧成了疙瘩,双眼深邃中散着浓浓的不虞和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慌乱。这莫名其妙的心情更是让他自己都抓狂,脑中一团东西杂七杂八的混乱不堪,而在写杂乱中,忽兰的音容笑貌却异常清晰。

    走出使馆,大街开阔,周边无民居,烈日光晕晃晃。

    站在空旷的街面上,张文隼使劲闭了目。

    这个时候,忽兰不在使馆里呆着,跑到哪里去了?难道已经被人秘密接出京城了?!

    想到这个可能,张文隼顿时松了一口气,却同时升起了淡淡的失落,像小的时候每次离家离开文义的时候那种说不出的胸闷惶然,还想要和弟弟呆在一起,却心知肚明,不能那样任性。

    再想想,忽兰其实很聪明,她既是皇室的公主,必不会太蠢笨,会照顾好自己的,说不定一会儿人就安全回来了呢……

    张文隼一边想着一边走着。街道墙边还是有一人宽的阴凉,他却独身一人走在道路中央。

    白花花的路被太阳烤的直冒烟,一身黑衣萧肃的男人,如同夜里独自觅食的鹰,孤独而坚韧。

    忽兰没找到人,从将军府出来回到使馆的时候,就看见张文素这样走在使馆外苍白泛光,如同死寂湖面的街上,心中不由得狠狠揪了一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