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暮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时值三月末,春雨过后的下林村烟云霏绕,郁郁葱葱,山腰的杜鹃更是开得如火如荼掩映在苍翠的树木之间,如诗如画。

    宋暮槿站在院子里,灿烂的春光下绯色的春衫仿若一笼烟裹在她的身上,清透澄净的蓝天,绵软的白云,和煦的春光,加上明媚的少女如是一副宛若天成的水墨画。

    宋母张四娘在厨房里手脚利索地收拾着,不时抬头透过窗户看一眼院子里的宋暮槿,等收拾得差不多了便大声喊了儿子宋杨过来。

    张四娘把刚做的豌豆黄分了一半放在碟子里递给宋杨,“给姐姐送去,你可不许偷吃。”女儿病了几天,今天堪堪能下地,喝了几天苦哈哈的药她就寻思给女儿做点点心吃。

    闻着豌豆黄的清香,宋杨吞了一口口水目光看向剩下的那一半。

    张四娘伸手捏了一块送到了宋杨的嘴边,“剩下的是要给你祖母送过去的。”

    张四娘心灵手巧,做的豌豆黄清甜凉爽,入口即化。

    宋杨心里是想再吃一块,不过还是懂事地点点头,“我吃一块就够了。”说完端着碟子直接往堂屋走去,一边喊道,“姐姐。”

    宋暮槿似是没有听到。

    “姐姐。”宋杨顿住了脚步,提高声音喊了一声。

    宋暮槿这才回神,转身疑惑宋杨,“怎么啦?”

    三天了,她又回到了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这里的日子虽清贫但养父养母打心里把自己当亲生闺女疼,还有把自己当亲姐姐敬重爱护的宋杨。

    宋杨把手里的碟子朝她示意了一下,“娘给你做了豌豆黄,快过来吃。”

    宋暮槿摩挲着自己指间的剥茧,笑道,“先放着吧,我等会再吃。”养父母对她极好,箭术是养父宋大平唯一不顾自己不愿意让自己做的事。

    后来自己才明白了他的苦心——希望自己能够保护好自己,因此后来自己才能亲手射杀了宋若桐。

    见她笑靥如花的脸,宋杨愣愕了片刻才又说道,“你病才好呢,天气虽是暖和,但还是不要吹风的好。”

    宋暮槿知道宋杨担心自己,脸上的笑容更添了几分柔和,“风不大,况且我又不是瓷娃娃。”

    可不就是瓷娃娃!宋杨心里说了一句,转头朝堂屋看了一眼,“那你先等我一下。”

    转身进了堂屋,很快又走了出来一手端着豌豆黄另一只手拎着一个凳子走到了宋暮槿面前。

    把凳子放在了她身后,宋杨才道,“姐姐,坐。”

    十二岁的少年,关心明明白白的显示在脸上。宋暮槿笑着坐了下去,“辛苦杨杨了。”

    姐姐平日里鲜少和他说话,如此温柔亲近还夸他!宋杨伸手摸了摸额头,弯腰蹲了下去把碟子端到了她的面前,“姐姐,快吃。”

    看着他小心翼翼又担心的神情,宋暮槿笑着捏了一块。

    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父母和弟弟对自己是掏心掏肺的好,可那些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又是如何对她的呢?要不是因为宋若桐,他们怎么又会想起抛弃了多年的她来?

    张四娘把剩下的用碟子装了起来然后放在了竹篮子里,低头拍了拍衣服,又理了衣襟和发髻这才提了篮子走了出去。

    一走出来就看到院子里两眼放光看着宋暮槿吃豌豆黄的宋杨忙快步走了过去,伸手在他后脑勺一拍,然后揭开了手里篮子的盖子,从里面的碟子里拿了一块出来,“姐姐的病刚好,你不要分她的。”

    ……他只是担心姐姐,不是嘴馋想吃啊!宋杨差点直接就跳了起来,想到手里还端着姐姐的豌豆黄这才忍住了冲动,站了起来,“娘,我不用了。”

    “回头我再做。”张四娘直接把手里的豌豆黄赛到了他的嘴里,然后转身把要站起来的宋暮槿摁了回去,温柔说道,“北北你好好休息,若是累了就去床上躺着,可千万别累着了,我去趟你祖母那边等会就回来。”

    北北是宋暮槿的小名,当年抛弃她的父母只留了一块刻有槿字的玉佩当信物,宋大平夫妻两个只宋大平认识几个大字,所以当年还是宋大平拓了玉佩上的字去了村里的老秀才那,恰好是暮春季节,这才有了暮槿这个名字。

    因暮槿太文雅,宋大平夫妇便给她取了北北这个小名。

    宋暮槿看了眼张四娘手里的小篮子,说道,“娘,杨杨跑得快不如让他跑一趟吧。”

    宋杨也点了点头。

    老太太向来不待见自己,女儿这是担心自己!张四娘心里很高兴,抬手把宋暮槿耳边的发丝别到了耳后,道,“还是我去吧,还有点事找你婶婶。”前几日女儿病得不省人事,慌得她忙去找了弟妹借了一吊钱从镇上请了最好的大夫来,如今女儿好了,就先把剩下的给弟妹还回去。“我去去就来,北北你要是累了就回屋里休息。”嘱咐了宋杨几句好好照顾姐姐的话这才提了篮子出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