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凤鸣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后才会去外院书房处理公务。

    可是今天,于氏等了许久,却都不见凤鸣祥的身影。

    许久之后,她才从丫鬟的口中得到答案,凤鸣祥去了流云阁。

    于氏原本扬着笑意的温和脸庞于是突然便黯淡了下去。

    也许在其他女子眼中,她确实是幸运的,夫君温柔体贴,婆婆极好相处,在府里掌着中馈,最重要的是儿女双全。

    可是,那些人不知道,如此幸运的她,也不是没有缺憾。

    早在嫁进威远侯府不久之后,于氏就隐隐察觉到了夫君对小姑那隐晦的心思,一直到现在,她都还记得,最初发现这一点时,她心里的震惊与悲哀。

    震惊于凤鸣祥居然会对亲妹妹有这样的心思,悲哀于自己作为妻子,若想让丈夫将目光放到自己身上,还要先将丈夫心里小姑子的身影驱逐出来。

    因为发现了这一点,于氏那段时间对凤止歌的感觉很是复杂。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种事,自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还好,没过多久,小姑子就出嫁了。

    于氏以为,小姑子出嫁,夫君从此少有机会见到小姑子,时间长了,又有**观念压在心头,夫君的这起子心思怎么也会渐渐淡却才是。

    但是,也许人总会更加留恋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哪怕凤止歌出嫁这么些年,哪怕凤鸣祥真的对她算是温柔体贴,可于氏能从凤鸣祥眼底看到他压抑着的失落。

    流云阁,那是当初凤止歌出嫁之前的闺房,而凤鸣祥,每隔上一段时间,总会绕到流云阁外面去走走看看,哪怕,他从来没有真的推开流云阁的院门走进去。

    于氏不知道自己要有什么样的反应才是正常的。

    若是像别的府里一般,当家的爷们儿在外面养了外室,或者看中了谁家的清白女子想要纳做妾室,她都自信自己可以处理好,可谁能教教她如何让自己的夫君不再将心思放到小姑子身上?

    这么些年,心里压着这样的事,于氏不敢与凤鸣祥说破,一是害怕一旦说破,他们之间恐怕再不能维持这样和睦的夫妻关系,二来,这件事绝对算是丑事,她又怎么能不顾夫君和威远侯府的体面,与凤鸣祥闹开呢?

    再则,以凤止歌如今的身份地位,也不允许会有如此的丑闻为外人所知。

    这样的事闷在心里五六年,到如今,听到凤鸣祥又去了流云阁,于氏伤心之余,又觉一阵灰心。

    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这些年的隐隐期盼到底有没有尽头,是不是,无论她怎样安静地守在凤鸣祥身边,凤鸣祥都永远不会真的将视线放在她身上?

    于氏很想不这样绝望,但她控制不住自己那不断下沉的心。

    许久之后,于氏勉强收拾了心情,灰败的表情渐渐退去,换上带着坚定的温婉。

    无论结果如何,她想再试上一次。

    没带下人,于氏一路来到流云阁外,如她所料,凤鸣祥正于院门外伫立。

    心中猛然一疼,于氏深吸一口气,才让自己说出口的声音显得不那么颤抖:“夫君为何不进去看看?”

    凤鸣祥身形微顿,回过头来看向于氏。

    几年的时光,如今的凤鸣祥比他们成亲时看着要成熟了不少,再加上这几年他执掌权柄带来的威势,看在女子眼中却是极为引人注目的。

    “夫人。”凤鸣祥唤道。

    于氏极力维持着面上的笑容,“夫君,小姑已经出嫁多年,流云阁里虽然时常有人收拾着,到底与当年还是有所不同,夫君难道不进去看看吗?”

    于氏认为自己说的话很正常,至少是不带半点酸味的。

    可是,凤鸣祥听了这话,却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那眼中似乎含着笑意的了然,让她无法抑制的红了双颊。

    良久,凤鸣祥才移开视线,听从于氏的话,伸手推开院门跨进去,略有些眷念地看过流云阁里的一草一木,仿佛能回想起当初妹妹还在时的那段时光。

    在他身后,于氏眸中又是一黯,后悔的同时又怨怪自己,为何明明不希望夫君来流云阁,还说出反话来。

    然后,就听凤鸣祥又道:“我今天见到止歌了。”

    凤鸣祥的声音中带了些微的茫然,不用说,于氏也知道他定然是在想与小姑见面时的情形。

    心中难过,于氏却不得不维持自己善解人意的妻子形象,甚至还要装作轻快好奇地问道:“哦?那夫君有没有请小姑多回府看看,母亲可是一直挂念着小姑呢。”

    凤鸣祥转过身,嘴唇轻轻扬起,只这样一个动作,原本那成熟稳重的形象便荡然无存,他有些揶揄地道:“夫人就不问问,为夫与止歌都说了些什么吗?”

    于氏有一瞬间的默然。

    她总觉得,今天的凤鸣祥与往常有些不一样,可具体有什么不一样,她一时之间又难以说清楚。

    好像,让她觉得更亲近些了?

    许是知道不会从于氏这里得到答案,凤鸣祥继续道:“止歌对我说,要我珍惜眼前人。”

    回想起凤止歌与她身边那个沉默的男人之间那仿佛无法容下其他人的默契与和谐,凤鸣祥至今仍心中有隐痛。

    无论如何,那毕竟是他从小看着的人。

    不过,他再看了因他的话面上现出期待与不可置信的于氏一眼,心中的遗憾迅速退却,换上释然之后的轻松。

    其实他知道,止歌说的对,他确实该珍惜眼前人。

    走到于氏身边,凤鸣祥第一次主动执起于氏的手,“夫人,这些年苦了你了。”

    人应该懂得取舍,每个人也该有自己的责任。

    凤鸣祥存了这么多年的执念,他曾以为,也许直到他失去生命的那一天,他都不会放下心里那对止歌的挂念,可是今天与止歌相遇时,看到止歌与萧靖北之间浑然一体的亲昵与幸福,他的执念却突然就松动了。

    无论他对止歌如何,那样的幸福,他不可能给予她。

    既然知晓这一点,他继续固执下去,岂不是会给止歌带来困扰?

    取与舍,很多时候其实都只一念之间。

    退了这一步,凤鸣祥只觉一阵豁然开朗。

    妹妹得到了一辈子的幸福,他自然也该让身边的人幸福。

    看着已经喜极而泣的于氏,凤鸣祥心中有愧疚,但更多的是温暖。

    他忽略了这个女人这么些年,将来自然要用加倍的好来弥补她这些年所受的苦。

    他该感谢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守在他身边,让他在幡然回头时,还能看到她数年不曾离开的身影。

    PS:推荐好友新作《丹仙,约否》《重生之莲花池》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