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六章 大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很多往事从脑海中浮现,清晰的就如昨日一般。

    直到许依依下楼,她拄着拐杖的声音太大,将许晓天的思绪拉回身体。

    他抓起桌上的那封信,犹豫了一下才伸出去。

    “这是古斌留给你的东西,他回不来了!”许晓天的语气冰冷,没有多余的一句解释。

    古斌出事后顾莫深就找过他,当时他要警卫兵出面将顾莫深打发走,那个时候他因为古斌的身份一事接受上级调查,不好出面。这段时期他被于海打压的很厉害,古斌只不过是一个突破口。

    为了能保证自己的立场,他主动交出手上的权利,甚至荔镇的禁令也收回了,可这些都不足以让于海对他松口偿。

    他的做事的原则向来是公私分明,身居要职仍能保持一身清廉,绝不结交商界、政界。

    可是这几个月,于海屡次纠缠挑衅,甚至不顾同乡情谊对他大肆排挤、打压,赶尽杀绝。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原则,如果他不还击,不仅自身不保,恶势力还将更加猖獗。

    犹豫再三之下,他决定插手S市的事情。那些东西已经得到考证,跟于海都有剪不断的联系,但是这些所谓的罪证就像顾莫深顾虑的那样,牵扯的事情太大,牵连的人太多,不是一个有极高地位的人没法给一个公平的判决。甚至他出面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他感觉于海对付他还另有原因。

    实话讲,假如在荔镇没有见到顾莫深,没有跟顾莫深讲起自己年轻时的故事,他会铁面无私的拒绝见顾莫深。U盘里的东西他不会看,也不会派人去调查,可是,顾莫深的故事打动他了。

    顾莫深做了一件他悔恨了多年却没有做到的事情,似乎弥补了他曾经的遗憾。

    许晓天深深吸了口气,S市、荔镇……

    良久,许晓天才从沙发上站起来,刚毅的目光落在许依依脆弱的脸庞上。

    对于这个唯一的女儿,他不想再瞒下去,古斌的死她迟早都要知道。他不能替女儿遮一辈子的风、挡一辈子的雨。

    对于古斌、许晓天板起黝黑的面庞,是于海的人,否则不可能会在B市偶遇许依依。

    “报告司令员,我们该出发了。”

    这时,警卫兵行着军礼来请许晓天。

    许晓天已经联系了S市地方军区的参谋长,既然要插手,宜早不宜迟。他会暗中将六年前的事情彻查,那些所谓的证据还不足以扳倒于海。

    “依依,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对于自己的女儿,许晓天还是不放心,可是他晓得作为他许晓天的女儿没有什么抗不过去的,硬是留了一个冰冷的背影给女儿。

    出了自家别墅的大门,他坚硬的心就软了,不放心的扫了眼身后,叮嘱守在门口的警卫员多留心些许依依。

    许依依二十出头的时候因为车祸,她母亲当场死亡,而她的腿受重伤致残。治疗了这么多年,直到古斌出现后她才能站起来,许晓天明白古斌对于她的意义不同。

    曾经他也一度同意他们在一起,但事实上,他们不同的身份,以及古斌成日犹豫的面庞下隐藏的心事重重,也让许依依迷茫。

    他对女儿说古斌被自己派出去,开始的时候许依依还会问,后来见他总是板着脸,连问都不敢问了。

    自从车祸后,许依依的性格变化很大,变得胆小,变得不爱说话,甚至不喜欢跟人来往。许晓天愧疚的别开脸,是他没有照顾好女儿,工作的性质他在家的时候不多,许依依不肯让陌生人进家里,一直也没有人照顾她,说起来他这个女儿已经够坚强和独立。

