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六五章 乾清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纪晓棠从慈宁宫往乾清宫,身边只带了两个人,一个是程嬷嬷,一个是奶娘,奶娘的怀中还抱着煊儿。煊儿如今是会走了,也愿意走路,但是这段路对他来说还是太远了,大家都怕他累着了,就是奶娘一路在抱着他。

    纪晓棠看到祁佑年,下意识地回头,就是看煊儿。

    祁佑年显然也看到了煊儿。

    “这就是煊儿了!”祁佑年看向煊儿,笑着问道。

    纪晓棠点头。

    “长大了许多,比画像上的更加可爱。”祁佑年的笑容又温暖了一些。

    祁佑年曾经向纪晓棠讨了几次煊儿的画像,只是这一年因为北边的战事过于紧张,所以停了下来。祁佑年对于煊儿,是并不陌生的。

    纪晓棠和祁佑年走到凉亭上,凉亭中并没有人伺候,但是却摆了锦垫,还有一张摆满了瓜果点心和茶水的桌子。

    进了凉亭,纪晓棠就让奶娘将煊儿放下来,然后让煊儿正式见祁佑年。

    “煊儿,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阿佑舅舅。”

    煊儿一手拉着纪晓棠,一面仰着粉嘟嘟的包子脸,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祁佑年。

    “就是那个送了你许多好玩的小东西,在北边打跑了北蛮大坏蛋,是个大英雄的那个阿佑舅舅啊……”纪晓棠又对煊儿说道。

    “喔……”煊儿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表情灿烂了起来。“阿佑……舅舅。”

    虽然声音奶声奶气的,但是却叫了很响亮,发音也清楚极了。

    在煊儿的心目中,有两个舅舅对他是最重要的,一个自然是他的长生小舅舅。长生小舅舅比他大几岁,经常会来王府给他作伴,陪着他玩耍,是他最亲的人,也是他最好的玩伴。

    还有一个重要的人,也是舅舅。却和长生小舅舅不一样。他与这个舅舅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只是听娘~亲说起过,但是这舅舅送的东西却摆满了他的房间。

    现在,他终于见到了这个舅舅。他的阿佑舅舅。

    其实,一看到祁佑年,煊儿就被这个男人给吸引住了。纪晓棠一开始给他说,他也知道这就是那个他非常想见到的阿佑舅舅。

    他没有立刻叫人,是因为小家伙要将眼前真实的男人与他想象中的那个大英雄阿佑舅舅融合到一起。

    等纪晓棠接下来又说了那些话。小家伙心目中的阿佑舅舅已经与眼前的男人完美的重合了,他这才欢欢喜喜地喊出了阿佑舅舅。

    祁佑年是身子略微僵硬了一下,随即就是心中一软。

    煊儿小小年纪,能够如此清晰地喊出一声阿佑舅舅,显然平常是经常听人说起,更有可能是有人经常在教他这样喊。

    能够教他这样喊的人选,除了纪晓棠,不做第二人选。

    祁佑年慢慢地蹲下~身子,视线与煊儿的视线平齐。

    “煊儿乖,再叫声阿佑舅舅来听。”

    “阿佑舅舅……”煊儿这次叫的越发大声了。

    祁佑年心情大悦。张开手臂,就将煊儿抱了起来。

    煊儿也不认生,在祁佑年怀里扭了扭,换了个更为舒适的姿势,就忽闪着一双大眼睛,仔细打量起祁佑年来。

    光是打量还不够,小家伙还伸出手,去摸祁佑年身上的软甲,又从他身上的软甲直摸~到他的脸上。

    煊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于愿意亲近的人。他就喜欢去摸人家的脸。

    祁佑年似乎也喜欢煊儿这样亲近他。煊儿打量他,他也在打量煊儿。他正在努力从煊儿的脸上寻找纪晓棠的影子。

    半晌,煊儿满意了,祁佑年也满意了。

    “晓棠。煊儿长的像你。”祁佑年看向纪晓棠。

    “是吗。”纪晓棠心中暗笑,面上不置可否。大家一致都认为煊儿的相貌长的好,但是对于煊儿究竟像谁,却始终不能达成一致。

    有的人说煊儿向秦震,其中韩太后还真心地觉得煊儿像先帝。可是纪家的人却都认为,煊儿长的更像纪晓棠。

    纪晓棠作为煊儿的母亲。有她比较中肯和客观的看法。煊儿既遗传了她的一些外貌特点,也遗传了一些秦震的外貌特点,可以说是集两人之所长。

    至于各人的看法不同,那是他们选择了相信他们更愿意看到的。

    祁佑年当然会觉得煊儿长的像他。

    煊儿如今是个小胖子,颇有些分量,不过祁佑年抱着他,自然是毫不吃力。这么一会的工夫,煊儿见祁佑年很纵容他,他也就觉得与这个阿佑舅舅越发的亲近。

    “煊儿知道,小老虎是阿佑舅舅送的。”煊儿突然就开口说道。

    祁佑年吃惊,煊儿才不过周岁,可不仅说话清楚,看来还知道不少事。他一面吃惊,一面暗中点头,想着怪不得外面都传说安王府小世子如何如何聪慧。

    这显然不是阿谀之词,也不是以讹传讹,他才见了煊儿不过片刻的工夫,就已经看出来,煊儿确实是个难得的聪明孩子。

    这显然又是随了他的娘~亲。

    祁佑年看着煊儿的眼神又热切了几分。

    “娘的书房,大鹰……,豹子,是阿佑舅舅送的,煊儿喜欢。”

    祁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就望向了纪晓棠。

    “……摆在我的书房,煊儿常闹着去玩,最喜欢的就是这两件,小老虎不敢让他骑,那豹子却是无妨的。”纪晓棠的书房中,最显眼的地方摆放着两件与书房的气氛颇有些格格不入的物件。

    其中一件就是挂在墙上的山鹰标本,另外一件,就是放在书案前大块毛绒毯子上的豹子标本。

    煊儿喜欢小老虎,也喜欢纪晓棠书房中的豹子标本,总想要跟和它们玩骑大马。小老虎被驯养的再好,大家也不敢让煊儿去骑它,但是豹子标本却是无碍的。

    所以,煊儿就经常往纪晓棠的书房去,有时候纪晓棠在书案后看书,小家伙就在奶娘照看下。骑到豹子标本的背上,一玩就能玩半天,还不吵人。

    当然,如果他吵人。纪晓棠就会板着脸要奶娘抱走他。小家伙也懂事,知道娘~亲看书写字不喜欢人打扰,也就乖乖的。

    祁佑年很耐心地听纪晓棠讲煊儿的这些趣事,而对他最重要的只有一件,他送给纪晓棠的山鹰和豹子标本。是被纪晓棠摆在了自己书房的显眼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