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2章 忍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登基大典结束的当天晚上,凤止歌就接到了宫里传来的旨意,道是寒季杳有要事要与凤止歌商议,要凤止歌连夜进宫去。

    寒季杳登基,虽然晋封的旨意还没下来,但凤止歌如今也是妥妥的大长公主了,再加上前些年太祖太宗两位帝王对凤止歌的宠爱,旁人自然不会对凤止歌连夜进宫多想什么。

    但旁人不多想,身为当事人,又对寒季杳的心思再明白不过,凤止歌与萧靖北自然不可能认为寒季杳是真的有要事相商。

    如今的大庆朝一派平静,本就没什么大事需要凤止歌出面,就算真出了什么事,又怎么可能连一晚上都等不了,非得要凤止歌连夜进宫?

    恐怕,有要事相商只是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是寒季杳在忍耐了十年之后,以为现在他足以随心所欲的做任何事,所以再也不想忍耐了吧?

    接完旨,凤止歌和萧靖北面上表情便冷了下来。

    对凤止歌来说,寒季杳是她的亲侄儿,所以这些年哪怕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思有些不正,她也多是抱着宽容的态度,只是想着尽可能的回避寒季杳,减少与他见面的机会,时间长了寒季杳的心思自然也就淡了。

    但如今看来,她的想法显然太过天真了。

    整整十年,寒季杳没有在旁人面前显露半点对凤止歌的心思,人一辈子又能有几个十年,寒季杳的心思之深沉由此可见。

    寒老爷子与寒凌在世时,寒季杳孔知道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坐视他对自己的姑姑动心思,所以寒季杳在他们面前都掩饰得很好,如今寒凌才驾崩,登基大典也才结束,他就再也压不下心里膨胀的欲、望了吗?

    或许应该说,如今的寒季杳是真的将他自己当作了天下的主宰,认定再没有任何人能阻挡他做想做的事。

    凤止歌冷哼了一声,眼中有些许失望。

    不管怎么说,寒季杳这个人选,当初是父亲与兄长定下来的,若是父亲和兄长知道寒季杳在他们走后就如此行事,不知道得有多失望。

    不过……

    如今能在身份上压寒季杳一头的,也只有凤止歌与寒晔两人了。

    父亲与兄长都不在了,凤止歌并不介意以姑姑的身份,好好教教大庆朝这位新鲜出炉的皇帝,什么事该做,什么人不该惦记。

    简单的装扮了一番,凤止歌与萧靖北便进了宫。

    寒季杳早就对此有过吩咐,是以两人这一路走得很是顺畅,最后来到了乾清宫外。

    候在乾清宫外的仍是林公公,大武朝换成了大庆朝,但林公公却像是宫里的常青树一般,不仅得了大庆朝太祖太宗两任帝王的信任,就算如今皇帝换成了寒季杳,他也依然是寒季杳身边最受宠信的司礼监掌印大太监。

    只不过,十年过去了,林公公到底已经现出老迈之色,一些不是太重要的事也都交给了下面的小太监。

    在这个时候,林公公会出现在乾清宫外,已经足以表明寒季杳对这次与凤止歌的会面有多看重了。

    看到凤止歌与萧靖北联袂出现,林公公毫不惊讶的笑了笑,满脸都是染了时光印记的皱纹。

    “皇后娘娘。”

    哪怕又过了十年,林公公仍没改掉对凤止歌的称呼。

    立于凤止歌身边的萧靖北闻言略皱了眉头,如今的皇帝可是寒季杳,林公公称凤止歌为“皇后娘娘”,这怎么听,都让人觉得很是别扭。

    萧靖北不喜欢凤止歌与寒季杳扯上任何关系,自然也不会喜欢这种让人一听就会将两人联系起来的称呼。

    不过,看了看一脸欣慰坦然的林公公,再看了看欣然接受这个称呼的凤止歌,萧靖北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

    他的反应,倒叫林公公眼中多了几分欣赏。

    凤止歌看着林公公那张爬满皱纹的脸,突然就有些心生感慨,这么多年过去,当初的老朋友越来越少,唯一留到现在的,也就只有林公公了。

    “天成,这件事了了之后,你就随我一起出宫吧,在这大庆朝,没有任何人能动得了我,你不需要再守在宫里。”凤止歌温声道。

    林公公进宫之前的名字就叫林天成。

    几十年来都只被人唤作林公公,再次听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林公公也不由微微恍惚了一阵。

    这么多年过去,如今恐怕也只有皇后娘娘还会记得他当初的名字吧?

    然后,林公公才对着凤止歌露出一个带着轻松之意的笑容,又轻轻点了点头。

    林公公对凤止歌的感情很复杂,有对寒素当初救命之恩的感激,也有对她当初那样于宫里死去的惋惜与愤怒,更兼具敬佩仰慕等诸多情绪,到后来,则尽数转换成要留在宫里帮上凤止歌一把的决心。

    他也知道,到得如今,他心目中的皇后娘娘早已扎根于大庆朝,更不会因任何人而有所畏惧,那,他也确实应该功成身退了。

    也许,他还可以趁着余生,继续伺候在皇后娘娘身边?

    面上笑容加深,林公公又点了点头,才转身入了乾清宫向寒季杳禀报。

    乾清宫是历代帝王的寝宫,寒季杳召凤止歌来这里见面,这本就算得上是违礼,他想做些什么更是一目了然。

    得到林公公禀报时,寒季杳其实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一直到现在,寒季杳都仍记得他当初想要努力往上攀登的初衷。

    那个时候的凤止歌刚与萧靖北成亲没多久,但寒季杳对凤止歌的执念却早已深深扎根于心底,他也认识到若是手中没有凭仗,他这辈子也许都不可能有达成所愿的那一天。

    所以,在得知祖父与父亲要在家中选出那样一个“人选”时,他才会那般热衷的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哪怕他那时其实并不清楚成为那个人选意味着什么。

    因为是早就被选定的,早在寒老爷子登基时,寒季杳就直接被封为了皇太孙,后来又在寒凌登上皇位之后封了皇太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