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凤鸣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威远侯府。

    初夏的清晨略带薄雾,于氏领着儿女来到荣禧堂时,原本梳妆整齐的发间便多了几分水汽。

    已经多年不管事的慕轻晚早已起身,正坐在镜前由丫鬟婆子们服侍着梳洗,听到小丫鬟汇报于氏来了,忙让丫鬟加快动作梳洗妥当,这才让人请了于氏进来。

    嫁进威远侯府五六年,于氏如今也成了二十几岁的少、妇,尤其身上那股经历了岁月泛的温婉气质,极易给人带来好感。

    向慕轻晚行礼问安完毕,于氏抬头看着自己的婆母,一时间便有几分恍惚。

    于氏嫁进来时,威远侯府的门第在京城还算不上特别显眼,甚至还因为远离京城二十年而隐隐有落魄之相,是以于氏出嫁时,那些与她同龄的贵女们对她的这桩亲事并未多作关注。

    可谁能想到,威远侯府在之后会有那样的造化。

    大武朝一夕之间变成了大庆朝,威远侯府那嫁进安国公府的姑NaiNai更是一跃成了身份尊贵的长庆公主,在太祖禅位之后更是成了长公主,就连凤鸣祥这个做兄长的,也因此受到了皇上的重用。

    可以说,虽然名头还是一样,但如今的威远侯府显然不是当年能比的了。

    二十七岁的侯爷,手中还握着实权,更是受到当今皇上的的宠信,如今的威远侯府可不就是大庆朝的新贵嘛。

    所以,对于于氏能觅到这样一个不仅前途无量,还十分长情,从来不在外花天酒地的夫婿,京城女眷们可是十分艳羡的,尤其是那些当初与于氏相识且家世差不多的妇人们,更是深恨自己家长辈当初怎么没抓牢凤鸣祥这样一个妥妥的金龟婿。

    除了夫婿出色之外,众人羡慕于氏的好运,还有一个原因却是出于威远侯府那出了名的好相处的太夫人。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这可不是一句空话。

    看看其他高门大宅的后院里,婆媳之间你来我往各种过招的可不在少数,那些什么婆婆搓磨儿媳妇的真实案例更是层出不穷,什么往儿子房里塞人,以孝道压着儿媳妇天天到婆婆跟前立规矩,等等。

    与这些受尽苦楚的儿媳妇不同,于氏从来没有在慕轻晚这里吃过什么苦头,慕轻晚本就是个温柔娴雅之人,除了一心盼着女儿将来能过得好之外,她几乎没有其他任何愿望,更是在于氏一进门就将侯府中馈交到了她手上。

    于氏觉得,比起那些要忍受婆婆刁难几十年,才能当家作主的儿媳妇们,她真的太过幸运了。

    待于氏从过去的回忆中抽回思绪,便见慕轻晚正面容和蔼的在与她的一对儿女说话。

    于氏在嫁进侯府的第二年就有了身孕,如今长子凤初华已经四岁了,女儿凤初容则将将两岁。

    慕轻晚将凤初容抱在怀里,凤初华则正站在她面前。

    轻轻抚了抚一双孙儿的头,她微笑着轻声问道:“华哥儿,先生教的《三字经》可背下来了?”

    凤初华开Chun的时候由凤鸣祥开了蒙,然后请了先生在府里教导。

    听到慕轻晚的询问,凤初华努力维持着严肃,认真点头:“回祖母,孙儿已经将《三字经》背完了,先生昨儿都夸孙儿了。”

    然后用稚嫩的童声背起《三字经》来。

    清脆的琅琅读书声,顿时便让素来安静的荣禧堂多了几分生气。

    慕轻晚于是微笑起来,眼角牵出几道细纹来。

    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这些年的生活顺遂让慕轻晚并不显老,早年经历的诸多苦难更让她周身有股让人亲近的宁和。

    耐心的听凤初华氢书背完,慕轻晚夸赞几句,这才转头对于氏道:“孩子们也饿了,赶紧用早膳吧。”

    自有Ru娘抱过华哥儿和容姐儿。

    用过早膳,华哥儿和容姐儿的Ru娘领着两个孩子到旁边的罗汉床上去玩耍,慕轻晚则和于氏坐到一边闲谈。

    慕轻晚看了看罗汉床上玩得开心的一对孙儿,面带慈爱,“华哥儿和容姐儿还小,每天起这么早过来用早膳也难为他们了,早就说过都是一家人不用如此的。”

    虽然这一对孙儿其实与她没有血缘关系,但慕轻晚本就与凤鸣祥处得好,再加上本性也是个喜欢孩子的,当然不会吝惜对华哥儿和容姐儿付出真心的疼爱。

    于是的目光同样放在自己的一双儿女身上,闻言神情更是柔软几分,“母亲这是说的什么话,不就是在府里逛一圈,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再说了,华哥儿和容姐儿也喜欢到母亲这里来,莫非是母亲嫌弃他们太顽皮了?”

    于氏与慕轻晚相处这么些年,自然清楚慕轻晚的性子,与慕轻晚说话也没有其他婆媳之间的客套,而是十足的亲昵。

    慕轻晚当然不会因此而生气,嗔怪的看了于氏一眼,然后又跟着笑起来。

    笑着笑着,却又突然莫名的叹了口气。

    于氏微微一怔,问道:“母亲莫不是想起姑NaiNai了?”

    除了自己的小姑子,婆婆又怎么会为其他事而叹气。

    慕轻晚轻轻点头,双眉微蹙,眼中泛起轻愁:“止歌是个有福的,旁的也犯不着我替她Cao心,只是她嫁到安国公府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个一儿半女的……”

    凤止歌这么多年都没有过身孕,这一直是慕轻晚心里的一根刺,哪怕明知道就算凤止歌一辈子不生孩子,她那女婿也不会说什么,可在慕轻晚心里,她的女儿怎么能一辈子没有孩子呢?

    于氏没有接话。

    她自己是儿女双全了,若是在这时候说出什么不妥当的话来,婆婆只怕还会以为她是在幸灾乐祸。

    虽然在她看来婆婆不会是多想的人,但她是做儿媳的,谨慎些却是有必要的。

    好半晌,待慕轻晚表情平静下来,于氏才安慰道:“母亲不必多虑了,只是缘分未到而已,再则,以止歌的身份……”

    不提萧靖北那从来不让除凤止歌之外的其他女子靠近五米之内的性子,单只说凤止歌那长庆长公主的尊贵身份,就算她真的一辈子没有儿女,也断不会影响到她的地位。

    再则,前几天小姑子来看望婆婆时,于氏可是看得通透,她的这位小姑子可从来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呢。

    被于氏这样一劝,慕轻晚也觉得自己有几分多虑,就说她自己,虽然是因为当初情况特殊,但她不也是嫁人之后好些年才有了止歌吗?

    两人又一阵叙话,然后于氏领着一双儿女出了荣禧堂。

    让人将华哥儿送到外院先生那里,于氏又抱着容姐儿玩了一会儿,才将容姐儿交到Ru娘手里,拿出针线篓。

    她每年都会给婆婆夫君以及一双儿女亲手做一件衣裳,未做完的这件,是给凤鸣祥做的外衫。

    时间就在于氏的一针一线中迅速溜走,直到听到丫鬟禀报凤鸣祥回府了,于氏才又将针线收好。

    照惯例,凤鸣祥每天回来之后都会先回院子与她打个照面,然后才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