    想到许依依要一个人面对古斌死亡的消息,许晓天心头涌起不适,他咬着下颌骨仰了仰脖子。

    许依依确实是猜到了,她听到信封里金属碰撞的声音,是军牌的声音。

    曾经,她看到古斌从脖子上拽出一个军牌,搂着她问她知不知道为什么链子上挂两个一模一样的牌子。她点头,她知道,从小在部队里长大,军牌的故事她听过很多的版本。

    最早可以追溯到二战时期,军牌上刻着每个大兵的性命、血型,一旦出现意外用来识别身份。

    古斌说如果有一天他回不来了,一定会想办法把军牌交到她手上,军牌在就如他在她身边,要她一个人好好的生活。

    当时她撒娇的问他,有什么事情会让他回不来,因为他爱上别的女人?古斌笑着摇头,捏着她的鼻子说只有一种可能,他死了。

    那天早上,古斌像平常一样问她想吃什么他去买,可是这一走他再也没有回来。

    她想过可能是因为许晓天反对她跟古斌的婚事把他逼走了,或者古斌嫌弃她的腿,更甚至猜想古斌只是因为她是司令员的女儿才选择跟她在一起。

    许依依想只要自己的腿能走路了,反正只要是想见他,迟早有一天还是能见到他,她会亲自问问他,为什么扔她走了?

    他欠她一个解释!

    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古斌的回不来是这种回不来。

    许依依缓缓的接住许晓天递来的信封时,人像被冻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表情委屈还有对真相的惧怕。遇到这种事情,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摸索着信封的一角,怎么都没有勇气拆开看。有些沉甸甸的信封,里面有她害怕的东西。

    许久之后,她将信塞进口袋,一步一步艰难的朝二楼的房间走。许晓天说她缺乏锻炼,不顾她的腿脚不便,执意要将她的房间搬到二楼,要知道她爬回房间要花二十分钟,及时是冬天也会累的出一身汗。普通人冲个澡几分钟,而她要花常人十倍的时间,这些心酸她以后都不知道讲给谁听。

    长年经往让她习惯了一个人忍受孤独,不愿意跟外界接触,变得胆小怯懦。

    突然她一步没有踩稳,整个人都向后张下去,还好她抓住了栏杆,那只健康的腿磕在木制的楼梯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除了守卫在别墅门口的警卫警觉的扫了一眼大门,没有人来帮助或者可以说打扰她。

    ……

    顾莫深抱着芊芊在晒台上晒太阳补钙,这个爸爸非常称职,怕把孩子的小脸晒黑,阳光只能晒到芊芊露出来的两只肉呼呼的脚丫。

    他在S市呆了整整一周,没见到的时候想是想,却不觉得像现在这般,明明抱在怀里却是想的不得了。那种捧在手心怕化了、含在嘴里怕融了的感觉。

    拿起芊芊的脚丫也像捧着宝贝一般,在嘴边亲了半天才舍不得的放下,唇角向上弯着,嘴里还不停的低声呢喃。

    “芊芊,爸爸抱是不是很舒服!”

    芊芊在他温柔的抚触下,朝他咯咯的笑,眯缝着肿眼睛,露出粉嫩的牙花子。

    杜依庭进来就听见顾莫深酸溜溜的跟一个没有长牙的小婴儿对话,她撇嘴,现在知道想女儿了,怎么不知道早回来。

    “芊芊,快点嘘嘘,尿他一身。”她笑着,坏心的喊着。

    还嘘了好几声,嘘的顾莫深直瞪眼。

    见顾莫深瞪自己,杜依庭撅着嘴驳道。“怎么、不服气啊?我自己一个人带芊芊还要忙店里的事情,你忍心把我们娘俩一扔就是七八天!”

    “芊芊乖,千万别听你妈咪的,你喜欢爸比吗?是不是爸比最好!”

    顾莫深柔声的继续哄女儿,他现在哪里敢发脾气,他现在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呜哇!”

    芊芊还真的像听懂了,她张开没长牙的牙花子,啊呜了一声回应顾莫深。

    “呵呵呵呵、芊芊好棒,来爸比亲亲!”

    见女儿回应自己,顾莫深像受了奖励,温柔的用唇碰了碰女儿肥嘟嘟的腮帮子。

    杜依庭见父女两个互动的这么愉快,吃醋般的拿眼睛鄙视顾莫深,她反倒像个多余的。还有那个小没良心的,钻在她怀里吃吃地时候也没这么高兴,怎么几天不见顾莫深,就跟亲爹亲的不像话!

    耸耸肩,杜依庭去收拾芊芊的玩具。

    其实家里不用她做什么,只是很久没有见到顾莫深,她忍不住想粘在他身边,浑然不觉眼前的男人已经开始滑向危险边缘。

    杜依庭不知道,自从怀孕后,她比以前更丰满了,加上她喜欢穿领子大的衣服,效果不止一点点挑、逗,再加上她刚才捡玩具的动作整个领口都塌下去,实在很撩拨顾莫深心底那根***动的神经。

    深眸黑漆漆的不知想到了什么,男人性感的喉结滚动了几下。

    侧过身子,顾莫深静静地看了杜依庭一会儿,他抱稳芊芊,腾出一只手打了通电话,要云姨叫育儿嫂上来抱芊芊。

    “以后别把自己搞那么累,家里不是有人,你晚上一个人带孩子多辛苦!”

    “不是有你吗?”

    杜依庭瘪嘴,她的小算盘打的好着呢!孩子自己带出来的亲,她舍不得把孩子扔给保姆,而且抱着女儿睡觉真的堪称天下最柔软、最贴心的抱枕。

    一会儿的功夫,育儿嫂敲门笑眯眯的进来,顾莫深倒也放心,直接将芊芊递过去。

    “哎、怎么你不看孩子了?”杜依庭不解,想把芊芊接过来,难得顾莫深在家里,这才抱了半个小时,怎么就嫌弃了!

    顾莫深盯着杜依庭,煞是认真说道。“有事跟你说。”

    杜依庭顿时紧张的反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最近顾莫深一直呆在S市,从芊芊出生,他连去B市都没有离开过这么久。瞬间,杜依庭联想到不好的事情。

    见育儿嫂已经抱着芊芊出了主卧,顾莫深邪气地笑了笑,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是不是很久了!”

    “很久?”莫名其妙地看着顾莫深,杜依庭一时意会不过来他的意思。

    “从你怀孕,我们是不是很久没有在一起了?”毫不掩饰他的企图,顾莫深直接表示道。

    什么嘛,原来是想那种事情了!

    杜依庭收敛了脸上的吃惊,鄙视了一眼,嘴上没说什么,可是她朝外移动的步子泄露了她逃避的心思。

    “我们说好等你出了月子,现在芊芊都快百天了。有问题吗?”摆明着不答应就拉倒,他好整以暇地看着杜依庭。

    全身充满着无力感,杜依庭百般不愿地说道,“没问题。”

    “过来。”伸出手,顾莫深诱惑地轻轻勾动手指头。

    一时间杜依庭羞窘了,她忸怩的站在原地没动,小声狡辩道。“现在是白天。”

    “有说白天不行?”

    望着顾莫深期盼了多日的炙热目光,杜依庭缓缓地走到顾莫深身前,她双手紧张的抵在他胸前。

    还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个步骤,顾莫深已经接过主宰的角色,低头一口含住了那张让他渴望到恐慌的唇瓣,让原本平静的两个人,瞬间坠入天旋地转的漩涡里,紧紧纠缠。

    傍晚,被饿的哇哇大哭的芊芊等着妈咪喂喂呢,却被那个夺了她口粮不说还霸占了她妈咪的男人冷酷无情的下令,给她冲奶粉喝。

    杜依庭羞愧的恨不得整个人找条门缝钻进去,哪知男人意犹未尽的箍住她,好戏还没完。

    ……

    G市迎来第一场雪的那天,顾莫深风尘仆仆的进了门,云姨迎上去帮他旦身上的雪花。

    “我看两眼芊芊就走。”

    说话的功夫,顾莫深已经听见了芊芊的笑声。

    她正躺在沙发上,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头顶彩色的气球。气球的一端系在她的胖脚丫上,她动一下气球就动一下,正玩的不亦乐乎。

    “宝贝儿、给爸比笑一个!”

    顾莫深搓着手,等手彻底暖了才将女儿抱在怀里。

    这时,杜依庭从楼上下来,她刚打完电话。网店和旗舰店的生意一直很好,她又不想工作占用自己太多时间而忽略了孩子,索性电话遥控指挥。现在石岚和可欣直接被她派出去,一人负责S市,一人负责G市。

    “今天回来的早啊?我让云姨早点开饭!”

    她转身想进厨房,人却被顾莫深拉住。

    他一手抱着芊芊,另一只手抱住了杜依庭。

    “我一会儿就走。”深深地看了杜依庭一眼,顾莫深又继续说道,“许参谋长又升了一格,你们家的事情可能这几天就会有定论,说不定会为你爸爸平反。”

    适才还柔软的趴在顾莫深怀里的杜依庭,听见这话,瞬间身子就僵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